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世界商讯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首页 |
 
版主:hmy
 
 
 
 
 
 
 
 · 九阳最新款 9C五谷米
 · 全自动悬浮式电饼铛
 · 添香防辐射服 爱你 宝贝
 · 优质全钢焖烧锅 5L
 · 彩色泡泡水 彩色童年
 · 万利达米糊王 不锈钢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老萨谈--76号魔窟的头号魔鬼李士群

送交者: 赤松子5 2012年12月03日22:34:44 于 [世界军事论坛] 发送悄悄话
老萨谈--76号魔窟的头号魔鬼李士群 [原创 2012-12-2 10:38:10]   
我顶 字号: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1943年9月11日,在上海的一栋兼备森严的小楼中,汪伪政权特工领袖正在床上痛苦的翻滚。他全身大汗淋漓,汗水已经打湿了衣服甚至背子和床单,就像淋过大雨一样。在出汗的同时,他还不断大口呕吐,同时剧烈腹泻。曾经身材魁梧的一个男人,现在已经瘦弱的像一个木乃伊了。含着眼泪妻子怒气对着身边的医生大喊:你们都还是中国最有名的医生,怎么这么没用,都2天了,症状一点都没有缓解。几个医生默然不语,最后一个上了年纪的医生说:李夫人,不是我们无能,根据长官的症状,这并不是生病,而是中毒。这种毒不是化学毒物,而是细菌毒剂。现在不知道这是什么细菌,就算知道了也不知道怎么救治!我看这十有八九是日本人的毒剂,您是不是去找找日本人,看看有没有办法。
就在此时,那个翻滚的男人突然爬起来,去抢卫兵身上的手枪,他大叫到:我实在受不了啦,还是赏自己一个痛快吧。
他的妻子赶忙拦住他说:千万不要这样做啊!你如果一自杀,就随了日本人的心意,他可以说是你自己受不了疾病的痛苦自己寻死的。
这个男人颓然倒下,痛苦的说:死,我倒是不怕,我只是不服气啊。没想到我给日本人做了这么多年的鹰犬,现在居然死在他们手中。真是不值得,我真是死不瞑目啊!
这个男人放弃了自杀的念头,几个小时后就死在家中的床上。死时他全身体液已经排空,尸体仅有猴子那么大小,死状极为恐怖。
在这个男人死后,汪伪政权发表声明说:特工总部主任、警政部部长、江苏省主席李士群先生,今日因病不幸逝世。
不错,这个男人就是臭名昭著的汪伪政权特工组织76号领袖,大名鼎鼎的李士群。

共产党最优秀的特工

李士群原名李萃,1905年出生于中国浙江遂昌。李士群幼年丧父,依靠母亲种田将他抚养长大。
浙江农村在民国时期还是很保守的,很少有女人下田干农活。李士群的母亲为了李士群同他妹妹的生活和教育,毅然下地干起繁重的体力活。她通过艰苦的劳作,让两个孩子都上了几年私塾,也算做了一个母亲所能做的一切。
家中十几年的赤贫生活,对李士群的一生影响极大,也坚定了他一定要出人头地的想法。
十几岁的时候,李士群实在不忍心看着中年就已经白发的母亲下田插秧,耕地,决定自己去讨生活,赚了钱报答母亲。

当时的李士群听村子里面出去打工的人说,上海是个大城市,到处都是黄金钞票,能找到好工作。
于是满怀憧憬的李士群,跟邻居借了20块大洋,瞒着母亲去了上海。
上海也许真的遍地是黄金,不过李士群这样一个少年人是不可能捡到的。
李士群在上海流浪了几个月,只找到几份零工,赚了几天饭钱而已,20块钱也花的精光。

最终,李士群又病又饿,一头扎倒在一个大户人家的门前。这家看门人看见一个半大孩子倒在门口,立即大喊大叫起来。
这家姓叶的男女主人立即赶出来,都觉得这个小伙子很可怜。
男主人好心的将这个小伙子扶到家里来,给了他一碗饭吃,又让他在家里做了个仆人。
这个男主人叫做叶泽梦,他曾担任山东学政,是一个有文化大人物。民国时期,叶泽梦在上海经商非常成功,家里拥有数十万财产。
没想到,短短1,2个月内,叶泽梦发现李士群非常聪明,谈吐不俗,颇有才华,还识文断字。当时他正好身边缺少可靠地帮手,就让他做了自己的秘书。
李士群就这样成为一个称职的秘书兼会计,而且还居然将叶家的大小姐迷得神魂颠倒。
这个大小姐名字叫做叶吉卿,人是很聪明,但相貌也很清秀(只是有一嘴大板牙),但由于从小被父母宠爱,有着一个极为骄横的大小姐脾气。
叶吉卿比李士群还大3岁,由于过于精明,脾气又不好,没有男人敢于追求她,20多岁还是诞生。
李士群眼见叶吉卿在家中地位极高,叶家夫妇对这个女儿特别喜爱,要什么给什么,从不违拗她的意思,感觉机会到了。
这要他追求上了叶吉卿,那不就等于追求到了富裕的叶家产业吗?
就像小说《红与黑》里面的于连一样,李士群很聪明的开始巴结主人家小姐。
李士群这个人相貌平平,见过李的陈恭澍回忆:他的脸型是上圆下方,谈不上英俊。
不过李士群当时还狠年轻,气宇轩昂,做事干练,谈吐不凡,颇有女人缘,
加上他极擅长投其所好和低三下四讨好女人,更擅长揣摩女人内心和拍马屁。叶吉卿很快被李士群奉承的兴高采烈,将他引以为知己。结果,李仅仅用了1,2个月时间就获得了叶大小姐的芳心。

性格直率的叶吉卿很快找到父亲叶泽梦,表示要嫁给李士群。叶泽梦虽然心里不太乐意,却也没有坚决反对。叶家父母提出一个要求,就是李士群必须去上学,获得一定的成绩以后才可以结婚。他的万般宠爱的女儿,不能嫁给一个一无所有又不学无术的人。
对于这点,李士群立即就同意了。

