繁体中文  
 
世界商讯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首页 |
 
版主:黑木崖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宜兴紫:美国的金融掠夺周期和中国应对战略
送交者:  2018年11月08日20:00:26 于 [世界军事论坛] 发送悄悄话

宜兴紫:美国的金融掠夺周期和中国应对战略 点击:228  作者:宜兴紫    来源:四月网  发布时间:2018-11-08 10:31:53

 

       中国现在需要一次新的、彻底的思想解放,要把我们中国人的思想从对美国的制度仰视、文化仰视、科技仰视的桎梏中解放出来,彻底摆脱对美国的精神依赖与迷信,坚定地、自信地走自己的路,一条自力更生的通向中华民族复兴的路。

必须对特朗普及其经贸摩擦总体形势有清醒的认识。有没有特朗普,中美之间的问题都是一样的,只是由于特朗普在政治上和国际贸易上的幼稚与无知,才把这场戏演得非常过份,乃至笑点频频。换一个人上台,方式方法上会有变化,但剧本不会变,甚至可能会更糟。特朗普是个商人,但并不是很多中国学者理解的那种商人。一个正常的高明的有德行的商人,往往是希望双赢,做一桩利己又利他的生意。在美国,特别是曼哈顿,有一种商人一定要把对方逼的倾家荡产、一丝不挂,利益绝不给您剩一毫一厘,不仅要在商业上搞垮您,同时要在精神上充分享受征服者的愉悦,颇似小品《卖拐》里演的那种忽悠大师。这种商人不会顾及自身的处境,不怕自己破产,甚至可能把破产当成利益最大化手段。他们相信,大不了重头再来,而且,当他们走背字时,又会一改前态,低三下四地来祈求对手的饶恕,亚赛寓言《农夫与蛇》的桥段。

 

特朗普现在敢于对中国发动史诗级的经贸摩擦,绝非仅仅是他个人的心血来潮,后面有复杂的背景。第一,美国的民意。美国至少50%以上的民意是支持特朗普这样干的,特朗普也正是认识到这一点,才会如此有恃无恐。现在美国的媒体和精英阶层连篇累牍地批判甚至嘲笑特朗普,但是,这并不表明媒体与精英层真实地反映了50%以上的选民意志;第二,美国对中国的恐惧和无知。美国的媒体和精英阶层虽然在不断地揶揄特朗普制造的经贸摩擦,但是,他们更多地是认为特朗普不应当对全世界的主要贸易伙伴同时发难,而应当联合欧盟、加墨、日韩共同地压制中国。他们比较普遍的认识是,既然过去20年,3位总统都拿中国没办法,就让特朗普不按牌理打一副牌吧。

备受特朗普指摘的全球化,原本是美国人自己倡导并大力推进的,是美国的产业资本完败给美国金融资本的必然结果。由于美元的特殊国际地位,金融资本发现只要动动脑子,玩玩心眼,美国印出来的各种文书就可以轻轻松松地挣到钱,而完全无需去挥汗如雨地在美国国内搞制造业。于是乎,把这些苦活儿交出去,自己轻轻松松地数票子。在东南亚、南美,甚至是东亚,无数国家都已经证明了这样一个循环,承接产业——卖苦力挣钱——积累财富——梦想过上鸡生蛋蛋生鸡的挣快钱的生活——结果被洗劫的鸡飞蛋打,之后欲重头再来而不得。这也就是所谓“中等收入陷阱”的来源,也是一种美国的金融资本设计的一种周期性劫掠方式。从战略层面上讲,这些国家的困苦,正是美国的产业资本和金融资本双赢的结果,大有孙猴子本事再大,也跳不出如来佛的掌心的意思。

 

但是,遇到中国,美国的产业资本和金融资本都突然觉得戏码不对了。中国不是唯一一个,甚至不是第一个,承接美国转移制造业的国家,但是,中国却是迄今为止,唯一一个没有被美国金融资本彻底洗劫过的国家。美国产业资本被中国的制造业打得无处落脚,金融资本想洗劫中国却无从下嘴。如果再不限制中国的科技进步,让中国完成产品的更新换代,美国就偷鸡不成蚀把米了,不仅产业无法生存,金融也都会遇到麻烦。这才是美国为什么现在各行业各阶层都团结一致要遏制中国的由头。

