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世界商讯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首页 |
 
版主:hmy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日本人是怎么实现“不可能的日本梦”的?
送交者: 赤松子5 2017年01月10日02:37:55 于 [世界军事论坛] 发送悄悄话

文/村田稔雄(Toshio Murata) 译/權志龍

村田稔雄是米塞斯在20世纪50年代任教纽约期间收下的唯一一名日本学生 米塞斯《人的行为》日语版翻译者 曾任横滨商科大学校长,并花了很多时间教授奥派经济学

原文发表于1994年9月

1946年的春天,二战结束八个月后,我把一些朋友从中国杭州的陆军野战医院接回日本。当我们在朋友们的家乡下车时,发现整个城市已被炸弹摧毁。一眼望去看不到建筑,房屋或是树木;唯一能看到的,只有些零星新建的简易棚屋。

我们一行人中有个人叫渡边一郎,他与家人曾经居住在这里,并在火车站附近经营一家百货商店。渡边被这地狱般的景象吓得不知所措,以至于他突然间唱起了摇篮曲,一首献给他心爱孩子的安魂曲。

那座城市的名字叫作广岛。

所幸的是,我在四国岛上高知县的家完整无缺,尽管城市的主要街区在1945年7月4日的轰炸中被摧毁殆尽。也因此我能从家里将整个城市一览无余。所以,日本的重建工作可以说是“从零开始”。

二战之后的困境与通货膨胀(1945-1949年)

战后回归的士兵和平民使食品短缺和失业情况更加恶化,全国生产一片混乱。日本八千万左右的人口中,有将近一千万的人不事生产;这些人要么是在军队服役,要么是为其它政府部门工作。土地改革、废除贵族制度、以及清算大型金融组织,这些举措倾覆了战前的社会结构。银行存款被冻结;储户每个月只能取出一小部分存款。

战前的特权阶层生活捉襟见肘,而有些人曾在国外经历过恶性通货膨胀或者其他灾难,他们已经学会如何快速的赚点小钱。当时食物严重短缺;农民比大多数人幸运的多,他们可以用自己种植的大米换取珠宝、家具、和服、结婚服饰或其它东西,交易对象则是那些为了添补自己匮乏的配额口粮的人。

在战后重建的日子里,日本人会通过看几小时美国电影来“逃离现实”。银屏上美轮美奂的房子和华丽的食物成为了日本人心中的羡慕嫉妒。“赶超美国”变成了日本人的目标。但在当时这似乎是“不可能实现的梦想。”

政府试图通过印钞票,即通货膨胀,来应对物资短缺。通过印新钞票,商品需求上升,使得价格上涨,此时政府又试图稳定价格,至少稳定主要食物的价格。商家的涨价申请与日俱增,隶属于政府的价格控制委员会不得不扩招来处理申请,以跟上商家们的步伐。但是,政府管制和政府就业无法给日本带来经济上的发展。而企业家在世界市场上自由竞争,是这些人的精力和才能带来了经济发展。最终日本企业能够生产钢材、提炼石油、修造船舶、制造汽车,并能够开发一系列的消费类电子产品。本田、丰田、任天堂、索尼、佳能在世界各地成为了家喻户晓的企业。

复苏开始

1947年1月,重建金融银行(The Reconstruction Finance Bank, RFB)成立,发行浮动债券,其中大部分是由日本央行承销;向以下生产重点货物的公司发放贷款:食品、煤炭、钢铁、船舶、电力等。重建金融银行的贷款提高了煤、铁、钢、和大米的产量,但是付出了高额的代价:加速通货膨胀。

1949年2月,来自美国的顾问约瑟夫M.道奇博士(Dr. Joseph M. Dodge)造访日本;他的目的是来阻止通货膨胀。他制定了一系列的措施,并称之为“道奇路线”;他要求减少政府补贴,中止重建金融银行发行债券,以及鼓励财政盈余。通货膨胀因此消退,生产也开始复苏。

