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世界商讯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首页 |
 
版主:bob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从八一宣言到皖南事变 下D
送交者:  2019年02月01日11:33:26 于 [世界时事论坛] 发送悄悄话

[提示:读者可跳过帖中引用的长篇电文及讲话内容(知其标题即可),只阅读较短的电文、资料、事件,以使阅读相对快速轻松,并利于理清脉络。感谢您关注。]



D

[要点:蒋周谈话-免调十大理由-江未电-皖南事变-1]

12月23日,中共中央军委命令:皖南部队全部以战备姿态绕道茂林、三溪、宁国、朗溪到溧阳,然后待机北渡。
(注:中国革命历史博物馆陈列部王振合在《关于皖南新四军北移的行军路线问题》一文中称:“该电报为本馆藏电稿抄件”;但也有人称,这个电报不存在。本文不能作出定论。)

12月23日,叶挺发出致蒋、何、白、顾“梗电”,提出因改道引出的困难:
(注:“改道”指蒋介石12月10日电令,皖南新四军不准向东经苏南由镇江北渡至扬州,而应原地北上,由铜陵、繁昌北渡至无为)
一是按原计划从苏南北移的兵站线已敷设。。。
二是铜陵、繁昌沿江敌伪据点增兵,江面上炮舰梭巡,船只不易过江。。。
三是据报江北桂军已有两个师开到庐江、无为,正在姚沟、襄安各地沿岸构筑工事, “而姚沟、襄安各口,职部如渡江,又皆为登岸处。。。”
四是大军开行支用浩繁,至今只领到顾长官批发的五万元,实感不足,“至请领弹药则迄未承确示究竟数目与何时批发”。
电文在申述以上苦衷之后,向蒋、何、白、顾提出“不得不再为渎请”的3点要求:
一是要求延缓渡江限期。“江南之敌情紧张、通过不易,尤以江北友军意存不友,影响职部行动莫此为甚”,“职部本欲求速,傅如期完成北移任务,但以此形隔势阻,不得不申请展期一月限期,尽速遵命北移”
二是要求皖北桂军后撤让道。“傅职部北渡有上岸之地,并请划定皖北庐江境为职军临时结集境地(因渡江非一次可以渡完) ,并请指定庐江、六安以北之路线,庶足以防止与皖北友军无谓之误会与冲突”
三是要求补发饷弹。“经临各费及弹药等,恳仍准照各电所请,赐发三十年度一月份、二月份经费及临时费三十五万元(除已发五万元外) ,弹药按步兵五十万发”。

12月24日,周恩来致电毛泽东并中共中央书记处,说他拟于二十五日会见蒋介石,向蒋提出新四军皖南部队决定过江,江北部队缓调黄河以北,交换条件是:速给新四军补充弹饷,停止国民党华中部队的前进,停止全国的政治压迫,取消张国焘的国民参政员资格。

当天(12月24日),毛泽东复电周恩来:同意你见蒋时的交换条件,惟江北部队请缓调改为请免调,照‘佳电’立场告蒋。

12月25日,周恩来拜会蒋介石,蒋介石“极动感情地”对周说:
连日来琐事甚多,情绪不好,本不想见,但因今天是4年前共患难的日子,还是和你谈谈话为好。(注:36年12月25日,蒋介石西安事变获释。)
。。。
你们一定要照那个办法开到河北(注:指《中央提示案》和《皓电》中的北移命令),不然我无法命令部下。苏北事情闹太大了,现在谁听说了都反对你们。。。他们很愤慨,我的话他们都不听了。。。
抗战4年,现在是有利时机,胜利已有希望,我难道愿意打内战吗?愿意弄坍台吗?现在八路军、新四军还不都是我的部下?我为什么要自相残杀?就是民国16年(注:1927年),我们何尝不觉得痛心?内战时,一面在打,一面也很难过。
你说河北(注:《中央提示案》划给中共军队的驻防、作战区域包括陕甘宁、晋、察、冀、鲁北)太小,其实我为你们着想。。。
现在你们这种做法,简直连军阀都不如了。。。
如果非留在江北免调不可,大家都是革命的,冲突决难避免,我敢断言,你们必失败。如能调到河北,你们做法一定会影响全国,将来必成功。我这些话没有向外人说,我可以向你说,你可以告诉你们中央同志。。。
你们过,从皖北一样可过。只要你们说出一条北上的路,我可担保绝对不会妨碍你们通过。。。(注:这句话与蒋12月10日下达的‘原地北渡命令’有冲突。)
只要你们肯开过河北,我担保至一月底,绝不进兵。

