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世界商讯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首页 |
 
版主:bob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美洲移民大篷车,合法还是“入侵”?
送交者:  2019年02月02日10:23:49 于 [世界时事论坛] 发送悄悄话

美洲移民大篷车,合法还是“入侵”?

茉莉:当特朗普把中美洲难民寻求庇护的行为称为“入侵”并扬言阻止时,他不仅违背了美国道德,而且违反了法律。
更新于2019年2月1日 06:32 茉莉 为FT中文网撰稿


http___i.ftimg.net_picture_6_000081586_piclink.jpg


本文为作者“欧洲难民故事”系列之十六

我把中美洲难民大篷车(Caravan)归到“欧洲难民故事系列”里,这是因为,不但因反大篷车而关闭政府的美国总统是欧洲移民后代,他所代表的美国白人“另类右翼”,其祖先也大都来自欧洲,就连那些被拒之门外的大篷车难民——正徒步向美国进发的洪都拉斯等国人民,也大都是欧洲人与美洲原住民祖先混血而成的拉丁民族。

因此在我看来,正在美国喧嚣上演的为抵御大篷车而“修边境墙”之闹剧,实际上是一个关于欧洲移民后裔的故事。一言以蔽之:一些富裕了的欧洲白人移民后裔要赶走前来求助的穷亲戚,因为那些想要逃离暴力与饥饿的人不但贫困、受教育程度较低,而且,混血的拉丁美洲人皮肤不够白。

但是,当特朗普总统把中美洲难民寻求庇护的行为称为“入侵”,并扬言“动用一切力量阻止”之时,他不仅违背了美国所有的信仰传统和道德体系,而且违反了多条美国法律与国际法规。因此,特朗普宣布采取的针对难民的极端措施,引起了国际人权组织的广泛谴责。

除却印第安人,美国谁不是“大篷车”?

把奔向美墨边境的难民队伍称为“大篷车”,这其实只是一个有美国传统意义的形象比喻。那些中美洲移民大都是以步行、汽车、火车等方式长途跋涉,并没有驾驶真正的马车。因此,大篷车只能视为一个具有广泛涵义的象征。

Folk från Honduras på väg mot USA.jpg


很有意思的是,具象征意义的“大篷车”几乎涵盖了所有的美国移民,也包括当今美国总统的前辈。当年,特朗普的祖父为逃避德国的兵役,跑到美国开妓院。特朗普那出生于苏格兰乡村的母亲,也因贫穷跑到美国当保姆。他们的目的与当今大篷车移民的目的一样:为了争取一个更好的生活。他们的手段也差不多:都是在没有签证的情况下,擅自进闯入美国。

今天善待难民的瑞典人没有忘记,上个世纪初曾有一百多万北欧人因饥荒移民到美国。而在19世纪中叶的爱尔兰,因马铃薯病变失去食物而奔向美国等地的人,竟占全国人口的四分之一。

最早的美洲“大篷车”,应该追溯到那艘风雨飘摇的船——1620年的“五月花号”。那批受迫害的英国清教徒逃难来到新大陆,曾获得美洲的合法主人——印第安人的帮助,后来他们成为强悍的殖民者,把对自由的追求变成对当地土著的掠夺与奴役。

实实在在的大篷车出现在19世纪美国的“西进运动”中,那是一种覆盖白布的四轮马车。为了占有西部广袤的土地,欧洲移民们把全部家当和希望都装在车上,沿着印第安人开辟的道路往西前进。

也许我们可以轻轻地问一声:在当今美国,除了印第安人,谁能说他不是大篷车的后代?

为什么说特朗普禁大篷车入境违法?

当然,和今天的移民大篷车不同,当年的“五月花号”以及特朗普的欧洲祖辈,都是在美国尚未有移民法的时代入境的。作为移民国家,美国在上世纪20年代才开始立法限制移民。虽然美国已不再像过去那样开放门户,但特朗普总统如此强横阻拦大篷车,甚至使用催泪瓦斯,为此他涉嫌违反多种法律。

我归纳一下特朗普所违反的美国法律与国际法,主要有这么几点:

第一,违反了有关难民申请庇护的法律。

国际特赦组织秘书长在去年11月的声明中说:“寻求庇护是一项基本人权。我想提醒特朗普总统,美国法律明确规定,寻求庇护者在何处或如何进入该国并不重要,——他们可以申请庇护。特朗普的意图是限制寻求庇护者的权利,这违反了法律和美国的国际义务。”

