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世界商讯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首页 |
 
版主:bob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告密体系及其社会创伤
送交者:  2019年04月10日10:42:59 于 [世界时事论坛] 发送悄悄话

冷战时期,东德最有名的特务头子是绰号“隐形人”马尔库斯·沃尔夫(MarkusWolf),德国犹太人,他任前东德安全部(Stasi)副部长达34年,其领导的驻外情报机构,与前苏联的克格勃齐名,对内恐吓、监控、迫害本国居民,监禁记者、作家和持不同政见者。

德国人不惜冷对个体的哲学渊源,做事务求条理分明、执行程序严谨高效,甚至,刻板至教条主义的行事作风,均为斯塔西发展成世界上最强大、最有效的秘密警察组织,起到不可忽略的作用。

 MfS有一个更广为人知的名称:斯塔西(Stasi,德语“国安”一词的缩写)。在将近半个世纪的时间里,它构建起了一张由几十万线人组成的大网,将几乎所有的东德公民,罩在网中。

 自1950年创设以来,斯塔西的雇员始终在稳定增长。1974年,该组织已有全职员工55718人,1980年有75106人,到1989年,则达到91000人。这是公开的,这些人的亲友,往往知道其身份。

但真正的“地下工作者”,是数以十万计的、散布于社会各个行业、各个角落的非正式雇员,即人们通常所说的“告密者”(本文将在大多数情况下使用“线人”,来代替感情色彩强烈的“告密者”一词)。

111.jpg



1995年,根据已不完整的官方记录(斯塔西在解散前,已开始档案销毁行动),1989年时的斯塔西“线人”,有非正式雇员17.4万名,约占当时东德18—60周岁公民的2.5%。约翰·科勒(JohnO.Koehler)在所著《斯塔西:东德秘密警察秘史》(2000)一书中认为,其总人数可能接近50万(另据一位前斯塔西上校的估计,若将临时线人也计算在内,则线人总数可能高达200万人),东德因此成为世界上秘密警察密度最高的国家。

苏联克格勃有4.8万雇员,监控全国2.8亿人,平均每人负责5830位国民。若计入非正式雇员,则斯塔西每人监控66人。如果连临时雇员也包括在内,那么每6.5个东德公民中,便有一人为秘密警察工作。

222.jpg



东德所有的大企业中,均派驻有全职斯塔西警官。每座居民楼,亦指派一人,充任监视者,直接向管片民警报告。每有住户的亲戚朋友在此过夜,斯塔西都会得到报告。宾馆房间的墙壁,通常开有秘密孔洞,以便斯塔西用特殊的针孔照相机或摄影机,进行秘密拍摄。若有敌对嫌疑人,进入监控名单,斯塔西便会在其家中布设设备,秘密监听。大学和医院亦被广泛渗透。

斯塔西的座右铭是:“党的盾与剑”(SchildundSchwertderPartei),这句话在电影《窃听风暴》中,曾两次被提及。线人的工作,亦围绕着这一目标展开,但因工作性质的不同,又有细分。

333.jpg



1979年的一份斯塔西纲领指出,IMS“在全面确保国内安全方面,发挥着关键作用”,其工作是预防性的,为“应对新的安全需求而进行早期的辅助侦察与落实”,特别是要弄清“谁是谁”的问题。

斯塔西极为看重IMS,其各个时期的正式文件,亦不断强调这一点。“非正式雇员是与阶级敌人秘密活动作战的最重要因素”(1958);“非正式雇员是国家安全部所开展之全部政治工作的绝对核心”(1968);“我们的政治工作所期望达成的政治与社会影响,有赖于非正式雇员进行高质量与有效的配合,他们是同敌人作战时的主要武器”(1979)。

1987年的记录显示,当时,东德作协的19位最高委员中,竟有多达12人是斯塔西的线人。也正是由于这一点,今年的诺贝尔文学奖得主、曾深受秘密警察之苦、1987年从罗马尼亚移民西德的赫塔·米勒,坚决反对在没有甄别清算前东德作家历史污点的情况下,实行两德作家组织的合并,并为此于1997年宣布退出德国笔会中心。

