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世界商讯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首页 |
 
版主:bob
 
黑暗劳教
送交者:  2019年07月04日12:10:35 于 [世界时事论坛] 发送悄悄话

黑暗劳教

荷兰在线2014-04-10

纪录片《大堡小劳教》揭露2600个孩子的死亡真相

  

  荷兰在线记者采访了该片导演谢贻卉,听她来讲述这段鲜为人知的历史,和拍摄背后的心路历程。

  1958年,《四川日报》的青年记者曾伯炎被打成“右派”,开除公职,送到四川省乐山市峨边县的劳改农场建筑队强制劳动教养。每一天,他要靠肩挑背扛,把一百多公斤木料运到三十多公里外。

  没几天,他惊异地看见一群孩子,正是戴红领巾的年龄,却都一样衣衫褴褛,一样面黄肌瘦,举着比自己还高的锄头开荒种地。有些孩子哭喊着:妈妈呀,我要回家……

  五十多年后,白发苍苍的曾伯炎再次行走在那条森森莽莽的路上。他带着同伴和摄像机,去寻找当年那些孩子。更确切地说,是去寻找他们的坟墓。2013年5月,纪录片在香港、台湾公映,半个月后,在腾讯等门户网站上播出,这部纪录片的名字叫《大堡小劳教》。

 

  谢贻卉跟随曾伯炎采访了大批亲历者,这其中包括当年的劳教少年、作业区的管理者、医生和当地的汉族、彝族百姓。据亲历者口述称,大堡作业区最早源于学习苏联改造流浪儿的经验,当年被强迫送往大堡的“小劳教”总数在四、五千人,小的十岁,大的十七岁,他们中因为高强度的劳作、饥荒、疾病和虐待等致死者达2600人之多。

  据谢贻卉表示,随着走访的不断深入,当年这些孩子被劳教的场景也愈发清晰。白天,小劳教们被迫从事高强度劳作长达十余个小时,稍有懈怠便遭到管理者的威吓和鞭打;晚上,小劳教们要学习文化知识和开批斗会,一些女孩子在互相批斗时发明针刺乳房、牙刷刷阴道等酷刑。因普遍存在的饥荒问题,饥饿的孩子去附近偷粮食,村民为保卫粮食捉住小劳教后用火烧、剁下手指、在男孩生殖器涂抹辣椒等,还有一些孩子则因为吃毒蘑菇、生螃蟹和蚯蚓致残致死。

  “(他们)把我拉进死人堆里去,我周围就是几十个死了的娃儿。”当年的幸存者颜嘉森在影片中说。据他讲述,当年最多的一天失去12个孩子,因自己被误当做死人被送进死人堆,第二天被雨水淋醒后爬回作业区时,又差点被当成鬼给打死。另外一位幸存者王玉凤则表示,小劳教之间经常为“后事”而互相托付,“好比我没有死之前,我要托付你,你要把我埋到哪儿,(小劳教)晓得早迟都是死。”还有的孩子留下这样的遗言:请把我埋在向阳的山坡,因为我怕冷。

  知名学者、前中山大学中文系教授艾晓明在该片的观后感中指出,1961年大堡作业区的孩子陆续被解除劳教,次年该作业区被撤销,这期间的死去的孩子的死因遭人为篡改,而幸存者后沦为童工。

  谢贻卉表示,在拍摄完《大堡小劳教》后对中国劳教制度有了更深层次的理解。当年强制被送往大堡劳教的未成年人一部分是反革命分子的后代,还有一部分是游手好闲或犯了盗窃罪等的不良少年,但在执行过程中没有清晰的标准,有些政府工作人员甚至撒谎说服家长主动把孩子送去劳教,“我个人对劳教制度最大的感受是它的随意性很大,很荒诞也很残忍,对于每一个曾经在大堡被劳教的孩子来说,这都是一段很恐怖的经历,有幸存者对我说,当年他们不是人,他们是鬼。他们的人性被严重摧毁了。”

  《大堡小劳教》充满了有关劳教罪恶的知识,它不是概念或者立场态度,它是以人的生命为代价的经验,是对苦难的感情体验,在这种实证的知识面前,所有关于劳教合法性的概念灰飞烟灭。

  谢贻卉表示,若非曾伯炎老人的长期努力,这段历史早已被历史所湮没,不会有人再记起。“我希望可以通过该片客观呈现那段历史,还原历史的真相,同时这也是对历史的抢救,让后人从历史中汲取教训。《大堡小劳教》不能仅仅作为档案保存起来,纪录片还必须参与到社会变革中去,用影像的力量推动劳教的废除。”谢贻卉对记者说道。