李士群成为叶家准女婿以后,立即受到富裕叶家的培养,地位完全不同了。
他先是进入上海美术专科学校学习(南京艺术学院的前身),随后又考入了上海大学。

李士群人品很差,却是个极为聪明的家伙。他真的是学什么通什么,大学的课程对他来说是小意思。同当时几乎所有的年轻人一样,李士群对政治很感兴趣,他在上海美术专科学校学习期间受同学影响,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为什么加入共产党呢?因为李士群的出身让他仇恨地主,仇恨富商,仇恨现在这个社会制度,也就是所谓的阶级仇恨。
他幼年时候目睹母亲披星戴月的劳作,赚的钱只能让他和妹妹勉强吃饱肚子。而李士群在私塾的很多同学是地主家庭,他们的父母从不干活,每天都是吃喝玩乐,靠剥削李士群母亲这样的农户为生。李士群穿着破烂衣服上私塾的时候,也经常被衣着光鲜的富人孩子欺辱,蔑视,这让他产生一种不可抑制的仇恨,加入共产党从某种意义上也是一种必然。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上图的周恩来是中共上海特科的负责人,庞大中共地下组织的精华就是特科。中共地下组织核心成员全部受过苏联的特训,所以非常厉害,无论是潜伏,行动,译电都是世界一流水平。下图是军统戴笠,戴笠是一个天生的特工大师,几乎无师自通的创建了庞大的军统体系。戴笠有句名言,也是军统的行动宗旨:需要即是真理,行动即是理论。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李士群精明能干,很快成为学校共产党组织中的领军人物。

1926年,21岁的李士群转学到上海大学社会系,同年秋天与叶吉卿结婚,当时他的主要兴趣已经不在学业,而在政治上了。他的新婚妻子叶吉卿在李的影响下,也加入共产党。

当时共产党正在培养自己的骨干力量,选拔了一批精英去苏联受训,能力极为突出的李士群就是其中之一。

1927年4月李士群到达莫斯科,随后入中山大学。
这所中山大学培养了中共著名二十八个半布尔什维克,还有邓小平、乌兰夫、叶剑英、董必武、林伯渠、左权等人。
在中山大学学习期间,李士群被苏联人看重,认为他是一个很好的特工苗子。
其实特工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当的,比较粗心的老萨这种人就当不了特工。
特工必须心细,干练,还要能够交际,更重要的是无论什么时候一定要冷静,至于勇敢不怕死则是基本素质了。
一般认为十个人里面,最多只有一个人符合这个标准。

不久,李士群被转到位于西伯利亚小城的苏联特种警察学校(所谓的契卡的秘密训练机构,契卡也就是克格勃的前身),进行特工方面的严格训练。
经过1年多的残酷学习,李士群成为一个通晓各种特工技能的优秀特务,获得了苏联教官的高度评价。
这一点 ,就让李士群成为当时中国特务的顶尖人物,中统军统所有特务所受到的训练,都远远不如他。
1929年李士群奉命回到中国,成为中共特务组织,也就是特科的一员。

当时蒋介石已经清党分共,中共党员处境艰难,一旦被发现就会被监禁甚至枪决。
在这种情况下还坚持回国,看来李士群还是比较有勇气的,中共派李以蜀闻通讯社记者身份在上海从事搜集情报的活动。
初来乍到的李士群开始并不能适应上海的复杂环境,很快他就被公共租界工部巡捕房逮捕,理由是进行共产主义活动,并且要将他引渡给国民政府。
这下可急坏了李士群的老婆叶吉卿,她知道如果一被引渡给国民政府,李士群最好的下场也是坐一辈子牢。
叶吉卿利用富裕的叶家在上海的关系,找到了当时上海青帮祖师爷季云卿。
季云卿是一个比上海三巨头杜月笙,张啸林,黄金荣辈分还大的黑帮头子,在他的疏通下,腐败的洋人租界政府果然软了,李士群被用一大笔钱保释出来。
这是李士群第一次遇到鬼门关,还好只是有惊无险!
此次的被捕和释放对李士群的影响很大,他认为在上海如果不跟黑道白道拉上关系,随时可能完蛋。
随后李士群便向青帮老大季云卿投了门生帖子,从此他就跟上海最强大的青帮拉上关系。

作为中共普通特工的李士群好不容易撑过了1929年,随之而来的1930年更为可怕。

叛变投靠中统

当时中统和军统的力量已经今非昔比,而他们的首要目标就是共产党活动最为猖獗的上海。
大量国民党特工进入上海,全力摧毁共产党地下组织。当时上海的华界已经被国民政府完全控制,中共特工虽然还可以在租界立足,但也受到租界巡捕和中通军统特工或明或暗的打击。

当时的情况万分危急,好在当时共产党头号卧底钱壮飞潜伏在中统局长徐恩曾身边,所以在整个1930年上海的地下党组织并没有遭受大的破坏。

可惜好景不长,1931年中共特工头子,行动科科长顾顺章在武汉脱党。
随后他在街头表演魔术的时候被捕,钱壮飞赶在顾顺章叛变之前通知了中共秘密机关全部转移,随后自己也逃走,于是中统的情报再也不被中共掌握。
顾顺章在妻子岳父母被中共打狗队锄奸以后,他立即交代了他所掌握的全部情报。

这样一来,1932年中共在上海的组织受到毁灭性打击,李士群也被同志出卖,被中统逮捕了。
当时中统对于被捕的共产党员,并不是一上来就施以刑讯,而是先以礼相待,试图收买。
如果他们不叛变,中统立即用种种刑法对付,最终枪毙。因为当时中统军统都缺乏人才,很多特务根本没有受过什么训练,都是 自学成才,特务组织对受过专业训练的特工人员更是求贤若渴。
至于李士群曾经受过苏联的严格训练,这种人在中国特工界是极少的,就算中统军统里面也很少这样的人才,正是陈立夫兄弟和戴笠争取的对象。

