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世界商讯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首页 |
 
版主:黑木崖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纸上山河丨日军56师团死守龙陵指挥部“室内阵地”,全变烤猪
送交者:  2018年03月08日17:42:11 于 [世界军事论坛] 发送悄悄话

事情虽小,还是值得分享一下——昨晚龙陵饶斌君忽然来电话,说找到了日军第56步兵团司令部遗址,且于今晨偕邱佳伟君一道在遗址——段家祠堂踏勘,发了卫星定位,并拍了不少照片给我。饶、邱二位均供职于龙陵文物管理所,是多年的老友;大家一起寻找这个历史遗址也很久了。

  1942年5月,日军第56师团侵占龙陵后,初期设步兵团司令部在龙陵段家祠堂,一年后迁往腾冲英国领事馆。步兵团司令部,系日军师团下设指挥三个步兵联队的指挥机构,步兵团长为少将,相当于旅团长级。其时日军第56师团司令部驻在芒市,步兵团司令部就是驻龙陵日军最高指挥机构了。

  对于此机构,日方官私史料多有提及,谓之“官邸山”,系指步兵团长坂口静夫少将官邸所在地。龙陵当地一位叫野明的亲历者,在当地史志资料中留下口述史,记坂口少将司令部驻段家祠堂,这就与日方记述的官邸山之间构成了联系。在1944年的龙陵会战中,此处为中国远征军最后攻占之城区内阵地,战斗之激烈在中日双方史料中均有浓墨重彩的记述。若能确认此地位置,不但能让史实细节“落地”,对保护历史遗迹亦有意义。但因在当时激战中,段家祠堂系遭我军飞机轰炸和猛烈炮击,且最终用火焰喷射器予以焚毁,可能在战后即不复存在焉,后来也没有再有恢复重建的动议。

  不久前,我在崔永元老师提供的一本日本旧书——第113联队长松井秀治回忆录《波乱回顾》(非卖品)中,发现了一张日军老照片,系1942年12月日本南方军总司令官、伯爵寺内寿一大将视察龙陵时,与当地驻军部队长在一座滇西风格旧院落内所拍,陪同寺内的为时任第56师团长渡边正夫中将及第56步兵团长坂口静夫少将。则推测照片中人物背景的院落,应就是所谓“官邸山”,即段家祠堂(见题图)。于是我即将此照片发给了饶斌君。

  寻找的突破口就在这里——饶斌君无意间将这张照片给龙陵县政协的赵秀龙先生看过,赵先生随即想起昔年曾接待过一位旅居海外的段姓女士,曾陪她一起寻觅本姓祠堂遗址以便祭奠祖先。于是,确认了该地的大概位置,并于今晨在现场看到了昔日祠堂的台基、石阶、砖石等散碎旧物。据介绍,正在进行大规模旧城改建的龙陵,这处遗迹竟未被占用而仅开辟为菜地,系因当地有一风俗禁忌:不能在旧祠堂遗址上盖新屋,对旧寺观庙宇遗址亦如是对待,这是怕冲撞了神灵抑或为神灵所冲撞。如此来看,这是冥冥之中注定不会被永久湮没的一处历史遗迹了。

  可以预想,不久这里就会有龙陵文物部门树立的抗战历史遗迹保护碑及说明文字。幸哉!

  段家祠堂台基与阶梯、石条,可与题图对照

  那么,不妨从拙作《1944.:龙陵会战》中感受一下远征军攻占段家祠堂的片段:

  据远征军战报:(1944年)11月1日下午13时10分,荣1师第1团攻占海关及观音寺;其第3团同时并攻占段家祠堂,继续向段家公馆攻击。敌初依家屋工事,以行逐屋抵抗,进展颇为缓慢。至17时以后,乃改用火攻,始将该公馆之敌肃清。

  ——据中央通讯社记者黄印文战地通讯:

  我在望远镜里,可以窥见我们的步兵在重炮和山炮的掩护下,一步步地逼近攻击的目标,观音寺、段家祠堂和段家公馆,敌人轻重机枪声稀疏得可怜,还不及我们的炮声密集。炮兵的炮刚刚停止,步兵的炮接着便轰,烟雾和尘土笼罩住那些被攻击的目标,敌人很少有还手的机会,只有伏在工事里,听我们为所欲为。可是他们始终不离开工事,我们要消灭他们,惟有钻进房屋里去,寻找他们的“室内阵地”,一个个地从地下去发掘起来。我军进入那些破破烂烂的房屋后,我看不见我们士兵的动作,只见房上的瓦、墙上的砖,被枪弹和手榴弹一块块掀下来,不过一小时多工夫,观音寺和段家祠堂就拿下了。这两个地方,据说是敌人在市区的核心阵地。过去我军两次入龙陵,所未攻克的据点,观音寺便是其中之一。