12月25日,毛泽东代表中共中央作“关于时局政策的指示”,并向全党、全军强调反对国民政府北调(八路军、新四军北移至旧黄河以北)命令的免调十大理由﹕
甲、自日汪条约签定,美国借款,苏联援助,与我党反投降斗争开展后,此次投降危机已被制止。。。
乙、国民党仍是一面反共,一面抗战的两面政策,因此我们仍是一面团结,一面斗争革命的两面政策。。。因此,我们对华中的进攻,与西北的封锁的反对,特别必须强调对彼方的军事进攻,必须举行坚决的自卫斗争粉碎之。对彼方强迫我限期撤至黄河以北,则必须强调下列理由以反对之﹕
1 我江南部队决定北移以示让步。
2 华北灾情渐重,尚有一部南移就食之必要,华中部队北移,等于就死。
3 游击战争需要扩大回旋区域,局促一隅,必归消灭。
4 华中部队多系人民保卫家乡而组织者,欲其移动,甚为困难。。。
5 整个新四军、八路军牵制敌军一半。。。理应受奖不应受罚。
6 皖南部队已遵令北移,江北部队乃事实上困难移动,并非故意抗命。
7 摩擦之原因,系由于国民党发布反共命令(防止异党活动办法等等),及亲日派发动反共(石友三即是证明),并非由我党我军而来。
8 军饷不足,编制甚少(五十万人,只编三个师),太不公平;强迫新四军游击部队北移,更加无理。至于长久不发军饷,不知置我军于何地,实属不明,因此要求继续发饷。
9 新四军所属各地,如赣州、闽北、闽西、湘赣边区、湘鄂赣边区及湘南、鄂豫边区等地,其留守人员,均遭屠杀毫无保证。
10 华中部队北移,只有日寇欢喜,对坚持抗战,保卫华中均为不利。
以上十大理由,必须利用各种机会指出。以抵抗国民党对我移至黄河以北狭小区域,以便他借口的恶毒政策。
丙、。。。
丁、今天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是联合与斗争的两面的政策。具体的说就是﹕
。。。
2 统战下的独立自主政策,既“联合”,又须独立“斗争”。
。。。
4 在和反共顽固派斗争时,是利用矛盾,争取多数,反对少数,各个击破。是有理、有利、有节;是一打一拉,又打再拉;硬不硬到会破裂统一战线,软不软到会丧失自己的立场。
5 在敌占区域与国民党统治区域的政策,是一面开展工作,一面采取隐蔽精干的政策;在组织方面与斗争方面采取长期埋伏,积蓄力量,等待时机的政策。
6 针对国内阶级关系,规定我们的政策标准,是发展进步力量,争取中间力量,孤立反共顽固力量与打击亲日势力。
。。。

同一天(12月25日),毛泽东在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上作报告,指出:最近国民党动员反共,汤恩伯领特费准备反共,各方面都实行反共的高压政策,现在还不能说是反共高潮下降,但不过是大吹小打,因目前国民党在全国反共是困难的。国民党认为英、美借款等国际形势对他很有利,想利用目前形势给我以打击,我们的方针是新四军是不能走的,他要打也由他。在此次反磨擦中我们的收获主要是取得苏北。

