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世界商讯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首页 |
 
版主:bob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从八一宣言到皖南事变 下E
送交者:  2019年02月02日11:04:52 于 [世界时事论坛] 发送悄悄话

下- E

[要点:皖南事变-2]

15271672496902235_65per.JPG



*6日*

凌晨,新四军两支先头部队,在茂林、三溪间的高坦、麻岭(一说铜山)遭遇四十师搜索部队,双方交火一至二个小时,互有伤亡。

当天,蒋介石电令顾祝同、李品仙:
(一)查朱、叶各部,尚未恪遵命令向黄河以北移动。
(二)决强制执行之。
(三)第三第五战区应并用军政党综合力量,迫其就范。
(四)特须注意防止该部向江南山地及大别山或豫西流窜,影响大局。
(五)务避免以大部队在前线致敌所乘,我军应以游击战要领避难就易,避实击虚,计出于万全,勿致牵动全局。

从此电内容看,蒋介石并未收到‘支电’或‘微电’,亦未得知当天凌晨新四军与四十师发生武装冲突的情况。

午后,顾祝同向上官云相发出‘鱼未电’令:
叶挺、项英不遵命令(不)以主力由皖南渡江就指定位置,乃擅率驻皖南所部于支晚开始移动,企图窜据苏南,勾结敌伪,挟制中央。似此违背命令,自由行动,破坏抗战阵线,殊堪痛恨。为整饬纲纪,贯彻军令,对该军擅自行动部队决于进剿。仰贵总司令迅速部署所部开始进剿,务期于原京赣铁路以西地区,彻底加以肃清,并严督党政方面配合军事积极工作,傅决根株。又对该军化整为零,企图流散时之清剿,并希预为计划及准备为要。

上官云相遂于下午5点向所辖各部下达了围剿新四军的‘鱼申电’:
一、匪情,支晚由湾滩、章家渡南窜之匪主力因天雨仍滞留于茂林、屯仓徐一带山地中;本(六) 日上午匪军警戒部队与我四十师搜索部队在茂林东南十余华里及铜山附近接触中。
二、(注:三十二)集团军以迅速围剿该匪之目的,于苏南及宣城方面对敌伪暂取守势,即以主力于明(七)日拂晓开始围剿茂林、铜山一带匪军。
第2游击区(注:第三战区第二游击区,总指挥为冷欣)应严阵守备,迅速扫除该防区内之残匪及其兵站设施与秘密工作人员。
右翼军(包括108师,52师)应以有力部队担任宣城至南陵间原阵地守备,以主力展开。。。7日拂晓向茂林方面匪军攻击。
左翼军(包括40师、79师、144师、新7师之一旅)任进剿之主办,经一部(新7师)扫荡青弋江以西之匪区内残匪。。。于7日拂晓向茂林、铜山方面匪军攻击,以一部守备章家渡,并沿无名河对茂林方面警戒以防匪军窜回老巢。
62师控制于东岸附近待命。

下午,新四军军部在茂林南的潘村召开会议,决定按原计划,于6日黄昏开始行动,7日拂晓通过各岭、午前会集星潭,待机行动。


*7日*

凌晨,国军各部展开行动。第四十师沿概岭、星潭、山口、坦里口、高岭、麻岭部署防线,阻挡新四军南下;新七师进兵云岭,截断新四军退路;108师进抵东面的巧峰镇沙河里,第五十二师进占东南的榔桥河及其以东高地和戈村,封锁了新四军东去路线;第七十九师和第一四四师从西南的麻岭、山口、榜山向茂林逼进。

与此同时,新四军则向南、东南攻击前进,试图从南面的星潭、三溪,和东南的榔桥打开缺口,突出国军包围。违令在先,兵力对比悬殊,难下不留余地,彻底决裂,你死我活的决心,新四军陷于非常被动危险的境地。

