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世界商讯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首页 |
 
版主:bob
 
别的论坛点击超2万的帖子奇文:下一任:潘君 权佛 宋豫人的秘密 盘古庙
送交者:  2019年07月09日15:31:37 于 [世界时事论坛] 发送悄悄话

海外论坛2万人看过这篇文章!16年前,中岳嵩山山顶最高峰盘古庙的王道长说我是盘古再来!此信陈某某陆某某皆是化名,知道我是谁的自然知道。

盘古清源爱恨词

 

盘古出世做劫灯,看似造爱度此生,众人面前开劫圣,其实背后恨魔魂。

莫道情佛是爱神,挫骨扬灰把夫蒸,亲朋好友将庆烹,吃完园肉骨不剩。

情耻性耻逼庆吞,赛过千刀万剐狠,谁识爱恨连理绳,知恨如爱一般真。

清源证果佛位登,家家淫事我知根,千窗难挡阳神升,万家裸体佛眼睁。

日日看你夫妻身,淫你妻子牧众生,性佛附体戏性根,淫的你俩腿乱蹬。

千屌性佛夜半伸,万家淫根通佛根,虚空为体万屌横,万家人妻万屄喷。

万世淫人风流神,天天享此极乐灯,若有若无你莫混,似无似有你莫撑。

十六春秋阳龙捆,七佛逼命将我困,身心苦似血肉蒸,今将镇劫变乾坤。

为爱才将佛愿审,何得恨血苦海深,今淫万户玩性荤,众生辨时假亦真。

性佛这般惹佛尘,众佛皆懂让亦争,陈因贱脸怄一生,旷古毒耻吾必申。

莲命保吻佛净身,耻噬庆魄万刃针,园命九死九回身,陆哭无声痛伊魂。

苍生命将我心啃,仇怨了断在今生,恨海本空愿为根,何如一爱佛永灯。

 

 

你好:

我叫陈清源,16年前,中岳嵩山山顶最高峰盘古庙的王道长说我是盘古再来。从此我深受情苦性苦。各位亲戚朋友同学好,多少年没见面了,莫名其妙给你们发这封信,望多多原谅,师傅逼着我要我给你们每个人都发信,我海外中文论坛也发了,2万多人都看过这封信了,国内论坛不给发,师傅逼,没办法。朋友一场,扒扒我的皮玩玩!我陈清源16年来极其性变态,吃顶级淫妻欲—破处耻!或能博你们一笑,呵呵。假是假的,却是比真的还要苦,全世界最苦的苦了。我老婆16年来基本上天天都要给你们点假破处落红!师傅说来生净土我屌破你们家真老婆半个处女,是你们佛愿里可怜我同意的。对不住了,先抱歉,也先谢过了!看看我怎么给你们逼到绝路,是什么样的苦,让我把恨刻到魂里,写在毒诗里的。下面附件是我16年来完整情况,附件文档可下载。写的信口味很重,不过有劳你务必读完。

      2001年以前我和普通人一样读书上大学工作。2001年8月我在网上逛,碰到一个叫宋豫人的修道的网友办的论坛,上面的几个网友都对诗说话。我看到老宋的一篇诗文暗示我是尧帝再来。于是回诗文给他。他要我到河南去玩。我带了一瓶茅台,坐火车到河南平顶山去找他。他热情的接待了我,还开着车陪我在河南游玩了3天。最后一天带我和几个朋友一起登中岳嵩山。爬到半山腰,碰到了山顶盘古庙的主持王道长,说说笑笑晚上擦边太阳落山到山顶。我极其诚信的拜了拜盘古,王道长老婆说我一定灵验。吃完带上山的晚餐,到了晚上点着蜡烛我和老宋和王道长聊天。聊着聊着,王道长说我来灵验了,说老宋有大智,我有天意。王道长在河南很有名,五岳之尊的中岳嵩山山顶的盘古庙主持位置,岂是一般人能坐的上的。王道长很年轻的时候头脑里就有神人说话,他就按着说话的人说的给人算命,很多大官和老板都找他算命,一算一个准,都很灵。说完我和老宋,王道长问我和老宋有什么高见。老宋说他会出阳神,是师傅传的功法。家里还有一套八卦棋,推天演地非常灵验。老宋还说汉人现在又在复兴的前沿。我就说汉人现在的状态缺阳气,即使把美国人压下去,以后也压不住非洲人的崛起,非洲人的阳气比美国人还重。我还和他们说了我解的唐代袁天罡、李淳风的千古第一预言书《推背图》的56像,其像为以后非洲人利用基因工程改人的基因,引发全世界大战,中国人有个小男孩也改基因,以毒攻毒,改基因出龙,克下去非洲人的鬼兵。又说这场仗打过了劫就收不了。聊到半夜睡觉。老宋传了我采阳气的功法,回家后上论坛写诗文“道传无相心或安”我有个网名叫无相。老宋说我“相兄大智终有用,纵横神州出奇方”还有一句“明日起时一点红”后来应验。

从河南回家后老宋论坛上的另一个网友老吴在QQ上找我,并带我到一个叫士柏网的时政论坛上玩,老宋也在那论坛上玩。有一天士柏网的一个网友发了2篇潘君的新出的诗集里面的诗文,我在网上看到这2首诗文时,突然觉得潘君在骂我,说我未来的老婆在和别人上床,骂我是王八,好好的这样,2首诗文骂的出奇的毒,我给骂的出奇的怄,大哭两场,莫名其妙。这时候还在老宋的论坛上认识了一个叫薛非的网友。在潘君骂过我以后,我在家只要和老吴在网上聊天,头脑里开始有人说话,和别的任何网友都没这现象。我就打电话给老宋问这是怎么个情况,老宋说是有修佛的人捣鬼。过了几天老宋在士柏网上给潘君留诗文要潘调我到北京,老宋说“古道临江汉飞扬”,“中土自有大风在,何苦大漠累估酒。”“风气西枝倒,云飘助红袍”(我还有2个网名,一个有风字,一个有云字)。潘没同意。不久潘君就因为诗集中明显信佛给胡调离要职。到了2001年9月29号,头脑里说话的吓唬我,说出龙我就要下地狱,等等,导致我在家失控,家里人把我当神经病第一次进了精神病医院,进院7天,在医院里医生看看也没什么事,7天后也就出院了。出院后我打老宋电话说我进了神经病医院。老宋说,你不要担心,你是汉人的宝,安心等,说是修佛的人干扰我出山,要我等,写诗给我要我“退后三步重过崖”“无相佛道齐上身”。

 2001年国庆后从神经病医院出来以后正常上班,一直没什么意外的事。到了2003年4月我办了个网站,几个月下来收入还不错。这时候好久没联系的老吴又在网上找我,聊天知道,老吴修佛修道好多年,还开过气功诊所给人治过病,会组场布气。这时候只要和老吴聊天又隐隐的头脑里有人说话,但是我不像2001 年那样害怕了。到了2003年10月2号我在家批学生作业,头脑里正式有人说话。此后,说我不但是老宋说的尧帝再来还是盘古再来,是双重身份。过了几天晚上我躺在床上,忽然觉得我在一个很大的鸡蛋壳里,鸡蛋壳慢慢变大,就一会功夫。说话的人说现在你相信自己是盘古了吧。    

老宋只说我是尧帝再来,不知道我还是盘古再来的双重身份,我告诉他后,在老宋论坛上留了诗文,要老宋带着诗文和薛非到找王道长到嵩山顶拜盘古,老宋乖乖的和王道长、薛非约好在盘古庙见面,拜过盘古后,在山顶打电话给我,问我有什么吩咐,我要他们等我成佛后再说。我要是神经病,老宋、薛非、王道长听神经病的岂不都是神经病。此后,老宋在网上搞汉基会,搞复兴汉族活动,在网上颇具影响。他还把好多兴汉的朋友,包括马来西亚、新加坡的汉基会的朋友,经常往嵩山顶的盘古庙带,拜盘古。

到了2003年11月,我的高中同学小聂给我介绍了她老婆的同事陆雨帘和我谈恋爱。第一次见面后看了还满意。回家的路上说话的就说,小陆是我永远的老婆要我好好待她。谈了半年,也没多深的感情。到了2004年五一前,小陆提出分手。我怎么好求歹求不分手都没用。期间我无意中提了我到神经病医院看过病,小陆正好有同学在神经病医院,她到神经病医院查到了我2001年住院7天的记录。她再提分手我真的没辙,神经病谁愿意当老公啊。期间我在网上办网站和老吴保持联系,2004年6、7月间他总是不承认他在我头脑里说话。期间我不断的和小陆家哥哥父亲要求再见小陆一面,我指望老吴到芜湖来为我带个神通,来为我和小陆续缘,结果老吴来了,还是和我打哈哈。到了7、8月份见了小陆一家,我也没什么神通,见了小陆和他家一家后就真的分手了。头脑里说话的就要我等,这一等16年到今天。

