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世界商讯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首页 |
 
版主:bob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从八一宣言到皖南事变 下B
送交者:  2019年01月30日12:22:21 于 [世界时事论坛] 发送悄悄话



B

[要点:皓电-佳电-华中总指挥部]

10月12日,刘少奇致电中央建议:“乘胜继续向兴化前进,占领兴化,彻底消灭韩德勤部,建立抗日民主政权。”,同一天或次日,刘少奇又致电陈毅、粟裕、张云逸并报中央,提出:“如能驱走韩,便可组织华中敌后民主政府与总司令部,使我公开正式站在领导地位。”

10月12日,刘少奇致电毛泽东、朱德、王稼祥:
蒋、李将大举向皖东进攻,皖南新四军军部北渡道路很可能被切断。。。
我意应速下决心放弃皖南阵地,或以游击坚持皖南,而集中力量巩固华中已得阵地。。。
除华北外,如我再巩固华中已得阵地,对中国革命的胜利就有了相当的保证。。。
军部及三支均以即速北渡为有利。望考虑速决,电叶、项办理。

同一天(10月12日),毛泽东、朱德、王稼祥致电叶挺、项英、刘少奇、陈毅、黄克诚:
叶项,胡服,陈毅,黄克诚:
关于新四军行动方针。
甲、蒋在英美策动下可能加入英美战线,整个南方有变为黑暗世界之可能。但因蒋是站在反日立场上,我不能在南方国民党地区进行任何游击战争,曾生部队在东江失败就是明证。因此军部应乘此时速速渡江,以皖东为根据地,绝对不要再迟延。皖南战斗部队,亦应以一部北移,留一部坚持游击战争。(注:事实上,抗战期间,中共一直未放弃其在华南的东江、琼崖二块根据地,1943年夏还创立了浙东根据地。)
乙、省韩大败乞和,显系缓兵待援,此时黄克诚应以增援陈毅为理由,派部进至东台与陈部会合,而以主力占领兴化以北以东之广大地区(东台河以北归八路负责),迫韩放弃反我方针,承认我之抗日根据地,停止皖西进攻之师。而陈毅则不拒绝和议,一面整理扩大部队,扩大根据地,示我全为自卫不为己甚。。。向桂军呼吁,反对内战,强调团结对敌。皖东决不可失,如失皖东,则蒋介石必沿运河、淮河构筑封锁线,断我向西之前途。

同一天(10月12日),毛泽东、朱德、王稼祥致电陈毅并刘少奇、黄克诚:俘虏兵只释放少数坏分子,其余一概补充自己,加以训练,增强部队战斗力。下级俘虏军官亦应留一部分稍带革命精神者,其余官长一概优待释放,不杀一人(无论如何反动)。。。对知识分子,只要是稍有革命积极性,不问其社会出身如何,来者不拒,一概收留,为建设广大抗日根据地之用。

10月14日晨,毛泽东、朱德、王稼祥致电陈毅并胡服、叶挺、项英、黄克诚,指出:
估计到韩德勤与蒋介石、顾祝同的关系,又是战区总司令兼省主席,暂时尚不宜取彻底消灭政策;
黄克诚、罗炳辉两部可以向南逼近兴化,陈毅部亦可向西推进一步,其目的在迫韩放弃反共方针,停止李品仙东进之师,保存李明扬、陈泰运及绅士们的统战关系,又与蒋、顾不至闹翻。。。如将来李品仙坚决进攻皖东,我们再行改变不迟。
因此新四军应继续与各方代表谈判,其条件应包括停止李品仙向皖东进攻及对整个新四军停止压迫,如能召集韩德勤、李明扬、陈泰运与新四军的4方和平会议,是很好的;同意陈毅统一苏北军事指挥,同意刘少奇去苏北与陈毅会合,布置一切。

10月14日,刘少奇致电彭德怀、杨尚昆转陈光、罗荣桓:
我党在华中敌后广大地区内已取得优势,可能建立联成一片的统一的民主政府与根据地。。。但国民党顽固派决不会轻易允许我巩固这片重要战略地区,必然大举向皖东、皖北进攻,现已有大兵向东进发,大磨擦不久可能爆发。华中部队主力已到苏北,暂时不可能向西增援,皖东、皖北兵力薄弱。。。因此,请山东或华北八路军准备必要兵力,在皖东、皖北紧张时增援华中。

10月15日,周恩来致电毛泽东:顾祝同为救韩德勤,来电要求缓和。我方既已灭韩主力,根据地已确定,当前重心应求得逼韩让步,做到有韩在不仅使顾对江南新四军让步,并使蒋有缓冲和讲价余地,对李品仙、白崇禧也有教训作用。如灭韩,则蒋一不做二不休,只有拼到底,而李、白也将兔死狐悲。故我意以实行来电甲项方针为妥,但必须拿稳逼韩攻势。

