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世界商讯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首页 |
 
版主:bob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还原历史:原汁原味的八路军军旗和军帽
送交者:  2019年03月12日10:46:13 于 [世界时事论坛] 发送悄悄话

“历史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姑娘越丑就越需要打扮,甚至整容。
当今影像里呈现的八路军就是经过整容的“大姑娘”。



有学生对抗日战争题材的影视剧极感兴趣,所以看了许多此类作品,并且从中发现了一个问题:在大多数作品中,八路军的帽子没有帽徽,无论帽子是蓝灰还是土黄,上面都只有两颗扣子,但近几年却冒出了少量作品,改变了八路军的形象,让八路军的头上顶了国军帽徽。她很困惑,查阅资料没得到满意的回答,于是跑来对我说:太混乱了,军装和帽徽也能这样恶搞吗?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看她一脸焦急而且愤怒的样子,我止不住说了一声“好”,因为这样的“混乱”,说明有人开始正视历史的真实。许多年来,在讲到当代文艺作品的真实性时,我常举的例子中就有这顶帽子,在教科书中,在电影和电视剧中,在绘画和雕塑中,甚至在纪念馆、展览馆陈列的图片中,这顶帽子都很不真实,难以恢复历史的本来面目。现在情况真的不一样了吗?带着这样的疑惑,我在学生的指引下看了《八路军》等一些新拍的电视剧,发现果然如此,虽然对于历史内容仍然不得不精心虚构,但帽徽却真的恢复了本来的样子。
于是,我告诉学生,要说“乱搞”,不是当下个别编导乱搞,而是过去半个多世纪的编导一直在“乱搞”。从上世纪五十年代开始,直到新世纪,在这件事上一直不存在“混乱”,却一直是在一致地“乱搞”,一致地不尊重事实,一致地涂抹和篡改历史。今天,终于有人要改变过去的做法,还历史以本来面目了。谁说没有进步呢?这就是进步!这点滴的进步也是值得珍惜的。
送走学生之后,我却突然感到悲哀:就这么一顶帽子,竟被涂抹和掩盖了大半个世纪,直到今天,虽有个别作品恢复了历史的本来面目,但在大多数作品中,却是依然如故,所以让年轻人充满困惑,无所适从。因此我想,这事应该说一说,于是就写这篇短文。

事情本应众所周知:抗日战争爆发前夕,中共遵照共产国际之命,在莫斯科发表“八一宣言”,调整路线方针,停止阶级斗争和夺取政权的运动,高举起抗日的旗帜,并且开始寻求与民国政府合作抗日的道路。经过西安事变等一系列操作,合作的道路终于铺平。到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那个以许多生命和鲜血为代价的中华苏维埃共和国自行取消,苏区回到民国政府的统一管理之下,表示服从政府和领袖的号令,其武装力量也接受政府收编,成为中华民国国民革命军的一部分。于是,1937年8月25日,国民政府军事委 员会发布命令,将大西北的中国工农红军第一、二、四方面军和陕北红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9月11日改称第十八集团军,但除某些正式文献之外,却仍然简称“八路军”。10月22日,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又发布命令,将湘、赣、粤、浙、闽、鄂、豫、皖等8省的红军和游击队改编为国民革命军新编第四军。这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八路军和新四军。
直到今天,在一些出版物中常常看到这样的表述:八路军……;国军……。如果是在描述抗日战争之前的情况,把“红军”和“国军”这样并列起来讲,是对的;如果是在描述抗日战争之后的情况,把“解放军”和“国军”这样对立起来描述也是对的;但若描述抗日战争时期的情况,把“八路军”和“国军”对立起来,却是不对的。因为“八路军”是国家正规军队,属于“国军”,是“国军”的一部分。
既然是国家正规军队,可以没有军旗吗?军帽上可以没有军徽吗?当然有,当年的八路军和新四军都有军旗,八路军战士和新四军战士的军帽上,也有国家正规军队的帽徽。抗日战争时期,八路军在晋察冀招兵扩军,宣传人员穿戴整齐,帽徽耀眼,打着的旗子也是带有青天白日的红色军旗。

当代影像中的八路军军帽

八路军军旗
根据国家军事委员会给予的编制,也就是收编时延安上报的武装力量人数,八路军被编为三个师,即115师、120师和129师,总共4.6万人。八路军扩军速度极快,很快发展到十几万人,四十几万人,番号没有增加,仍然是三个师,但一个师的实有人数却已经超过一个集团军。在这种情况下,国家配备的军装自然不够。不过,延安自己生产军装的同时,也生产过带有青天白日的帽徽。从当年留下的未经后来处理的那些原始照片看,无论是集体活动,还是个人拍下的照片,只要是比较正规的部队,都佩戴着青天白日军徽。
当代影像中的八路军军帽

当代影像中的八路军军帽

未处理过的八路军集体照片
当代影像中的八路军军帽未处理过的八路军战士照片
变故是有的,因为皖南事变发生,蒋介石宣布新四军为“叛军”,取消番号,并将军长叶挺交军事法庭,作为回击,新四军的一些队伍干脆摘掉了青天白日帽徽。也就是说,既然被称为“叛军”,那就干脆“叛”了。不过,凡是正规场合,领导人却仍然戴着青天白日军徽,以示未叛。陈毅是皖南事变后任命的新的新四军军长,这时的新四军已经没了番号,但陈毅的装扮却仍然是国军将领,军帽上高悬国军军徽。