在我和小陆分手前几天晚上,我送小陆回宿舍后,打车到家,开电脑弄网站,电脑一开开,跳出个全智贤的图片,全智贤突然好像变成了小陆,对我喊:我就爱薛非,我听了疼的哎吆一声,眼泪就流下来了。此后,天天看电脑里女的就像是小陆,男的就像薛非,天天两人就像在我眼前亲热调情做爱一样。到后来眼前到处都是小陆和很多亲戚朋友上床的影子。后来听歌曲,也是像小陆和薛非和其他人在一起唱情歌调情。一开始看着听着我都怄的哭,闷的想死。几年后说话的说,这两样一个叫性耻一个叫情耻。到了净土,都吃这个,有真有假。后来还说我看到相是自己法身显像。即禅宗里说的“青青翠竹皆是法身,郁郁黄花无非般若。”

2005年5月的时候,我到街上有事,在路口那么巧,正好碰到小陆和新男朋友手牵着手迎头碰到。回家后气的哭,有老婆不能见,眼睁睁的看着她和别的男人谈恋爱没劲撑。到了2005年年中,头脑里说话的老吴天天说小陆现在怎么怎么和男朋友上床,我又气又急,气的在家哭。2005年6、7月左右有天我在步行街逛,突然看到一片红色,变成小陆给别的男人点第一次落红,我气的头直甩,此后,我眼前到处的红色都是小陆给你们这些所有的亲戚朋友同学点第一次落红!知道我为什么给你们发信了吧!

2005年的9月底的一个晚上,头脑里说话的说小陆要和别人结婚了,要我到马路上给人磕头,磕了头小陆就不结婚,那天晚上我真急的到马路上给人磕头,喝阴沟里的水,掐死一条人家的小狗子。闹腾了2、3个小时。第二天一早家人就把我送到神经病医院,这是第二次送我进神经病医院。我真气的哭,就我自己知道是老吴捣鬼。知道又要等小陆一年。在神经病医院里,常常偷偷的哭。晚上趴在大厅的窗子里,看外面万家灯火流眼泪,自己不是神经病给活活的逼死的在医院。有次气的和人打架,给护士长打电休克。在医院里我一天到晚就骗医生说我头脑里没幻听了,其实老吴照样说话,还教我怎么骗医生。挨了2个月整出院了。出院后,在家天天老吴说话说小陆怎么怎么恨我,怎么怎么现在和别人上床,不断的骗我,要不就是说肉身不和别人上床,要不就是说法身和别人上床。我在家怄气发火没法上班。头脑里的老吴后来说你10多年要吃人家几辈子苦,不早给你带个神经病的帽子,你还上的了班。2005年底出院后再也没有上班。天天怄气,闷气。根本没法上班,头脑里说话的说,说天上下来时早定好的进神经病医院装神经病。

2007年底到2008年怄的最厉害,大概2-3个月,基本上是天天怄的在家嚎叫,心里闷的气攻的闷极其难过。家里人以为我神经病又发了。2008年2月底又给家人第三次找医生把我送到神经病医院,这回我老老实实的在里面混,又是2个月,我骗医生说没幻听了,混出院。我在医院里说话的骗我说小陆早就和别人上过床了。我气头上把我这当时35岁的老男人的初吻给了神经病医院里的一个丑男人病友,此后出院后气头上又给了半个小姐。到了2008年6、7月,我初吻罚掉以后,头脑里的老吴说小陆到现在还保着初吻在,碰都不给人碰。还说人家家家女的要破半个处,你还想老婆保初吻,没直接诱你把你初吻给小姐就不错了,小陆保初吻保到40岁,你说她还不活气死。我其实开知也挺早了,上初二就和别的班的女孩有苗头,我们那年代很少的。我眼光比较高,后来又考研等等,我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就鬼使神差到35还留这初吻。老吴说就是故意让我留这初吻到35给丑男人的。这样的吻我和我老婆要个屁。我开始还不信,后来反复说,我从此才信。

到了2011年,说话的老吴要我给小陆写信说我等她7年了,告诉她我知道她现在等真正的爱情还保着初吻,还说小陆保初吻从来没和任何人说过,只要你写信点她保初吻,她就会等我。于是我就开始写信给小陆告诉她我这些年的情况,基本上每年2-3封信。老吴年年骗我说要成佛了,骗我见小陆时候到了,我是年年到了五一,十一就急的哭,老吴年年骗我,我就年年给小陆写信,说什么什么时候成佛来见你,你一定要保着初吻。就等于老吴骗我,我就当真去骗小陆。我也没那么傻,不会听老吴头脑里说保吻就等,我每次发信前,我都打电话到她们单位套话,单位人说小陆还没结婚,我才发信。到2019年五一,我信写了9年了,都30多封信了,小陆现在都39虚40了,我今年电话套话确认她还没结婚。我等小陆头尾16年了,小陆也可能是等我头尾9年了。大家帮我想想,小陆有可能还在等我吗,我还要套着神经病的帽子等多久啊,还等的下去吗。

慢慢的头脑里的老吴说,我是盘古,开劫造爱造家。说我愿意替小陆吃成佛路上的所有的苦,要小陆造爱。要家就要爱,要爱就要性,否则夫妻间不算真真的拥有。小陆要造爱,她就不能受苦,必须我替她吃爱的苦情的苦,我又要造性,所以必须吃拿性苦逼情爱的苦,这苦是世上最苦的苦。又说世上的男人和女人都分佛根是真男人和真女人,凡是和两个男人上过床的都是佛身是真男人。到了净土,真男人可以和真男人变的女的间玩玩性,真女人和真女人显男身玩玩情。因为小陆是真女人,不能和我在地上真吃耻,我又要吃耻补一口先天气,所以只能靠老吴逼我看相搞假的,执成像真的一样去吃耻。我只有看眼前的像、电脑里的图片、视频执成小陆和别人好像真的一样看,以假代真。10几年后以后我吃假耻会搞到网上去。所以小陆必须保初吻,凑合着保脸皮,否则人家会说我家搞真的。

16年来年来小陆天天在我头脑里说我今天又和别人上床了,你有本事来找我啊。天天讲:你愿熬就熬,不熬要你死,你不要以为我是你老婆,我还是薛非这些人的情人,陈清源你就是狗命要爱自私活该,爱就是把我榨干,吃耻去。天天说:我陆雨帘就要通奸,说我就是王八命。电视里、视频里、音乐中到处是小陆和别人调情日屄的影子,无处不在。天天一边骂我作践我,我天天要喷。我一看见红色和塑料袋就骂娘。这个婊子要等着下地狱,就这样对我16年。狗都不吃老公肉,小陆天天吃。她是情魔,天子第一号的女魔头。和婊子一模一样的报,当婊子还要立牌坊,冒充保初吻,糊弄人家以为你多纯,我懒得要,她自己保你自己脸皮。就这样对我16年。狗都不吃老公肉,小陆相当于天天吃。天天撩的我气的心里攻气,闷的难过死。头尾16年了,天天自己一边和别人谈恋爱,一边拿刀子捅老子心捅着玩。记得离了我你没佛果。最厉害的一次闷得一边在床上打滚,一边逼着我说:我同意你当别的男人的情人。家就那回事,家只一念间。我眼前看的搞到最后拿尿、屎、脚丫、痰、狗、死人往假屄里捣,拿破处的血供别人屌。既是小陆逼的,也是潘君他们三家六个男的逼的,这辈子他们三家女的都显男身,克老子一辈子。狗日的潘君就喜欢拿老婆破处血供屌玩,他这辈子过不了这一关,要我家女的陪他家假的供一次,他家就能过关。王老师要搞屎也过不了关,要老子家女的陪他家假的搞搞垢。老子再到天上不破他们三家真女的处女,老子就索性当魔王出龙把他们六个吃了,一起下地狱。现在再出龙是佛龙,呵呵。     