次日,毛泽东电告陈毅、刘少奇转黄克诚、罗炳辉并叶挺、项英:恩来意见与我文中寒丑两电完全一致,即我们取自卫战,不是彻底驱韩。

10月18日,陈毅就黄桥战役致电叶挺以向国民政府及国内外辩白:
。。。
职以内部相残,虽胜不武,为再三忍让计,选令所部南撤,乃我节节退让、被节节进攻, 5日直迫黄桥城外。职部伤亡累累,军心激愤,不可遏止。职亦以南滨大江,孟地可退,为自卫计,始忍痛还击,战至6辰,将韩军击退。。。
8日以来,韩氏所派代表及各县绅商代表纷集职部,要求和解,职以求仁得仁,立即答允。当事急时,曾请八路军彭明治部南下救援,现令所有职部及八路军部队一律停止,以待和解。。。
所有韩氏恃众进攻,职部被迫自卫情形,苏皖游击军李总司令明扬、税警总团陈司令泰运,及各县绅商民众代表,或距战场密迹,或在职部目睹,可为证明。所有处于苏北一切抗敌友军及绅商人民,一律不值韩氏之所为,此非职一人之私言,乃苏人之公言也。职部但求生存抗日,毫无他望,对于韩氏出此亲痛仇快行为,实深遗憾。惟有恳请转呈上峰,速令韩氏停止进攻,和平解决,以利抗日。

同天(10月18日),毛泽东为中共中央书记处起草致八路军各办事处负责人电,指示:国民党有抄袭我办事处之可能,为慎防起见,望将一切秘密文件烧毁并随时准备对付抄袭,而以沉着态度出之,任何时候不要惊慌散乱。

1940年10月19日,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参谋总长何应钦,副参谋总长白崇禧,向十八集团军(注:即八路军)正副司令朱德、彭德怀和新四军军长叶挺、副军长项英发出“皓电”,一一列举八路军、新四军不服从国民政府命令、自由扩充军队、擅立政权、避战日寇、专事攻击、吞并、残害友军等等种种行径,重申7月16日的《中央提示案》,劝令黄河以南的十八集团军、新四军于一个月以内开往黄河以北对日作战,以消弥国共两军冲突。皓电原文如下:

第十八集团军办事处叶参谋长剑英即转朱总司令玉阶(朱德字)、彭副总司令怀德、叶军长希夷(叶挺字)均鉴:
民族之存亡,基于抗战之成败;抗战之成功,基于军纪之严明。第十八集团军及新四军,在抗战之初期,均能恪遵命令,团结精神,用克御侮宣勤,不乏勋绩。孰意寇氛未靖,龃龉丛生。纠纷之事渐闻,摩擦之端时起。张荫梧之民军,横遭解决;鹿钟麟之省政,复被摧残。晋叛军之逋逃,石友三之被逐;不特自由行动,抑且冰炭相消,削弱抗敌力量。中央以宽大为怀,冀全始终,以济艰危,乃命应钦、崇禧与周副主任委员恩来(注:周恩来时任国民政府军事委员长会政治部副部长)、叶参谋长剑英谈商办法。几经研讨,询谋佥同,乃于本年七月十六日,综合商谈结果,提出极宽大之具体方案,呈奉核定,交周副主任委员于七月二十四日飞陕,与玉阶、德怀诸兄切商遵办。并于七月二十八日由应钦电令各部,饬与十八集团军新四军避免冲突。但周副主任委员返渝后,对于商定之案,迄无确切遵办表示,又提出调整游击区域及游击部队办法三种,致中央处理更感困难。

最近十八集团军徐向前部,于八月十一日分头向山东省政府所在地鲁村进攻,沈主席(鸿烈),以遵令避免冲突后撤。十四日,徐部遂陷鲁村,又复继续进攻,鲁省府及所属部队,损失甚大,经统帅部严令撤退,并令于总司令学忠查报。据于总司令歌电复称﹕『查徐向前部于十四日攻占鲁村,本部一再电徐制止。撤出鲁村,徐当即复电愿遵令办理,但并未实行,迨新、博一带之敌进犯鲁村,徐部乃于十八日不战而退,该地遂于十八日晨被敌占领。二十二日敌退,徐部复入鲁村,至二十三日始撤去』等语。

此外苏北方面,新四军陈毅、管文蔚等部,于七月擅自由江南防区渡过江北,袭击韩主席所属陈泰运部,攻陷如皋之古溪蒋坝等地,又陷泰兴黄桥及泰县之姜堰曲塘。到处设卡收税,收缴民枪,继更成立行政委员会,破坏行政系统,并截断江南江北补给线。统帅严令制止,仍悍不遵令。复于十月四日向苏北韩主席部开始猛攻,韩部独六旅十六团韩团长遇害,五日又攻击八十九军,计掳去该军三十三师师长孙启人,旅长苗瑞体以下官佐士兵数千人。五日晚又继续袭击,致李军长守维、翁旅长、秦团长等被冲落水,生死不明,其他官佐士兵遇害者不计其数。现韩主席部已陆续撤至东台附近,而该军尚进攻不已。同时北面十八集团军彭明治部,复自十月六日起,由北向南夹击。查苏北、鲁省皆非十八集团军与新四军作战区域,各该军竟越境进攻,似此对敌寇则不战而自退,对友军则越轨以相侵,对商谈后提示之方案则延宕不遵,而以非法越轨视为常事,此不特使袍泽寒心,且直为敌张目也。