李士群深知中统这一套,他本来就不是一个立场坚定的人,几乎当场就叛变了。
随后,李士群的老婆叶吉卿也宣布脱党。

其实,李士群当时并没有彻底背叛中共。
他尽可能的保住了自己知道的秘密,只泄露给中统一些皮毛而已。中统高层并不是傻子,他们对李士群极为不满,没有给与重任。
为了弥补这点,李士群自告奋勇的要用共产党最擅长的舆论对付他们。
当时中统军统都不擅长宣传和占领舆论,而中共最擅长的就是这点。
陈果夫陈立夫兄弟正苦于找不到这方面的人才,见李士群自告奋勇报名以后,就立即任命为中统上海区直属情报员,与丁默邨(也是叛变的共产党员)、唐惠民等人合办《社会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上图丁默邨也不是泛泛之辈,他早在1926年就在中统前身特务组织服役,1934年受到中统老大陈立夫的亲自提拔成为中统第三科科长,官居少将。丁默邨也曾经是中共党员,后来叛党了。丁默邨之所以混的惨,主要他贪财好色,贪污了大量行动经费,被戴笠检举了。其实中统对丁默邨还算不错的,军统对付贪污犯往往就是枪毙。下图的土肥原贤二则是日本的特务头子,时任日本大本营特务部长,李士群和丁默邨两人都是先投于他的门下。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这份报纸三天一份,是一份内容极为反共的报纸。由于李士群深知中共的一切,在他进精心的攻击下,中共在上海的声誉急转直下,很快就接近声名狼藉了。
由于报纸的作用非常明显,中统领导人陈氏兄弟对李士群的能力相当欣赏。
但陈氏兄弟正要提拔李士群的时候,突然出了一件大事。

1933年,上海地区负责人马绍武突然中共特科暗杀。
当时时任上海市公安局督察马绍武,很隐蔽的从浙江路22号东方饭店出门时,被三名中共特工连发数枪击中头部胸部,当场毙命。
马绍武的行踪极为秘密,知道的人极少,所以陈氏兄弟认为这肯定是有内奸。
经过后期调查,马绍武的情报很有可能是李士群和丁默邨传出去的,目的是以试图获得中共的宽恕,以避免被中共特科刺杀。
当时中共特科有专门的一支所谓锄奸队,也叫做打狗队,专门对付叛变分子的。打狗队非常厉害,前后处决了包括顾顺章家人,出卖罗亦农的何家兴夫妇,出卖罗迈,李立三等人的叛徒也都被处死。
李士群和丁默邨无疑是海派特科打狗队,所以通过提供情况向他们示好。

双重间谍是特务一行最大的忌讳,单凭怀疑就往往被立即处决,于是丁李两人一同被中统逮捕。

但李丁两人都是特工老手,就算做了也不会让你查出来。经过差不多1年时间的内部监禁,中统最终却查无实据,也没有处决两人。
此时也加入中统的李士群老婆叶吉卿,再次带着大笔金钱赶到南京给丈夫求情。
钱能通神,没有人会拒绝大批行贿款的,最终在中统老大之一的徐恩曾亲自干涉下,两人勉强被释放,但被命令不得离开南京。
饶了他们的性命,但李和丁仍然作为中统的一份子,不能脱离团体。
而陈果夫却在两人的档案上批示:此两人永远不可重用。
李士群和丁默邨两人由此赋闲了好几年,实际是被软禁,直到1937年抗战爆发。
813淞沪会战开始以后,陈果夫兄弟和戴笠都下令:所有犯罪的特务都可以戴罪立功。
李丁两人判断情况,知道如果不立功,恐怕又有去坐牢,只得自愿留在上海潜伏。

当时正是用人之际,他们的要求很快被批准。

3个月后国军经过激战退出上海,日军控制上海全境,上海的租界仍然控制在洋人手中。

国军撤退同时,中统和军统留下了大量的特工和谍报网络,军统还留下了上万人的忠义救国军。

同时,日本特务宪兵队特高课也进入上海,进行日本方面的谍报活动,可惜特高课在中国并不是军统中统对手。

所谓强龙不压地头蛇,日本人的凶残手段在上海并没有什么建树。
连语言都不通的日本人虽然狠毒,却很难渗透入中国人的特工组织,更无法对付洋人控制的租界,也无法在上海和占领区建立各种情报网络。

当时军统和中统在上海呈燎原之势,几乎是随心所欲的锄奸,破坏,宣传,制作假币。
军统特工组织几年内刺杀的大汉奸就有数百人之多,小汉奸不计其数。
任何一个汉奸和日本军人,只要不在日本军队中,就很有可能被刺杀,到处一片混乱。
同时大量假币投放到日占区,搞的日军纸币几乎形同废纸,金融系统完全瘫痪。

情况工作上,军统中统大量任务渗透入日伪组织中,日军机密情报大量外泄,有时候命令还没有送到日军一线指挥官手中,戴笠却已经知道了。

这种情况下,李士群和丁默邨的机会就来了。

叛变投敌,创建76号

此时李士群和丁默邨两人奉命先潜伏香港,然后再进入上海,可是李丁两人的心态却发生了变化!
李士群知道身为中统分子,一辈子不可能活着离开中统组织。
而陈氏兄弟已经做出绝对不会重用他的决定,那么他一辈子都只能做中统一个走卒。
如果对于一个普通人,比如能力普通或者没有什么野心的小角色,可能认为这样也不错,可以安安稳稳的过完这一生。
但李士群确实一个既有野心,又有能力的人。他认为自己能力并不亚于陈果夫陈立夫,甚至不比戴笠要差,缺少的只是一个舞台和一个机会而已。

李士群又认为,自己潜伏在上海是极为危险的,随时可能掉脑袋。冒着这么大的危险却没有任何回报,这对于一个忠心爱国的人来说也许没什么,但对于追名逐利,甚至不惜背叛中共的李士群来说,这自然是不可取。

