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世界商讯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首页 |
 
版主:黑木崖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济州岛大屠杀的国家认错
送交者:  2018年04月13日09:49:07 于 [世界军事论坛] 发送悄悄话


濟州島之春(中):從國家錯誤而生的公義之花

 2018/04/13 阿潑

 「悲劇太長,悲哀太深,深到僅是清風拂過,就叫人潸然淚下。但濟州之春,總會有如油菜... 「悲劇太長,悲哀太深,深到僅是清風拂過,就叫人潸然淚下。但濟州之春,總會有如油菜花一般怒放的時候的吧。」圖為參加四三追悼式的文在寅。 圖/歐新社 ▌前篇:〈濟州島之春(上):3萬殞命的四三大屠殺〉 「就連一道石牆、一朵凋落的山茶花也知道濟州的那段苦痛歲月,人們在這七十年間持續尋找探問:這塊土地還有春天嗎?」韓國總統文在寅在濟州「四三事件」70週年追悼式上如此宣告: 今天,我想告訴大家,濟州的春天來了。 早在2012年,初次競爭總統大位時,文在寅就頻頻到訪濟州,甚至參觀了《順伊阿姆》描述的那個慘遭滅村的北村里。之後,文在寅即使落選,仍常以政治人物的身份出席濟州四三追悼式。文在寅對濟州四三事件的關注,並不讓人訝異,因為作為盧武鉉心腹,文在寅曾見證這位前總統對濟州的道歉與承諾。 「悲劇太長,悲哀太深,深到僅是清風拂過,就叫人潸然淚下。但濟州之春,總會有如油菜花一般怒放的時候的吧。正因為大家不忘四三,有許多人與大家一起共同分擔苦痛,我們才能一起跨越沈默的歲月,今日聚集在這裡。對於竭盡全力,告訴我們四三的痛恨、苦痛和真相,各位犧牲者遺族、濟州島民們,我在此以總統的身份,謹致上最深刻的慰問與感謝之意。」 2018年4月3日早晨,文在寅第一次以總統身份出席追悼式。成為盧武鉉之後,第二位出席追悼儀式並道歉的國家領導人——這中間,相隔了12年。 文在寅是第二位出席追悼式的韓國總統——第一位,則是2006年4月3日的盧武鉉(圖... 文在寅是第二位出席追悼式的韓國總統——第一位,則是2006年4月3日的盧武鉉(圖)。 圖/盧武鉉總統基金會 1997年,第四次參選總統的金大中首先拋出調查四三真相、恢復名譽的政見;2000年,〈濟州四三事件真相調查及恢復遇難者名譽特別法〉(簡稱四三特別法)在朝野努力下制訂、公布;在這法律基礎上,《四三真相調查報告書》也於2003年10月15日出爐,由官方替濟州四三事件,下了定義—— 自1947年3月1日觀德亭前的宣言開始,經過第二年4月3日南朝鮮勞動黨濟州道黨的武裝起義,直到1954年解除漢拏山禁令為止,歷時7年7個月的事件,在這過程中,造成2萬5,000到3萬人不幸死亡,雖有一部分人被武裝隊殺害,但8成以上都死於討伐隊手中, 以國家公權力來殺害民眾,討伐隊不經審判就殺害非武裝民眾,特別是從小孩到老人都不放過,實是蹂躪人權,確實有過。 報告認定,這事件為國家責任。 「以國家公權力來殺害民眾,討伐隊不經審判就殺害非武裝民眾,特別是從小孩到老人都不... 「以國家公權力來殺害民眾,討伐隊不經審判就殺害非武裝民眾,特別是從小孩到老人都不放過,實是蹂躪人權,確實有過。」圖為遭到政府軍逮捕、非法軍事審判的濟州百姓。 圖/美國國家檔案局 2000年11月,金大中(圖中)總統簽字的〈濟州四三事件真相調查及恢復遇難者名譽... 2000年11月,金大中(圖中)總統簽字的〈濟州四三事件真相調查及恢復遇難者名譽特別法〉,為四三事件的平反開啟了一扇窗。 圖/青瓦台 當年月底,時任總統盧武鉉到訪濟州,向濟州人民報告結果、代表國家道歉:「對於過去國家權力犯下的過錯,我以背負國政的總統身份,向被害者家屬及濟州島民招牡狼竵K表慰問之意。並追悼無辜的亡靈,願他們能夠安息。」 2006年,盧武鉉為了出席四三追悼式,再訪濟州島。他在追悼詞中,除了談起恢復名譽和歷史事件整理進度,希望將濟州島建設為和平之島外,還重申國家的責任與過錯,再次道歉: 歷史必須清算,特別是憑藉國家權力而發生的錯誤,更是得要清算、克服不可,不管在任何場合,不管是否是合法使用,『國家權力』都不能從法律責任中逃脫,要特別被問責。同時,在談寬恕與和解之前,得先治癒被害者那不堪承受的傷痛,恢復他們的名譽。