综观过去陕、甘、冀、察、晋、绥、鲁、苏、皖等地历次不幸事件,及所谓人多饷少之妄说,其症结所在,皆缘于第十八集团军及新四军所属部队:
一、不守战区范围,自由行动;
二、不遵编制数量,自由扩充;
三、不服从中央命令,破坏行政系统;
四、不打敌人,专事吞并友军。

以上四端,实为所谓摩擦事件发生之根本,亦即十八集团军与新四军非法行动之事实。若不予以纠正,其将何以成为国民革命军之革命部队?除苏北事件,委座已另有命令,希切实遵办外,兹奉谕将前经会商并奉核定之中央提示案,正式抄达。关于第十八集团军及新四军之各部队,限于电到一个月内,全部开到中央提示案第三问题所规定之作战地境内,并对本问题所示其他各项规定,切实遵行,静候中央颁发对于执行提示案其他各问题之命令。至周副主任委员恩来所提调整游击区域及游击部队办法三种,其第一、第三两种,决难照办;其第二种应俟开到规定地境后,再行酌办。特并附达,盼复。参谋总长何应钦、副参谋总长白崇禧皓秘樱

注:周恩来自延安返渝,于九月初所提调整作战区域及游击部队三项办法为﹕
一、扩大第二战区至山东全省及绥远一部。
二、按照十八集团军新四军及各游击部队全数发饷。
三、各游击部队留在各战区划定作战界线,分头击敌。

10月28日项英致电中共中央,希望中央对北移总的方针有一个明确的态度,认为“要么坚持皖南阵地,要么放弃皖南,因在皖南留少数部队是很难坚持的,会被消灭的”。

10月31日,中原局书记刘少奇自皖东抵达阜宁东沟八路军第五纵队司令部驻地,与黄克诚汇合。

11月1日,中共中央书记处复电项英,指示:
一、希夷及一部工作人员必须过江北指挥江北大部队。
二、你及皖南部队或整个移苏南再渡江北,或整个留皖南准备于国民党进攻时向南突围,二者应择其一,这一点可以确定。如移苏南须得顾祝同许可,如顾不许可则只好留皖南(因据来电直过皖北已无可能),但须准备打内战,并蒙受政治上不利(蒋介石‘进剿’新四军的计划是决定了的)。

11月3日,毛泽东、朱德、王稼祥致电刘少奇,指出:
目前时局,处在转变关头,我们处理恰当与否,关系前途甚大。蒋介石准备投降,决心驱我军于黄河以北,然后沿河封锁,置我于日蒋夹击中而消灭之,其计至毒。。。
在此次反共高潮中,甚至以后相当长时期内,我们与蒋介石并不表示决裂,而提出请求撤惩何应钦,坚持抗战国策,撤退反共军,给人民以自由,释放抗日政治犯,恢复国内和平,召开国民大会等条件。。。
惟你们一切部署,应放在反共军必出动之判断上,放在最黑暗局面上,丝毫不能动摇,以免上蒋的当。

同日(11月3日),毛泽东致电李克农,项英并告周恩来:
蒋介石准备投降,加入英美集团的宣传是掩护投降的烟幕弹,再不要强调反对加入英美集团了,要立即强调反对投降。目前的投降危险是直接的投降危险,目前的反共高潮是直接投降的准备。。 。
以上估计速告南方各省党部及党外人员。反对直接投降,是目前全国的中心任务。。。
目前统战活动要十分加紧。李克农速向白崇禧的秘书等建议不要上蒋介石投降反共的当,必须看清楚蒋介石此次推动桂军打先锋的阴谋,速速停止覃连芳(注:时任八十四军军长,桂系)军的东进。速告各方准备对付全国规模的黑暗局面。。。

11月4日,刘少奇联名黄克诚致电中共中央,建议“迅速消灭韩德勤,统一苏北与皖东于我手中,以后再行全部主力增援皖东,如此较为有利。”并告知“我与克诚今日起身赴盐城会陈毅”。

当天(11月4日), 陈毅、粟裕在海安复电刘少奇、黄克诚并报中共中央:立即灭韩固然便利,恐先给蒋以大举反共之口实,于政治上不利。

同一天(11月4日),关于统战及争取友军的工作,毛泽东、朱德、王稼祥致电叶挺、项英,刘少奇,张云逸,陈毅、黄克诚,彭雪枫,李先念,指出:
根据华北、陕甘宁边区和苏北黄桥等反磨擦战斗的经验,在反磨擦的武装斗争中,加紧争取友军对我同情或严守中立的工作,不但有很大的意义,而且有很大的可能。。。
在今天华中的条件下,一方面国民党军队在数量上较我军占优势,另方面在那里聚集着各种不同系统的地方军和杂牌军。。。因此,立即动员一切可能的党政军民力量去进行争取友军工作,成为你们今天最中心任务之一。。。
陈毅对两李及陈泰运等之统战工作,有丰富宝贵之经验。望大家加以详细研究,加以发扬,广泛运用。

