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世界商讯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首页 |
 
版主:bob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陈小雅给习总的公开信,要求太卑微了吧
送交者:  2019年01月29日13:12:33 于 [世界时事论坛] 发送悄悄话

  你们害怕美国跟你打贸易战,限制一个中国公民的行动自由干什么?政府“坐月子”,还要强迫全国人民卧床吗?我怀疑你们是不是有病?病人掌国,是这个国家最大的危险!看到习近平报告,我真想说,你什么学历都不要有,有常识就行


  老高按:昨天中午,收到了北京女学者陈小雅的邮件,打开一看,是一封写给三位中共领导人——习近平、王沪宁、郭声琨的公开信。还说,“请帮忙转发”。
  我当然遵嘱,义不容辞,不仅因为我是与她相识14年的朋友,更因为我不揣冒昧,厚着脸皮引她为同道。
  陈小雅在国内和海外有不少社会联系、不少朋友、不少同道,我随后也收到若干朋友转发来这封公开信。
  发信人陈小雅在公开信中说:“我想我已经不用再做自我介绍”;三位收信人比她的名头大得太多,按说也不用介绍,但我想了一下,还是介绍一下:
  习近平:中共中央总书记,中央军委主席、国家主席。其它已经公开的头衔很不少,要全部写下来,篇幅太大——不仅是其挂帅的机构多,而且机构名称往往很长,这里只列举与陈小雅所谈事情有关的职务:中央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中央全面依法治国委员会主任,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委员会主任;
  王沪宁: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书记处书记(排名第一),中央政策研究室主任、中央文明委主任、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委员会副主任;
  郭声琨: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央政法委员会书记,武装警察部队第一政委。
  看到了吧,这是三位在中共体制构架最高端的超大人物,他们的头衔,几乎全部冠有“中央”二字,在中国拥有近乎无限的权力,殆无疑问;
  而写信人陈小雅呢,虽然可能还不够“低端人口”的范畴,但也就差那么一点点了:她是一介布衣,一个二十年前就被任职单位解聘的民间学者。要与上述公开信的收信对象比较起来,太不成比例:蝼蚁与恐龙猛犸之差,尘土与昆仑泰山之别、滴水与尼亚加拉、伊瓜苏和黄果树瀑布之距……
  但这位写信人,有个重要身份:公民。她毫无权力(power),却有权利(right)。在公民权利上,她与三位大人物是平等的——准确地说,“应该是”平等的;或更准确地说,按照三位大人物所属执政党的堂皇宣称,“应该是”平等的。——“应该是”!
  最高层领袖有权力乘坐主席专机在国内视察、到国外访问;身处底层的普通公民,难道就没有权利参加一个“零团费出境游”项目前往越南观光?不料却被无端剥夺——早在去年10月,受三位大人物授权的“有关部门”,就已经对中国大陆各口岸发布对她“禁止出境”的命令,理由是,“可能给国家安全带来危害”。。
  陈小雅在信中提出的要求何等卑微,与对方禁止她出境的强横举措完全不成比例:虽然对方公然侵犯公民权利,她只是要求对方“出具(危害国家安全的)证据”——“只要你们能说出一件,我认罚服输”;如果说不出来呢,“你们就欠我一个‘恶毒诽谤’的道歉”。
  权力说话,与权利说话,就是这样不对等:公仆为所欲为,主人毫无保障,只能写公开信。写后如何?她自己一定早有思想准备:三位大人物置之不理都算好的,反过来变本加厉剥夺申诉者更多权利,她和我们大家还见得少吗?
  不过,这让我想起中国一个著名典故:“天子之怒”与“布衣之怒”,出自《战国策·魏策四》中的故事“唐雎不辱使命”:
  ……秦王怫然怒,谓唐雎曰:“公亦尝闻天子之怒乎?”唐雎对曰:“臣未尝闻也。”秦王曰:“天子之怒,伏尸百万,流血千里。”唐雎曰:“大王尝闻布衣之怒乎?”秦王曰:“布衣之怒,亦免冠徒跣,以头抢地耳。”唐雎曰:“此庸夫之怒也,非士之怒也。夫专诸之刺王僚也,彗星袭月;聂政之刺韩傀也,白虹贯日;要离之刺庆忌也,仓鹰击于殿上。此三子者,皆布衣之士也,怀怒未发,休祲降于天,与臣而将四矣。若士必怒,伏尸二人,流血五步,天下缟素,今日是也。”挺剑而起。
  秦王色挠,长跪而谢之曰:“先生坐!何至于此!……”