为鼓励经济发展,日本政府于1949年5月重组商工省(Ministry of Commerce and Industry),组成了一个新部门:通商产业省,简称通产省(Ministry of International Trade and Industry, MITI)。通产省希望通过行政管制来对日本生产进行规范和管理。通产省对钢铁、石油和贸易已颇具影响力。然而,通产省的影响力还远不如此,而且这些影响并非总是有益。通产省的行政管制理论上不该具有约束力,但企业普遍感到必须“自愿”执行管制,否则他们之后可能会面临“官僚骚扰”。行政指导(Administrative Guidelines)也会被当做武器用来阻挠放宽管制的改革。

战争期间,许多生产设施已化为灰烬。因此,日本需要建造新工厂以及引进最新的技术。新工厂可以减少人工成本,与美国的工厂相比更具竞争优势;他们也能够削减成本并提高生产效率。投资在扩大,经济重建也在加速前进。然而,在这几年中,日本产品的质量往往十分低劣。人们过去常常说,“战争结束后,只有女人和尼龙丝袜是强韧的。”但是变化已在不远的将来若隐若现。

1950年后的经济飞速发展

在战后最初的几年,交通运输十分困难。许多日本工人骑自行车长途跋涉上下班。在之后的1947年,一个只有十二名员工的公司设计出一种带有小电机的自行车,本田-卡布隆(Honda Kabu)。这个小摩托车引爆了消费者的需求。公司管理层积极主动,扩大生产以响应消费者的需要。公司不仅制造摩托车也开始生产汽车。他们的努力没有白费。随着时间的推移,这家公司成为了现在的本田集团,拥有数千名员工,向美国和欧洲出口大量汽车,甚至导致了国际贸易摩擦。1973年石油危机, 欧佩克 (OPEC) 封锁中东石油出口,凭借每加仑汽油可以行驶更多公里数,这个危机实际上对主打经济实用型产品的本田来说是个赚钱的好时机。1980年,日本汽车生产第一次超过了美国。不久,日本汽车制造商就被要求限制出口。后来他们与美国汽车制造商发展密切的合作关系,并开始在美国生产汽车。

钢铁

通产省力求兼顾生产,同时避免过剩和短缺。1950年,川崎制铁公司总裁,西山弥太郎宣布计划建立一个新工厂并配备两个全新高炉,然而通产省、日本央行和三大钢铁生产商强烈反对这一计划。他们担心钢材会供过于求,并批评西山的提案,称这是一个既浪费又不必要的重复投资。他们指出,当时已有的37座高炉中有19座因订单不足而闲置。但西山并不气馁;他说,三分之一的现有高炉已使用超过30年;他的现代高炉将大大削减钢材生产成本。于是他放手去做。1953年2月,日本通产省终于批准川崎公司项目的第一阶段,并且该公司可以从日本开发银行和日本央行贷款。随着时间的推移,川崎公司成为了六大公司之一。在1991年他们拓展到化学品领域,并于1994年6月收购了杜邦化工英格兰工厂,该工厂制造用于汽车配件的塑料化合物。当通产省这样的政府机构还在了解这是什么的时候,商人们自己承担着风险,倾尽全力预期未来消费者的需求会是怎样。而这次,西山是正确的;如果他在1951年向日本通产省的行政指导妥协,那么他的公司将会在发展壮大之前就被赫然遏制住了。

关于通产省的意见也因此会有分歧,即政府管制对阵自由竞争的问题。1965年经济衰退期间,日本通产省试图遏制钢铁产量;六家公司同意执行这一计划。然而,全国钢铁生产占比4.5%的住友金属公司,与通产省产生了冲突;公司认为这一计划限制产出,极不公平,这是一项对民营企业不必要的干预。该公司总裁芳斉日向非常有胆量。他是大阪商人的领军人物,这个城市的居民以自由和独立精神而闻名。他拒绝向日本通产省的行政指导妥协,不会削减产量。他和通产省之间的冲突成为了头条新闻。起初,其他钢铁生产商还在支持日向,但很快他就变成孤军奋战,独自一人对抗日本通产省。此外,通产省警告日向,住友公司将不会被允许进口比减产配额更多的材料。日向这才不得不妥协, 住友公司也不得不减少钢铁生产。在三年后的1959年,他被迫“自愿”任命了一名前通产省官员成为公司董事会的一员。