11月7日,陈毅、粟裕迎接自阜宁经盐城南下海安的胡服、黄克诚,陈毅兴奋地写下豪迈诗句:十年征战几人回,又见同侪并马归。江淮河汉今谁属?红旗十月满天飞。

11月9日,中共中央以朱德、彭德怀、叶挺、项英名义发出毛泽东起草的《佳电》,作为对何应钦、白崇禧10月19日《皓电》的回复。《佳电》摘选内容如下:
重庆第十八集团军叶参谋长剑英即转何参谋总长敬之白副参谋总长健生两公钧鉴:
两公皓 (十月十九日)电,经叶参谋长转到奉悉。当以事关重大,处此民族危机千钧一发之时,为顾全大局挽救危亡起见,经德等往复电商,获得一致意见,兹特呈复,敬祈鉴察,并祈转呈统帅核示祇遵。

甲、关于行动者。职军所有部队,莫不以遵循国策服从命令坚持抗战为唯一之任务。四年以来,抗御众多之敌军,收复广大之失地,所有战绩,为国人所共见,亦为委座历次明令所嘉奖。。。非敢自矜劳绩,实欲以明遵循国策服从命令为捍卫民族国家奋斗到底之决心,实贯彻于全军之上下,而未敢有丝毫之乖离也。其中一部分,曾与他军之一部分发生龃龉事件,如尊电所指者,言之至堪痛心。其发生之原因与消除之方策,德等早经迭次陈明在案。最近苏北事件,德等已有马电详陈委座。鲁南事件,亦有复杂原因,深堪注意。除令该地部队服从钧令,约束行动外,拟请中央选派公正大员,予以彻查,如属咎在职军,德等决不袒庇,愿受国家法律之处罚。如属咎在他方,亦祈按情处理,以明责任。。。故德等主张彻底查明其是非曲直,期于永杜纠纷,以利抗战。。。

乙、关于防地者。中央提示案内所列办法,七八月间,经周恩来同志传达后,德等以中央意旨所在,唯有服从,而下属苦衷,亦宜上达。缘华中敌后各部,多属地方人民为反抗敌寇保卫家乡而组织者,彼等以祖宗坟墓田园庐舍父母妻子所在,欲其置当面敌军奸淫焚掠之惨于不顾,远赴华北,其事甚难。。。忽令离乡别井,驱迫上道,其事甚惨。自平江惨案、确山惨案发生后。。。今又欲华中各部北移,彼等甚惧覆辙相寻,故无不谈虎色变。又况华北地区,水、旱、风、虫、敌五灾并重,树叶为粮,道殣相望。。。德等方勉为抑止,告以苦撑,这亦甚难容纳其他之部队。以此种种,故请恩来转陈中央,请予允许大江南北各部,仍就原地抗战。一俟驱敌出国,抗战胜利,自当移动,以就集中之防地。兹奉电示,限期北移。德等再三考虑,认为执行命令与俯顺舆情,仍请中央兼筹并顾。对于江南正规部队,德等正拟苦心说服,劝其顾全大局,遵令北移。仍恳中央宽以限期。。。对于江北部队,则暂时拟请免调,责成彼等严饬军纪,和协友军,加紧对敌之反攻,配合正面之作战,以免操之过激,转费周章。德等对于此事,深用腐心。欲顾全地方,则恐违中央之命令,欲服从命令,则恐失当地之人心。而抗战胜利,全赖人心之归属。。。亟宜调协各方,统一对敌,庶免为敌所乘,自如分崩离析之祸。切忌煎迫太甚,相激相荡,演成两败俱伤之局。。。

丙、关于编制者。职军孤悬敌后,欲求杀敌致果,达成统帅所付之战略任务,不得不遵循三民主义与抗战建国纲领所示原则,唤起民众,组织游击部队,因而超过原来编制。。。然以现有五十万人之众,领四万五千人之饷,虽有巧妇,难以为炊,故不得不要求民众协助。因而于敌后凡有敌寇而无友军之处,于驱除敌寇之后,建立抗日政权,创造抗日根据地,以民众之衣粮,给民众之武力,御凶残之敌寇,卫自己之家乡,诚有未可厚非者。虽衣单食薄,艰难奋战,历尽人间之辛苦,然不为法律所承认,不为后方所援助,则精神痛苦,无以复加,故有请中央允予扩充编制之举。。。则请早日实行,并请对编制额数,酌予增加,以慰前线将士之心,亦为国家培养一支可靠之抗战力量。。。

丁、关于补给者。敌后艰苦,具如上述,而子弹与医药用品等件,尤为缺乏。职军已十四个月未蒙发给颗弹片药。。。虽明知中央亦处艰难境地,然职军之特殊困苦,不得不上达聪听,以求于艰难之中,获涓埃之助,其他补给各项,均曾列款上陈,敬求一并核示。