当天,上官云相多次致电左右翼总指挥刘雨卿、张文清,命令他们“断然以全力攻击,以收迅速聚歼之效,并将各路口予以严密封锁,以免乘夜漏窜”。

同一天,毛泽东、朱德复叶挺、项英五日晨所发电报,指示:你们在茂林不宜久留,只要宣城、宁国一带情况明了后,即宜东进,乘顽军部署未就,突过其包围线为有利。

中午,新四军3路纵队分别击退国军拦击,一纵通过求岭(球岭),向榔桥进军,二纵出丕岭抵达星潭外围,三纵亦在占领高岭后向星潭进军。

下午三点,项英在丕岭山脚下的百户坑召集会议,讨论部队行动方向。会议期间,新四军二纵、三纵开始合攻星潭(在三溪北,出丕岭至三溪的要地),发起多次进攻,却未能突破四十师防线。经过7小时激烈争论,子夜12时,项英最终作出决定:弃攻星潭,改向西南方向突围,走高岭、出太平,再自黄山北麓折行向北,待机从铜陵、繁昌之间渡江(注:放弃南线,改回北线)。

当晚,上官云相命令五二师、四○师、七九师、一四四师发动进攻,对皖南新四军各路纵队前后夹击。

15271674202637616_half.JPG


此图可见:百户坑所在的丕岭;丕岭西南是高岭,再往西南出了麻岭是太平;茂林大致位于东北的泾县与西南的太平连线的中间线上。

*8日*

清晨,新四军军部移至丕岭以西的里潭仓。
顾祝同通过上饶、重庆间的长途载波电话向蒋介石和军令部部长徐永昌报告皖南的战况,称新四军“(若)非向镇江一带渡江,参加攻击我韩德勤军,即系绝不渡江准备窜扰后方”。当天,顾祝同将上官云相的作战部署密电何应钦。

当天,‘闻共党新四军抗命,向国军攻击窜扰’后,蒋介石在日记中写道:“可痛!是应积极肃清!余料中共在现势,决不敢以新四军被肃清而叛乱也。”
(注:由以上二段判断,若非二人有意隐瞒,则直至八日,顾、蒋都未收到叶、项‘支电’、‘微电’。)

中午,军部自里潭仓向高岭移动,叶挺命令新四军5团(团长徐锦树)后卫改前锋抢占高岭,并掩护军部通过高岭前往太平。

下午,5团在高岭与79师激战。

午后,顾祝同密电上官云相:匪军经我各部围剿穷蹙一点,消灭在即,为期能于预定时间彻底肃清,毋使漏网起见,希望督励所部协同友军切取联系,努力进剿,务严令包围于现地区,即电到12小时内一鼓而聚歼之,勿使逃窜分散为要。

同时,顾祝同密电黄绍耿(国民政府安徽省皖南行署主任):对新四军在各地设立之办事处、通讯处、后方留守处、修械处、仓库及一切机关,不论秘密的或公开的一律封闭,并将其武装解除,人员扣留。

5团未能突破79师高岭防线,军部向北退回里潭仓。

当晚(8日晚),上官云相下令:集团军决定明(9)日拂晓再行全线总攻,务于明(9)日正午以前将匪包围于现地区而聚歼之。

亦在8日晚间,新四军军部在里潭仓召开会议,决定放弃向西南经主坦向太平突围的计划,立即北返高坦、茂林,由铜陵、繁昌之间北渡长江。

北返途中,当夜,新四军又遭遇144师拦截,再军激战于高坦。此时,茂林、云岭都已被国军占领,北退的道路也被阻断。

*9日*

子夜后,机要处破译了顾祝同致上官云相9日发动总攻的密电,交给项英。
拂晓时分,项英,周子昆,袁国平等率一小股部队离开军部,试图找小道突围。
新四军各部队仍在与国军激烈交战,尝试突围。
上午,叶挺、饶漱石于高坦急电中共中央及中原局:今(9)日晨北进,又受包围,现在集全力与敌激战,拟今晚分批突围北进。项英、国平、子昆、一氓于今晨率小部武装上程而去,行方不明。我为全体安全计,决维持到底。
(注:饶漱石时为中共东南分局副书记,李一氓为新四军秘书长及东南分局秘书长)

接电后,中原局书记刘少奇于盐城致电毛泽东、朱德、王稼祥,报告皖南新四军的危急情况:“我江南遵令北移被阻,战况激烈,请向国民党严重交涉。”