当天(12月25日),叶挺、项英急电中央:近顾忽令我军改道,而桂李在江北之军事布置,皖南顽军之暗中调动,对我包围,阻我交通,并故意对弹药遣散费之推诿,如此情形,是否彼等有意阻难我们,而便于进攻江北,然后可再借口对付皖南?。。。部队早已整装待发,两方交通因敌顽两方面不能顺利北渡。。。情形如此,我们的行动应如何?请考虑后即速示,以免陷于进退两难之境地。

同日(12月25日),毛泽东、朱德致电周恩来,叶剑英:“据项英电称,顾祝同忽令新四军改道繁(注:繁昌)、铜(注:铜陵)渡江,而李品仙在江北布防堵截,皖南顽军复暗中包围,阻我交通,南岸须通过敌人封锁线,江中须避敌艇袭击,非假以时日分批偷渡则不能渡,势将进退两难等语。请速向蒋交涉下列各点,并电告结果:
(一)须分苏南,繁、铜两路北移;
(二)须有两个月时间,若断若续,分批偷渡;
(三)皖南军队不得包围,不得阻碍交通;
(四)皖北军队(注:指国军)由巢、无、和、含〔 巢县、无为、和县、含山〕四县撤退,由张云逸派队接防,掩护渡江;
(五)保证不受李品仙袭击;
(六)弹药及开拔费从速发下。

25日当天,毛泽东再次致电周恩来,指出:蒋介石内外情况只能取攻势防御,大吹小打,故复电以拖为宜,拖到一月底再说。胡宗南全无战意,其他中央军可知,如白崇禧也软下来,彼方非自己转弯不可。何应钦系统与CC系统是想打的,都是亲日派,但中央军与桂军如不愿打,则亲日派也无能为力。汤恩伯部据所得情况也很少打的兴趣。桂军至今只一三八师四个团在淮南路东,其他几个师毫无东进消息。李仙洲(注:时任第九十二军中将军长兼二十一师师长)虽准备向砀山(开)进,但何日开动尚无确息。现苏北战事已停,望向刘斐(注: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军令部次长,疑为中共地下党员)说明,要求停止李仙洲、莫德宏(注:第四十八军第一三八师师长)东进,否则难免引起大冲突。我第一一五师教五旅已到苏北,现正连同黄克诚、陈毅各部集中整训,统一编制,一两个月后战斗力必大提高,然后以主力西进,对桂军施以教训。望示意白崇禧,如想保持友谊,则请他将莫德宏师撤退。杨得志旅一个月后可到淮北,皖南三个团又北上,足以对付蒋、桂军进攻。只要蒋不投降,大举进军是不可能的,始终不过是大吹小打而已。

12月下旬,张云逸接到了新四军军部的电告,军部已令准备到江北指挥部工作的中共中央军委第二局原局长曾希圣在无为组织了渡江指挥部,负责筹集渡船、粮草,准备接应军部和皖南部队从铜陵、繁昌地区北渡。张云逸根据中共中央、新四军军部的指示,派出小部队到无为一带沿江地区进行侦察,为军部及皖南部队渡江后向东转移做准备。同时,张云逸还令孙仲德率无为游击纵队配合渡江指挥部进行各项准备工作。