戊、关于边区者。陕甘宁边区二十三县一案,悬而未决者四年于兹。近且沿边区之周遭,驻屯大军二十余万,发动民夫,修筑五道之封锁钱。。。而于远道北来之青年学生及职军往来人员,或被扣留暗杀,或被监禁于集中营。。。良以悬案未决,又加封锁,空穴来风,猜疑易启,亦无怪其然也。理合恳请中央,对于悬案则予以解决,对于封锁则予以制止,释军民之疑虑,固合作之根基,实一举手一投足之劳耳。

己、关于团结抗战之大计者。德等认为抗战至于今日。。。如能坚持团结抗战国策,不为中途之妥协,不召分裂之惨祸,则我中华民族必能在我最高领袖与中央政府领导之下,争取独立解放之出路。惟德等鉴于近月以来,国际国内之各种阴谋活动,诚有不能已于言者。。。内外勾煽,欲以所谓中日联合剿共,结束抗战局面,以内战代抗战,以投降代独立,以分裂代团结,以黑暗代光明。其事至险,其计至毒,道路相告,动魄惊心,时局危机,诚未有如今日之甚者。德等转战疆场,不惜肝脑涂地,苟利于国,万死不辞。所祈求者,惟在国内团结,不召分裂,继续抗战,不变国策。故于钧座所示各节,勉力遵行,而对部属弱点,则加紧克服。亦求中央对于时局趋向,明示方针。。复望改良政治,肃清贪污,调整民生,实行主义。。。此皆国家民族之成败所关,万世子孙之生命所系,心所谓危,不敢不告。敬祈转呈委座,采择施行,无任屏营待命之至。

第十八集团军总司令朱德、副总司令彭德怀
新四军军长叶挺、副军长项英同叩


当天(11月9日),就“佳电”发出后的工作部署,宣传工作及对各方进行活动等问题,毛泽东致电周恩来,电文摘要如下:
《佳电》今日最后确定文字,己付译,明日可用战报台与有线电同时发你处,由你处转交何应钦,白崇禧,此间未直发,“佳电”中“明确区分江南、江北部队,江南确定主力北移,以示让步。江北确定暂时请免调”,说暂时乃给蒋以面子,说免调乃塞蒋之幻想。你处对外宣传,请强调免调各理由(电内已列举)。
又‘佳电’所称肺腑之言,乃暗示彼方如进攻,我方必自卫,而以鹬蚌渔人之说出之,亦请对外宣扬,以期停止彼之进攻。
李宗仁有将由桂赴立煌开会之说,如过重庆,请与开诚一谈。
汤恩伯是否向东移动乃蒋介石是否有决心进攻的表现,判断在我尚未复电表示态度前汤或只作移动准备,尚未实行移动,故我应设法活动使其不动。请考虑可否对张冲(注:时任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办公厅顾问事务处处长)表示,如汤东进则战争难免,皖南部队北移亦难免发生波折,我方均不负责任。
刘少奇已到盐城,正与黄克诚、陈毅开会,准备对付汤恩伯、覃连芳(注:时任八十四军军长,桂系)的进攻。他们计划,如汤、覃进攻,即动手解决韩德勤,此亦蒋介石、顾祝同的利害问题,请考虑作适当表示,或亦可延缓其进攻。

11月9日当天,中共中原局报告中共中央:东北军第一一二师霍守义部4000余人,已由山东开到苏北,现已进抵泗阳西南之裴圩子,并准备继续南进。声言武装调停摩擦,显系增援韩(德勤)部,并企图隔断我与山东的联系,在我打韩时援韩北退,还可能攻击我淮海部队。。。我们拟即劝其退出现地区,不参加内战漩涡,如不听忠告即行歼灭之,以巩固自己阵地。

11月10日,毛泽东、同朱德、王稼祥致电刘少奇、黄克诚、陈毅,陈光、罗荣桓,指出:东北军五十七军霍守义师已由鲁南向苏北转移,这对苏北是一个麻烦的问题。你们必须立即考虑应付策略,指示徐海线附近部队,我对东北军基本政策是争取,不是打击,你们应考虑于其南下时,我取欢迎态度(不管他如何顽固),告以苏韩各种反动证据,劝其不要参加磨擦,于其向我进攻时,我应先取让步态度,只有至万不得已时才作自卫反击,但随即退还人枪,争取友好。

同日(11月10日),毛泽东致电叶挺、项英,就叶挺与顾祝同谈判事指出:叶挺见顾祝同时,请要求顾电蒋介石,停止汤恩伯、覃连芳两军东进,否则引起战事,由彼方负责。覃军两师已到商城、固始,覃及各师长均集立煌,计划攻皖东。汤军九个师在南阳准备东开,形势紧急。“希夷谈判时,应以此项大局为第一位问题,其余都是第二位问题。”

11月10日,鉴于霍守义师南下苏北和莫德宏师(注:莫德宏时任第五战区第四十八军第一三八师师长)东进淮南津浦路西,刘少奇致电中共中央:如不迅速解决韩德勤部,巩固苏北阵地,不集中主力给反共军主力以痛击,消灭一、二个主力师,则华中形势愈趋愈危险愈难对付。。。(计划)以八路军第五纵队一部监视霍守义部。。。主力即进攻宝应、射阳镇以北之曹甸、车桥、平桥一带韩部据点,控制淮安、宝应段之运坷,得手后相机南攻兴化、沙河,彻底解决韩部。