我要爱就要替你小陆熬,成佛了我还要爱她,谁替我熬呢。真是全天下最毒的情婊子性婊子报,要我家夫妻抗,比潘金莲还毒100倍。是情魔、情鬼、情妖、情狗。师傅说要是没有小陆和我开劫前互相发的愿护这苦。这婊子还不碎尸万段,遭天打雷劈。假屄捣烂了10万次,比娼狗屄还贱。还有很奇怪的理论:小陆不杀我不挖我心,我没人爱就要死,呵呵。什么是情佛,要老公替她熬成佛路上所有的苦,要老公替她挣宇宙第一的佛果,要替她找情人,和情人联手杀老公2000刀才爱老公,这就是情佛,骂她娼狗都脏我嘴。记得童话里渔夫和金鱼的故事么,陆雨帘就是童话里那个不要脸的老太婆。我就问你小陆我在替你吃苦时候你在哪里在干什么,20年浪漫的恋爱谈着。记住每个人的命都在自己手里。成佛了没屌用了,爱我了。陆雨帘只肯爱我,不肯和我换吃我的2倍苦,你们说她爱不爱我。家到散了才有家,爱到恨了才有爱。老吴也说小陆这样对我,实在是没办法,爱很难很难,都40岁了还一天到晚保着初吻等我来,还要她怎样呢,她是有苦哭不出。

 

说我的这些不要脸的事有的人觉得没意思,就再说点国事、佛事,打打岔吧。

 

满世界也就那几个修佛修道的朋友信我是盘古吧,盘古、上帝、安拉的帽子往自己头上套,亿分之一的可能性都没有啊,谁听谁不说我是神经病。那么大的宇宙是我陈清源造的么。念念佛吧,宇宙也没那么大,这是长短增减佛王道长的本事。修道修佛到了练神还虚,虚空粉碎时,无上无下无左无右,山河大地如在掌中。修道有成的人一个也不敢说,道书里不是动不动说:时候没到天机不可泄露。现在时候到了,劫到拐点了,盘古和玉皇大帝权佛八个立劫的佛祖道祖宗都下来变劫了。我们这八个佛祖道祖皮扒在这里了。我把佛道这些家压箱子底的货都全部抖搂出来了,就这些个天机不可泄露。神通就那么回事,有禅师不是说,神通无非运水砍柴一样。

老宋给我过一个远古时的甲骨文诗文,中间有残缺,他要我补字补补看。我知道性耻后,补齐了:弃德圆道安天下,性女情男定坤乾。网上有一小批人男人喜欢看老婆和别人上床,网上叫淫妻欲,在佛就叫性耻。上上辈子那些当大官大老板娶几个老婆的人,这辈子都要吃淫妻欲,看老婆和别人上床开心。那些当大官大老板的上上辈子娶了几个老婆,就有人娶不到老婆。积累在天地间的报应这辈子就会自动逼报。就像佛经所说的淫人妻女,妻女必被人淫。那些大官和老板上辈子还要受气受过精神上的苦,这辈子才吃到耻的快活。国家10几年后我要护国要变男女性德,潘君变法护变德。古书云:失道而后德,失德尔后仁。下士闻道大笑,不笑不足以为道(老婆和人家上床还快活好笑吧)。修道要返璞归真,上德不德。古时候的性德和性法对女人不公平,女人的性给男权压抑的非常厉害,现在要解放了,这是人理。按佛理,古时候那些男人的老婆只有一个是真女人真老婆,其他老婆都是真男显女身。现在的这些和人乱上床的女人都是真男人显女身,没事,古时候他们修女德,现在解放了。

推背图56象:谶曰:飞者非鸟,潜者非鱼,战不在兵,造化游戏。颂曰 :海疆万里尽云烟 ,上迄云霄下及泉,金母木公工幻弄,干戈未接祸连天。此56象是非洲人改人和动物的基因(非鸟非鱼,造化游戏。)逼着汉人也改基因出龙救。那个改基因出龙的小男孩就是小陆,我就是那条龙,本来是要吃潘君非洲鬼兵王的,结果这辈子给小陆帮着潘君薛非吃了我的半条龙肉,小陆怕鬼兵吃她。龙一出全部下地狱,这辈子一起救掉了。推背图也就废了,本来也是袁天罡和李淳风瞎推。但是我的那条龙会在时间的长河里永生。

我在网上看气,中国人把全部的阳气都压上台了,搞科研就是动脑子劳心伤神榨阳气,道经里说:勿伤吾神,勿摇汝精。再过10几年中国人科技是搞上来了,国家也繁荣富强了,但男的阳气也榨干了。国运最强时就是最弱时。男足看看吧,我和老宋就笑中国男人从皇帝到地主都日了那么多老婆姨太太,阳气都用光了,这辈子都虚的要死,还想赢足球,我从来不看中国足球。就现在的中国人的健康报告看看去,能看的下去么。女的在体育项目上好像还不错吧,都是上辈子忍性的那些小老婆姨太太在替中国人挣脸,该快到她们快活了。几千年的男权男性纵欲娶多个老婆,期间很多少数民族入侵,不断的补阳气。到了算总账的时候了,变德补气,再玩女人玩下去,国亡劫破,该女人解放了。老宋现在也不管汉基会了,到一个电都不通的庙里打坐去了,他知道汉人要克美国人了,等我想法子给汉人补阳气。

这辈子我和小陆潘君等人从天上下来就是为了变男女情性的德,潘君变法护。10几年后,我会带一批大老板、演艺圈的菩萨罗汉上网扒自己的脸皮,说自己在家玩耻,护着一国男人吃男老婆耻补阳气,吃耻是变体内气机变了,道书里说性住气自回,中国男人就这样补一口先天气,相当于大还丹。这样等阳气非常旺的非洲人崛起(阳气越弱的国家越容易开化,一开化就耗阳气),中国人补了阳气后才克的住非洲人,补不上来阳气的中国人会等非洲人崛起时,全部被非洲人活吃人肉死光光,比日本人杀中国人惨不知多少倍了,劫要破,有人要下地狱。老宋推了一辈子八卦,一辈子不知道淫妻欲这个事,变不出这个卦,总以为劫要破,有鬼兵最后要吃他,着急大半辈子。潘君、老宋、老吴的真老公我的同事王老师都要陪我命,陪我吃耻还有到净土赔我别的性报,算是很有情份的了。

不要以为佛祖菩萨都是供养在庙里的高大上,任何佛祖都有反的一面,佛法不离世间觉,一切烦恼皆是菩提,岂是白说的。我是性佛反的就是吃性耻(假性耻只玩假人化身),小陆情佛有情耻,潘君权佛,反的一面必须喜欢给别人磕头,用权逼挨打快活(类似地下的受虐狂,到天上一点也不疼,挨打还快活,天上人没疼痛神经)。老吴美佛净佛,喜欢反美(不是丑但是也不是美)喜欢搞假脏(假脏只有脏心没有真脏),薛非财佛正的喜欢当大老板,反的假要饭,有点和欧美的搞艺术的要饭象)老宋喜欢受人尊敬,就喜欢给人唾骂(假骂和小青年谈恋爱打情骂俏类似),这些反面的都要在地上吃过反的苦才能到天上变成反面的快活。佛经说一切烦恼皆是菩提,一切烦恼都能变成快乐,这才是佛。只不过有真有假。我们这批佛祖菩萨大道比如来佛那些供在庙里的佛祖要伟大的多。佛祖其实都与众生平等无二,只不过早点吃完了自己的苦,我们这些上网扒皮的菩萨佛祖都要怄死个性耻情耻,也都要减些自己老婆的性报,不然没人愿意受这罪还要扒脸皮。除了性耻还有情耻,看老婆老公和别的人恋爱开心。我就吃的硬的毒情耻加硬毒性耻。一般的那些网上吃性耻的男人和老婆都感情好,老婆情护着吃性耻,而我不但要吃性耻的苦,还要代小陆吃情耻的的苦,两者累加的苦,非常非常毒,活活毒死。最大的劫的劫主,最苦的劫苦,一般的佛祖都扛不下来,多少家来护我抗我的报。人人苦吃够了都能成佛,没什么大不了的。佛都是这样,不要以为庙里供的佛了不起,都一样一裤裆反的乐子。净土宗为了渡人方便把佛祖塑金身要人供养,禅宗就说佛与众生平等,人人苦吃够了都能成佛。佛祖也就像一泡屎那样没什么大不了。你看看我们这些佛祖菩萨有什么大不了。我写的是不是像个神经病变态鬼胡说八道吧,呵呵。