12月26日,毛泽东以中共中央书记处名义复叶、项25日电,严厉批评项英,并敦促项英、周子昆、袁国平等执行北移方针。电文如下。
项、周、袁:
各电均悉。你们在困难面前屡次来电请示方针,但中央还在一年以前即将方针给予你们,即向北发展,向敌后发展,你们却始终藉故不执行。最近决定全部北移,至如何北移,如何克服移动中的困难,要你们自己想办法,有决心。现虽一面向国民党抗议,并要求宽展期限,发给饷弹,但你们不要对国民党存任何幻想,不要靠国民党帮助你们任何东西,把可能帮助的东西只当作意外之事。你们要有决心有办法冲破最黑暗最不利的环境,达到北移之目的。如有这种决心办法,则虽受损失,基本骨干仍可保存,发展前途仍是光明的;如果动摇犹豫,自己无办法无决心,则在敌顽夹击下,你们是很危险的。全国没有任何一个地方有你们这样迟疑犹豫无办法无决心的。在移动中如遇国民党向你们攻击,你们要有自卫的准备与决心,这个方针也早已指示你们了。我们不明了你们要我们指示何项方针,究竟你们自己有没有方针?现在又提出拖或走的问题,究竟你们自己主张的是什么?主张拖还是主张走?似此毫无定见,毫无方向,将来你们要吃大亏的。
当天,毛泽东、朱德再次致电项英:关于销毁机密文电是否执行?你应估计在移动中可能遇到特别困难,可能受袭击,可能遭损失,要把情况特别看严重些。在此基点上,除想尽一切办法克服困难外,必须把一切机密文件电报通通销毁,片纸不留。每日收发电稿随看随毁,密码要带在最可靠的同志身上,并预先研究遇危险时如何处置。此事不仅军部,还要通令皖南全军一律实行,不留机密文件片纸只字,是为至要。

26日,上官云相电令方日英:
宁国。第四十师师长方日英:(万急密)
长官电示:某方将有突然行动。特令你部,接电之时,立即于12月27日行动,12月31日抵胡乐司,开赴三溪、星潭一线,实施防堵 (对部队可佯称回后方休整),加紧赶停工事,并迅速向云岭方向派出便衣侦察,早悉某方动向,务须迅速、机密、勿泄意图,以免给某方口实。切切此令。执行情况,仰即遵办具报为要。
(注:上官云相为第三战区副司令长官,第32集团军司令)

27日 四十师从苏南宜兴、溧阳向旌德、泾县方向移动。

12月27日,毛泽东、朱德致电叶挺、项英,周恩来、叶剑英,指出:新四军渡江仍须对桂军戒备以防袭击,请周、叶向蒋交涉,下令李品仙不得在巢县、无为、和县、含山地区妨碍新四军北移。

同日(12月27日),毛泽东起草朱德、叶挺致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副司令长官李品仙的急电,电称:新四军江南部队遵令北移,祈饬庐、巢、无、和、含、滁〔庐江、巢县、无为、和县、含山、滁县 〕地区贵属勿予妨碍,并予以协助,以利抗战,特此电恳,敬盼示复。

12月28日,项英主持召开新四军军分会扩大会议,经过反复讨论,最终决定:先由云岭向南行进,绕道茂林、三溪、旌德,再折向东北方向,避开云岭东面的国军52师和108师,沿天目山麓,经宁国、郎溪,到苏南溧阳,尔后再待机北上渡江(可能的北上渡江路线是溧阳-金坛-丹阳-镇江-长江-扬州)。
[注1:如果中共中央12月23日“皖南部队全部以战备姿态绕道茂林、三溪、宁国、朗溪到溧阳,然后待机北渡”的电报存在,则以上决定即是在执行中共中央指示。]
[注2:为何选择“南线”,或者说为何先南下而不直接东进,新四军军部秘书长李一氓突围脱险后,于1941年3月20日给中央书记处写报告对此作了说明: (一)走原来三战区指定到苏南的路线(注:即北移路线之东线),必须通过五十二师及一0八师的防地,那时该两师的兵力及六十二〔师〕冷欣部已分别集中,同时经过地区均已筑好工事。(二)稍偏南走五十二师及一0八师之背面,仍须打两个师。(三)再南走泾县、宁国以南,旌德以北,脱离五十二及一O八师,有与四十师遭遇之可能,但只打四十师,我估计力量有余(注:其实四十师是一支劲旅)。(四)故决定走第三条路。]