同一天(11月10日),刘少奇电告中共中央并建议:我已到陈毅处。为统一华中军事指挥起见,提议由中央任命陈毅同志为八路军新四军华中各部之总指挥,并加入中原局为委员。如叶希夷同志到华中,即由叶任总指挥,陈毅副之。

11月11日,刘少奇再次致电中共中央,建议:首先消灭韩德勤,巩固苏北,确保津浦路以东地区,集中全力在皖东决战后再相机向西大发展。

当天(11月11日),毛泽东、朱德、王稼祥复电陈毅、刘少奇、黄克诚、彭雪枫,指示:
一、目前即动手打韩德勤、霍守义、何柱国,在政治上极端不利,尚须忍耐。第一仗攻击令须由延安下,你们不得命令,不得动手。你们现在应积极准备一切,一面我们仍在重庆谈判。
二、对霍守义、何柱国应取争取政策。

11月12日,中共中央书记处复电刘少奇:
(一)同意叶过江后,以叶挺为华中新四军、八路军总指挥,陈毅为副总指挥。在叶挺未过江之前由陈毅代理总指挥,并决定,以胡服为政委。叶、陈、胡统一指挥所有陇海路以南之新四军、八路军。
(二)对外交涉仍以新四军军部叶、项名义。
(三)项英同志在皖南部队移动事宜就绪后,经重庆来延安参加七大。
(四)。。。

11月13日,毛泽东致电周恩来、叶剑英:请向何应钦、白崇禧交涉,撤退准备进攻新四军的霍守义、莫德宏两个师,并停止其他部队的行动,否则我军将实行自卫,届时责由彼负。

同日(11月13日),毛泽东、朱德、王稼祥致电刘少奇、陈毅、黄克诚:“目前正从重庆设法,缓和汤、李进攻,朱 、彭、叶、项联名致何、白‘佳电’已发出,周、叶正在谈判,做到仁至义尽。如彼最后决心进攻,毫无转圜余地,我们方可动手打韩,故目前只能作打韩准备,不能马上动手,至必须动手时,我们当有命令。”

11月14日,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军令部拟定《剿灭黄河以南匪军作战计划》,以执行《中央提示案》及《皓电》命令。计划以第三战区、第五战区、鲁苏战区30万兵力,集中力量,分期迫使八路军、新四军撤至黄河以北。若中共军队拒不遵令北移,则第一步以第三战区顾祝同、上官云相、冷欣部于1941年1月底以前肃清江南新四军,然后转用兵力肃清苏北八路军、新四军;第二步以第五战区李品仙(第二十一集团军)、冯治安(第三十三集团军)、汤恩伯、王仲廉(第三十一集团军)、鲁苏战区于学忠等部,分为鄂中、淮南、襄西、淮北四区,于2月底前肃清黄河以南八路军、新四军。

当日,军令部将作战计划呈报委员长蒋介石,请求批准执行。

11月15日,毛泽东致电周恩来,项英,董必武,刘少奇,彭德怀,陈毅、黄克诚,张云逸,彭雪枫,李先念,八路军各师,晋察冀军区,指出击退蒋介石此次反共进攻的方针和措施是:
对于蒋介石此次反共进攻,决对皖南取让步政策(即北移),对华中取自卫政策,而在全国则发动大规模反投降反内战运动,用以争取中间势力,打击何应钦亲日派的阴谋挑衅,缓和蒋介石之反共进军,拖延抗日与国共合作时间,争取我在全国之有理有利地位。。。
蒋对华中压迫已具决心,因此我要积极准备自卫。。。
蒋介石怕我皖南不动,扰其后方,皖南部队既要认真作北移之准备,以为彼方缓和进攻时我们所给之交换条件,又要要求彼方保证华中各军停止行动,以为我方撤退皖南部队时彼方给我之交换条件。。。
应广泛宣传‘佳电’内容,剥夺蒋、何、白之政治资本。。。
如果我们各方面的工作做得好,这次反共高潮是可能打退的,虽然我们决不应该估计蒋介石会放弃对我的压迫政策,并且还要准备对付投降、夹击的最黑暗的局面。

11月间,为迎接新四军军部及皖南部队北移皖东地区,新四军在无为县东乡临江坝成立渡江指挥部,由曾希圣任指挥,张正坤、孙仲德任副指挥。

1940年11月17日,华中新四军八路军总指挥部(华中总指挥部)在海安成立(23日迁盐城)。总指挥叶挺,副总指挥并代理总指挥陈毅,政治委员胡服(刘少奇),参谋长赖传珠,政治都主任邓子恢,副主任钟期光。

华中总指挥部辖:黄克诚任司令兼政委的八路军第五纵队,陈毅兼指挥的苏北指挥部,张云逸任指挥的江北指挥部(新四军四、五支队),李先念任司令员兼政委的豫鄂挺进纵队,彭雪枫任司令员的八路军第四纵队(八路军第二纵队与新四军六支队合编而成,大部已转编为八路军第五纵队)等。