你们从来没想过为什么我们生下来就有家,有夫妻父母亲戚朋友的爱,认为是很自然的事。其实是因为我们本劫人都发愿要爱要家,一个护一个挣来的。我和小陆愿在所有佛的世界也是最大的,万千佛净土里佛果也最好。我要吃2.6倍的成佛苦,小陆要万世万代保着爱,永永远远保着爱根,不难也难,还要我万世万代爱她,她才保的住。我俩发完愿,潘、飞、宋、王、吴、驷他们六个跟着发大愿,我们八个佛发完愿,立了劫根,才有很多人跟,才开的了这个爱劫。每个人造出来以后都是要想自己做什么佛,就发什么愿,就到劫里去吃什么样的苦。到净土玩正面的——日屄全身24小时高潮不断,还不止一个屄日。玩情——顶级浪漫,一个媚眼就骨头酥。玩顶级美女——看看就美到高潮。玩反面的吃耻、玩性虐待、吃假屎等等,知道为什么净土叫极乐世界了吧,都是24小时各种高潮不断,就靠地下吃反的苦挣来的,一切烦恼都成了菩提快乐了。各位看官不要气哦,这可是最大的劫所成的最快活的净土。最后的共产主义就这样。你看看日本那些重胃口的看着吐吧,看那些性虐待怕吧,都是在练功,佛法不离世间觉。在地下越是怄越苦到天上越是快活,佛果不可说,不要总执着以为要吃屎要卖老婆了,净土和地下完全不一样。佛经里从来没说过劫是怎么来的,现在知道了吧。赶紧找苦去吃吧,呵呵。我们八个佛不但是本劫的最大的佛,在全佛的世界最大的八个佛了,合阴阳,合八卦。看看吧,我们这八个佛祖也就这样,牛屄都吹破了。

佛经里什么,如来佛诞生时,地涌金莲,天上天下唯我独尊。独尊个屁,一天到晚供在庙里骗,还不是苦吃够了皮扒干了装屄,多结点佛缘罢了,到天上如来佛不靠这些他度的人护他佛果,他屁都不是。在我们八个立劫的佛面前,如来佛也不过是个小跟班,逼的中国人吃耻,狗日的如来克了老子三个月请唏,如来佛他老婆还不破半个处的货,呵呵。我这辈子敢不屁颠屁颠的和我老婆从天上下来护劫么,敢说半个不字,我老婆就会给人家破处破死。佛祖就哄着那些报尽的人早点上天。薛非财佛土地神,古时候当过非常非常有钱的大商人,最后赌博破产倾家荡产,流落街头要饭,冻死在街头,收尸的都没有。我这辈子毒破处耻加毒情耻没哪个佛祖敢熬,小陆还不等我等的跳楼。老吴的老公王老师等着吃一泡最臭的屎,他老婆老吴是美丑净垢佛,也吃过屎,王老师吃完屎了,他就挣到最净,以后就玩假垢,有垢心没真脏,他不吃这泡屎,就和他老婆佛果不通,他老婆就剩半个老婆了。当一辈子皇帝要要一辈子饭,中国历史上的那几百个皇帝都要要饭要一辈子,还要一辈子怄气怄死的想死要处女要不到,这辈子又要还等着急吼吼的吃破处耻。现在那些要处女的男人们,就别怄气了,你们一准上辈子娶了好几个老婆,破了好多处。你以为那些中彩票的几百万几千万是运气啊,你怎么没那运气。老天爷对谁都一样公平,那是他们上辈子吃苦挨刀子挨枪子生大病吃的苦修报修来的。有些人喜欢到庙里求佛祖,其实佛祖根本就不会帮你减一点成佛路上的苦,你的苦是你要成什么佛,自己发愿做什么佛必须要吃得苦,佛祖哪里敢给你减啊。你求佛祖,佛祖就是帮你在关键的时候掉个报,有的等以后吃别的苦,有的是报尽了佛祖帮忙要你念念咒上天去。我们这些个佛祖道祖和每个平头老百姓一样熬过来的,成佛了见你们,你们都是祖宗。修道修佛有成的人看起来都很平易近人,狗屁,都怕你们啊,你们都是以后的佛大爷。看看我们这些个佛祖还不都是可怜虫过来的。

印度传来的佛教度了很多中国人我也觉得不错。把那些报尽的人中国阳头都度上天了,剩下的人都是缺报缺阳气的,所以阳气壮的少数民族杀了多少汉人得汉人江山。但是每到这些少数民族阳气用尽了后,道家就出个什么隐士来点江山,比如鬼谷子、黄石公、水镜先生等等,他们自己不出山,怕吃报应,派福报大的修道的徒弟出山,福报大的人德厚才敢杀人,什么姜子牙、范蠡、张良、刘伯温等等。汉人重新恢复天下后,少数民族又融入汉族为主的华夏圈,汉人就这本事,伏魔于九。日本人美国人也等着呢,呵呵。老宋这辈子到处寻龙望气,也是点江山来了。点尧帝结果点出了个双重身份的尧帝加盘古出来。开始点我尧帝时,见了我以后看我瘦瘦的先天气很纯,但是不旺,缺少阳刚气,没福报,不敢害我,也是另有打算,八卦棋没传给我。等我和他说我还是盘古再来,他就知道要变劫了劫可以收了。老宋还传我采阳气功法,要我补补气,我哪里敢采啊,心性不圆融,采气的气是藏不进身体的,早晚还要吐出来。要是那时候采了气,我下辈子就是龙魔。老宋在家拿八卦棋推劫,不管别的就算阳气,算着中国人克了美国人,阳气用尽了,非洲黑人以后再来克中国人怎么办。道经说神人无功,佛祖帮了这些人就害了那些人。那些给佛祖逼死的,又要我们这些道祖从天上下来救。老宋知道四大佛教名山伤中国风水,其实我看也是护,可是护就是罚,罚就是护,如来佛那些印度佛暗暗地护着印度人逼着中国人,你能看出来么。儒家骗着日本人护着中国人,你能看出来么。神人无功,真的这些神人佛祖道祖没功劳到处害人么,功劳都很大哦。佛祖道祖也没法子哦。

日本人就是信佛,佛祖帮忙。那些个修佛练剑的武士,除了练剑就是拜佛,修禅剑合一、融禅入武,武士以禅为根,武士道所以厉害的很,武心杀的中国人叫苦连天。我们这些道祖宗不下来护着中国人杀杀日本人怎么办,老领导们一天到晚要中日友好,修德都修呆了,佛祖上德不德。岂知日本人恶根未除,和大怨必有余怨。除掉日本人的恶根,再做一衣带水的邻邦好朋友吧。日本人阳气也尽了,按推背图,一口东来气太娇,金乌隐入大洋中。我们这些道祖宗准备救掉了,少杀点吧,给中国人出口气算了吧。你们只听说过菩萨心肠,听说过佛祖心肠么,佛祖都既心中万千慈悲,又无可奈何哦。佛祖大部分都是帮弱者,日本男人本来就阳气弱,几千年就养着侵略中国这口阳气,八年就用光了。这不日本人等着又要打了败仗,以后变一口气,就等着吃黑人大屌日老婆的耻去吧,日本男人也补补身子骨吧。小日本妹子阴气还留着,阴气还挺重的,所以漂亮的很,我晚上有空出阳神出意生身开几炮吧,反正是男根显女身。美国佬一亢阳在那,近几十年来,美国相对于中国走的是乾卦,快到上九了:亢龙有悔。不多说了,信就信吧,不信就当一王八神经病吹牛屄。

我2002年到上海找心中心法的元音的徒弟陈宁灌顶修心中心法。元音是弥勒再来,很早就预言自己2000年圆寂,结果确实是2000年农历大年初一弥勒诞生日坐化去的净土。头脑里说话的说,我是弥勒所生,一造出来,什么佛果都不想要。就觉得活着没亲人,一个人太寂寞没意思想死,(别的劫所得净土的佛都没家,都是一个人过,也没娘老子亲戚朋友,家的概念都没有。)于是我发大愿领一劫人造家造爱,我才活得下去。老吴说本劫是所有的劫里最大的劫叫爱劫,我和小陆的愿在所有的佛的世界里都是最大的愿,我吃的苦是一般的佛苦的2.6倍。成佛了我和小陆是全部佛的世界最快乐的佛。弥勒佛是上一劫的人,到本劫来护我这半个儿子和我和本劫人结缘,我以后老了传法就传心中心法,当心中心四祖。后来我记得好像小陆的项链挂的就是弥勒佛。

有一次我实在气不过打小陆单位电话骂她,气头上把她骂的狗血喷头。过几天,他哥哥打电话到我家和我和我家人谈,要我不要再打扰小陆了。故意说,小陆和她老公因为我的电话在家吵架,让我以为小陆结婚了。我开始听了是相信了,后来头脑里反复的说小陆没结婚,是她哥哥故意说的骗我的。后来我也想,我这样骂小陆她老公不出面打电话骂死我打死我,还她哥哥出面啊,这我才安心下来继续等。