  “你看不出来吧?我是被判过死刑的人。”2013年5月16日,靠在曾伯炎成都家中的沙发上,68岁的陈德全指着自己的鼻子笑。他听说曾伯炎在寻找当年的那些“小劳教”,特地从上海赶过来,接受他的采访。在四川生活了33年,这个老人的上海话掺杂着浓浓的川音。

  刚13岁时,陈德全就卷入了两场社会运动。先是上海要在建国十周年搞献礼,打造“十无城市”,其中一项是“无流浪儿”。1958年10月29日,上海市儿童教养院502名儿童集体被迁到甘肃省张掖县,陈德全是其中之一。他受不了当地的艰苦生活,偷跑出来扒火车,想要回上海。车到成都查票时,他被赶下车,旋即被收容劳教。

  于是他又赶上了另一场运动:1957年末,四川省公安机关对全省流浪在街头,或有轻微违法行为的未成年人,处以劳动教养——这是向苏联学习的未成年人收容教养制度。

  时年12岁的重庆人陈桐均跟陈德全成了难友。陈桐均跟老师拌嘴被学校开除,怕家里打,就流浪街头,偷些废铜废铁卖钱买饼吃。收容人员对他宣布:“由重庆市五人小组批准,送劳动教养。”

  五人小组由公安、民政、司法、劳动等部门负责人组成,是当时中国劳动教养制度的领导机构和具体审批机构,无须任何法律程序便可决定劳教。这也是从苏联照搬的做法。

  12岁的颜嘉森所在学校里,发现了“反动标语”,派出所怀疑写标语的是他,就把他劳教了。怀疑的原因,仅仅因为“他父亲可能是历史反革命”。

  13岁的杨泽云,家里孩子多,生活困难。街道和派出所对他母亲说:给孩子一条生路,去劳教。那里有饭吃,又能读书。母亲就签了字,申请劳教。

  曾伯炎的研究表明:四川的未成年人集中劳教,是“大跃进”在城市公安系统的一种表现。1958年6月,北京市领导说:“要把北京市的社会治安和政治情况搞得像玻璃板,像水晶石,像镜子一样。”各地纷纷仿效,提出各种“放卫星”式的口号和做法。上海的“十无城市”、儿童教养院的外迁即是如此。成都一个派出所干脆宣称,一天破了一万件案子。

  从1958年开始,来自全四川的数千名“小劳教”陆续出现在峨边县的原始森林。最大的十七岁,最小的九岁。这里的官方名字是:四川省地方国营沙坪农场大堡作业区。

  峨边县属于四川小凉山地带,地广人稀,人称“中国百慕大”、“死亡之谷”的黑竹沟就在这里。1957年,四川省监狱系统派出两名干部,去勘察适合设立劳改农场的具体地点。前有大渡河、后有八百里原始森林的峨边县中选。

  农场设在县政府所在地沙坪镇附近,因而得名沙坪农场,曾伯炎等成年“右派”当年就在这里劳教。大堡作业区是农场专为未成年人设立的一个分部,作业区的房子还没盖好时,那些孩子就暂时在沙坪农场劳教。从1949年前的老县城——大堡镇到作业区有二十几里地不通车,孩子们在押送下步行抵达,要走几个小时。

  作业区分为五个中队,分布在几十里的一条山路两侧。每个中队约四百名小劳教,分为五个组。为了最大限度地节省管理人力,除了三名管教干部,组长、医生、教师等均由“右派”担任。

  四川省团校教师林宪君是组长。“小劳教和劳改的少年犯,全混在一起,没有区别。”他告诉南方周末记者,“惟一的区别是劳改有刑期,劳教没有。”

  每个组住一栋茅草屋,四周用土墙挡住,七八十个孩子睡在一个大通铺上。大通铺白天当教室,每一段是一个年级,教师们各占一段,给挤在一堆的孩子们讲课。每个孩子都发了些铅笔和练习本。

  半天课上罢,是半天“劳动锻炼”,每人发一把锄头去开荒。开荒有定额,但许多孩子还没有锄头高。开荒名存实亡,原因是这里不适合发展农业。曾伯炎那一批成年“右派”的劳作已经证明了这一点。小凉山地区海拔近2000米,风大雾大日照又少,土壤贫瘠。1958年,他们苦干一年开荒生产收获的玉米,一个月就吃光了。

  没有人想过这些孩子的个人卫生问题。杨泽云在大堡一年多的劳教生活,从未见过牙刷牙膏,也没有人组织他们洗澡和剪指甲。每人发一件带编号的劳改服,小孩子不会补,没几天就形如乞丐。