按照美国有关法律规定,抵达入境口岸的人如果害怕回到自己的国家,他们有权申请庇护。国际上的通常做法是:对于前来申请庇护的人,凡签订了日内瓦难民法的国家都有义务倾听每个人要求“避难”的理由。如果申请者能给出足够的事实,证明他们如回原居住国会有人身安全问题,那么签约国政府就应考虑收留他们,他们就成为被接收的“难民”。

第二,违反了保护移民儿童的美国法律

美国具有法律约束力的《弗洛雷斯协议》规定,移民当局在拘留未成年人时应该保证某些条件和待遇,例如为移民儿童提供厕所、饮水设施、适当的空温和通风设施、适当的监督及与家人接触。而且,美国法律禁止孩子被关押超过20天。

但特朗普却在美墨边境执行零容忍政策,将难民父母与孩子分开,因此被媒体称为“分离骨肉总统”。目前,已经有两名难民儿童在美国非法移民拘留中心死亡。

第三,违反《治安官动员法》与催泪弹

特朗普认为总统在移民问题上拥有全权,他因此大大咧咧地表示:如有必要,美国在墨西哥边境的部队已被授权使用致命武力。法律专家认为,该命令可能违反了1878年的《治安官动员法》,该法案限制了政府使用军事人员执行国内政策的权力。

在美国警卫按照特朗普的命令,朝墨西哥边境的难民发射催泪弹后,墨西哥外交部要求国际调查,认为这种做法违反了国际法。

TÅRGAS 2.jpg

由于特朗普关于大篷车的新政策处处违法,2018年12月21日,美国联邦最高法院以五比四的投票结果,否决了特朗普关于难民不能在南部边境申请庇护的新政策。

不是大篷车“入侵”,而是另类右翼所需

其实,与近年来接收难民的其他国家比较起来,美国目前面对的大篷车简直是“相形见微”。按照联合国的统计,当今世界有6000多万难民,一些穆斯林国家如土耳其、巴基斯坦、乌干达和黎巴嫩等国,几乎每国接受难民的人数都在百万以上。近几年,西欧北欧等基督教国家也接收了两百多万难民。

而目前已抵美墨边境的中美洲大篷车尚只有几千人。如果按照美国正常的程序审查,他们中能有资格获庇护的人数就更少了。有人说,即使让区区几千难民全部闯关过去,散落到美国广阔大地,他们很快就会融入其中。

在成为总统之前,特朗普是很喜欢这一类廉价的无证移民的。特朗普高尔夫俱乐部曾雇用过不少非法移民,其中一位是来自危地马拉的清洁工莫拉莱斯(Morales)。她曾为特朗普洗衣服和整理房间。特朗普公司给这些员工伪造绿卡和社会保险号码,其相关证据已经被FBI掌握。

Victorina Morales, an undocumented immigrant who spoke about working on the housekeeping staff for the Trump National Golf Club.jpg

        (这是来自危地马拉的清洁工莫拉莱斯(Morales))

明知非法劳工为美国经济、也为自己的家庭做出了很大贡献,特朗普在竞选总统时就变脸了。他对移民难民恶言相向,不但扬言要将数百万无证移民驱逐出境,还胡说墨西哥裔非法移民是强奸犯和杀人犯,制造危机与恐惧。

特朗普的政府官员包括白宫新闻秘书也跟着大肆撒谎,说已有近4000名恐怖分子在2018年跨越南部边境。然而,根据美国国会收到的CBP数据,2018年上半年,海关与边境保护局在美墨边境仅找到6名有恐怖嫌疑的移民,没有证据证明已有恐怖分子跨越边境进入美国。

有研究显示,目前美墨边境并没有出现新的危机。那里的非法移民已达20年的新低,毒品走私则主要是透过港口而非边界,特朗普宣传的是一场虚假的边境安全危机。2000年,试图偷渡的非法移民人数曾高达160万,后来每年减少,到特朗普执政后人数已减到每年30多万(大都被抓送回)。

然而,特朗普却把那些因贫困和暴力而绝望从出逃的中美洲难民,称为对美国安全的“严重威胁”,胡说“美国现在正面临一群粗暴的罪犯入侵。”目前,特朗普敦促美国国会拨款57亿美元,在美墨边界修建一道围墙以阻止难民进入美国,为此他不惜挟持国家,让政府长期关门,甚至要“宣布进入紧急状态”。