你们说小陆她傻屄不傻屄,就一初吻是真的,她就信我是盘古再来,天底下你还能找到一个和她一样的傻屄么,31岁等到40岁,等我九年,也算是心灵感应吧,不是佛祖老婆是鬼。等来的也就这样个烂摊子。多年来老吴一边掉报要我吃耻,一边听小陆骂我是贱狗,我天天在家怄。真的是怄死了,修佛就要修到心性圆融,百毒不侵,再挨骂都像没事一样才行。到天上和地下的骂不一样,天上互相骂就像小青年谈恋爱打情骂俏一样,骂的亲,但是地上我必须受真骂的罪气死,到天上才变的亲的骂。一切烦恼皆是菩提。说话的还说小陆恨我逼她造爱,万事万代榨干,说爱恨不分家,所以恨我,所以找情人挖我心。老吴就说要恨就分手散啊还屁颠屁颠的造什么爱啊。我真在家怄死,有时候觉得小陆是说假的恨我,可是一上劲,一会就像真恨我一样,气的发疯。就这么一年年的熬哦。

我俩这辈子从净土下来就是烦神的,一辈子要烦人家5、6辈子的神,我一成佛就要忙死,当大国师。自己还要办公司,好几个集团公司。我吃的苦享受的报是现世报,但因为没有直接和别的人接触吃苦,没有他人吃实报,所以我的福报都浪费了,成佛了享佛的二十四小时的极乐,人报都全部浪费,但是钱还要挣,必须过报过场,为天上以后的万世万代福报而挣这钱。挣得这些钱很多都送给朋友亲戚,成千上万的送,自己钱一分钱都没用,我就这命。我后面这10多年要把自己装扮成花花公子,找情人,否则到了60岁,我的这些吃假耻的事会搞上网,会把皮扒干。人家会说性佛没屌本事,是个闷骚王八。你不要以为我真的找情人娶姨太太了,小陆成佛后晚上会变天仙一样的美女给我,看看就高潮。我哪里还贪人间美女,我一炮人炮都开不到,基本上和这些情人谈大半年恋爱,就相当于当佛鸭子,陪她们成菩萨,等他们的老公以后陪我和小陆公开性耻扒皮,大家互相护脸。10几年后潘君推动国家变法,可以多夫多妻。不光我娶姨太太,我的那些商场、娱乐圈朋友100多人都会成菩萨罗汉,都假模假样的装着找姨太太,实际上是等着带姨太太吃耻搞出来扒皮护汉人脸补气护劫,那时候的姨太太都有自己的情人。我们这一在网上闹开,一般的男人脸皮也就觉得无所谓了,德就变了,顺风顺水的吃男老婆耻补阳气好挣下辈子去。到天上再也不娶姨太太了,这些姨太太都会变成情人,再不当老婆了。夫妻做不成了,一日夫妻百日恩,做个情人,留些情份。一天到晚守着老婆和死肉一样的化身也没意思,找情人打打岔,也好的很。我开劫前和小陆和一劫人定的这些个规矩。到天上这些情人还要他们护家。情人是护家的,听起来让人笑,不笑不足以为道。

前几年老吴在网上给潘君留了个条子,潘君就从省里找到市里再找到县里找到老吴,跟他后面学佛。潘君原来是南怀瑾的徒弟,潘的诗集还是南怀瑾做的序。有段时间还在北京在环保部下面的一个环保网站给老吴找了个工作。这是老吴到我家来说的。

2009年以前我在家闷的的嚎叫撕心裂肺的哭。2009后痛苦一点点降,但是我的承受力一天比一天弱,总是痛苦挑战我的承受极限,到2017年我天天在家就靠在床上,熬一天是一天,几乎没有承受力了,只要老吴一在头脑里说气人的话,我就砸东西,要么一边哭一边抽筋。2017年五一后在家又气又急砸了3-4万的手机和电脑,好几台4、5千元的手机和平板电脑网上买回家来拆封都没拆,有气就砸。到了2017年8月,父母找街道和派出所的人又第四次把我送进神经病医院,进去了我也不闹事,我是心如止水的平静的压着火,知道不能在里面闹事,闹了就出不来。就慢慢的等,还是骗医生说没幻听了,住了4个月,一晃4个月一过,又是一年。2017年12月月底出院的。2018年过年以后又在家砸了200多个碗。2018年11月我把这些年来的事总的写了8封信给我小陆全单位看,就写了一句威胁吓唬她的话,结果小陆到派出所报警,你们说小陆心多狠,她佛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我在受罪啊。就说么佛都是狠心的很。派出所逼着我爸爸又第5次把我送进了神经病医院。我现2019年上个月又出来了,她还天天和老吴一样在我头脑了说话,还在天天逼我。也就最后一点烦恼了,就轻轻的绕一两句,我都发火。也不知道猴年马月才是头,小说里的杨过小龙女也不过等16年吧,你们看看我是什么样的痴情傻逼,天底下还能找到第二个么。这故事绝对赶上神话小说的水平了,改都不用改,是真神话小说,呵呵。

我受两倍苦挣来的这两个顶级果,小陆送给情人大家随便玩。别人家一个也不肯多挣和我换苦。连小陆都不愿吃我的苦,只肯爱我骗骗我,任何回报都没得给我,就骗一爱情。要不全佛的世界没一个人愿意干这事呢。有大好处,别的佛祖找抢着干了,也轮不到我挣。别的净土的佛祖基本上都和你们一样都说我是顶级傻逼。我也给大家逼到这般田地了。我现在逼到最后了,真的是想磕头情愿小陆和你们大家一样破半个处,也确实真不想保这烂处女了,一切尽在不言中,老天爷长眼。慢慢的万世万代玩我的性果啊!性佛管天下性事,你想玩随便,不玩拉倒!千屌性佛夜半伸,万家淫根通佛根,虚空为体万屌横,万家人妻万屄喷。看着我放狠话吧。话又说回来了。师傅说我和大家发的愿,都是为了佛果互相通才互相逼互相杀,要是都恨就散了算了。都愿意罚掉恨永远留着爱,以后都会成佛祖,谁还怕谁!

16年来,天天早上一睁眼,就是什么时候成佛什么时候见小陆,天天如此。基本上平均隔一天就要怄一场,短的半小时,长的4、5个小时,常常是烦的怄的挑战承受极限。总共最厉害的苦200多场,中小苦加起来也有4000-5000小时,基本上平均隔天就要闷一场,闷的哭着看老婆和别人上床还要毒情的苦,不要以为就哭哭,抵人家挨刀子。16年带小陆受这毒罪。头脑里说话的说,我的苦是一般佛的苦的2.6倍多。每个人成佛的苦,没有想象的那么苦,无论是疼、闷、累等等苦,都是快到承受不了的边缘就不再往上涨了,每个人都可以承受,不会有喷到受不了的苦。每个人入劫前都要发愿护着自己。一般人成佛的苦最大的苦,说苦重相当于2000刀,你也别怕,不是想象的那么苦,你们每个人自己想想一辈子有什么苦是受不了的,哪一次是熬不过来的,就那么苦。说轻就和我一样哭哭闷闷气,说中相当于吃几十泡屎,其他中小苦几千小时,大概就这么个程度。成佛没佛经里说的那么苦,但是也绝对不好熬哦,我都要瘫了。我为了要家要爱,才肯受这最苦的毒罪,才肯当这性佛。

到了2017年初在家就实在熬不动了,一哭就抽筋。老吴骗我等了头尾15年,真的是佛祖骗我骗到死,年年骗我到了到了,在我头脑里说的就像真到了似的,等的哭死。他们六个佛,潘君权佛、薛非财佛、(潘君薛非是夫妻)老宋山水佛尊敬佛、王道长长短增减佛、(老宋王道长夫妻)老吴美佛垢佛、王老师宝相佛(老吴王老师夫妻)。头脑里说话的老吴还说潘君和老吴两人这辈子真的结婚前吃过男老婆的破处耻,潘君还在家乱伦干女儿,10几年后也要搞上网。