  虽是文言,并不艰涩:“天子之怒,伏尸百万,流血千里”;而“布衣之怒,伏尸二人,流血五步”!
  从这里,我们就不难明白,为何天子们维稳(也就是对内镇压)的经费超过军费(主要用于对外保卫国家)了!他们爆发“天子之怒”,用权力悍然侵犯那么多公民的权利,其中包括多年来剥夺公民陈小雅发声的权利,最近更剥夺她出国旅游的权利,那么他们自身哪里还会有一丝一毫的安全感!我也想起唐代章碣的那首《焚书坑》:“竹帛烟消帝业虚,关河空锁祖龙居。坑灰未冷山东乱,刘项原来不读书。”我相信,陈小雅没有机会、更没有意愿对“天子”们爆发“布衣之怒”,只是卑微地请求对方出示证据,或者道歉,但谁能保得齐千千万万的“布衣之怒”?一滴水只能与其它千万滴水一起“载舟”,但是“覆舟”的,不正是千万滴水么。
  顺便说一句,陈小雅说:“我想我已经不用再做自我介绍”,其实是不对的。习近平、王沪宁、郭声琨这三位收信对象,确实不需要听她来自我介绍,但是既然是“公开信”,写给更多人看的,不自我介绍,就出现很多错误。比如,法国国际广播电台的记者安德烈,是位非常优秀的记者,我看过他很多深度报导,但在介绍陈小雅时,就出了匪夷所思的错:
  现年54岁的陈小雅,曾任《红旗》杂志副总编辑,任职资格社会科学院政治学研究所政治制度研究室副研究员期间,因写作《八九民运史》被解聘。
  陈小雅现年64岁(出生于1955年)而不是54岁;任《红旗》杂志副总编辑的,是她父亲方克,而不是她本人——《红旗》杂志1988年6月就被赵紫阳下令改为《求是》杂志,陈小雅那时才33岁,怎么可能官至副部级?!安德烈写这句话,显然没过脑子。而“任职资格……”云云,话都不通啊。
  这段话导致错误流传,我看到其它一些媒体也以讹传讹。我的纠正不知能有多少人看到?