444.jpg



东德时期,国家不仅照料其人民,亦监控他们,而这种监控的深度和广度,历史上的任何一个政府可能都难望其项背。通过广泛、细密、有效的组织工作,渗透到社会的每一肌体,从上至下,层层布控,有效预防,对公民一切可能危及政权稳定的言行,实行全面监督。

身边有形或无形的监视者、监听者和告密者——无论他们是出于有据可查的事实,抑或只是来自传言、怀疑或想象,皆成为东德人日日夜夜置身其中的现实。斯塔西及其似乎无处不在的秘密线人,就这样定义着东德人的日常生活,成为每个人言行起居中朝夕相处、必不可少,有机,而且动态的组成部分。

经由思想控制、经济控制和行政控制,以及庞大的秘密警察组织,及其掌握的密织的线人网络,民主德国打造出了一个严密布控的社会,在长达几十年的时间里,对内(对外也往往如此)造成了一种颇为安全与稳定的社会幻象。

这种稳定的程度,不仅大大强于其东部大家庭的兄弟们,如匈牙利、捷克斯洛伐克和波兰,甚至,超过了在1960—70年代,经历了巨烈动荡的资本主义同胞、西邻的近敌——联邦德国。

然而,我们之所以称之为幻象,是因为,这种稳定并无坚实的内在基础。稳定之得以保持,全在内部的高压,和外部两大强力集团难分伯仲的对抗,所造成的平衡。一旦对抗失衡,内压立刻决口,整个体系顷刻间瓦解,国家瞬间不复存在。

1989年11月9日,柏林墙倒塌。八天后,东德国家安全部(MfS)更名为国家安全办公室(AfNS),但这没能使它活得更久。12月8日,莫德罗总理下令,解散了AfNS,自此,世界上最著名的秘密警察组织之一,终于走到了尽头。

555.jpg



统一后,斯塔西秘密档案的逐渐公开,对许多东部德国人的心理是一个巨大的冲击,逼使某些人重新审视那个失乐园。

随着秘密档案的公开,线人们不断曝光并受到谴责的同时,公众也发现,自己每次都会落入相同的、极为复杂的道德困境。斯塔西的线人们,始终是(东德)国家机构中一个极为重要的组成部分。但如果没有大多数东德人的沉默作为配合,这一体系断然不会如此有效运转。

二十年过去了,斯塔西对东德人造成的社会创伤、心理阴影,和情感痛苦,仍旧难以平复。

德国统一后,马尔库斯·沃尔夫畏罪逃亡苏联,在苏联解体前夕,他回到德国,提出通过帮助德国政府解开冷战中的一些谜团,以换取赦免,但未能如愿。最终他两次站在审判台上,接受正义的审判,被判有罪。

斯塔西死去二十年了,时间似乎漫长,却又像弹指一挥间。它的幽灵仍然纠缠着许多人,也许每夜都来,徘徊于枕边,让他们至死不能释怀。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美国名厂保健品一级代理,花旗参,维他命,鱼油,卵磷脂,30天退货保证.买百免邮.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8: 解放战争中苏联给了中共多少军事援助
2018: 唤醒铁屋中熟睡的人们,是我们的良心和
2017: 地球离了谁都照样转?韩国3月份的旅游数
2017: “大法弟子”为何越来越少
2016: 谁会提供巴拿马文件?——上帝
2016: 谁会提供巴拿马文件?——上帝 zt
2015: 乌克兰通过立法,禁止纳粹和共产主义标志
2015: 废毕福剑还不如废掉腥臭酱缸文化 zt
2014: 所谓的军事网站啊。。。。。。zt
2014: 最新:菲绑匪要7000万人民币赎金上海女
 
Jobs. Contact us. Privacy Policy. Copyright (C) 1998-2019. CyberMedi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