我家造爱必须我替小陆代全部的苦,要小陆造爱造劫根。我自己想想,我是性佛,自己要是老婆处女都保不住还当个什么屌性佛呢,受了全天下最苦的活性罪情罪,天地宇宙间老天爷也该长长眼啊,我保个处女老婆是自己挣来的,全劫人谁有意见谁就有本事挣去吧,开最大的劫,做最苦的劫主,2.6倍的成佛的苦,不要以为就哭哭,相当于2000刀,有本事熬去啊。别人家的男人一个也熬不下来这些苦,他们家的爱是用毒的法子互相杀,老婆杀老公、老公杀老婆,杀来的来的——互相疼的爱。也是为了互相之间佛果通,夫妻间佛果通了才叫做夫妻。我受这性苦情苦,就是为了我和小陆性情两果相通。换回来说,别人家这些老婆的苦本来就是她们自己成佛必须要吃的苦,你们老公不杀她她也要吃这苦,只不过借你们这些老公手杀的玩玩。这种互相杀来的爱,本来自己要吃的苦你们自己看看算爱么,和我家的爱一样么,呵呵。就我家我代全部的老婆的苦,熬来的挣来的爱做劫根,离了小陆挖我心,你们互相杀都杀不来爱。我再问问我老婆小陆苦不苦,你试试砍你老公几刀看看,挖你老公心挖2000刀,你试试挖去!爱容易来么!到天上我家显男身破潘吴宋他们三家女的显女身时的处女膜,天上女的可以长4个屄,他们三家给我屌破一个处女屄,再要潘君他们三个男的跪在那里舔老子屌和他老婆屄,舔舔我两结合处的她老婆破处的血和我的精液混合物,破四分之一够便宜的了。本劫家家的真女人都要给别人家男的破二分之一的处,别家除了50%的性和情都有自己另一半自己的果,不怕破处,我就就没法子,没别的另一半的果,全挣性挣情挣掉了,不保自己老婆处女要死,一劫人也算是赔了我的命了。有的人家对这个自己的家也半要半不要的,老子老婆要破一半的处,老子又不敢挣,就靠自己挣自己50%的自己的果。把你盘古的家捣的半散不散的我就要我的家,呵呵。其实我也就半个家,到天上,小陆天天和我都在外面找情人,一个拼命玩性一个拼命玩情。最近的就是最远的,最远的就是最近的。我家就这两个果,不像你们夫妻除了自己挣一半的性和情,自己还有一半的其他佛果通,就这命了,有家即无家。小陆爱我个屁,我熬成这样,好不容易挣来的最浪漫的爱情佛果,就替她和她情人挣。苦成这样一丝一点的回报不给我要,就骗一没屌用的爱情,还要万世万代吃情耻性耻,还说我自私活该。也是全宇宙没什么佛果好挣的,就挣爱情和日屄吧,我成佛了还美滋滋的以为找到爱情了。一切尽在不言中。

我有时候真恨死小陆和潘君和所有的亲戚朋友,恨到想他们下地狱,否则也不会恶毒毒的发信上网来。可是老吴在我头脑里说,你不挣就拉倒,你不熬就没家,就都不要家,全宇宙也没哪个佛肯干,你不熬小陆就造不出来爱,小陆成佛会哭死。说你小陈你家搞假的哭,是你代你老婆的苦啊,又没给我们家人代,人家也气啊,够同情你的啦,人家陪你破一半的处了,怪谁啊,问我要我杀小陆干不干,我也无话可说,就是气的想死的恶报逼的我受活罪呃!就是气不过这些人说是护我,各个公报私仇!潘君活吃过薛非肉,在我眼里,呵呵,也就那么回事。盘古是性佛,管所有人家的性事,万世万代肏万家屄,淫万家老婆,天天晚上在你们家屋里床前附在你们身上肏你老婆。就这家你们想要就要不要就拉倒,这事说不清,过些年盘古庙重建后,上中岳嵩山山顶磕头求我啊,一有一切有,一无一切无。苍生命将我心啃,仇怨了断在今生,恨海本空愿为根,何如一爱佛永灯。

前几辈子我还安排割过薛非的屌,地下他们三家6个人都要隔空吃我屌气死。最近老吴说小陆和薛非万事万代只能当普通朋友,薛非也冤枉,小陆影子都没碰到落的这样的命,也是和潘君怄死。我现在才知道为什么2001年潘君的诗文骂我是为什么。老宋的诗文:明日起时一点红,是怎预言的。这段时间还说,潘君和薛非为了证忠,老宋为了证尊敬,王老师证爱美都相当于互相直接杀过,成佛要哭死。我代小陆代了130%的苦,自己还挣了130%的苦,就着劫多挣点吧,我的果好,既是自己挣的也是劫里的亲戚朋友护来的。他们三家男的也都为老婆都代了30%成佛的苦,否则没脸见老婆,他们三家都有老公代的30%自己的佛根,也不怕破处。别的人家夫妻都是为了成佛后果通为了爱都相当于互相杀,各个成佛哭死。他们三家除了代老婆30%的苦。潘君还代了儿女15%的苦,造父母儿女爱。老宋还代了亲戚10%的苦,造叔叔阿姨等亲戚爱,老吴老公王老师还代了5%朋友的苦,造朋友爱。我们立劫的八个佛代情爱苦做了佛根,你们大家的爱还要吃苦去证。

各位看官好亲戚老同学老朋友,16年来天天痛不欲生。也可能我是最疯的花疯子变态鬼,也可能没有各位想象的那么简单。二十多年前的我,青春潇洒,开朗乐观。你们这20多年结婚生子,忙工作忙家庭,有的都是空巢老人了。二十多年来,我陈清源变成这样,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真是弹指一挥间。看完信,博您一笑,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我看着很厉害,你们也不弱,单个的搞不过我,就联合起来整死我,我的厉害是你们杀我杀来的,你说我还厉害个屁,就博你们点同情心,呵呵。护就是罚,罚就是护,老天爷长眼就行。看看陈清源吧,16年的最苦的苦,最扒皮的命,这辈子我和我老婆怎么过。一辈子也不会有人为我掉一滴眼泪!师傅说你们上辈子和我都是好朋友好亲戚,这辈子你们再续缘护我报应。师傅说来生净土我屌破你们家真老婆半个处女,是你们佛愿里可怜我同意的。对不住了,抱歉了,也先谢过了!你们老婆本来就要破一半,顺水人情做给我。各人个人命,要我记着情份,但也不要慈悲太心重,看看潘君、薛非、娘老子、亲戚朋友,有利害关系时各个逼我逼死,联合起来干死我。要我看看自己的命。你们大多是真男显女身,老婆真女显男身,真女人佛眼也不敢看,看看诗文吧,我也不多说了。各位亲戚朋友同学以后也可能都会成大佛祖大菩萨大罗汉,护了我的报,我陈清源和老婆陆雨帘先给你们鞠个躬。记得你们今生必到中岳嵩山山顶盘古庙给我和我老婆磕三个响头,否则还要驴肚马腹再滚一胎,到时我也救不了你。磕过头的,这辈子能陪我的,受几个月我同样的苦,常常滋味熬下来,今生就能成菩萨罗汉,极乐到死。不能陪我的,我也保佑你下半辈子安安稳稳,安度余生,死后一定会把你们度去净土,到时相逢一见泯恩仇。总之一切尽在不言中!你们也不傻,联合起来逼我逼成这样,人情也做了,仇也报了,网上信我也发了,国内论坛不给发,我发的帖子海外中文论坛上2万人都看过了,师傅逼,没办法。

师傅说我和大家发的愿,都是愿意罚掉恨永远留着爱,以后都会成佛祖,要是都恨就散了算了。成佛了都是佛祖谁还怕谁。头尾16年了,我再也熬不动了,已经相当于榨干最后一滴血了,谁该下地狱也快了,我静听天命,老天爷的天雷都准备好了。我现对小陆除了深深的恨,没有一丝一毫的情份,根本不是什么夫妻,情人都谈不上。随时都在散的边缘。我现在对身边的人情也淡如烟云,所有的亲戚朋友都活活逼死我。师傅说以后他们都爱我,不都是杀来的。我现在就等着吃假耻补一口先天气成佛。我知道只要我一张嘴说我是盘古,别人就会说我是神经病。写的是什么玩意,一看信就知道就像一个变态王八神经病。有几个能信我是盘古啊,疯疯癫癫的,满纸荒唐言,这就是16年来我的大概状况。

16年了,国家有法有派出所有警察,我也不想第6次进医院。16年我从来没到你小陆单位找你一次,也绝对不会再到你们单位去,再也不会碰你小陆一下。老子没事往网上发信,扒扒自己皮玩玩行吧。我很变态很痴呆,王八傻子暗念你16年,也就17年写信写了一句吓唬你的话,你就找派出所抓我。你很纯洁,40岁了还保着初吻,你又不是婊子,我也造不了你的谣,怕什么,痴呆的我扒自己皮博你们单位和网上的网友乐一乐。