“华中新四军八路军总指挥部的成立,使共产党在华中的抗日武装形成了一个整体,脱离了国民党的监视和控制,有利于独立自主地发展,为后来新军部的成立做了组织上的准备。”

11月18日,刘少奇与陈毅等分析了苏北形势后,再次向中共中央报告:“现在各方面均来电要求先打韩德勤,争取战略上的主动,以便将来集中力量对付西面汤、李之进攻。”刘少奇随后提出立即先机解决韩德勤等4个方案请中央定夺。

11月19日,关于苏北的作战部署,毛泽东、朱德、王稼祥复电刘少奇、陈毅、黄克诚,指示:
(一)大局有变动可能,我们正争取停止汤、李进攻。
(二)你们目前一个短时间内的总方针是积极整军,沉机观变。只要军队能打是可以变被动为主动的。黄桥战役就是证明。
(三)五纵队主力须位置于韩、霍两军之间,隔断其联络,万万不可听其打成一片,能办到这点,霍师态度就会好转,韩德勤也会就范。
(四)为达此目的,你们应立即准备一个局部战斗,即是用五纵队主力,从东沟、益林出发,突然攻占凤谷村、车桥两点,再行攻占平桥、阳念、黄浦、安丰地区,打通皖东、苏北联系。限电到五日内准备完毕,待命攻击。现胡宗南集中四个师准备向我关中边区进攻,待胡发动后,我即有理由进攻上述地区了。霍师南下,莫师东进,则是你们的直接理由,你们尤其克诚应集中精力进行这个战斗。
(五)根本方针仍是拉韩拒汤李,上述战斗胜利后,韩有就范可能。
(六)津浦路西应发动坚决的游击战争拒止莫德宏的扩展,应有得力人去指挥,罗炳辉速回皖东。

接此指示后,华中总指挥部立即令八路军第五纵队及新四军江北指挥部作攻占射阳、安丰、曹甸、平桥之战斗部署。

11月21日,就如何打破蒋介石的反共诡计,毛泽东致电周恩来、李克农、项英、刘少奇、彭德怀,指出:
只要蒋介石未与日本妥协,大举‘剿共’是不可能的,他的一切做法都是吓我让步,发表‘皓电’是吓,何之纪念周演说是吓,汤、李东进也是吓,胡宗南集中四个师打关中也是吓,命令李克农撤销办事处也是吓,他还有可能做出其他吓人之事。除吓以外,还有一个法宝即封锁,此外再无其他可靠办法。

许多中间派被他吓到,纷纷要求我让步。我须善为说辞以释之。。。

对一切吓我之人,应以我之法宝(政治攻势)转吓之。我除在“佳电”中表示和缓,皖南一点小小让步外(实际我早要北移,但现偏要再拖一两个月),其他寸步不让,有进攻者必须粉碎之。我们现已准备了一个铁锤,只待政治条件成熟,即须给他重重的一棒。目前我们的一切宣传文章,都是为了成熟这个政治条件。胡宗南部正准备进攻关中边区,只待胡发动进攻,我们即在苏北发动一个局部战斗以报复之,隔断韩德勤、霍守义两部,打通皖东、苏北。。。

只有软硬兼施,双管齐下,才能打破蒋介石的诡计,制止何应钦的投降,争取中间派的向我,单是一个软,或单是一个硬,都达不到目的。
我之方针是表面和缓,实际抵抗,有软有硬,针锋相对。缓和所以争取群众,抵抗所以保卫自己,软所以给他以面子,硬所以给他以恐怖。

同一天(11月21日),刘少奇、陈毅等却向所部发出“歼灭省韩主力”的部署(注:此部署导致8日后曹甸战役),决定:华中指挥部“于23日移盐城指挥,各部务于26日之前进入各自攻击准备位置,秘密集结完毕,待命攻击”。
22日,华中指挥部将此部署电报延安。

同日(11月21日),毛泽东为中共中央书记处起草致叶挺、项英电,指示:你们可以拖一个月至两个月(要开拔费、要停止江北进攻),但须认真准备北移。我们决心以皖南的让步换得对中间派的政治影响。

11月22日,毛、朱、王致电叶、项:皖南邻队及军部以在动手解决韩德勤之前移至苏南为有利。准备情况如何,几天可以开完?盼告。中央十分着急!