既然当年可以背叛培养了数年之久的中共,现在又为什么不能背叛中统呢。

所以,现在李士群认为,没有任何必要继续为中统卖命!
既然有了这个意图,李士群的背叛就是时间问题,他只是在等待一个机会。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上图是电影《风声》中,吴大队长被电刑的场面,下图是吴大队长(其实就是老枪)被折磨的血肉模糊的样子,其实他也险些丧命。老萨最近看了很多YY的抗战特工电影电视,还有一些小说,真是气不打一处来。大家以为在敌占区的特务很威风吗?其实他们每天如履薄冰,稍有不慎就会被捕,酷刑,枪决。如果是女性特工,往往还会被强奸。陈恭澍是军统头号暗杀头子之一,胆子够大了吧,在日占区始终是高度警惕。在街上走路,遇到警察和日军都是赶快低头走过去,平时尽量隐藏自己,怕被熟人认出来。就连吃饭的时候给小费(当时流行给伙计小费),都害怕伙计喊一声(当时规矩,伙计收到小费要大喊一声感谢),自己会被其他人注意。特工工作完全是刀头上舔血的,说不定下一分钟就没命了。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很快,这个机会就来了。
1938年底,汪精卫叛逃到越南准备投日。在蒋介石的命令下,戴笠派出军统天津站19名特工在暗杀大王陈恭澍的领导下,一路跟踪进入河内。
这些特工不动声色解决了警卫,冲入汪精卫的房间乱枪扫射。床上本来应该是汪精卫夫妇,只是他们的运气很好,临时将房间换给了刚刚到河内的秘书曾仲鸣夫妻两人。
这两人身中数枪,其中曾仲鸣当场毙命,成为汪精卫的替死鬼。

被吓破胆的汪精卫随即逃到上海南京,军统特务随影随行的跟踪,又连续进行几次暗杀。
一次他们乱枪击中了汪精卫的坐车,好在当时汪精卫在另外一辆车上,才侥幸逃过一劫。
虽然这些暗杀都没有成功,也杀的汪精卫心惊肉跳,平时连大门也不敢出。


鉴于日本特务特高课水土不服,根本对付不了军统和中统。甚至当时有个笑话,一个人只要看他腰板直不直,就知道他是不是日本宪兵特务。因为日本宪兵都受过军事训练,走路时候会不自觉的挺直腰板,而一般中国在当年走路都是弯着腰的。
日本宪兵如此无用,看来是靠不住的。
汪精卫急需要一个自己的特工组织,最好是原来中统和军统的叛徒。

因为这些人比较熟悉中统军统的运作,不但能够保护汪精卫,还能够有效对付军统和中统在上海南京的猖獗势头。

此时汪精卫和日本人联手向全国征集人才,这下就是李士群的机会了。
李士群立即同日本在香港的总领事中村丰一的联系上,随后从香港到南京投靠汪精卫。为了怕自己的军衔太低,不给汪重视,他又说服了为中统少将军衔的丁默邨一同投敌。
丁默邨在中统中是个不小的人物,是中统重量级人物之一,能够服众。

由此,在汪精卫和日本人的支持下,李士群和丁默邨两人成立了汪伪政权自己的特务组织。
丁默邨还有些名气,也早已过期了,而李士群在当时则是无名小卒,日本人和汪精卫对他们都不太重视。
日本人每月仅仅给日元三十万作为他们的活动经费,还一次性拨给枪500支、子弹5万发,以及其它军事装备。
而汪伪政权由于刚刚起步,政府的大小汉奸吃饭都困难,一分钱都无法提供给李士群。
于是李士群在上海其他力量上想办法,他先找到青帮实力最强的头子杜月笙要求帮助,谁知道杜月笙是个一心抗日的人,他根本不予理睬。
李士群只好找到他的恩师季云卿。季云卿这个老家伙是非不分,不但将手下一批黑帮喽啰送给李士群做爪牙(其中就有他的司机和贴身保镖吴四宝,后来担任特工总部警卫总队副总队长),给了他们一大笔钱,还将自己一栋房子送给他们做总部。
这所房子也就是后来大名鼎鼎的极斯菲尔路76号(现在的万航渡路435号)
由此汪伪特工总部76号正式成立,他们的全名是:汪伪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特务委员会特工总部。

崭露头角

76号刚出现的时候,军统和中统并没有把他们放在眼里,丝毫没有放松在上海的工作。

军统仅在1939年秋两个月时间中就暗杀了知名名汉奸12名,普通汉奸30多人。
维新政府的外交部长陈篆,被两个刺客大摇大摆的进入家中乱枪打死,连给李士群的师傅,青帮一号头目季云卿也被军统著名特务詹森射杀!

李士群面对如此局面,决定采用所谓的铁腕手段,也就是不顾及任何国际影响,不择手段的对军统,中统和抗日人士进行屠杀。

因为上海租界以外都是日本人控制,所以李士群杀起人来毫不费力。

而在租界相当于列强领土,想要在这里面杀人是很有麻烦的,所以不能明着杀,只能暗杀。可是,就算76号的杀手被租界巡捕抓住,李士群也有办法将他们弄出来。
所以在上海,李士群他们76号组织是立于不败之地的,中统军统则是被动的。

实事求是的说,李士群的确是一个特工大师,他的能力非常强,算是中国特工界最顶尖的人物。

在苏联学到的特工知识和多年在中共,中统的特工经验帮助了李士群,他和丁两人迅速建立了一个类似于军统的特务组织。

这个特务组织是一个高效,精干,但又凶残,恶毒,由一群人渣和败类构成的反人类组织。

由于李士群熟知特工的一切,这个特务组织很快形成了战斗力,他的网络遍布上海和南京。
在组织形成初步的战斗力以后,李士群迫不及待的开始崭露头角。

他首先设计,将杀死季云卿的枪手詹森抓住。
由于詹森本名尹懋萱,是军统著名刺客之一,枪法如神,暗杀对手基本都只用一枪,很少开第二枪。
此次刺杀季云卿的时候,詹森在他众多青帮弟子面前,突然冲出去,打了一枪以后立即逃走。由于詹森动作太快,直到他消失以后,季云卿的弟子们才缓过劲来。而此时季云卿已经被一枪毙命。