八幡钢铁公司的情况就非常不同了。该公司是在战后才被私有化,最初作为政府企业成立于1899年。但它与政府仍保留了密切联系。1969年10月,日本通产省批准,八幡钢铁与富士钢铁公司合并,组成了世界上最大的钢铁生产商新日本钢铁公司。新日本钢铁公司实际上变成了受日本通产省保护的“卡特尔”,几乎就是通产省基础产业局的“执行机构”。通产省和新日本钢铁一同力图支撑稳定的钢铁市场和钢材价格,防止他们认为的“过度”竞争可能带来的价格下跌。

当通产省和新日本钢铁的如意算盘打得正响的时候,使用平炉的小厂商们逐步更新换代成了电动或旋转炉。1973年和1978年之间,建造了二十三个全新电子炉。1975年至1977年,日本成为全球三大钢铁生产国之一;1976年出口量突破日本历史上最高记录。然而,新日本钢铁公司的市场份额一直在下降,从1970年合并时的从35.7%,下降到1986年的26.86%。

1978年12月,由于石油危机,日本钢铁出口以及贸易差额有所下降,但是日本通产省仍坚持试图减少钢铁生产。通产省认定平炉行业是“萧条产业”,要求关闭一些生产设施。高炉钢铁制造商,由于受通产省保护并依赖于“成本加成定价”,与小型和中型钢铁制造商一起加入了“经济衰退卡特尔。”不过,民营东京制铁不肯妥协。它勇敢地拼尽全力反对日本通产省和卡特尔。东京制铁公司董事长兼总裁,多年来强烈主张自由开放的竞争,他说:“无孔不入的行政指导,致使强制的管制充斥于钢铁行业,严重阻碍了正当的竞争……我们自己可以生存,不需要依赖通产省的指导。”

东京制铁公司使用更先进的电子炉与使用高炉的大型钢铁生产商竞争,这让该公司成为了行业龙头企业。东京制铁运作十分高效,其总公司占地仅有1600平方米,行政部门的21名雇员管理着2000亿日元的销售收入; 营销部门仅有29人,每个工作人员都有联网的个人电脑,用于减少文书工作和会议时间。相比之下,有通产省撑腰的新日本钢铁公司的效率就相形见绌了,公司总部有1700名员工,1994年3月31日的合并损益报表显示,该公司积累了540亿日元的赤字。

石油

1962年通过的石油工业法,其初衷是扩大通产省权力,以及抵制将来的进口自由化,条款包括:(1)通商产业省发布的石油供应计划将作为石油生产商的指导方针;(2)石油生产商须遵守通产省的生产计划,(3 )若通产省与生产商的指标不一致,生产商需修改其生产计划,(4)新生产设施须通产省批准,以及(5)通产省制定石油销售价格。炼油公司对这个管制十分不满,他们赶在法令颁布之前扩大了生产量。 通产省并没有预料到这样的情况,它要求炼油厂限制各自的石油生产;石油协会也被迫协去调其成员的产量。

1970年10月,欧佩克开始上调原油价格,但通产省不同意煤油价格上涨。为弥补生产商的损失,通产省利用行政指导,允许其他石油产品的价格上涨。 通产省与石油企业合谋控制产量以及石油和煤油价格,其结果是培育了一个事实上的“黑色卡特尔”。