当代影像中的八路军军帽

新四军军长陈毅
各地的确出现过一些不戴军徽的八路军队伍,但他们的军装也形形色色,连衣服都胡乱凑合,自然顾不上军徽。但从延安留下的照片看,无论平时如何,只要面对外国记者的镜头,八路军将领从总司令朱德,到彭德怀、林彪、贺龙,一直到普通士兵,几乎都规规矩矩地戴着那顶带有青天白日徽章的军帽。下面是西方记者于1944年在延安拍摄的领导人的照片:

当代影像中的八路军军帽

朱德

当代影像中的八路军军帽

贺龙

当代影像中的八路军军帽

林彪

抗日战争胜利之后的前两年,“解放”的旗帜尚未公开打出来,八路军的正规军装仍然没有变。即使事实上已经在进行着“解放全中国”的战争,却也只称“东北人民自治军”,或是属性模糊的“东北野战军”,仍然戴着国军帽徽。


在发生于1947年5月的孟良崮战役中,战地记者为华东野战军的炮兵连长施夫俊留下的著名照片《指示目标》(一位老大妈为施夫俊指示敌人目标),施夫俊军帽上仍然是青天白日帽徽。这张照片,在革命军事博物馆和孟良崮战役纪念馆都可以看到。



然而,1949年之后,在所有影像、绘画、雕塑和艺术作品中,八路军的军旗不见了,军帽上的帽徽不见了。
从1950年代到文革时期,关于抗日战争题材的作品不断出现。可是,这些作品无一不在八路军和新四军的帽子上做了手脚。直到今天,大多数情况依然如此。下面是人们比较熟悉的绘画,延安那些军事领导人穿了军装,却唯独没有帽徽:


当代影像中的八路军军帽

当代影像中的八路军军帽

反映延安大生产的绘画、雕塑,无论军官还是士兵,都穿了整齐的军装,戴着军帽,但军帽上却没有帽徽,只有两颗黑扣子。
从五十年代到六十年代,小说,戏剧,电影,不少作品都涉及抗日战争,那时的作家当然不会去表现二十多次大会战,而是以八路军和新四军为主角。但那些作品中的八路军和新四军形象,却都不是抗日战争时期的真实模样,他们的帽子上不再有徽章。
这是《苦菜花》中的八路军形象:

当代影像中的八路军军帽

当代影像中的八路军军帽

这是《两个小八路》:
现在我们知道,著名的狼牙山五壮士并未全部牺牲,其中之一葛振林活了下来,他存有当年自己作为八路军战士的照片,军帽上的青天白日帽徽清晰可见:

当代影像中的八路军军帽

但在后来所有关于狼牙山五壮士的电影、连环画、甚至直到现在的绘画和雕塑,却一律去掉了帽徽,只留下了两颗扣子。
我们知道新四军军装的样子,因为有叶挺、项英和新四军官兵的原始照片在。可是,到了样板戏《沙家浜》中,青天白日却让给刁德一和胡传奎,新四军既没有帽徽,也没有臂章,成了这个样子:

当代影像中的八路军军帽

更有甚者,八路军总司令朱德的照片也被修改。1945年,中国共产党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延安召开,留下了毛泽东与朱德在一起的一张照片,在原始照片中,朱德穿的是八路军军装,青天白日帽徽赫然。但在1949年之后,这样的照片竟然“不宜公开”,所有纪念馆、展览馆和画册中都对它进行了涂抹,让总司令的军帽只剩了两颗扣子。

当代影像中的八路军军帽

下面是同一张照片的两种面貌,我们平时所看到的,是处理过的。

当代影像中的八路军军帽

处理过的照片


这样的历史事实,本属众所周知,但在1950年代之后的半个多世纪中,却没人敢说破真相。如果谁说八路军帽子上有青天白日帽徽,就会被打成反革命,被抓起来。当年的下乡知青,就曾有人因为在看完电影之后说八路军的帽子上应该有一枚十二角星的帽徽,第二天就被抓走了。这种情况之下,文学艺术还有什么真实性可言?
时至今日,一般人早已习惯了没有帽徽的八路军形象,个别影视作品忽然恢复了他们头顶上的青天白日帽徽,的确带来了“混乱”,但愿这样的混乱不要时间太长,因为面对历史的本来面目,还是都来尊重为好。



资料提供: 李新宇 | 《当代影像中的八路军军帽》 新浪博客 2019-03-09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美国名厂保健品一级代理,花旗参,维他命,鱼油,卵磷脂,30天退货保证.买百免邮.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8: “挺郭会”还能挺多久? 韩尚笑公开反郭
2018: 有感于当前中国形势 ,回想当年温家宝的
2017: 根除全能神,才能治疗女性“过灵床”之
2017: 无逻辑的“民主”粉,荒唐可笑 zt
2016: 人民日报说:思想的尊严永远只属于人类
2016: 精神控制实验受害九年王焰的微信号
2015: 在中国,为何毛是神邓是鬼? zt
2015: 习近平的女儿和习的思维 zt
2014: 日本派4架军机和百名军人参与搜索马航失
2014: 官媒集体出手 习李为什么被围攻?
 
Jobs. Contact us. Privacy Policy. Copyright (C) 1998-2019. CyberMedi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