479aa72927e149b2af3036606e9a8e40.jpeg

上图为新四军北移的三条路线。北线为由云岭直接向北经铜陵、繁昌渡江至江北无为;东线为从泾县向东(偏北)经宣城、郎溪至苏南溧阳再北上经镇江渡江;南线即按28日会议决定,先向南,再折向东北,不走宣城,绕道宣城南面的宁国再到郎溪、溧阳。

jiangsu2_part.PNG


上图红色箭头为北移路线中的北线(蒋介石40年1月3日‘江未电’要求的路线),黑色箭头为北移路线之东线。

12月30日,毛泽东、朱德致电叶挺、项英,转达周恩来二十九日来电的意见:据恩来电称,江南部队分地渡江有危险,皖北让路蒋虽口头答应,但让出巢、无、和、含四县恐不易,李品仙已在布置袭击我的阴谋,仍以分批走苏南为好等语。我们同意恩来意见,分批走苏南为好。

同一天(12月30日),第三战区司令长官顾祝同电复叶、项,再次否定皖南新四军主力仍从苏南北渡的请求,但“准以一个团取道苏南北渡”,同时顾按叶、项要求致电李品仙(第五战区副司令长官兼第二十一集团军总司令,安徽省主席),请其为新四军北渡划定登陆地点、临时集结地和渡江以后的北移路线。

12月31日,李品仙复电顾祝同,明确相关事项并要求:
(一)、黑沙洲至姚沟为该军登陆地点;
(二)、姚沟至无为以东地区为该军临时集结地点;
(三)、由集结地点沿长江北岸东下,经和县南、浦口、津浦路东为该军北移路线,但应连续集结,不得借故逗留。
(注:第三条被蒋介石1月3日‘江未电’修正,详见后。)

当天(12月31日)傍晚,第三战区驻新四军联络参谋(战区联参)陈淡如奉战区指示,赴云岭与叶挺续商部队北移问题。当晚双方商定了如下事项:
甲、江南部队北渡后临时集结地区及续向北移路线请速电中央核准。
乙、关于经费弹药补给,
一、拟请一次发给经临费二十万元,凡军政部及本部先后核准之临时费共七万元、及一月份应领之经常费均包括在内;
二、拟请发给一次步机弹共十万发,先开一部给领一部,续开续发,分三批给领,至开拔完毕为止;
三、此外不得再作新要求。
丙,开拔限期以迅速北渡为主,不得藉故迁延,至迟以一月底为限。

同一天(12月31日),毛泽东为中共中央书记处起草致中原局,东南局,北方局,山东分局,南方局,南委,八路军新四军各首长电,就粉碎蒋介石‘进攻’作出战略部署:
蒋介石派遣李仙洲、汤恩伯、李品仙向华中、山东我军进攻的决心已经下了,我党我军有举行自卫战斗,打破这一进攻、争取时局好转的任务。所有华中及山东的党与军队必须紧急动员起来,为坚持抗日根据地打破顽固派进攻而奋斗。。。
(华中)军事指挥在总指挥叶挺未到江北以前,统一于副总指挥陈毅、政治委员刘少奇的指挥之下;叶挺到江北后,统一于叶挺、陈毅、刘少奇的指挥之下。。。
山东分局划归中原局(书记为刘少奇)管辖,中原局统一领导山东与华中。。。
全国各地(华北、华中、西北、西南、东南)对于国民党这一进攻及其在全国的高压政策,必须坚决反对之。必须指出国民党这一行动的危险性,在于日益削弱抗战力量,非但不利于共产党,更加不利于国民党,不利于全国人民,只有利于敌人与亲日派。。。
我们对于反共军不但要注意打击,而且要注意争取,注意统一战线工作,注意灵活地运用策略。。。
估计到华中的斗争是长期斗争,不是短时间可以解决的,因此反磨擦斗争必须与扩大巩固根据地、扩大巩固军队密切联系起来。。。
目前中原局的任务是积极进行粉碎这一进攻的布置与力量,目前南方局的任务,则是利用各种矛盾,动摇蒋介石及国民党的决心。