抓住詹森以后,李士群认为如果詹森能够投降,不但大大增强自己的实力,也会为76号获得极大的声誉。
于是李士群先是利诱詹森,没想到詹森骨头极硬,他直接的说:老子身是中国人,死是中国鬼,不像你们这群出卖祖宗,卖国求荣的走狗。让我叛国是办不到的,你们要杀就杀,不要再废话了!
无论李士群如何利诱,詹森翻来覆去的就说这一句话。李士群无奈,对詹森施以残酷的刑法。
李志群总结军统中统的经验,在76号推出了4种刑法。按照轻重程度依次是:皮鞭抽,老虎凳,灌辣椒水,电刑。
皮鞭抽是最轻的,但也让正常人绝对无法忍受。他们用的皮鞭,不是我们理解的那种马鞭,而是类似于现在新加坡打鞭用的粗大皮鞭。这种皮鞭一鞭子抽下去,立即皮开肉绽,体力弱的一鞭子就会昏死过去。
而这个皮鞭抽居然还是最轻的。
至于老虎凳,大家都知道,是这段人筋骨用的。如果你够硬,往往最终就是断胳膊断腿,留下终生残疾。
至于灌辣椒水更是厉害,很多人被灌了以后,肺里面都能咳出血来。
电刑就不用说了,再坚强的人被电刑时候,往往都会大小便失禁,痛苦不堪。

没想到,这些大刑对詹森完全无效。他在酷刑下坚强不屈,一句话也没有说过。李士群狂怒之下,下令将已经被打成残废的詹森枪决。

这里也哀悼一下民族英雄詹森,难怪戴笠一再说:我们军统的历史,就是无数同志们的血泪写成的。

虽然没有压服詹森,但能够活捉詹森已经为李士群获得了一些声誉。
詹森死后,戴笠对部下之死极为心疼,他下令立即全面进攻,顿时大批汉奸和日本人命丧上海。
面对军统的暗杀狂波,李士群居然处乱不惊,开始了报复性的大屠杀。

上海租界中有上海中国银行、上海江苏银行等,这些都是国民政府经营的银行,也为国府提供了很大方便。但中日并没有正式宣战,这些银行设在租界中是合法的,受洋人的保护。
李士群为了敲山震虎,居然主动袭击这些合法且没有武装人员的机构。
李士群的特工冲入这几家银行用冲锋枪疯狂扫射,杀死职员以后再抢东西,无辜职员被枪杀高达52人,伤者更多。其中江苏农民银行的职员除一人外,其余11人被76号特务全部射杀,导致5死6重伤,这几家银行基本被摧毁。

这种血腥残忍的屠杀,引起了洋人的愤怒和指责,但也吓倒了一批人。

可是,这还只是开始而已。
1939年11月23日上午,李士群安排特务暗杀了设在上海英租界的江苏高等法院第二分院刑庭庭长郁华。刺杀手无寸铁的郁华,仅仅是他宣布绝不从租界的法庭内撤退,要坚持到抗战胜利的一天。

1939年12月12日,中国职业妇女俱乐部主席,上海女权运动领袖茅丽瑛被李士群派来的特务开枪击中腹部。虽然李经过手术抢救取出子弹,但因为子弹上有剧毒,最终还是不治身亡。刺杀茅丽瑛的原因是因为她多次举办抗日募捐,引起李士群的仇恨。

经过这三起屠杀,一部分倾向抗日的中立人士被吓住了,他们转为真正的中立。
李士群的目的达到了,军统和中统已经失去了一部分的群众支持,这时候可以开始对他们直接进行打击了。
由于李士群在这场游戏中立于不败之地,他对于军统和中统的打击获得成果只是时间问题。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风声其实不算一部很好的小说,不符合历史,逻辑上有很多漏洞,其实就是一个杀人游戏的放大版。但就一部电影来说也不错了。里面的老鬼和老枪都是潜伏者,负责提供情况的。而日本人武田是幕后指挥的,具体事情却都是下图的76号特务处处长王田香干的。这个王处长其实比武田还凶残,他用先后杀死2人,吓得1人自杀,重伤1人。最终王处长的结局也很搞笑,他被自己人杀了,用来背黑锅,走狗的下场都是一样的,就像李士群那样。
戴笠说过:我们这一行跟军人不同,我们和军人做的是同样的事情,都是保卫国家,但他们是有名的英雄,我们是无名的英雄。我们这一行,越是成功,越是不能留下名字。重庆军统总部就一个纪念碑,上面没有人名,就是纪念无名烈士的。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76号的辉煌时期

李士群和丁默邨两人熟知中统军统的一切,远比外表凶残实则无能的日本特高课厉害多了。
在李士群的打击下,中统和军统组织都受到极大的破坏,大量特工被捕被杀,组织也被严重摧毁。

到了1939年年底,李士群经过1年多的部署,终于捉住了军统上海站的站长,也是军统的四大金刚之一的王天木。曾经担任军统天津站首任战长,并且同北平站长陈恭澍联手除掉大汉奸张敬尧的王天木,并不是泛泛的角色。
王天木被捕以后跟詹森完全一样,他连一个字也不说,寻找机会自杀。
由于有詹森的例子在前,狡猾的李士群认为王天木根本不可能叛变,如果单纯杀了他,戴笠会立即更换一个站长,这样成果并不太大,还是要另想办法。
李士群想出一个毒计,他将王天木留在76号最好的客房中住了3个星期,期间除了严格看守以外,一没有刑讯二没有诱降。
到了3周以后,李士群居然下令将王天木放掉了。
王天木大为不解,被释放以后他隐居了一段时间,发现没有人跟踪,再次回到军统的队伍。

但此时的李士群早已在军统内部,散布王天木已经叛变的消息,还拿出了很多看起来非常真实的证据。
消息全部传到戴笠耳中,戴笠认为无论王天木是否叛变,都不能让他再当站长。况且,特务工作,决不能有任何含糊,另可错杀,决不可错放。
戴笠认为王天木必须被处死,以杜绝隐患,他下令给王天木的副手让他立即处决王天木。
此时王天木已经是惊弓之鸟,在发现副手准备暗杀他以后,赶忙逃走。
这时候身在在上海的王天木已经无路可逃,军统中统要杀他,76号和日本人也要杀他,如果他不投靠76号怕是活不过24小时。

于是上海站站长王天木被迫投靠了76号,这样一来,军统在上海的组织自然就垮掉了。作为站长,王天木手上有很多单线联系的特工,别人根本不知道,这些人大多是最重要的关系。王天木一投敌,这些特工就失去跟军统的联系,这些关系也就失去了。