這是國家應該做的最低限度道理,這樣一來,才能確保國民對國家權力的信賴,才能談論共生與團結。 這10年間,韓國政府對濟州四三事件的處理已有相當共識與基礎,為何文在寅還會以「尋找春天」為開頭,宣稱自己帶來春的訊息呢?無非就是這12年來在李明博、朴槿惠掌權下,關於四三事件的調查與平反工作,幾乎沒有什麼進展。 因為,保守派一直主張,在朝鮮半島南北分斷的情勢下,國家權力擴張有正當性。 保守派一直主張,在朝鮮半島南北分斷的情勢下,國家權力擴張有正當性。圖為迎回函戰陣... 保守派一直主張,在朝鮮半島南北分斷的情勢下,國家權力擴張有正當性。圖為迎回函戰陣亡將士遺骨的李明博總統。 圖/法新社 四三事件在最大保守派自由韓國黨的認定中,該追究南朝鮮勞動黨的責任,因為他們利用山區居民當擋箭牌,展開游擊戰,軍警才不得不強硬回應。其他保守派也主張濟州四三是共產黨引起的暴亂,是叛亂行為,南朝鮮勞動黨的武裝抗爭及杯葛五一〇選舉,是一切的開端。 因此,在這兩位保守派總統執政期間,右翼勢力帶頭反對濟州四三相關的法律與調查,李明博時代還有「國家正體性確立國民協議會」這樣的新興組織成立,針對四三事件提出違憲訴訟;而朴槿惠當政時,除了西北青年團在首爾重建外,在濟州也有一個號稱遺族會的新設團體,要求撤下和平紀念公園裡的「不良牌位」。因立場與意識形態不同而生的「記憶戰爭」,在這些年逆風而起。 文在寅在朴槿惠時期,就屢屢和保守派對抗對濟州四三的界定,阻止開歷史論述的倒車。當選後,自然依照競選承諾,出席這一年這別具紀念意義的悼念式。 他在儀式開始不久,與夫人一起走上慰靈壇,代表上香。結束後,文在寅帶頭步下台階時,突然停了下來,往旁邊靠,讓年長的遺族奶奶們先往前走,確認她們都能安穩下台階後,才一起回到座位上。不光只有在場1萬5,000名觀眾看到這一幕,透過韓國三大電視台直播,這樣肅穆沈穩且尊重的姿態同樣展現在全國觀眾面前。 圖/青瓦台 圖/青瓦台 這就是文在寅政權對這起歷史事件的態度。他也在14分鐘的談話裡,透過和平、和解與跨越等字眼,彰顯「春」的意涵,強調這個政權的歷史態度與方向。 70年前,在濟州這個地方,無辜良民在意識形態的名下犧牲。他們沒有任何意識形態,只是過著沒有小偷、沒有乞丐、不需鎖門的幸福生活,什麼罪也沒有的良民們,就這樣不明所以地失去生命。 「1947年11月17日,濟州島戒嚴令發佈,以山腰村落為中心的焦土化作戰也隨之開展。家裡只要有一人不在,全家都會以逃亡者家人的身份遭到殺害。山腰的村落有九成五被燒毀,也有整村遭到屠殺的情事發生。」 「以意識形態來區分劃分生死界線,不光只是在屠殺的現場而已。就算有家人犧牲,但為了不被說是暴徒的親人,仍不得不忍氣吞聲地活下去。」 「這種苦痛因為連座法而延續到下個世代,對於孩子們想從軍、當公務員,為國家服務的熱烈想望,濟州父母不得不親手將其澆熄。」 「這種苦痛因為連座法而延續到下個世代,對於孩子們想從軍、當公務員,為國家服務的熱... 「這種苦痛因為連座法而延續到下個世代,對於孩子們想從軍、當公務員,為國家服務的熱烈想望,濟州父母不得不親手將其澆熄。」圖為文在寅夫人與四三遺族。 圖/青瓦台 文在寅接著訴說許多民間團體與藝文人士以各種形式,衝破威權時期言論禁忌,好將四三事件從屏蔽的狀態浮出來,但這些創作者如作家玄基榮、金石範,導演金東滿、徐俊植等,卻都因此被逮捕入獄。國家暴力再次在這些經歷者身上碾壓過去。 四三帶來的痛苦,滲進了島上的每一個角落,但濟州也成為一個為了活下來不得不抹殺記憶的島。然而,在那段有口難言的歲月裡,濟州島民沒有拭去他們深藏心中的真相。為了讓四三歷史得到平反,他們付出讓人感動的努力,從不言棄。 他又說,這些藝文人士的努力讓四三不只是過去的悲劇,也是當下屬於我們的故事,銘記歷史揭露真相,是民主人權與和平的必經道路。 此時,文在寅再次表達感謝,也是他第一次致歉: 這麼長時間以來,正是因為有這些跟濟州島民一起承受苦痛記憶,並將真相傳遞出來的人,四三事件的議題才會浮現。至於這些跟國家暴力對抗的痛苦和努力,作為總統,我要再一次表達深切歉意和由衷的感謝。 「作為總統,我要再一次表達深切歉意和由衷的感謝。」 圖/歐新社 「作為總統,我要再一次表達深切歉意和由衷的感謝。」 圖/歐新社 在這前半段致詞中,文在寅迴避談論當時複雜的國際政治情勢,不做意識形態上的立場選擇,巧妙地將這起事件定為「國家暴力」和「屠殺良民」,這不僅是真相調查報告的結論,也是所有遺族與民眾能夠接受的「最大公約數」。 