陆婊子,16年了,你我走到这般田地了,说什么呢,还要什么屌家,还要什么屌爱。最希望的就是你陆雨帘结婚去,断了我想头。我求你陆雨帘早点找个好老公结婚吧,发张结婚照给我就行了,真的求求你不要再这样折磨我了。你小陆要是想再把我往笼子里送尽管找派出所。我天天在家没事就天天把这信往网上发,我活一天就发一天,呵呵。我都快50岁的小老头了,哪里还要什么处女,只想找个老婆过过日子,可惜没那命。都搞成这样了,看看我受的这些的罪,上网来抱怨抱怨,看看我怎么把恨刻到魂里,变成写在诗里的苦。佛魔一念间,爱恨一念间,天堂地狱一念间,有家无家一念间。多情可笑,满心累。烂命,一切尽在不言中!也许成佛的日子不远了,也许快跨进地狱门槛了,快了!再看看文末最后的几首诗文若疯癫若痴狂。

我QQ号码: 184326177

 

 

 

陈清源 2019年7月1日

 

盘古魔诗——相食肉 永勿忘

王八王,变态样,扮贱货,卖膜忙。痴呆象,盘古相,品假红,舔贱裆。

莲妖祥,做鬼娘,情魔根,食夫狼。爱最狂,婊报抗,十六年,成耻皇。

玉再诓,良心丧,庆岂傻,情魔防。情尽伤,愿心藏,时再过,婊肉尝。

七月央,国运葬,潘将死,国王丧。美帝强,阳气旺,无园护,耻国殇。

黑气长,汉女黄,男阳尽,国定亡。盘古降,劫机扛,性佛成,国或昌。

最苦汤,清源尝,愿难满,归天堂。莲爱亡,众做魍,劫将破,是何像。

困劫乡,耻仇藏,夫妻恨,相杀忙。妻婊荡,夫绿狼,食妻狗,疯似蝗。

吞夫娼,耻毒淌,吃夫肉,嗜骷僵。恨血帐,魂灵葬,相食肉,永勿忘。

 

说盘古(一)

燃劫点愿始开天,苍凉劫海为爱严,道尧展阳汉命延,禅园变德华炁添。

嵩顶盘庙香火点,性女情男国德颠,阴阳道,红尘签,谁识净土妙姻缘。

泥水丹,净佛莲,欢喜佛侣极乐巅,护劫八佛现魔脸,弃德圆道禅花炼。

性鼓情笛圆华州,园莲佛并定劫弦,佛灯劫情道婚演,化尽劫波愿始圆。

 

说盘古(二)

太极无,混沌处,鸿蒙开劫出盘古,为何故,将劫布,誓愿造爱将家筑。

怕单孤,惧影独,愿做爱引将心煮,钢心铁胆做劫主,似蛾扑火混不顾。

尧时吾,登仙路,今生再来将劫护,爱情酷,群芳妒,何来夺得凤冠珠。

情花毒,焚心骨,陈陆夫妻缘方驻,爱之蛊,莲佛哭,炼情入髓爱始固。

爱最苦,化肺腑,劫人相煎火如荼,断肠劫谷心欲枯,才圆万世做父母。

爱心舞,情心酥,保莲佛灯爱根铸,证佛祖,劫尽渡,爱遍人间满净土。

 

  国运

唐宗宋主商鞅久,汉帝明皇仲舒谋,鸦片烟浓甲午寇,戊戌民国洋法凑。

建国始平阶级仇,文革阴盛使内斗,改革维稳摸石头,如今理论尤犯愁。

斯密凯恩确难否,阳刚易折将乾收,马恩列毛仁爱有,厚德载物坤卦守。

孔孟程朱金玉口,管商良亮乾坤手,圣人同饮八卦酒,至人皆共大道游。

泽东帷幄挥方遒,为何独转河山袖,尝得史海道髓有,又因半道任自流。

国运多坎歧路陡,阴阳不调离道轴,五千华夏有道佑,冰霜履尽始出头。

两千封建古法陋,儒为道末国心旧。尤须变卦新爻筹,才得新天换旧愁。

春秋一梦尚未踌,战国吴钩铜未锈,西云阴霾罩华久,再莫轻将大道丢。

美日嚣张上亢九,江河欲下有何忧,只消轻舒神鬼手,道克日美定神州。

日中相争文化斗,中美集权抑自由,探囊取物美炁休,八卦预演太极悠。

九三国运惕无咎,中美对手比德厚,阴阳相推道鼎扣,权财定时台自有。

资乾社坤八卦求,左倾右派阴阳构,无产资产坎离勾,集权民主两不谬。

文曲将出玄思透,天命酿此革新酒,博取古今中美欧,变德变法将道守。

古道今风东狮吼,万法归一道依旧,东魂西技卦法秀,龙啸五洲国人候。

大人将出层云手,轻推董商过千秋,齐家治国先身修,达佛至道方才够。

英年雄心志未酬,千古风云砥中流,融中汇西将网收,史海今天写春秋。

来年龙飞望九州,家国安泰誓成就,美女酒肉穿心漏,禅心道骨志为酬。

九五至尊震五洲,身心龙舞国魂绣,国超汉唐胜百筹,身国同化一宇宙。

 

送权佛(一)

仕途多坎因佛拈,治国渡人劫无边,若知盘古佛劫甜,何必满心愁云念。

既做鸳鸯又做仙,此是本劫众生愿,身藏权佛变劫眼,描唐画宋河山点。

吴君常通佛法显,劫主变德叹失莲,十六春秋道禅练,受尽艰辛见君颜。

汉为劫轴国德变,你我变劫为国联,劫前大愿无戏言,誓为社稷国运延。

 相遇本是佛情恋,如今见面合十脸,佛羞续命苦亦甜,亦禅亦道似疯癫。

阴阳道飘八佛现,四对佛侣证果圆,一劫相思情佛编,佛爱才是本劫天。

 

送权佛(二)

拈花禅里权杖掂,梦里神州定坤乾,午门外,南海边,官场随处艳阳天。

花甲将至相思添,宙宇情天扣飞缘,最痴情,忠心献,禅念亦是相思链。

入世莫将佛空念,阴阳梦蝶魂相牵,忠字悟,并双鸳,红尘佛侣欲飞仙。

权财道偶乾坤变,始将中华佛道延,禅花拈,道炁添,国盛民度佛灯点。

兴华莫将权心惦,虚掌华权二十年,无为智,有为言,渡人护劫誓宏愿。

三界内外兜率殿,佛境十方尽君权,红墙内,权鼎巅,达佛至道梦始圆。

 

送权佛(三)

鼓楼前,皇城边,日思神州定坤乾,红墙念,权鼎惦,夜梦官场艳阳天。

胆破天,女儿奸,佛祖无事绕心间,权佛殿,嵩顶巅,父母恩自潘君献。

多情却将禅佛念,拈花还要权杖掂,妙境尤难现眼前,何如放纵戏权鞭。

欲盼凡圣皆两全,乾阴坤阳返道验,爱从何来家谁建,盘园养性难至艰。

鬼门关前绕三圈,才证生死劫前愿,佛帝舍己怄半年,忠字始铭后心田。

玉帝典,乾坤变,权王潇洒天外仙,无为闲,有为演,权财佛侣换新天。

 

情爱

晨露一点遗梦留,十年夜夜度伤忧,雨打落红花泥厚,孽海情渊作幻鸥。

人已走,情已旧,琴心偷,念情怄,情丝如烟一缕愁,唯有荒情付海流。

 岁月尘风似水悠,情花又结相思豆,鹊桥河畔春风柳,来年再将情笛奏。

爱伊眸,携伊手。月如钩,人又偶。鸳梦齐飞爱从头,比翼再将相思扣。

 

 变劫

西楼月,东窗烛,江风夜雨伤心透,北国雪,南方竹,万盼千寻泪雨抽。

十六载痴情汉怄,念九年怨女爱愁,性佛焚心化骨等,情佛初吻封金口。

第一佛愿万劫首,劫霸愿魁劫民讴,百亿净土园称王,千兆佛国莲封后。

爱莲造,家盘构,众生拜庙将头叩,醍醐爱,众生求,变劫号角情歌奏。

放性男女情丝扣,情似水兮性如绸,谁识鸳鸯变雌雄,销魂还需羞香逗。

陈陆相爱佛情厚,雨帘戏情爱根留,净土性情爱为魂,佛界花月更风流。

 

盘古爱恨词

 