早在特朗普上台之前,美国的精英集团也想了很多办法,比如人权问题,WTO问题,中美国问题,环境问题,台湾问题,TPP/TIPP问题等等,但都没什么实际效果。现在,特朗普希望把在中国的制造产能全部搬回美国,这的确是有些异想天开。美国如果还能够容纳这些制造能力,当初就不会把这些制造能力转移给中国。当然,特朗普还另有打算,即使不能搬回美国,但至少可以转移到别的国家去。这样的做法,虽然不能解决特朗普所希望解决的贸易逆差问题,但是至少可以分散全球制造业和产业链的布局,并使得美国的周期性金融掠夺方式得以维系。至于其它国家或区域是否具有中国这种集成合成能力,是否能够在制造效率上超越中国,对于特朗普和美国精英而言,属于两害相权取其轻的取舍问题了。

中国能够免遭美国金融资本的周期性掠夺,根本原因就是中国的体制迥异于美国和世界其它任何国家和民族。在当年WTO谈判的时候,美国精英阶层非常自信的认为,只要把中国纳入西方贸易规则的轨道,中国体制必将发生根本性的改变,从而其周期性掠夺方式就可以实现。但是,将近20年过去了,中国经济发展起来了,而体制却没有发生根本性的变化,他们的周期性掠夺也无从施展,所以才变得如此气急败坏。这也证明了美国对于中国体制的认识发生了较大的变化,美国人现在已经从过去对中国体制的不屑的自大中醒来,发现中国体制才是中国的最核心竞争力,所以,他们已经开始向中国体制开刀了。中国希望与美国不成为敌人,争取与美国和平共处,甚至还会与美国保持或发展大规模的经贸往来。但是,美国现在要求我们,以变更体制为代价为前提,才能继续维持正常关系。

除了周期性金融掠夺无法实现之外,美国还更为忌惮中国在制造业方面的学习、创新和产业化能力。很多人以现代科学没有诞生在中国为由,认定中国文化是排斥现代科技的,这种理解极为错误。中国没有率先叩响现代科技的大门,是因为中国人最早看到了现代科技可能给人类带来的危害,有意识地不走近现代科技的大门。同时,中国人完全没有预料到,现代科技一旦被其他人率先掌握,可以给中国带来如此之大的伤害,要说中国文化有失误,后一点才是最大的失误。

 

中国文化的务实观念、实事求是、知行合一和格物致知等治学手段,都使得中国人可以很好地掌握现代科技。只要中国人下了决心,中国人一定可以全面掌握现代科技,并将其投入实际应用。让美国人更为担心的是,中国人勤劳、努力,一旦一项技术被中国人掌握了,中国人就可以造出比西方人更具有性价比的产品。故此,如果不马上、立即制止中国人自主研制高科技产品的努力,美国人不仅仅失去了金融掠夺的机会,更失去了所有盈利的机会。这两项叠加,使得美国人恼羞成怒。

面对恶化了的中美关系和美国咄咄逼人的体制变更诉求,我们当然不能按照美国人的意思来变更体制,不是为了不变而不变,而是因为这套体制是好的,是适应中国的国情的,并且有效地防范了全面地金融掠夺。中国当然不能中断自身的进一步改革开放,但是问题是向哪里改革,往哪里开放。中国必须要有充分的自信,相信我们的体制才是先进的、正确的,坚守现有体制的核心部分,不可放弃自己的根本优势。

中国首先要解放自己的思想,从对于美国体制美国文化的仰视中解脱出来,把国人从美式思维的桎梏中解放出来,摆脱美式思维的羁绊。中国要坚信中国道路的正确性,要破除对美国的迷信。美国体制只是美国的体制,不是普世价值,并不是人类解决自身问题的最优方案,更不是唯一的解决方案。不要寄希望于美国会有一天良心发现,进而容忍并坐视中国的进一步发展,放弃他们的周期性金融掠夺战略。中国必须坚持“自力更生为主,争取外援为辅”的总体思想,坚定地走产业立国、科技立国的道路,靠自己,振兴产业,集中力量搞科技,进行产业升级,要做出别人做不出来的东西。中国要鼓励各类不同经济性质的企业积极创新、积极发展,同时要更大地发挥体制优势,做好央企国企和国有科研机构,加快国有企业的市场化改革,激发每个国企员工的积极性、创造性,使非金融业类的央企国企集中精力搞好制造业,切实加大科技研发的投入,切实获得真实的技术突破,做出别人做不出来的产品。