  1959年的冬天,“大跃进”的恶果爆发。最突出的表现便是饥饿。三年后,时任中共重庆市委办公厅副主任兼共青团重庆市委书记廖伯康向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杨尚昆汇报:这三年,四川城市居民每月口粮是21斤,农村居民每天的口粮只有1到2两大米。大堡的几千名“小劳教”,当然逃不脱这场灾难。

  “每天吃两顿,每顿一个玉米饼子,掰开一看里头全是野菜,只有外面薄薄一层玉米粉。”陈桐均用手比划,那个饼子大约有自己的掌心大。“我一顿吃十个都吃得完。”

  饥饿迅速教孩子们学会了辨认油菜、豌豆、胡豆等农作物,开荒变成了一场末日的晚餐。“小劳教”们把所有的种子都挖出来吃掉了,甚至包括用福尔马林泡过、粪水浇过的萝卜。“看起来是一片青,人经过就是一片光。”当时在一中队的小劳教李世元形容。

  李世元回忆:有些同伴在地里翻的时候抓住了老鼠,直接就吃。老鼠被吞下去之前,在嘴里还吱吱直叫。而蟋蟀就不那么甘心被吃掉,它会咬人的舌头。陈桐均吃蚯蚓。“当地的蚯蚓特别大,都有四五十厘米长。我两头一掐,中间泥巴用水一抹,就吃。”

  “最好吃的是推屎耙(屎克郎)。”如今67岁的杨泽云对南方周末记者说起来还带着笑意,仿佛在说某种美食,“就是厕所里爬出来的那种,我们烤了吃,蛮香的。”

  死神慢慢找到了机会,向孩子们下手。林宪君现在还记得一个名叫萧复新的孩子,饿得奄奄一息,管教干部怕这孩子死在队里,叫他背到十几里外的医务室去。一路上,萧复新和他讲自己的身世:3岁父亲去世,母亲靠捡垃圾养他到17岁。饿得难受,偷了农民几块红薯,就劳教了。这辈子惟一的愿望,就是再见妈妈一眼……说得林宪君也掉起眼泪。刚掉了没几滴,感觉自己后脖颈的呼吸没有了。

  怎么办?背回队里不行,而医务室也不收死人。“我只好说:萧复新,原谅我!没办法,锄头也没有,不能埋你,只好给你水葬了。”他把萧复新扔到了一旁的河里。

  1960年,从成都来了几个母亲。孩子给她们写信说饿。她们对林宪君说,儿子调皮逃学,还有点小偷小摸,派出所叫我们交给劳教所去管教,我们就写了申请。没想到……她们申请领儿子回家,自己管教。管教干部回答:你们的孩子还没改造好,到这里还在偷东西,不能领走。这些孩子全部饿死在大堡。

  成年人更难忍饥饿。沙坪农场的“右派”大批饿死,曾伯炎体重只剩下三十公斤。管教干部给了组长一种待遇:每个星期可以去厨房值一天班,跟干部一样吃饭。

  “我全靠这每周一天的饱饭才没有饿死。”林宪君说,教员和小劳教们早已无心上课,他们把练习本、黑板甚至小椅子都烧火取暖了。铅笔则当做引火的工具。

  自1960年起,林宪君一个人埋葬的孩子,累计有一百多人。刚开始还有棺材,后来就用炕席卷起来埋,最后死者身上的衣服都被扒下来跟当地农民换粮食,光身下葬。坟墓上也基本都没有任何标记,后来不少家长来找,只能对着茫茫林海放声号哭。不断有孩子被送来,死去。

  曾伯炎本来不知道这些。2006年,他和当年一个姓蔡的组长相逢,送对方一本自己的书《幸存者手记》。那人翻了翻:大堡死了那么多娃娃你咋不写呢?我当年一个一个登记的,死了2600多人。他一惊,才开始寻访当年的那段历史。

  杨泽云回忆:在大堡一年多的时间,他从没有理过发。“缺营养,头发就长不出来。”与此同时,他得了个外号叫“尖沟子”。他坐不了椅子,屁股上没有肉,坐下骨头就磨得很疼。另外一些人则是浑身水肿,脸胖得像洗脸盆,腿上一按一个坑,半天平复不了。

  65岁的杨友元撩起衣服,给南方周末记者看他后腰上的一些斑驳:当时他去当地农民家偷玉米,挨了一枪。“要不是离得远,子弹威力没了,今天你根本见不到我啰。”