另外,王天木清楚上海站的所有组织关系,他也曾经是天津站的站长。如果他只是单纯被杀还好,一旦涉嫌叛变,无论是否他向敌人交代出组织情报,这些组织也必须立即撤离上海,全部更换了。

于是,上海天津的军统特工组织遭受毁灭性打击,几乎整个换了一遍。

军统因为王天木事变,半年之内没有恢复元气,这让戴笠极为愤怒。他下令给他在上海的军统四大金刚之一,时任上海特二区区长的陈恭澍,让他不惜一切代价制裁李士群。

李士群是老特工出身,专门搞暗杀刺杀别人,想要刺杀他谈何容易。面对李士群严密的防御,曾经杀死过汪精卫,张敬尧,季云卿的著名刺客陈恭澍也无从下手,几次暗杀都失败了。

到了1941年10月30日,连一生计划过200多次暗杀的陈恭澍也被李士群抓住。
陈恭澍在和李士群面谈的时候,直率的表示无话可说,不可能投降。李士群给他提出一个折中的条件,只要他不在抗战结束之前继续为军统服务,他就饶他一命。
而此时戴笠也立即做了部署,他命令一个特工故意被捕,然后设法接近陈恭澍,给他下了密令。
让陈恭澍假意投敌,实则寻找机会渗透入日伪内部,并且寻机刺杀汪精卫和李士群。
同时,戴笠还告诉陈恭澍,他们已经派出唐生明等多名 特工潜伏进入日为组织,会协助他。

陈恭澍服从命令,表面上同意了李士群的主张。他没有出卖军统的任何信息,但想要刺杀李士群和汪精卫也是不可能的,因为李士群非常狡猾,对陈恭澍处处提防。陈恭澍始终无所作为,最后挂着一个汪伪政府特工总部科长的空头衔,到抗战结束。

陈恭澍被捕以后,军统中统看起来似乎在上海站不住脚了,戴笠甚至考虑将上海站所有特工全部撤换,因为连续两个站长被捕,组织已经被彻底破坏了。
除了上海以外,南京站遭到重重创,副站长投敌,而天津站、青岛站等完全被日伪破坏,其人员或投敌,或为日伪杀害。
就在中统军统陷入极大危机中的时候,转机却很快出现了。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上图漂亮的女特务郑苹如,她差一点就要杀了丁默邨。这件事件也在汪伪内部大肆流传。当时的张爱玲从身为汪伪政权汉奸的丈夫胡兰成处听到这个事情,然后加上她自己同胡兰成的经历,在1950年写出了小说《色戒》。色戒其实是对郑苹如的侮辱,也是对革命先烈的侮辱。这些女特务为了完成使命,被迫和敌人周旋,并没有对他们有任何感情。有感情的只是张爱玲而已,她被胡兰成所骗,费劲金钱和心思,最终无以所得。胡兰成在和张爱玲婚姻的同时,还跟两个女人先后姘居。张爱玲是用《色戒》为自己辩解,自然这这无可厚非,但后来有些人大肆宣扬这一点,甚至在电影中大肆表现什么性爱镜头,这就是别有用心了,也难怪汤唯会被封杀。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借刀杀人,干掉李士群
仅仅2个月后,日军偷袭美国珍珠港,随后向美国宣战,汪伪政权领袖汪精卫立即要求加入轴心国参战。
消息传到李士群,丁默邨处,两人都大大的震惊了。
他们并不是普通的老百姓,都跟美国人打过交道,深知日本力量远远不如美国。
现在日本居然擅自同美国作战,那么未来的败局已定,作为日本人的走狗,他们的下场也几乎注定了。
1942年6月,日本海军在中途岛惨败,四艘航母都全部全部击沉。 
日本和中国普通民众自然都不知道这个战役,但搞情报工作的李士群和丁默邨都是知道的。他们大为恐慌,知道日本帝国估计就要垮了,对军统和中统的强硬手段也很快软了下来。

此时蒋介石和戴笠认为汪伪政权内部已经开始内乱,必然有人会倒戈投靠他们,决定开始进行收买。
戴笠仔细分析后,在李士群和丁默邨中首先选择了丁默邨。为什么选择丁默邨呢?因为戴笠知道丁默邨更为狡诈,更有政治头脑,更没有原则,不像李士群那样只会乱杀。
当时戴笠找到丁默邨以后,丁很清楚的知道戴笠找他的意义。
此时日本已经肯定要失败,丁默邨必须给自己找条退路,不然作恶多端的他,估计难逃一死。
根据特务组织的惯例,戴笠是不会同时和丁默邨和李士群两人的合作,只会找其中一个人。
如果丁默邨此时不答应戴笠的要求,戴笠立即会去找李士群,如果李士群答应了,丁默邨将来就死无葬身之地。
犹豫再三,丁默邨表示愿意和戴笠秘密合作。
戴笠立即表示邀请丁默邨做一件事。
丁默邨已经知道戴笠找他是为了什么,但仍然询问是什么事,戴笠回答:杀李士群!

当时谁都知道丁默邨和李士群亲密同穿一条裤子,是10多年的好友,为什么戴笠敢这么要求呢?
这是因为戴笠知道丁默邨跟李士群也有深刻的矛盾。
李士群表面上是76号的副主任,丁默邨才是主任。
其实李士群根本不把丁默邨放在眼里,他刚一站住脚,就排挤走了丁默邨的心腹,也是副主任的唐惠民。
随后,李士群开始暗中对付丁默邨。
丁默邨一大特点就是好色,戴笠曾经投其所好的派出军统女特务郑苹如依靠美色接近丁。
郑苹如是中日混血儿,依靠母亲是日本人的关系,她很快同日伪高层打得火热。
当时的郑苹如刚刚20出头,貌美如花,娇柔无比,把色中饿鬼的丁默邨迷得神魂颠倒。
郑苹如其实早在19岁就加入军统,是个老特务了,此次她伪装成涉世未深的少女,把老特务丁默邨也玩弄于鼓掌了。