刘少奇亦复电叶挺、饶漱石:项、袁、周、李不告而去,脱离部队,甚为不当,即在以前他们亦有许多处置不当,违反中央的指示,致造成目前困难局面。望你们极力支持。挽救危局,全力突围走苏南,并直令二支队接应。

稍后,刘少奇再次致电叶挺、饶漱石并指示军部各中共干部:项英同志及袁、周二同志闻已离开部队,致使江南党的领导顿失中心,望你们转告全体党员完全服从叶军长及东南局与军分会委员饶漱石同志之指挥,以打破顽固派之包围,胜利的转移到苏南北渡。

同一天(9日),刘少奇再电中共中央:“项英、袁国平、周子昆等在紧急关头已离开部队,提议中央明令撤项职,并令饶漱石在政治上负责,叶挺在军事上负责,以挽危局。”并建议:“ 无论如何,再不能让项继续负责了,早撤职一天,早好一天。”

当天(9日),毛泽东、朱德复电刘少奇:九日电悉。你说项、袁等已离开部队,“我们尚未接到此项消息,他们何时离开的,现到何处,希夷、小姚情形如何,军队情形如何,望即告我们。得叶、项微(注:指5日)辰电,他们支(注:指4日)夜开动,微晨到太平、泾县间,此后即不明了。”
(注1:茂林大致在太平、泾县连线的中间位置)
(注2:此电即是说,延安未收到皖南军部6日至9日间的任何电报;7日,延安曾向军部发出一电)

苦战一天,新四军不敌114师,放弃了高坦的争夺。黄昏,叶挺、饶漱石率领第三团、教导总队和军直属队甩开高坦之敌, 向东北方向开进,准备沿东流山麓,经石井坑、大康王,于泾县、丁家渡之间渡过青弋江至孤峰,然后由铜陵、繁昌一带渡江北上。

*10日*

经一夜混战,10日拂晓,军部转战至高坦东北的石井坑村。前锋部队进至石井坑北侧山岭,遭遇国军伏击,无法继续北进。

新四军各部队向军部靠拢,上午,在石井坑汇集了约5000余人。叶挺决定在石井坑四周控制制高点,构筑工事,休整部队,防守待机。

1月10日,刘少奇复毛泽东、朱德9日电,说:接希夷、小姚九日来电,说项、袁等率小部武装不告而别,行动方向不明。部队受敌包围激战,决定九日晚分批向北突围。。。他们在何处及情况如何我亦不知,二支队在江南集结,待命行动接应他们,亦不知他们行动。他们应从泾县以北青弋江、宣城向郎溪东进才安全,而先向南行动到茂林拖了许多天致受敌包围。

叶挺、饶漱石于石井坑向中共中央连发两份电报。电文一:
支持4日夜之自卫战斗,今以濒绝境,干部全部均已准备牺牲。请即斟酌实情,可否由中央或重庆向蒋介石交涉立即制止向皖(南)进攻,并按照原议保证新四军安全移防江北及释放一切被俘人员。

电文二:我全军被围于泾县、茂林以南,准备固守,可支持一星期。请党中央以周恩来名义,速向蒋、顾交涉、以不惜全面破裂威胁,要顾撤围,或可挽救。上下一致,决打到最后一人一枪,我等不足惜。一周后如无转机,则将全部覆没。盼立示。

下午,突围未果的项英、袁国平、周子昆、李一氓等人路遇从高岭撤退的5团残部,与徐锦树一同来到石井坑。返回军部后,项英就离队经过致电胡服并转中共中央:今日已归队。前天突围被阻,部队被围于大矗山中,有被消灭极大可能,临时动摇,企图带小队穿插绕小道而出。因时间快要天亮,曾派人〔请〕希夷来商计,他在前线未来,故临时只找着国平、子昆及一氓同志(??未同我走)。至9日即感觉不对,未等希夷及其他同志开会并影响甚坏。今日闻五团在附近,及赶队到时与军部会合。此次行动甚坏,以候中央处罚。我坚决与部队共存亡(请胡服转中央)。