1973年10月6日,欧佩克第一次引起了石油危机。由于日本工业严重依赖中东石油进口,所有石化产品的价格都上涨了334%,家庭主妇们将商品抢购一空避免价格再次上涨,这甚至包括了卫生纸和清洁剂。通产省的应对措施是控制石油的分配和使用。石化商品的价格被固定。生产商没办法把上涨的成本转移到客人身上,他们不可避免地遭受了损失。不过,私营企业拼命地削减成本并发展创新,这些努力降低了石油消耗量也提高了生产效率。

1986年,狮子石油公司的总裁太之佐藤试图进口石油,并以低于通产省操纵的价格在日本销售。石油进口当时并没有被禁止,但是当通产省得知狮子石油公司的油罐到达日本时,他们将油罐封锁,阻止银行贷款给狮子石油支付运输费用,并说服日本政府向外国政府施压,取消狮子石油的采购合同。尽管这家公司现已不再存在,佐藤的努力并没有白费。由于来自内部和外部的压力,通产省的权力受到了遏制。在刚刚过去的这个夏天,放宽进口石油的议题终于提交给了石油审议会的石油政策基本问题小组委员会 (Subcommittee on Fundamental Problems of Petroleum Policy of the Petroleum Deliberation Council, SFPPPPDC) 。此外,通产省打算在1995年年底,废除一系列管制石油产品进口的法案;以及对加油站的管制也将逐步废止。

私有化和市场经济(1980-1985)

上世纪80年代初是属于撒切尔夫人和里根总统时代。日本首相中曾根梦想着私有化,在1981年他开始着手实现自己的梦想。1985年,日本电报电话公共公司完成私有化,更名为日本电信电话公司(Nippon Telegraph and Telephone Corporation, NTT) 。在同一年,日本专卖公司私有化成为日本烟草产业公司 (Japan Tobacco Industry Corporation, JT)。1987年,日本国家铁路(Nippon National Railways, JR)被分成六个客运公司和一家货运公司,在这个过程中解决了累积的37.5万亿日元的债务问题。这些私有化改革不仅是中曾根以及他内阁的成就,也是这些公司的伟大成就;政府和公司的财务状况都得到了改善。

任天堂是在日本市场上突起的一只新秀。任天堂开始只是一个小公司,制作传统花牌,之后制作其他的棋牌,再后来制造带有迪斯尼人物的塑料扑克。在1983年,任天堂创造的游戏机风靡全球,世界各地的孩子成了任天堂的狂热粉丝。1993年,任天堂拥有890名员工以及1637亿日元的利润额。相比之下在同一年,丰田拥有7.2万名员工, 也仅有2800亿日元的利润额,这是丰田当时最好的一次营业利润了。当然,没有人能永远在市场上屹立不倒。为了维持自己在市场上的地位,每位企业家必须不断赢得来自客户的支持。新的电子游戏制造商世嘉公司,正在剧烈冲击任天堂的市场地位。

跟踪日元对美元的汇率起伏以及这些波动对日本出口和进口的影响,这几乎是不可能的。有时日本央行奉行宽松的货币政策,使日元贬值;又有时,央行提高利率,让日元升值。这些交替变化的政策在短期内会鼓励或抑制国际贸易。但是在这些波动变化的期间里,日本人民储蓄资本,并投资股票、债券和房地产,甚至是外国房产。是日本人民的活力、勤勉和智慧推动着这个国家的长期经济发展。

通产省权力受制

正如我们所看到的,通产省的企图规划日本的生产并不总是能够成功。当通产省试图通过限制钢铁产量来维持钢材价格,使它的卡特尔成员获益时,一些更有竞争力的钢铁生产商会出面抵制。当通产省试图通过控制价格和销售渠道,而不是鼓励进石油进口的方法应对短缺时,石油产品的消费者会极力反对。通产省在过去的45年中,一直试图促进日本经济发展以及协调供给和需求,它的权力终于受到了限制。