文在寅之所以如此鋪陳,原因如前所述:左右對立乃至於進步與保守的抗衡,一直影響著韓國的政治局勢乃至歷史認定。因此在道歉過後,他話鋒一轉,高度讚揚金大中與盧武鉉兩位總統先前的付出與努力,並以堅決口吻承諾:任誰都無法動搖他徹底解決四三事件的目標,關於四三真相的調查與名譽回復這些工作再也不會中斷與後退。 我宣布,四三事件是不容任何勢力否定、明確的歷史事實,我將如實揭示國家暴力的真相,並平息犧牲者的憤怒,恢復其名譽。 他進一步表示,除了遺骸挖掘工作會進行到底外,國家也會積極針對倖存者與被害者進行賠償與補償。而徹底解決四三,讓和解統合與和平人權穩固,正是全國國民與濟州島民的心願。 除了遺骸挖掘工作會進行到底外,文在寅也承諾會積極針對倖存者與被害者進行賠償與補償... 除了遺骸挖掘工作會進行到底外,文在寅也承諾會積極針對倖存者與被害者進行賠償與補償。圖為2009年濟州島遺骨挖掘現場,遺族們的追悼法會。 圖/濟州四三事件調查檔案基金會 這些字句都針對反對派,駁斥他們偏頗的論斷與主張,文在寅說:今日在四三的英靈前,所謂和解共生,並非特定的意識形態,只是再次確認,只有在真相之上,才有真正的立足之處而已。雖然左右意識形態對立導致了殘酷的歷史悲劇,四三犧牲者們與濟州島民仍超越了意識形態所造成的不信任與憎惡。有的年輕人即使在四三當時被軍警槍擊,仍然報效國家投入韓戰,「四三那些被認為赤色的青年們,帶著拼死的覺悟保衛祖國。」 濟州島民超越左右與和解共生的案例,可由島上的護國英靈碑與犧牲者慰靈碑證明,這個碑石的建造有個信念 :「因為所有人都是犧牲者,也就願意原諒所有人」。除此之外,糾葛最深的四三遺族會和濟州警友會也在2013年發佈無條件和解的宣言。 從濟州島民開始伸出的和解之手,此後一定要讓全國國民都擁有。 「必須正視苦難的歷史。」文在寅強調,這不限於國與國之間,韓國人也要跳脫舊觀念的框架面對四三才行 ,即使還是會有無視四三真相的人、還是有以過去意識形態,扭曲地看待四三的人,韓國社會仍充斥著,延續韓國過去因意識形態而生的憎恨與敵對的話語。 「從濟州島民開始伸出的和解之手,此後一定要讓全國國民都擁有。」圖為文在寅留在紀念... 「從濟州島民開始伸出的和解之手,此後一定要讓全國國民都擁有。」圖為文在寅留在紀念公園內,悼念受難兒童的玩具與花束。 圖/青瓦台 但他以嚴正的語氣強調:「此後的韓國,必須成為一個追求正義的保守派與追求正義的進步派,都以正義相互競爭的國家;必須進入一個公平的保守派與公平的進步派,都以公平作為評價基準的時代。如果不合乎正義,也無公平,不管打出保守或進步的旗幟,都不是真正的為人民服務。」 這一段話,再次回到意識形態對立的脈絡裡。文在寅提出以四三為基點,重新思考「正義」與「公正」的訴求,認為在這個標準上,不論保守與進步派都不應該存在差別。換句話說,他希望藉著四三事件的反省與和解,來智笠环N跨越左右的國家目標。在各種意義上,這段話具有相當的高度,令在場觀眾忍不住鼓掌。 最後,文在寅重申反省歷史、和平人權、和解共生等普世價值,並強調這是他作為一個總統賦予的歷史責任。「我希望今天的追悼式,是對四三英靈與犧牲者的安慰,也能成為對全體國民來說,一個嶄新歷史的出發點。」這位大韓民國總統最後如此宣告: 各位,濟州的春天已經來了!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美国名厂保健品一级代理,花旗参,维他命,鱼油,卵磷脂,30天退货保证.买百免邮.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7: 澳媒: 川普肯定不会蠢到攻击北朝鲜
2017: 美学者:陆若武力攻台得付出沉痛代价
2016: 坐轮椅的霍金要造二十年就能飞到三体星
2016: 官方曝光东海舰队对岸攻击画面
2015: 国内企业表示已经有可替代英特尔的产品
2015: 台湾估计是入不了亚投行了,大陆不会让
2014: 越南造船业:后起之秀难“后起”
2014: 台大法学院长:我们没把马英九教好
2013: 震惊!没有老佛爷就没有今天:慈禧太后
2013: 世界最古老的食物:4000年前面条
 
Jobs. Contact us. Privacy Policy. Copyright (C) 1998-2015. CyberMedi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