  给习近平、王沪宁、郭声琨的公开信

  陈小雅,邮件

习近平、王沪宁、郭声琨三位先生:
  你们好!
  我叫陈小雅。
  我想我已经不用再做自我介绍。因为就在16天前,我得知你们早在去年10月就已经对中国大陆各口岸发布了对我“禁止出境”的命令。理由是,我的出境“可能给国家安全带来危害”。能下这样命令的人,当然是主管这方面事务的人;而中共中央最近召开“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坚持底线思维着力防范化解重大风险专题研讨班”的相关消息让我得知,这次针对我的行动,不是一个部门的行动,而是中央的统一部署,而且是近期被视为头等、特等的大事!
  所以,我的信,只能写给应该对此负责的你们。
  如果你们对我一无所知,不可能对我下这样的禁令;而如果你们对我完全了解,我也不会写这封信。但我首先声明,我不是来辩解的,我是来要求你们出具证据的。三位先生,你们凭什么说,我的出境“可能给国家安全带来危害”?我具有这样的动机吗?我拥有这样的能力吗?我正在卷入某种我所不自知的紧迫形势吗?只要你们能说出一件,我认罚服输。如果说不出来,你们就欠我一个“恶毒诽谤”的道歉!虽然只是一介公民,也是不可以随意加罪,并对于其珍惜的名誉实施侮辱的!
  在见诸报道的内部讲话中,诸位所说的“形势危急”似乎是指中美贸易战,同时还有中共建政七十周年。但是,从“去年10月”这个时间节点看,贸易战还没有拉开序幕,距七十周年还有整整一年时间。其时,距我访美归国也已经两月有余。我不知道,你们在此期间受到了何种信息的惊吓,但我可以肯定,你们被某个心术不正的家伙骗了!因为没有人比我更知道发生在我身边的事情,也没人比我更了解我自己以及我的动机和意愿。
  不错,今年——2019年是“八九民运”爆发三十周年暨“六四”惨案爆发三十周年的纪念年。三十年时间,内战的伤口都可以弥合,文革的罪人都已经开释,1989年出生的孩子如今都已为人父母;这三十年中,至少有二十年都是重新评价和认罪服错的最佳时机。但是,令人遗憾的是,这个人心盼望,举世期待的事情并没有发生。我们看到的是,政府在那个日子里,年复一年地因为“杀人”的罪过抬不起头来;而民运人士则因“反思”的压力灰头土脸!据我了解,其实没有人愿意这样的局面持续下去。这种胶着的状况不利于社会的前进,不利于民族的新生,更不利于个人的前途发展,有人到死都不能叶落归根!但是,人们忍受着这一切,持续着这一切,是因为还有一个更高的价值存在,那就是对“正义”和“公道”的坚持。在这方面,如果政府不堂堂正正地走出第一步,这个历史的扭结是不可能解开的。所以,在2018年1月,当我听见到访的“有关部门”人员向我传达:“政府在考虑解决有关问题时,你的这本书不会没用的”时,我认为,这个时间已经临近,而且很可能就在“三十周年”。的确也有人因此对最高当局“高看一眼”!
  在此期间,我也在留意民间可能发生的动向。但直到目前为止,我没有收到如何可能存在的重大民间活动信息。我不是一个形式主义者,对于“三十周年”人们能做些什么,也本着听天由命的态度。我只知道,我要在有生之年完善我的《八九民运史》,这据说也是完全在官方掌控中的事情。
  现在回想起来,从去年10月开始,北京市海淀区万寿路派出所民警吴庆涛就开始以索要新电话号码,“暖气是不是暖和”等由头频繁造访;去年11月底和今年1月,两次暗示我,他知道我下一站将到达什么地点;1月11日我被东兴口岸禁止出境后,在南宁的琅东客运站购票时,我的车票被写上我的电话号码并被售票员拍照留念;1月24日我到达长沙黄花国际机场,在证件安检时,一个青年突然扑向我所在的柜台的电脑,而坐台的安检员眯缝着眼睛盯着屏幕看了半天,最后告诉我“电脑里没您的信息资料”!最后是她带我进去接受了安检……
  对于这一切,生性敏感的我,不可能无动于衷。但我知道我什么事也没有,我不怕!我甚至对吴庆涛说过,如果你们需要,我立刻可以回北京!但对方总是答以:什么事都没有!
  这次要不是我突然心血来潮,想探索一下“零团费旅游”的奥秘,在中越边境踏响了政府为我早早埋下的“地雷”,我真的不知道你们到了什么地步!你们究竟对多少人埋下了这种“地雷”,又打算怎么向人交代呢?
  我就不明白,你们害怕美国跟你打贸易战,限制一个中国公民的行动自由干什么?你们是启动了“紧急状态法”?还是准备好了和这些人集体打名誉官司?抑或,让世界各国都这样来对付你的官员、亲友和家人?我曾经打趣地说:政府“坐月子”,还要强迫全国人民卧床吗?对于你们的无理,我有时真不愿意用“执政能力”这样庄严的词汇来评价,我真怀疑你们是不是有病?!
  病人掌国,是这个国家最大的危险!看到习近平先生报告中关于“意识形态安全”的法西斯概念,看到他对于青年人的害怕,我真的想说,你最好什么学历都不要有,你只要有常识就行!你什么“自信”都不需要,你只要对自己的子女自信就行!
  本来还想跟你们谈谈“国家安全”和什么是好的执政者,想想觉得没必要浪费这个时间。还是就此打住吧!
  此致
敬礼!

  陈小雅 2019年1月27日


0%(0)
0%(0)
  为颜色革命平反?问问老百姓答应吗?还是洗洗睡吧!  /无内容 - 难得明白 01/31/19 (1)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美国名厂保健品一级代理,花旗参,维他命,鱼油,卵磷脂,30天退货保证.买百免邮.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8: 汪峰狂赞 Jessie J泪奔 《歌手》惺惺相
2018: 七绝 题照(303)如何自号操高潮
2017: 墨西哥获大西洋联盟力挺
2017: 暴力国家的根源:美国社会高犯罪率的剖
2016: 覆几位围攻我的好汉 zt
2016: 第三章 必须认识神三步作工方面的真理
2015: 司马南与陈破空在美国辩论 z
2015: 《张学良谈“共产党为何打不过国民党”
2014: 素玉, 又吵又闹的呼你爹有啥好事啊?
2014: 哈哈,卖油贼,破开本人五十位字母符号
 
Jobs. Contact us. Privacy Policy. Copyright (C) 1998-2019. CyberMedi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