1994年2月8日,细川内阁宣布了简化管制的政策。这项方案应该会取消12000多条管制条例,这些条例大多是由日本通产省、运输部、农业部、林业与渔业部、财政部、卫生和福利部门所颁布。简化管制的政策在理论上看来非常出色,如果能够实施,这必将提高生产效率,降低日本与美国之间的价格差异。那么现在的问题是,这个大规模去管制计划是否能够被执行下去,而不是被权力熏心的日本官僚扼死腹中。

原通产省产业结构科主任信义并木,揭示了石油工业法的真相:

全世界将日本的高速增长的原因归功于1985年之后的日本产业政策。但是,事实远非如此。诚然,日本享受到了高速的增长,但是,这一切是由勤勉可靠的日本工人通过不屈不挠的工作和永不淬火的渴望,在极端高度竞争的环境下所拼搏到的结果。

1994年2月26日,《经济学人》发表了关于近期日本通产省的调研报告。Richard Beason教授(阿尔伯塔大学)和David Weinstein教授(哈佛)注解了四个产业政策的四个工具,在1955-1990年间用于帮助日本的13个行业: 低息贷款、净额转移、贸易保护以及税收减免。Beason和Weinstein质疑“补助最多的行业增长是否是最快的?”他们发现“补助总体上是给了增长缓慢的行业 ……” 他们说“这几十年的经济发展是显而易见的, 但是依照这个研究证据,产业政策可能是阻碍而不是推进经济发展的因素。”

Beason和Weinstein研究确认了信义并木的说法。通产省也不像之前那么强大,它的权力已被大大的消减。在这千变万化的世界里,国际贸易已经广泛发展起来,通产省有能力做的也不过是补贴一些垂死行业罢了。

日本经济发展的真正原因

日本战后经济发展的真正原因,不是通产省的“产业政策”,而是传统美德——储蓄、努力工作、减少政府开支以及创新的企业家精神,这些美德巧妙地与营销技巧以及相对自由的世界贸易结合了在一起。

1. 储蓄

日本人有储蓄的传统,因为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他们挣扎着“从零开始”重建家园,大多数日本人每年的消费少于他们的产出。基于1971-1991年的数据,日本的平均国民储蓄率是美国的两倍;日本平均家庭储蓄率是美国的2.7倍。由于生产取决于资本储蓄和投资,这给了一个大大增强了日本的经济。

2. 勤奋

日本工人普遍都很勤劳,甚至到了工作狂的地步。这也促成了日本经济的快速增长。1992年,职工平均每年工作1972小时;在此之后,他们的工作时间逐渐减少,预计在1996年,他们的工作时间将会少于1800小时。政府机构,银行和邮局现在有完整的一周5天工作。尽管在日本也有罢工,但日本工人因罢工而损失的工作天数也少于美国工人。

3. 政府国防开支

根据国防白皮书,在1981-1991年期间,国防支出占日本国民生产总值的平均比率为0.98%,而在美国、英国和西德这一比率分别为6.2%,4.8%和3.0%。因此,与其他先进国家相比,日本的税率更低并且更多的资金可用于投资。

4. 独立自主和企业家精神

大阪是一座以居民的企业家精神而著称的城市。大阪至少有两家公司抵制日本通产省,川崎制铁和住友金属。岩井公司的前董事长,大阪人岩井次郎,反映了“大阪人民对于经济的基本理念,他们自由又独立,努力不依靠别人即便是政府也不会依靠”。岩井发现这种精神被小西来山(1654-1716年)用俳句表达了出来 -“御奉行の名さえも知らず年暮れぬ”(“是岁已毕矣,地方官其名皆不知矣”)。

大阪人的世界,如岩井所描述的,与乔治·奥威尔在《1984》中所勾勒的样子完全不同;在书中领袖的长相和声音,通过公共新闻渗透到了人们的生活当中,从早到晚永不停歇……是否能够实现一个自由的世界,我们可以生活在那里,不需要知道地方官的名字?大阪人相信这是可行的。