而李士群却已经通过叛变的特务知道郑苹如是军统特务,却始终不予拆穿。
等到丁默邨完全上了郑苹如的钩以后,并且郑苹如已经实施了一次暗杀以后,李才向汪精卫和日本人和盘托出。
日伪特务 捉住郑苹如,在她包中搜出一把用来暗杀丁默邨的手枪,这自然是铁证如山了。
郑苹如烈士随后在1940年2月被李士群下令枪杀,殉国时年仅22岁。
一般认为,《色戒》就是根据郑苹如改编的,唯一的区别就是郑苹如对丁默邨没有任何感情,她唯一的目的就是完成任务 ,将丁默邨杀死。

这件事情一出,汪精卫和日本人顿时都对丁默邨都极为不满。
他们认为丁过于好色不能干大事,身为76号特工领袖,居然被一个初出茅庐的女特工搞成这样,实在不能信任。
丁默邨从此大受打击,失去了主子的信任。

之后,表面上76号的负责人是丁默邨,实际权力都在李士群手中。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日本人凶残狠毒,怎么可能让自己养的狗咬自己。下图是被枪决的汉奸,为日本效力的汉奸抗战基本或枪毙或坐牢,基本没好下场。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由此,丁默邨对李士群非常痛恨,只是畏惧李士群心狠手辣,不敢把他怎么样。

在戴笠的要求下,丁默邨表示可以帮忙,但李士群是76号的实际领袖,光靠丁一个人是杀不了他的。
戴笠告诉他,其实汪伪政权二号人物,时任伪财政部长兼任上海市长的周佛海也是军统的人,周可以帮助他。
听到周佛海居然还暗中投靠军统,丁默邨大吃了一惊。不过这样一来,丁默邨代表汪伪政权对付李士群是没有问题的了,下面就看日本人的态度了。
戴笠向周佛海询问日本人会不会保护李士群,周佛海哈哈一笑说:日本仇恨李士群的程度,比仇恨蒋介石还有多得多!

此时日本人对李士群非常仇视,这个仇视的原因也是多方面的,不过根本来说是李士群试图用的权力压制日本人,同日本人争权夺利。

当时李士群除了是76号负责人以外,还是汪伪清乡委员会秘书长、伪江苏省省长。

李士群利用汪伪清乡委员会秘书长、伪江苏省省长的权力,将江苏省看做是他自己的地盘,公然在苏南同日本人抢夺战利品和占领区的利益。

其实当年汪伪政权真正控制的地盘只有江苏,浙江,安徽,湖北各一部分,其中江苏省比较富裕,是汪伪政权和日本人最主要的基地,他们的财政收入和粮食物资基本都来自于该省。

现在李士群居然敢无视日本人的利益,公然出兵和日军抢夺江苏省上缴的军事物资和清乡的战利品,就等于跟日本人在日本人的碗里抢饭吃,凶恶的日本人又如何能够忍受呢!


再说说特工方面,虽然在1942年之前对军统中统颇有成效,却因为想给自己留条后路,也做了一些让日本人不满的事情。
在青帮老大杜月笙的调停下,李士群为了给自己留条后路,也同意放松对军统中通的大规模攻击,双方转为对峙。76号对军统中统打击由此停止下来,长时间没有捉到过一个地方特工。
日本的间谍特高课也不是傻蛋,他们很快得到这个情报,认为李士群是个叛徒。

另外,日本人对李士群手下那群人也极为不满。因为李士群部下都是汉奸,正派人是不愿意做的,只能找一些无赖流氓。李士群手下大部分人都是青帮流氓,还有一些地痞无赖之流。他的行动大队长吴世宝更是青帮里面有名的匪盗头子。
吴世宝由于凶恶好杀被李士群看重,成为行动组的大队长,是李的左右手。李士群对吴世宝非常照顾,对他以76号名义开赌场,妓院,贩卖鸦片都当做看不见。
日本人对流氓吴世宝则有所不满,只是至少没侵犯到他们的利益,也就暂时算了。
不过接下来的两件事,让日本人彻底怒了。
1940年初上海中国化学工业社的大老板兼总经理方液仙被一伙匪徒绑架,方家花费了20万大洋最终只赎回来一具尸体。
方液仙并不是一个小人物,他的家属随即在汪伪控制区大闹了一场,控诉汪伪政权的特务参加绑票,并且拿出很多证据,搞得日本人在国际上非常尴尬。
日本人经过侦查,发现这居然真的是吴世宝干的,方液仙被关押在76号的看守所受到酷刑也是真的。
日本人对吴世宝的无法无天非常不满,没想到吴世宝随后还搞出了更大的事情。

1941年日本政府将一大批抢夺来的黄金,从陆路押运到日本正金银行上海分行。在上海大街上,这辆押运车突然遭到一群匪徒拦截,一车黄金差点就被抢走,只是因为车子突然无法发动,才侥幸没有丢失。
事后日本人经过调查,发现这居然也是吴世宝干的。见吴世宝居然敢对日本政府动手,日本人实在忍无可忍。
他们找到李士群要求严惩吴世宝,李士群对吴百般袒护,不愿意处置。
最终日本人暗中下毒才杀死了吴世宝。
此次事件以后,日本人对李士群非常怀疑,认为吴世宝可能是李士群指使的。

现在李士群一同日本人争权,二在特工上和戴笠勾结,三居然指使部下对日本人动手,这明显是同日本人为敌。

加上新上任的日本间谍头子柴山兼四郎中将,在上海和南京处处遭到李士群的为难,几乎步履维艰, 柴山也认为李士群必须被干掉。

于是在周佛海和丁默邨的爆料下,日本人决定干掉不听话的走狗李士群,丁默邨给予配合。
但李士群是个出色的特工头子,想干掉他并没有那么容易。

日本华中宪兵司令部特科科长冈村少佐几次对李士群下手,都没有成功。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特务哪有电影上那么嚣张,其实特务平时都和普通人一样,甚至比普通人还普通。军统招收特务一个最基本的要求就是,不能有明显的特征。因为一旦特务被敌人识别出来 ,离死就不远了。而且特务的刺杀其实也没那么夸张,绝大部分时候没有枪战,几个特务突然冲上去,以枪决手段击毙目标,然后立即撤退。如果一旦发生枪战,就说明行动策划的有问题。一般特务行刺只是用易于隐藏的手枪,所以无法和日伪军警正面对射。其实女特务并不是郑苹如一个人,上海大名鼎鼎的四大才女关露,也和日伪高层,尤其是李士群关系非常好。关露是中共特工,由潘汉年派到上海的。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鉴于暗杀似乎没用,看来只好直接由长冈村少佐来做了。
1943年9月6日晚,李士群接到冈村少佐的邀请,在上海百老汇大厦冈村家里为他设宴。
丁默邨和周佛海派出周的心腹,时任伪上海市保安处处长熊剑东作陪,实则帮助日本人杀掉李士群。
李经过几次被暗杀以后,对日本人已经有了警惕,只是他毕竟是日本人的狗腿子,不能公然得罪日本人,还是去了。