叶挺当天在石井坑召开高级指挥员会议,将汇聚石井坑的部队编制为4个队,分守石井坑重要地域,并成立了总预备队。

当天,叶挺、项英给蒋介石发电,恳请撤围:职奉命北移,到茂林即遭友军四面包围,弹尽粮绝。如委座认为新四军仍系抗战部队,而职等仍系抗战军人,则恳立即命令友军解围。
(注:这封电话电报的命运可能也和‘支电’、‘微电’一样,中途被压。据说,1月13日后的某日,毛泽东致电周恩来,说,项英的这封电报比前一封‘立场更坏’,‘此电决不能交,故未转你处。’。‘这封电报’即指上面的恳请撤围电,而‘前一封’则指1月4日的‘微电’。)

当天,军部砸毁4部电台,销毁全部联络文件,只留下1部电台,凭脑记密码与延安、盐城联络。

*11日*

拂晓,108师、52师部分部队进至石井坑正东的球岭,与新四军1纵新1团激战,新1团被打散。108师、52师遂从东北、东南两面迫近石井坑。同时,40师从南面,114师、79师从西南和西南,新7师从北面加入对石井坑的围攻。

叶挺于石井坑布置环形防御,分派部队守卫南面的东流山各高地、北面的香炉墩高地,东面的白山一带高地,东北的狮形山附近高地。

当天,众寡悬殊,弹粮不济的新四军打退了国军多次局部进攻,守住了石井坑周围各高地。

当天,饶漱石以个人名义单独致电中共中央,反映新四军的问题及与项英的分歧:我抵此后,关于发展问题曾与项发生空前争论。。。我军在一个月前由皖渡江完全可能,只是项之犹豫迟疑所阻。。。我虽为东南局及军分会委员之一,但项对此次军事计划及一切会议,完全不要我参加,一直到不告而别,实令人寒心。。。我为革命而牺牲,正我初衷。但在这次万一不幸,死不瞑目,并愧不能负中央所予重任。

同日,叶挺、饶漱石、项英联名致电中共中央,汇报说:
顽敌 40、144、79、52、108 各师,已于今日合围,预计明晨会总攻。
顾已下生擒我等之命令。
我们方针:缩短防线,加强工事,以少数箝制多数,控制一个团以上兵力,选择弱点,俟机突击,给以大打击,再做第二步,能突破当更好。
现士气尚佳,惟粮弹不齐,不能持久。 

11日晚,军部派出新、老三团各一部从石井坑向茂林方向的东岗村发起猛攻,遭新七师、第一四四师反扑,激战持续到拂晓,新、老三团伤亡较大,被迫后撤。

当晚(11日),叶挺、饶漱石致电毛泽东、朱德、王稼祥:本军五昼夜不停与五、六倍〔之敌〕激战于重围,计划又告失望,现将士疲劳过度,只好固守一拼,惟士气尚高。此次失败,挺应负全责,实因处事失彼、指挥失当所致。但政委制???之缺点实亦一因。今事已至此,只好拼一死以赎其过。希夷

当日,毛泽东、朱德、王稼祥从延安发出致胡服、陈毅即转叶挺、饶漱石及全体同志电:希夷(即叶挺)、小姚(即饶漱石)的领导是完全正确的,望全党、全军服从叶、姚指挥,执行北移任务。你们的环境虽困难,但用游击方式保存骨干,达到苏南是可能的。

同时,毛泽东同朱德、王稼祥复刘少奇、陈毅9日电:你们转来叶、姚电悉,叶、姚是完全正确的,望你们就近随时去电帮助他们并加鼓励,惟项英撤职一点暂不必提。

*12日*

清晨5时30分,上官云相以电话命令:各部队即刻开始向当面之匪进行拂晓攻击。
天亮后,国军从各个方向发起猛攻,战斗在东流山等地全面展开,战况异常惨烈。

当天(12日)早晨,刘少奇、陈毅召开新四军军分会会议,商量对皖南军部的救援办法。会后致电毛泽东、朱德、王稼祥,建议:为答复蒋介石对我皖南一万人之聚歼计划,“请朱(瑞)、陈(光)、罗(荣桓)准备包围沈鸿烈,我们准备包围韩德勤,以与国民党交换”。