5. 创新管理和营销

在战前日本出口的商品被认为是“便宜,但是质量很差。”美国W·E·戴明教授,为提高日本商品的质量做出了重大贡献。为了向他致敬而设立的一个奖项,是颁发给为商品质量控制做出重要贡献的个人和公司。今天,因为戴明教授的教导,企业打心底为消费者考虑,日本家电和汽车都跻身成为世界最顶尖的商品。

在日本,消费者主权被营销领域所认可。为了推销自己的产品和服务,并赚取利润,生产商意识到他们必须满足他们的客人。日本出口商的成功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他们努力地去学习其他国家的语言、习俗、偏好以及潜在的消费者需求。松下电器,现在将负责产品开发的工程师以及他们的家人送到法兰克福 (德国) ,公司认为他们的工程师必须在欧洲生活过,才能开发出满足欧洲消费者的洗衣机。

美国生产商如果想在日本有良好的销售业绩也会采取类的做法;然后他们将会发现,在一个典型的日本住宅里,超过25英寸宽的家电,例如洗衣机或冰箱,很难在搬运时不剐蹭到墙壁,尤其是在30-3/ 4英寸宽的楼梯上。直到最近,美国汽车供应商开始生产出口到日本的低价车,在质量上与日本出口的汽车不相伯仲。此外,在这个刚刚过去的夏天(1994年),福特改变了他们汽车的方向盘,以适应靠左行驶的日本消费者。如果美国的商品适当的做出修改以满足日本消费者的需求,美国在日本的销售额一定会增加。

6. 自由贸易

日本的快速发展取决于全世界相对自由的贸易。当我还是个孩子时,世界贸易一点也不自由;货物拥有国和匮乏国时常发生冲突。日本自然资源贫乏,我担心如果没有自由的世界贸易,能让日本企业进口原材料,加工处理,并出口自己的产品,日本根本不可能有经济发展。当我从米塞斯的《人的行动》中学习到,经济发展不是取决于丰富的自然资源,而是取决于个人的资本积累以及自由的贸易,我受到了极大的鼓舞。

日本传统

在田中初中千叶县柏市校区,立有受日本人敬仰的哲学家二宫金次郎(1787-1856)的雕像。他正在读一本书,背上扛着一捆柴。二宫先生的学习欲望是如此强烈,以至于他在去工作的路上也在学习。勤奋、为将来做准备以及自愿行善,二宫先生所传达的讯息牢牢地印了在所有日本学生的身上,从他活着的时代开始,直到战争结束。在日本,现在年过六旬的老人仍不断用二宫先生的话告诫自己的儿女:“节省,不要浪费;否则上天会惩罚你的。”因此,通过鼓励世世代代日本人去节省、储蓄,二宫先生对日本二战之后的经济发展有着重要的贡献。也因此,他让日本人民实现了他们 “不可能的日本梦”。

0%(0)
0%(0)
  作者可能是倾向奥地利学派的。 - kabir 01/10/17 (58)
    我没读仔细。他就是奥地利学派的。:)  /无内容 - kabir 01/10/17 (12)
    有道理。  /无内容 - 天蓝蓝 01/10/17 (9)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美国名厂保健品一级代理,花旗参,维他命,鱼油,卵磷脂,30天退货保证.买百免邮.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6: 再聊聊朝鲜核试
2016: 【周末图片】南海填岛工人的海鲜大餐
2015: 说到于敏和核武器,把西西河黄河故人那
2015: ​舌尖上的故乡——煎饼卷大葱
2014: 习近平向张存浩、程开甲颁发奖励证书
2014: 【暮归】
2013: 不看欧洲史,就不知真正的无耻
2013: 南方的周
2012: 中国将成“私人飞机第一大国”是否“喜
2012: 印报:中国科技水平超印度十年 投入差距
 
Jobs. Contact us. Privacy Policy. Copyright (C) 1998-2015. CyberMedi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