此次是个家庭宴会,人数很少,只有熊剑东,李士群,冈村少佐本人,以及李士群的好友,时任伪调查统计部的次长夏仲明。
席间李士群对冈村少佐相当警惕,他只是偶尔动一动别人刚刚拣过的菜,连水都不喝。
可惜,此次冈村少佐已经部下了天罗地网,李士群是在劫难逃了。

最后,冈村夫人端上了最后一道菜,是一碟牛肉饼。冈村介绍说这是他夫人最拿手的菜肴,今天李部长来了,特地做了这道菜,请李士群赏光尝一尝。
由于牛肉饼只有一碟,李士群顿时大感怀疑,说自己已经吃饱了,一动都不动。

就在这时,冈村夫人又用盘子托出3碟牛肉饼,冈村解释说:我们日本人的习惯,以单数为敬。今天席上有4人,所以分成1,3两次拿出来,以示对客人的尊重之意。在日本,送礼也是以单数为敬,你送他一件,他非常高兴。要是多送一件,他反而不高兴了。
李知道日本人送礼讲单数的习俗,经冈村这么一解释,他也就不再怀疑了。
此时熊剑东也跟着冈村忽悠李士群,并且随手拿起牛肉饼就吃,以表示饼绝对没有问题。
随后,熊剑东还对李士群说:李部长,这个饼的味道真的很不错,如果你不愿意吃,我就代劳了。
冈村立即装作生意的样子看着李士群!
李士群知道日本人最终礼帽,如果自己不吃这个饼,就等于跟冈村结仇。
他看到其他3人把面前的牛肉饼都吃得精光,熊剑东又主动要吃他的饼,也就完全放心了。
李士群也吃了三分之一,随后告辞回家了。

吃完以后倒也没有什么不适,李士群也就没有再多想。
回到住处刚刚2天时间,李却突然发病。
他剧烈的上吐下泻,形同得了霍乱。他的老婆叶吉卿大惊失色,赶忙找来各种名医。这些医生看了以后,认为李士群可能是得了霍乱。但所有的药物对李士群都完全没用,李士群的症状是每一个小时剧烈一倍。开始呕吐短短10小时后,医生发现李士群全身皮肤已经急剧收缩,连注射器的针头都扎不进去了。
到了第三天,李士群已经无法坐起来,只能躺着呕吐腹泻,体重急剧减少,样子极为吓人。

其实,李士群是中了日本人下的毒。

在李士群的牛肉饼中,有日本731部队利用活人试验研究出来的细菌武器阿米巴菌。
阿米巴菌是用患霍乱的老鼠的屎液培育出来的一种病菌,人只要吃进这种细菌,它就能以每分钟11倍的速度,在人体内繁殖。在繁殖期内没有任何症状,等 36小时以后繁殖达到饱和点,便会突然爆发,上吐下泻,症状如同霍乱。
到了这时,除了日本人的特效解药以外,就无法挽救了。
细菌在人体内起破坏白血球的作用,使人体内的水分通过 吐泻,排泄殆尽,所以人死后,尸体会缩小得如同猴子一般大小。
在当时,这种细菌武器只有日本人有,这在日本是高度机密,但李士群曾经听说过。
李士群在死前痛苦不堪,一度想开枪自杀,也就出现了本文开始的一幕。
在被下毒后的短短3天内,也就是1943年9月11日,李士群死在家中。死时全身体液排空,真的仅有猴子那么大,死状极为恐怖,这也许也是对他的报应。

李士群死后,他的妻子叶吉卿大肆制造舆论,说是日本人害死了李士群。但日本人岂是好惹的,他们带着一群宪兵冲入李士群家,将叶吉卿和他的朋友储麟荪抓住,说是因为他们两人通奸才害死了李士群。叶吉卿大哭大闹,说日本人造谣。
日本人说,如果你们再闹,马上把你们当做杀人犯抓起来,如果你们愿意在承认李士群是病死的结论报告上签字,我们就算了。
叶吉卿被迫最终签字,李士群死后,汪伪76号基本处于停滞状态,他的辉煌时期也就彻底结束了。

抗战结束后,叶吉卿因为没有正式加入76号组织,平时顶多帮助丈夫说服一些被捕的特工投降而已,作恶不深,被上海高等法院判处5年徒刑。
1949年初由国民党政府开释,后旅居香港。

附注:

至于丁默邨,陈立夫及军统高层戴笠均曾保证丁默邨的生命安全。后来丁在狱中生病、保外就医。根据陈立夫的回忆,丁在其间顺道游览玄武湖,被中央社记者认出,遂采写报道《丁默邨逍遥玄武湖》一篇登于报纸。这一报道被蒋中正看到,蒋极生气,说“生病怎还能游玄武湖呢?应予枪毙!”丁遂在1947年7月5日遭枪毙,时年46岁。丁默邨被法庭宣布死刑,立即执行时,吓得全身瘫软,无法走动,是被卫兵驾着走出去的。

  这个李士群可把从不失手的潘汉年害惨了。  /无内容 - dds 12/03/12 (254)
笔名(必选项): 密码(必选项):
标题(必选项):
内容(必选项):
    
 
Jobs. Contact us. Privacy Policy. Copyright (C) 1998-2013. CyberMedi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