金融业要牢牢掌握住为制造业服务的宗旨,不要把制造业作为金融业的噱头,不要被美国的金融资本带到沟里去。中国金融业最大的问题是试图模仿美国的金融体制。美国是金融立国的典型经济形态,一切以金融为核心,实体产业只是金融业的题材。美国这种做法的可行性前提是美元的国际霸权地位,在进行金融战的时候,美元是本币,而其它任何国家使用的外储。中国这么多年一直强调金融为实体经济服务,效果不甚明显,其重要原因之一,就是盲目地模仿美国的金融主导地位。不改变这种对美国经济方式的盲目崇拜和盲目跟风,中国金融业就无法实现为实体经济服务的根本转型。金融类的央企国企要成为各类所有制的制造业企业的坚实后援,可以积极借鉴美国的金融创新经验,但是,所有的借鉴和创新的目的,都只能是支持提升产业和科技的发展水平,从而带动整个社会朝着产业兴国,科技兴国,独立自主,艰苦奋斗的方向发展。

美国一定会把中美之争拖入金融层面的。面对一场迟早就会到来的疾风骤雨,中国必须扎牢自己的篱笆,在开放金融市场方面,采用极为慎重地态度,且在开放过程中保持充分弹性,也就是说,永远不要失去可以适度后撤的机会。在这方面,中国其实有很好的经验,比如我国《外汇管理条例》,公布实施以来几十年,内外部环境都发生了极大的改变,中国已经从一个外汇极具短缺的国家,变成了全球外储第一大国,该法的条文却一直都没有大的变化,但同时又什么情况都可以处理。这就是弹性和回旋余地,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中国要自觉地主动地积极地进行“后美元时代”的探索,中国金融业的全面开放一定要在后美元时代到来之后,而不是之前。实际上,全世界(包括美国)现在都在自觉不自觉地为“后美元时代”做着必要的准备。   “后美元时代”要解决美元存量与增量这两个问题,美元由于被使用了很长时间,存量巨大,无法一时摆脱,对于存量和增量要寻求不同的处理方式。美国国债的发行量越来越难以控制,外国持有美国国债的比重在不断增加,面对如此庞大的美国国债,任何一个正常一些的人,都会不禁自问,美国到底如何偿还这一个天文数字的债务?这个数字游戏最后的结局是什么?故此,中国应尽快处理美债,以应对“后美元时代”的到来。后美元时代不会一夜之间到来,将是一个渐进的过程,美元肯定会继续得到使用,但是,美元的国际地位会逐步地下降。中国要争取国际社会共同努力,加强针对美元的国际共治程度,需要采取相应的措施,逐渐降低美国对于美元的控制权力,比如建立独立的美元和其它国际货币的结算系统;在大数据技术发展的前提下,对于大宗商品采用易货贸易的结算方式;可以考虑在某些领域恢复金本位制,改革汇率的形成机制;中国的各项经济数据均使用人民币计价等等。总之,在后美元时代,国际社会中不应再存在一种具有霸权性质的某一国家的本币。

过去,毛主席经常以敌为师,说日本人、蒋介石是我们的老师,今天我们也可以说特朗普也是我们的老师。他们让我们清楚地看到对方的弱点和我们的不足,看到了我们可以如何地完成自身建设,实现自我飞跃,从而超越对方,把自己变得比对方更为强大,最终将自己的梦想变成现实。虽然由于中美经济体量的差距、经济数据统计方式的区别、本币的国际地位和历史积累等诸多方面原因,从短期看,中美经贸摩擦对中国经济的冲击要大一些,但这都不是最大的问题。最大的问题是中国将如何应对中美之间长期的、固有的矛盾,一定要抓住最核心的问题,而不是皮毛。即使哪天特朗普突然转变对华态度,或者美国政府换人换思路了,我们千万不要好了伤疤忘了疼。一定要坚持自力更生、产业立国的方向,我们要沿着我们认定的道路坚定地自信地一步一个脚印走下去。“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

2018年10月23日记于西山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美国名厂保健品一级代理,花旗参,维他命,鱼油,卵磷脂,30天退货保证.买百免邮.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7: 古宇庙: 自由时报:日神鋼數據造假事
2017: 明朝神机营是人类历史上第一个全火器装
2016: 英澳荷兰成为全球F35维修中心
2016: 天通一号手机卫星的手机亮相珠海,可同
2015: 龙凯锋:习马会后,民进党2016年赢得大
2015: 评论:习马会压缩绿营对两岸的模糊态度
2014: 嫦娥五号T1成功“漂回”让国人对美国登
2014: 有些意思,李世默:兩種制度的傳說 Eric
2013: 《大国重器》 20131108 第三集 赶超之路
2013: 海默:中国若敢扩张到美国家门口的必然
 
Jobs. Contact us. Privacy Policy. Copyright (C) 1998-2019. CyberMedi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