  段家公馆是市区一幢宏达的建筑,里面有三十多间房屋,我军和敌人在这家公馆打了两个钟头,结果还只占领三两间屋子。敌军抵抗的顽强,好像至死亦非保存“室内阵地”不可。我军一面用火箭筒自屋外朝屋里轰击,一面向屋内大掷其烧夷弹,几分钟工夫,段家公馆大火冲天,爆炸之声不绝于耳。这里似乎是敌人仓库,藏着许多的军火和汽油,熊熊烈焰,竟继续两小时之久,敌军全部被烧死在房屋里。

  从以上记述可知,观音寺及段家祠堂、段家公馆相邻,后两处可能就是紧连在一起的——段氏为滇西大姓,昔日能建得起“公馆”,如今在龙陵却很鲜有名人。在荣1师自北而南攻占段家祠堂之前,第88师早已攻占其东侧的“一文字山”——即今日云南品斛堂生物科技有限公司驻地,但一直未能突破日军这个拼死防御的“官邸山”。

  据日军第113联队第7中队士兵大坪四郎撰述,阵地失守当晚日军试图夜袭夺回官邸山,但遭到失败:当我们认为前方阵地十分安静没有遭受炮击时,传来了后方的官邸山被占领的消息。这样一来,我们的后方就会受到威胁,十分被动。

  龙陵守备队长石田大尉给我们山崎队下达了夜袭命令。天黑后,第7中队的二十几名士兵在山崎曹长指挥下,离开住惯了的北门(即东门)阵地,借着龙陵城土墙的隐蔽,沿着狭窄的台阶小路向南门(即西门)阵地进发。随后,悄悄地从南门来到了左侧可以看到官邸山的地方。这个山的一侧坡度特别高,下边是原来的第3大队本部。把掷弹筒绑到背包上,握着上了刺刀的步枪,沿着湿滑的草丘,一步步地接近山顶的敌人。

  夜袭的原则是不发出声音,静夜中只听见脚下的茅草沙沙作响。背掷弹筒的人通常走在队伍的最后,所以我背后一个人也没有。如果有人的话那就一定是敌人了。我一边注意着后方,一边沿着敌人占据的山顶的棱线朝夜空看上去,脑子里都是“你不杀别人别人就会杀你”这种念头。在战场上虽然也有以死殉国的想法,可是真的到了这个时候,就会觉得死亡真的很恐怖。

  刚爬到半山腰的时候,传来了“不要碰到这根线”的小声提示,靠近那根线看了一下,发现是一种横向缠绕的铁丝网。避开横着的铁丝的木桩,继续前进,终于到了离敌军较近的地方了。大家半弯着腰紧紧握着枪,蹑手蹑脚地前进着。但这时,前边的人被后边的人撞了一下,然后碰到了铁丝网,立刻发出尖锐的声音,回响在夜空中。

  “日本兵!日本兵!”十几米外的中国兵大声呼喊着。与此同时,照明弹“呼呼”地飞上天空,照得四周一片明亮,甚至照亮了一棵棵茅草。但是,没有一个人动。不,是不能动。当我感觉照明弹终于要结束时,从山顶对面传来了机关枪的声音。曳光弹不断地划破夜空,但是打到我们附近的只有流弹。我们的藏身之处好像不在敌人的射程范围内。这时炮弹也像山崩地裂一样炸响。我们完全不能前进,也不能进退,好像被钉子钉住一样,只能等待敌人轰炸的结束。

  大家屏住呼吸,紧紧趴在草地上。终于熬到了天亮,但敌人的射击并没有结束,这样的话也不可能肉搏。一边听着敌人的炮弹声,一边考虑着放弃的念头,悄悄地退下山坡朝南门集结。夜袭终究以失败而告终。

  段家祠堂在龙陵城区的定位

  《波乱回顾》中所刊完整老照片

  俯瞰段家祠堂

  构筑祠堂正殿台基的青石仍在

  一些残存的建筑构建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美国名厂保健品一级代理,花旗参,维他命,鱼油,卵磷脂,30天退货保证.买百免邮.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7: 该来的最终还是要来,最近四件意味深长
2017: 苏-27对战米格-29:
2016: 吓我啦,昨天:
2016: 美遭包围航母舰长对解放军行动钦佩
2015: 转自北美女人:七十年過去了,有幾個中
2015: 与其嘲笑印度,更应该警惕印度 zt
2014: BBC: 马航班机失踪十几小时 信息依然混
2014: 越南南部发现马航失联客机信号
2013: 港媒称中国东风21D导弹已少量部署 瞄准
2013: 八一厂申请将长津湖之战搬上银幕 冯小刚
 
Jobs. Contact us. Privacy Policy. Copyright (C) 1998-2015. CyberMedi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