在中期选举后成为美国众议院议长的南希•佩洛西女士,坚持反对修建边境墙的计划,她代表民主党表示:在美墨边界建造界墙“不道德、无效、并且昂贵”。“国家之间的墙是不道德的,这是一种古老(落后)的思维方式。”

虽然古老落后,但特朗普可不是一意孤行。他对中美洲难民放狠话,向妇女儿童打催泪弹,在他戏剧性地打这种“移民牌”的姿态背后,我们看到,美国已出现的一种新的政治形态:另类右翼煽动的极端民族主义、反移民的排外主义,连同美国白人至上的丑陋历史卷土重来。那些极右种族主义者需要一个自负而强硬的领袖代表他们,而特朗普需要他们的选票,就必须一再表演强硬与顽固,以迎合其基本盘的反移民本质。

总统政策违反美国所有信仰和道德

令人庆幸的是,特朗普并不代表多数美国人。在去年的中期选举,在野美国民主党赢得众议院的多数席次。人权观察组织在《2019世界人权报告》指出其原因之一:“特朗普总统试图动员其支持基础,将中美洲民众躲避暴力威胁而寻求美国庇护视为迫切危机。这种制造恐惧的作法不被选民接受。”

美国各宗教领袖也纷纷批评特朗普制造的边界危机。《华盛顿邮报》刊登了他们的声明,说:“特朗普政府上周向在我国南部边境寻求庇护的家庭发射催泪瓦斯。作为基督教,犹太教和穆斯林传统的领导者,我们惊恐地看着,我们拒绝默默地观看。我们的信仰都很清楚:我们必须欢迎那些在逃难暴力的人们。”

各宗教领袖一致公认:总统的政策违反了美国所有的信仰传统和道德体系。但特朗普是不在乎什么信仰和教义的,他继续对中美洲难民放狠话,向他支持他的基本盘显示其能耐——坚持要将难民危机堵在边境围墙之外。

然而,美墨边境墙并不是如特朗普所说,是“坚固的钢材或水泥”建筑成的,实际上,它是由贫困造成,从世界历史的成长中崛起的,关系到人的命运与情感。有人说,只要中南美洲仍然贫穷暴力,难民问题就无法杜绝。对于那些企图逃离生存噩梦的难民来说,除了死亡,没有什么能阻止他们攀援高墙的脚步。

在本质上,大篷车问题体现的是南北美洲的贫富差距。富裕的美国政府应该做的,是去帮助中美洲减少贫困和暴力,而不是建墙。然而,特朗普上台后大幅缩减对中美洲国家的经济援助,现在他又挟持政府,以实行他的修墙反难民的计划。

那么,本来就是移民国家的美国,那些古老大篷车的后代,他们还会承担帮助难民的责任吗?这个问题考验着美国人:是否还要维护二战后建立起来的人道主义价值观?是否还要遵守有关难民的国内法律和国际公约?

历史上,美国曾经自绝于世界之外。那是上世纪30年代,美国政府实行孤立主义,不肯接收犹太难民,导致巨大人道灾难。今天,美国出现了一个冷酷而满口谎言的总统,他利用白宫椭圆形办公室制造对难民的恐惧,那么,上个世纪发生的那段历史还会重演吗?

德国总理默克尔曾在2015年对滞留匈牙利的难民敞开国门,因此一直被特朗普指责为“放任”移民改变德国。但2018年的统计表明:德国失业人数被宣布创历史新低,难民正在融入劳动市场。目前,即将离任的默克尔仍然坚持人道关怀精神,积极推动欧盟从源头解决难民问题,并在帮助移民融入社会等方面加大投入。默克尔说,引导难民事关重大,涉及到人类前途。

(注:作者是定居在瑞典的华裔作家。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bo.liu@ftchiense.com)

此文原址:FT中文网 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81324?full=y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美国名厂保健品一级代理,花旗参,维他命,鱼油,卵磷脂,30天退货保证.买百免邮.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8: 日本为什么敢对钓鱼岛“国有化”?(四
2018: 自由是每个关心中国命运者的责任——张
2017: 中国960万国土得感谢一个人 zt
2017: 中美政要站台 中国国家级演出团却被拒签
2016: 独立是正道,统一是霸道 zt
2016: 他往毛皇的神龛上吐唾沫——谈德国人雷
2015: 创建中华网民局域网国 zt
2015: 共产共妻話今昔 zt
2014: 挪威议员为何推袁隆平角逐诺奖 z
2014: 春晚红色“巫女”团 z
 
Jobs. Contact us. Privacy Policy. Copyright (C) 1998-2019. CyberMedi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