  曾伯炎的寻访还原了一个惊心动魄的场景:1960年“六一”儿童节前一天,两百多个小劳教集体去大堡镇偷东西。管教干部、当地农民全体出动,手电满天,枪声大作。从抓回来的孩子口中,他们懂了一些黑话:“打夜战”就是晚上出去偷东西,“杀人放”是火柴……

  “他们主要就偷大堡”,大堡镇火花村一组的农民李里亚回忆:小劳教们可不分公家的还是私人的,麦子、红薯、玉米、黄豆……

  大堡镇的农民同样身陷饥饿,同时沙坪农场又经常向他们宣讲:这些孩子都是犯了罪的,你们不要同情他们。于是,农民们对偷窃行为毫不留情。

  火花村四组村民钟宣志回忆,饿慌的农民反过来也去劳教队里偷粮食,管教干部们举着扁担和三节电池的手电筒追,追上抓住,“往死里打”。

  1961年,大堡作业区最终宣告崩溃。“那一段时间我几乎成了野兽。”杨泽云回忆,从大堡撤出后一年多时间里,他看到任何食物,都会本能地伸手抓来吃,完全不管是谁的。

  幸存下来的小劳教,休养之后大致就是留在这些劳改工厂就业,或是被派回沙坪茶场——实在不适合种植粮食,沙坪农场种了茶,名字也改为茶场。1962年前后,他们相继解除劳教,成为“正式职工”,一年只有一次回家探亲的机会。

  到1970年代中期,劳改犯人越来越多,人满为患的监狱需要转移人口,于是将这批小劳教遣返原籍。由于背着“劳教犯”身份,国营工厂拒绝接收,许多人去了街道工厂的运输队,靠背水泥预制板的繁重劳动聊以糊口。

  更多的人回到家,发现父母去世已久。一名女性小劳教当年是由姐姐申请劳教的,姐妹为此反目,终生不相往来。

  谢贻卉最终没能查实大堡小劳教的总人数。从林宪君等当初的成年管理人员回忆中,估算出了五六千人这个数字。她去图书馆查阅了当年的各级党报,没有找到小劳教这段历史的片言只语。实地寻访,大堡作业区的五个中队连房屋都已不复存在,只剩下一堆堆燃烧过的木炭。沙坪茶场还在,但早已改名为四川省沙坪劳教所,离开峨边,搬迁到附近的眉山市。她不禁感叹:历史消失得真够干净的。

  死了多少孩子也无法核实。那名提供死亡人数的蔡姓组长,最终拒绝了谢贻卉和曾伯炎的拍摄。

  这部纪录片最终采访的当事人,不是当年的小劳教,就是“右派”出身的教员、医生、组长。他们没能采访到任何一名管教干部。当年参与沙坪农场选址的两名监狱局干部,都在“反右”运动中被划为右派,送沙坪农场劳教。曾伯炎找过其中一位,已从四川省监狱管理局退休的老人同样拒绝了采访。

  曾伯炎自己也无法排解掉心底的恐惧感,他早已退休,但孩子还在事业单位上班。大量寻访工作都是谢贻卉完成的。

  重庆的大堡幸存者每个月一次聚会。他们一起喝茶、一起摆龙门阵、一起哭泣。在接受谢贻卉拍摄时,大多泣不成声。“我们总是有一种相依为命的感觉。”

  《大堡小劳教》的最后,是2011年杨泽云等几个人去大堡旧地寻访时的镜头。他们寻找到一片树林,在树干系上白布,每一棵树上都写一个当年死去难友的名字,作为祭奠。几经变迁,当年的处处坟茔实在找不到了,只能确定这片树林里有。两年后,那片树林也已经不在了。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发龙药业大回馈!美国专利骨胶原、活心素、灯盏素、排毒养颜宝购买两疗程免费邮寄中国
FOREX.com全中文专业服务,华人投资外汇之信心之选!
暑期大赠送!美国专利骨精华消除关节疼痛,骨刺,心血通改善心绞痛,更年乐克服更年期隐疾
全球领先网上项目外包平台免费发布外包需求,50万专业人才高效地完成您的任务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8: 这世界没有美国,会是个什么样子?
2018: 美国独立日,人类现代文明的启点。
2017: 红朝演义十四:毛泽东疯整读书人原因初
2017: 如何让川普从亿万川粉心中“走下神坛”
2016: 大陆和台湾的真实差距,看完惊呆了!zt
2016: 令计划案一审被判无期,元芳你怎么看?
2015: 人类将要面临的劫难
2015: 「东方闪电」究竟源于何处?
2014: 中国为何沒有政治智慧
2014: 美国领导世界的秘诀 z
 
Jobs. Contact us. Privacy Policy. Copyright (C) 1998-2019. CyberMedi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