1月1日,新四军军部致电中共中央:
毛、朱、王并胡、陈:
最近情况与我们的行动:
一、自我抗议电后,顾即复电解释:并非改道,而是增辟道路;我又去电,要求主力经苏南,顾复电只允一个团(经苏南),主力仍经江北(注:意为“主力仍应走北线原地北渡至江北”)。
二、战区联参于世日(注:31日)晚赶至军部,商量要求,其意二十万款、 十万子弹可办到,今早又赶回泾县与顾商妥,明后日前来。
三、现彼方军队正调动布置,尚未完毕,并增七十九师、四十师到太平、旌德一带,其计划为封锁围歼。我估计彼怕我先动,故事缓和,同时也怕我到苏南久据。
四、铜(陵)、繁(昌)江边(日军)增加两只兵舰汽艇,不断梭巡,少数人也不能偷过。
五、我们决定全部移苏南,乘其布置未完即突进,并采取作战姿态运动,发生战斗可能性极大。我们如遇阻击或追击,即用战斗消灭之,遇强敌则采取游击绕圈,至万不得已时,分散游击。
六、我们已不等其子弹款项,准备立即行动,一切准备完了。中央如有指示,请于明日(二号)最迟三号电告。否则我们行动后,联络恐很困难。请转告周、叶。

同一天(1月1日晚),陈淡如就31日与叶挺所洽谈事项发“东戌电”上报驻江西上饶的顾祝同。

1月2日晚,顾祝同给蒋介石发“冬戌电”,报告陈淡如“东戌电”、李品仙31日电及自己的处理意见:
查所拟甲项,已据李主席品仙世亥复电,指定黑沙洲至姚沟为该军登陆地点,姚沟至无为以东地区为该军临时集结地点,由集结地点沿长江北岸东下经和县南、浦口、津浦路东为该军北移路线,经转知叶军长在案;
乙,关于经费部分,所请二十万,既包括一月份经常费在内,仍可照发,弹药拟即先发步机弹十万发,余分批具领;对于丙项北渡时间“以一月底为限”,“是否可行,敬乞核示抵遵”。

当天(1月2日),顾祝同又电报蒋介石:江南方面,新四军在十二月间由皖南北渡者约五千人,由苏南北渡者约三千,主力似仍在原地构筑工事。

同一天(1月2日),陈淡如将刺探到的皖南新四军情报密电顾祝同:
据密报,延安方面近对该军指示:
一、北调事应贯彻佳电精神;
二、所需经费弹药毋得过高要求,免激起不幸事件;
三、以主力通过苏南增援苏北,余由皖南北渡。

亦在1月2日,叶挺给顾祝同、上官云相发“冬午电”,电文中暗示新四军军部主力仍可能取道苏南北渡:奉顾长官亥卅申秘电指示,准以一个团取道苏南北渡。职部为期移动迅速,以明大信,准于虞日(注:指1月7日)派一个团经前指定路线向苏南开动,余仍待临时费及弹药补给发下后,再就原地设法北渡,如万不可能时,仍恳准予转经苏南。特先呈报,乞并转知沿线友军知照,以利通行。

1月3日,毛泽东、朱德复电叶挺、项英:你们全部坚决开苏南,并立即开动,是完全正确的。

当天(1月3日),新四军江南铜(陵)、繁(昌)前线部队(注:应为三支队)开始从驻地出发,向云岭、北贡里、土塘地区移动;