同日(11月22日),叶挺、项英复电毛、朱、王:我们意见极短时间内无法开动,如途中发生战斗,十分不利,反不如暂留皖南,胜利把握较多。

11月24日,毛泽东、朱德、王稼祥致电叶挺、项英:(一)你们必须准备于十二月底全部开动完毕。(二)希夷率一部分须立即出发。(三)一切问题须于二十天内处理完毕。

11月26日,顾祝同在致上官云相(第三战区副司令长官,驻云岭东面不远的宁国)“有辰电”中通告,新四军北移的起止时间:‘规定自12月东日(1日)起开始移动。。。统限12月底全部渡过长江。’11月28日,顾在致叶挺“俭辰电”中重申了上述北移时限,并指示:一面侦察,一面陆续开拔,务须如限北渡完毕。

同一日(11月26日)中共中央电示刘少奇、陈毅:“攻击淮安、宝应间地域望继续作充分准备,待命实行。”

刘少奇、陈毅当日即于盐城复电:“我对韩攻击已全部准备好,决于明日(27日)晚向沙沟、射阳攻击,解决该地之韩部(保留兴化不打)。如何,望即复。”

当天,刘少奇、陈毅发出攻击部署,命令:各兵团应于27日进至攻击准备位置,均于29日拂晓开始攻击。

11月27日,中共中央回电:同意你们意见,唯不得攻击兴化。

11月27日,叶挺、项英致电毛泽东、朱德,报告:“昨日顾祝同即对该部参谋处签呈作为命令下达,对我提出×电文各项,均置之不理。经我们多方研究与考虑,由苏南北移路线,途中困难多,危险性较大,反不如由三支地区兼程北移皖北较利(仅有一道封锁与长江)(注:指自云岭北上,经铜陵、繁昌渡至江北无为地区。云岭位于安徽省宣城市泾县西北23公里处),既时间经济,又直接增援皖东。我们决心将大批工作人员即刻化装过封锁与部分资材先经苏南至苏北,同时以迷惑各方,再以突击方式,将部队由现地区突过长江至皖北。目前正在积极布置中。”

在该电中,叶项还请中央电示是否同意这一行动计划,以及叶挺与项英是否同行,或分途北进,何人先走等。

640_half.JPG

上图中的“日本防区”主要指日军的江防巡逻舰艇

anhui_359per.JPG



11月27日,刘少奇致电中共中央财经委员会并李先念、陈少敏、任质斌,指出:“对累进税率及税收机关手续很值得研究。我们经验,因我税收机关能力弱,一切税收及手续以照旧有规模办理为好。累进税率在原则上虽好,但实行麻烦,故暂时不实行为好。”根据地的税收,“一切以筹备军饷、不破坏我之政治影响及争取中间阶层、手续简单易办为原则。”
(12月13日,中共中央书记处在关于华中地区的各项政策指示中,同意刘少奇对税收办法的意见。)

11月29日,毛泽东、朱德、王稼祥复叶挺、项英27日电:“感酉电悉。( 一 )同意直接移皖东分批渡江,一部分资材经苏南。(二)头几批可派得力干部率领,希夷可随中间几批渡江,项英行动中央另有电示。

11月30日,日本同汪精卫签订《日华基本条约》及《日满华共同宣言》,日本正式承认汪精卫伪南京国民政府。

当天(11月30日)项英致电中共中央“我是否随部队北移,部队归何人指挥”?(中共中央12月14日复电见后)

同日(11月30日),毛泽东就“目前蒋介石反共政策的实质及我们的方针”,致电周恩来、叶剑英并告彭德怀,刘少奇,项英,指出:
此次蒋、何、白串通一气,用‘皓电’、调兵、停饷、制造空气、威胁办事处等等手段,全为吓我让步,并无其他法宝。。。
还是我们历来说过的话,蒋介石既不能投降,又不能“剿共”,这种可能性依然存在,他只有吓人一法,对日本是吓,对我们也是吓,除了这个流氓手段外,他是一筹莫展的。。。
此次反共规模,不会比上次大,只会比上次小,因为我更强了,彼更弱了。。。
蒋现在的特点是内外不稳固(内外危机交迫)。在他统治下,军、政、财经、文化、人心一概不稳固,其危机在蒋历史上是空前的,这是其内部不稳固。对敌对我没有防线,这是其外部不稳固。为挽救危机稳固内外防线起见,结成蒋桂何联盟。。。
其中心战略是攻势防御,以攻势之手段,达防御之目的,决非全般战略攻势,因为这是不可能的。。。
本质上蒋与过去一样,依然未变,但是又抗日又反共的两面政策,而其对日则是绝对防御(毫无攻势),对我则是攻势防御,所以(一)不稳固;(二)两面政策;(三)攻势防御。这三点就是蒋目前的全般实质。在此情况下,我之方针是表面和缓,实际抵抗,有软有硬,针锋相对。缓和所以争取群众,抵抗所以保卫自己,软所以给他以面子,硬所以给他以恐怖。。。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美国名厂保健品一级代理,花旗参,维他命,鱼油,卵磷脂,30天退货保证.买百免邮.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8: 中美在达沃斯是否棋逢对手
2018: 核爆:曾庆红欲将王岐山“晒腊肉”
2017: 中国各阶级分析(现代版)zt
2017: 巴基斯坦反对党领导人要川普把该国列入
2016: 人神共愤:中华文化毁灭纪实 zt
2016: 中国人公德意识差? zt
2015: 《求是》点名贺卫方陈丹青是信号吗 z
2015: 在中国信神的辛酸
2014: 哪些国家得到了日本的战争赔款?
2014: 我看周永康
 
Jobs. Contact us. Privacy Policy. Copyright (C) 1998-2019. CyberMedi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