12日当天,延安召开中央政治局会议,通过毛泽东起草的对皖南新四军的指示电。中共中央书记处即电示刘少奇、陈毅转叶挺、饶漱石:一、中央决定一切军事、政治行动均由叶军长、饶漱石二人负总责,一切行动决心由叶军长下。项英同志随军行动北上。二、中央此决定向部队干部宣布。

稍后,毛泽东、朱德、王稼祥再次致电胡服即转叶挺、饶漱石:“你们当前情况是否许可突围?如有可能,似以突围出去分批东进或北进(指定目标,分作几个支队分道前进,不限时间,以保存实力达到任务为原则)为有利,望考虑决定为盼。因在重庆交涉恐靠不住,同时应注意与包围部队首长谈判,并盼将情形电告。重庆方面, 正在交涉,但你们不要靠望,一切靠你们自己。

在国军各部队猛烈攻击下,新四军东流山制高点及其以北高地,白山等阵地相继失守。国军一度从石井坑坑口对面的山坡冲下来,冲到村口不远处。当天,新四军伤亡达二千余人。

傍晚,叶挺在大月村附近召开紧急会议,决定分散突围,当晚,突围战斗开始。    

12日,盐城华中(八路军、新四军)总指挥部收到了新四军军部用脑记密码发来的电报:情况万分紧急,密码已经烧掉,请党放心。东进,东进,我们是铁的新四军。

12日,刘少奇、陈毅致电毛泽东、朱德、王稼祥:我江南军部叶、项、袁、周等共约九个团遵令北移,至茂林附近,被顾祝同五个师层层包围,多次未冲出,已激战六昼夜,死伤已重,弹尽粮绝已致绝境。他们准备拼至最后一人。望你们速向重庆严重交涉,停止包围,让我安全北移。请朱、陈、罗准备包围沈鸿烈,我们准备包围韩德勤,以与国民党交换。

12日,中共中央书记处致电周恩来、叶剑英:新四军全军东进,行至太平、泾县间之茂林,被国民党军队重重包围已六天,突不出去,据云尚可固守七天。望向国民党提出严重交涉,即日撤围,放我东进北上,并向各方面呼吁,证明国民党有意破裂,促国民党改变方针,否则有全军覆灭危险。

12日晚,在重庆庆祝《新华日报》发行三周年酒会上,周恩来接到延安电报,立即向张冲(国民政府军委会办公厅顾问事务处处长)提出抗议,要求急电制止,并分别打电报给顾祝同、何应钦,写信给蒋介石,要他们撤围让路。

12日,蒋介石下令顾祝同停火,12日晚,顾祝同命令停火。(注:未查到停火命令原文,停火令下达后,国军可能停止了主动进攻,但仍保持包围态势。)

12日晚,蒋介石与白崇禧等讨论皖南事件处置。白崇禧等主张扩大战果,乘势向陕北、华中、华北“进剿”,消灭新四军、八路军。蒋介石反对这种做法。他在当天的日记中写道:“健生坚欲在此时消灭共党军队,此诚不识大体与环境之谈,明知其不可能,而必欲强行之,健生之幼稚,与十年前毫无进步,可叹!余总决令放行,只要其知求饶而能从命,足矣。”

(未完待续)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美国名厂保健品一级代理,花旗参,维他命,鱼油,卵磷脂,30天退货保证.买百免邮.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8: 日本为什么敢对钓鱼岛“国有化”?(四
2018: 自由是每个关心中国命运者的责任——张
2017: 中国960万国土得感谢一个人 zt
2017: 中美政要站台 中国国家级演出团却被拒签
2016: 独立是正道,统一是霸道 zt
2016: 他往毛皇的神龛上吐唾沫——谈德国人雷
2015: 创建中华网民局域网国 zt
2015: 共产共妻話今昔 zt
2014: 挪威议员为何推袁隆平角逐诺奖 z
2014: 春晚红色“巫女”团 z
 
Jobs. Contact us. Privacy Policy. Copyright (C) 1998-2019. CyberMedi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