1月3日午后,蒋介石向叶挺等发出‘江未电’,修正了12月31日李品仙‘世亥电’关于新四军渡江后应“由集结地点沿长江北岸东下”的说法,命令皖南新四军过长江后在安徽境内直接向北移动并再渡黄河。电文内容如下:
限即到,泾县,新四军叶军长挺:梗、有电均悉,
(一)该军应在无为附近地区集结,尔后沿巢县、定远、怀远、涡河以东睢州(注:今河南睢县)之线,北渡黄河,遵照前令进入指定地区。沿途已令各军掩护;
(二)所请补给,俟到达指定地点,即行核发。除分令顾长官知照外,仰即遵照。

jiangsu2_part.PNG

图中红色箭头为蒋介石‘江未电’规定的渡江及北移路线

1月4日,顾祝同发出‘支酉电’,向蒋介石汇报了延安指示皖南新四军“以主力通过苏南增援苏北,余由皖南北渡”的情报(即陈淡如2日密电内容)。

当天(1月4日),第32集团军司令官上官云相密令40师师长方日英将主力集结在三溪(注:三溪镇在旌德西北,云岭、茂林东南)附近,构筑工事,严密警戒,加强搜索,封锁交通。   

1月4日夜,新四军军部、新四军三支队九千余人编成三个纵队,分别由泾县土塘、云岭、北贡里出发,冒雨向南开拔。因连日大雨,道路泥泞,河水猛涨,部队行动迟缓。

5日晨,叶挺、项英以‘微辰电’报告中共中央,新四军皖南部队于一月四日夜开动,五日晨到太平、泾县间茂林地区。

5日下午3点,各纵队陆续到达云岭以南30华里左右的大康庄、凤村、茂林、潘村、铜山等地。
   
当天(1月5日),叶挺、项英向蒋介石、何应钦、白崇禧、顾祝同、唐式遵、上官云相、李济深发出‘微电’,报告本军的行动、理由并希望友军让道。电报1100多字,核心内容是:
第一,铜陵、繁昌江面敌艇封锁甚严,民船征集不易,“皖北友军”“为据江岸,企图堵击我新四军”,故新四军从铜陵、繁昌北渡长江已不可能;
第二,“皖南友军合围部署”,“遣兵布阵,剑拔弩张”;
第三,叶挺、项英“明知项庄舞剑必有用意”,仍“定于支晚(注:指4日晚)率皖南全部部队遵行顾长官电令所定路线转经苏南分路俟机北渡”;
第四,希望“沿途友军”“让道”。

发出微电当天,军部下令部队停止前进,休整一天,以确保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和第三战区各长官收知微电。

据称,叶、项在支日(4日)军部南移前,曾发一‘支电’,内容与“微电”相同,5日的‘微电’其实是4日‘支电’的重发;

没有证据显示,国民政府方面收到了“支电”或“微电”。为了确保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绝对控制,中共规定,八路军、新四军不得与国民政府方面直接电报联系。凡下情上达,必须先发往延安中共中央,再经由驻重庆的中共代表周恩来、叶剑英转发给国民政府方面。中共要求,国民政府的命令、文告等,亦统一先发至重庆中共代表团和八路军(、新四军)办事处(通讯联络处),再由周、叶转发。中共还指示,八路军、新四军不得擅自执行国民政府下达的命令,必须上报中央,按中共中央的指示行动。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美国名厂保健品一级代理,花旗参,维他命,鱼油,卵磷脂,30天退货保证.买百免邮.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8: 活在北京真累心
2018: 日本为什么敢对钓鱼岛“国有化”?(二
2017: 外媒:中国开始进行电磁、蒸汽弹射器对
2017: 毛泽东整死张国焘的人马 zt
2016: 无神论国度崩壞是改革困難宿命 zt
2016: 读海天博文有感-- 再谈国家竞争力 zt
2015: 给左愤解答:最大的抗战谎谣是“中流砥
2015: 张道宇(张灵甫之子)答国防大学徐焰先生
2014: 可操作的改革?
2014: 中国民主之路的困境与陷阱
 
Jobs. Contact us. Privacy Policy. Copyright (C) 1998-2019. CyberMedi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