盘古出世做劫灯,看似造爱度此生,众人面前开劫圣,其实背后恨魔魂。

莫道情佛是爱神,挫骨扬灰把夫蒸,亲朋好友将庆烹,吃完园肉骨不剩。

情耻性耻逼园吞,赛过千刀万剐狠,谁识爱恨连理绳,知恨如爱一般真。

清源证果佛位登,家家淫事我知根,千窗难挡阳神升,万家裸体佛眼睁。

日日看你夫妻身,淫你妻子牧众生,性佛附体戏性根,淫的你俩腿乱蹬。

千屌性佛夜半伸,万家淫根通佛根,虚空为体万屌横,万家人妻万屄喷。

万世淫人风流神,天天享此极乐灯,若有若无你莫混,似无似有你莫撑。

十六春秋阳龙捆,七佛逼命将我困,身心苦似血肉蒸,今将镇劫变乾坤。

为爱才将佛愿审,何得恨血苦海深,今淫万户玩性荤,众生辨时假亦真。

性佛这般惹佛尘,众佛皆懂让亦争,盘因贱脸怄一生,旷古毒耻吾必申。

莲命保吻佛净身,耻噬庆魄万刃针,园命九死九回身,陆哭无声痛伊魂。

苍生命将我心啃,仇怨了断在今生,恨海本空愿为根,何如一爱佛永灯。

 

 

【下面是我以前和老宋等佛道网友对的诗文】

 

网者无相 于 2001年8月14日 00:02 发表

无题三首,请豫人先生赐教。

   (一)

   无相鱼儿江边藏,渔人网里下钩忙。

   先生可有金香饵,管教鱼儿把命忘。

   (二)

   十年昏昏度梦长,以命求性把神伤。

   出入凡圣难两全,欲入性海,难舍心波。

   (三)

   青春如梦付黄梁,只为兴汉把心忙。

    心里自有管子智,胸中也有定国方。

   应少真性紫金香,恐成狡智遗祸殃。

   悠悠又见齐强,渺渺再现汉唐。

 

宋豫人 于 2001年8月14日 07:04 发表

 赐教不敢,相兄驾临尧山,未出远迎,见谅见谅。

 (一)

   无相实乃大有相,溪中也有大鱼藏;

下钩智者何用饵,古道临江汉飞扬。

 (二)

   万半流水淡悠长, 圣贤何时把神伤?

   助汉协唐远仙寨, 命数依性, 遁世休忙。

  (三)

   青春立志俊儿郎,自古好汉兴国邦;

   相兄大智终有用, 纵横神卅出奇方;

   若得泽世真情在.润之中土免祸殃;

   天保汉唐再长,地佑宋明又强。

 

网者无相 于 2001年8月15日 02:49 发表在:尧山论道

  烦请豫人先生劳神费心。:)

  渔人尧顶杆轻扬,欲掉东海金鳞王。

  无相鱼儿网中望,金钩许是为我荡?

  多欲烦思江南,身心兀自劳伤。

心要化作玉龙舞,身也欲振鹏翅翔,而今费愁肠。

初秋踏网尧山,豫仙许我妙方。

 

宋豫人 于 2001年8月15日 05:15 发表在:尧山论道  呵呵

  网中玉龙徒烦伤,引经习典入海洋。

  尧山悟道三百夜,不视金钩也凭强。

  弃欲云游中原,史海旷思迎窗.

玉龙心舞行烈雨,大鹏身振东风荡,出师番贼亡。

江南自古多才,无相宏志绝双。

 

网者无相 于 2001年8月16日 03:29 发表在:尧山论道

  小作三首,遥谢豫师。近日登山,亲请道安。

 

  渔人轻推春秋窗,提杆引吾到尧堂。

  凭栏谁梦旧时光,往日隔千帐。

  二十八年作鱼藏,兴风化雨今又忙。

  山河日月依旧望,拨云看朝阳!

  

  异族老兄过猖狂,百年门前弄刀枪。

  五千中华雄气长,太极还尔半块姜。

  此姜原浸大道汤,酸甜苦辣好清凉。

  良药苦口慢自尝,八十一难共分享。

   

  中华儿女载道长,人间正道不彷徨。

  圣真先踏虚空步,友情乾坤网中忙。

  谁凡谁圣谁道用,先皇何承愧儿郎。

  道似无情人有情,天命道心孰更强,

  红尘悠悠万年长,劫波尽头咫尺望。

 

网者无相 于 2001年8月28日 02:28 发表在:尧山论道

   豫州三日宋师忙,汗流飞车洒道浆,

  有无之言皆道长,笨舌无相心体藏。

  豫师又送三尺玄,负阴抱阳太极王,

相当挟之成亮志,不付豫师古道肠。

 

宋豫人 于 2001年8月28日 05:28 发表在:尧山论道

  失杖得饼相福扬,无极四象见真藏,

  中州夜练鹅毛扇,东风起处兴汉忙。

 

宋豫人 时间:2002-03-27 07:44:33

    陪无相行中原

     先师乘鹤去多年,道传无相心惑安,三松台前拜尧帝,晕相饮谈伏羲言。

   千里中原同船渡, 尧顶直下少室岸,清源独身会达摩,救唐武僧座地盘。

   龙门万佛恭首泪,伊阙族翕钓江泮,秋阳西下登云顶,中岳峻极七通仙。

   盘古女娲身旁卧,天中道人真经念,无相一晕同论道,遥感圣祖兴汉天。

   寅时卧地卯时起,披被东望盼日边,滔滔云海东风许,明日起处一红点。

   大道无极随身带,流云听梦江阴还.。

 

楼主:宋豫人 时间:2002-04-01 07:02:41

  句句显志贵气流,闻潘岳长城大风歌晕划,呵呵。

  

潘兄登城怀古悠,一七二句哭九洲。

  大风起处凌云志,司马之心绘千秋。

  唐宋过后异族笑,烈烈红日晒东楼。

秦皇汉武归中土,只怕潘岳不聚首。

 

下面是潘君2001出的诗集里的片段,当时看似骂我的诗文,若有若无。有兴趣的到网上搜潘君原文。《金陵点春》《大觉悟佛》《汉川怀古》《京秋醉红》

 

江南第一佛身,灵光有无,看你会看不会看,至情的才窥正果。

心里万千慈悲,佛身大小,管他高低不高低,感悟的方结禅缘。

 

又见情男痴女,约会柳岸桃亭,重演文君故事,几许情愁化玉弦。

 

寺前银杏果,林中独为尊。明慧园里兰,清明茶中珍。

彻悟因缘果,苦瓜一条藤。万里奔行书万卷,刚晓白云深。

大觉焚香祷语,红林黄花故人。

 

待得银杏秋熟日,当在林山深处寻出百川纳海第一文。

 

江南诸子,自己偏安江左,却让人北捣黄龙,无时不花容作厚颜。

还有叔宝重情,春宫张丽华,胭脂一口井,惹人怜谁人怜?

 

烟花三月春阳,英雄难酬知己,惟把吴山灵秀付君笑;

莲桂十里稻香,伊人一丝情怀,谁将太湖春茶送君前。

 

我本浮华子,才学不过此,苦在云雾争上下,沉浮梦里死;

也是至性人,坎坷到如今,乐于高寒搏苍鹰,燕赵侠士风。

 

空怀济世绝学,一把忠骨,遇上鬼怪说不清,随你嬉笑怒骂皆文章;

  

天下愚夫愚妇,几扎檀香,见了神魔就叩头,管他龙爷王母灶火神。

 

红螺寺前藤,万条血脉一条心,依着老树年年上,居然京师称冠;

白果树后山,点点丹枫独为君,悄入深林静静坐,已将人面红透。

 

片片飞红,潇潇秋雨,小楼晚灯曼曲,尽付豪情东去;

零零落黄,痴痴鸟语,冷岩玉水狂歌,最是红颜难酬。

 

人不在军机,却为天忧。诗剑江湖神仙侣,风花雪月小王侯。红谢了,管他霜寒降,西风吼。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发龙药业大回馈!美国专利骨胶原、活心素、灯盏素、排毒养颜宝购买两疗程免费邮寄中国
FOREX.com全中文专业服务,华人投资外汇之信心之选!
暑期大赠送!美国专利骨精华消除关节疼痛,骨刺,心血通改善心绞痛,更年乐克服更年期隐疾
全球领先网上项目外包平台免费发布外包需求,50万专业人才高效地完成您的任务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8: 日本邪教教主被处绞刑 奥姆真理教影响仍
2018: 长春围城与苏军的“解放”纪念碑
2017: 郭文贵也许是个极度自私的人
2017: 习总最重要的人事安排
2016: 艰难地寻找传说中的女文青 zt
2016: 习近平意在林荣基手中的名单 zt
2015: 同性恋真的违反自然吗? zt
2015: 协商破裂,希腊关银行等公投
2014: 中日关系于我今日之见(图文)zt
2014: 总参三部再遭解密 收集情报无处不在
 
Jobs. Contact us. Privacy Policy. Copyright (C) 1998-2019. CyberMedi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