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世界商讯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首页 |
 
版主:bob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花旗、红朝打毛衣(六)
送交者:  2019年01月12日11:34:09 于 [世界时事论坛] 发送悄悄话

swissky

欧美很多机构,玩技术的气势和胸怀,除了不同机构之间的协调合作、良性竞争、善于妥协,为东亚国和人所不能比拟之外;玩的博大精深的over engineering技术,更比比皆是。

 

比如近三十年前,一个被称为数字增强无线电话系统(DECT-digital Enhanced Cordless Telecommunications)的技术标准在欧洲诞生了,这个标准的原始驱动,就是采用数字通信技术,取代当时的模拟式家用无绳电话。现在市面上所出售的无绳电话,都是采用这个技术标准的,而北美采用的是一个称为WDCT类似的技术。而当初诸多欧美公司和机构,在DECT标准的制定时,并非只是一个室内无绳电话的功能。如果配备相应的社区基站,那么这样的无绳电话,就可以在社区乃至城市漫游,并且与家里的座机是同一电话号码。这样的无绳电话功能,有点类似于十几年前的一种称为“小灵通”的手机。

 

如果真是这样让DECT无绳电话从家里漫游出来的话,对当时刚刚起步的GSM移动通信,无疑是一个强有力的竞争对手,做手机的当然不乐意出现这样的局面。当时的各大手机厂商比较争气,也投入巨资、发展迅猛。最终,DECT技术也只是限制在家庭范围内,作为单一的无绳电话功能。即便这样,DECT标准里面,也包含了很多智能居家控制、自动监控的功能,也可以方便地组网,形成智能居家。只是后来这个领域,捧场的厂商不多,虽有零星应用,相对于其他的有关无线和有线的智能居家控制技术,还是属于非主流应用而已。虽然这个技术的潜力没有完全在实际应用中发挥出来,但在技术标准的通盘考虑方面,也可见其大手笔的运作。

 

另外,还有一个八、九年前在美国成立的NEST公司,创始人是两位从苹果公司出来的工程师,公司创立不到四年,谷歌花了32亿美元买下这家公司。而当时,他们只是开发生产一种基于互联网平台的家用无线节能调温器而已。其实如果单纯从功能来说,虽然比传统的调温器,有很多亮点,但并不值得花这样的巨资收购。谷歌主要是看到这个产品背后的,强大的基于多跳网络(mesh network)的智能居家开发平台。同时依此技术,建立了一个保密通信、低功耗、互操作性强、可扩展性强、被称为THREAD标准的开放式无线物联网平台。不论以后其市场走向如何,但首先就从用这样大手笔的技术平台,来玩一个小小的调温器以及其他后续开发的智能家庭产品,确实令人叹为观止。

 

还有老夫参与或者接触到的,一些与自己行业相关的产品以及技术标准,这里也不一一枚举。欧美国家的很多技术开发和创新,往往是采用做满汉全席的气势来做一道家常菜;这样的技术和标准,天生就具备很强的可扩展性。移动通信的3G/4G/5G这样的技术标准体系结构,根本就不是东亚国家的胸襟,能够玩得起来的,更不用说作为东亚国家之一的天朝帝国之一的华为和中兴商号了。而天朝这些商号的很多成就,往往是靠着没日没夜地、机械式高强度加班,也频频传来丢下妻儿老小、工程师猝死而英年早逝的噩耗。

 

华为在5G技术和市场上的优势,首先是前面已经提及的,商号的武功比较全面。还有就是天朝帝国朝廷,能够不计成本地,为其提供巨大市场进行试验。现有的4G网络标准,是一个被称为LTE技术,就是长期演进(Long Term Evolution)的意思。而且4G网络的很多功能,尤其是与物联网有关的低速窄带LTE-M,也是其中比较新颖的技术标准;而这些4G网络的大部分功能,都没有实际利用起来。除此之外,还有诸如LoRa组网技术(华为在这个技术领域也投入不少、颇有建树)、NB-IoT技术,上面提到的THREAD开发平台等等,都是在物联网领域活跃的低速窄带新技术。虽然理论上5G网速很快,比如,目前实验室的理想工作状况下,几十秒就能下载一部高清晰电影;至于实际应用,到底会有多少这样要求的发烧友,也不得而知。而5G的物联网有关技术,就像上面的一样,都是采用的窄带低速率技术。即便3GPP组织已经颁布了5G技术的架构和主体技术路线,但很多相关技术还在开发和讨论之中,有待完善。而红朝的运营商、从业者们,就跃跃欲试地全盘采用与现有4G无关的5G独立组网,除了视金钱如粪土的豪情以外,也可谓艺高人胆大,无疑诠释了升级版的“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的大跃进理念。

 

不过,话又说回来,不像当初的摩托罗拉、爱立信、诺基亚这些老牌通信巨头,需要多年在通信专业的研发积累和技术储备,才能厚积薄发地玩玩手机。由于现在的通信芯片的高度集成化,还有产业分工的细致化,也大大地降低了手机行业的技术准入门槛。不论是深圳赛格市场的小老板,北京中关村的掮客,还是南京珠江路的小混混,都能在店铺的柜台后面,立马组装山寨出不同类型的手机和平板Pad。这也是通信行业的业余选手,苹果公司,也能靠没有多少实质新技术含量的爱疯(iPhone),来忽悠果粉,引领新潮流、同时赚大钱的原因。

 

总之,美国的科技活力,既没有金科玉律的教科书;花旗的创新潜力,也没有颐指气使的教师爷;这方面的文献颇多,在此不赘述。老夫主要想表达的是,花旗的大多数技术的开发和应用,属于organic development的良性发展;并且其发展过程,往往也呈现出人意料的非线性特性。华为确实在技术开发上,功力不错,移动5G也颇有建树;加之红朝有着不计成本、集中精力办大事的蛮干传统,朝廷催肥施料,也可助力技术的加速度。但并非美国的5G技术优势尽失,前面也已论述。再退一万步来说,即便美国在5G技术以及产业落后、毫无建树、甚至全军覆没,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不像红朝,大众缺乏健康的心理状态,心理承受能力脆弱,屁大一点的事情,就上纲上线到了民族最危险的时候,要去发出最后的吼声。毕竟,具备源源不断创新能力的花旗还是能输得起,历史上,被美国放弃的技术、放弃的产业,比比皆是。

 

就拿三十年前,上世纪八十年代,美日在半导体芯片技术与市场的较量来看吧。由于个人计算机技术和产业的长足发展,存储器芯片无疑扮演着很重要的角色。日本业界幼稚地认为,计算机离不开存储器,只要掌握和控制存储器芯片的技术和市场,就可以主导信息技术和产业,以此延伸而能控制其他行业,因为计算机的应用将会深入到各行各业。东芝等日系芯片公司,奋发图强,在存储器技术上,攻城掠地,花旗丢盔弃甲,就连芯片大亨英特尔(Intel)也被迫放弃存储器事业部,美国在半导体存储器以及部分芯片产业节节败退。那个时候,日本的半导体芯片的总体产值,全面超过美国。虽然在存储器芯片产业失守,但美国另劈溪径,在计算机网络、多媒体等技术上的研发投入,一直没有中断。十年之后的上世纪九十年代,个人计算机的网络、多媒体应用遍地开花,而日本在这些领域几乎无所建树,美国的芯片产值反超日本,并一直遥遥领先。与此同时,韩国三星、现代等企业,也在存储器芯片上奋起直追,并且台湾的芯片厂商也加入竞争,逼使半导体存储器价格白菜化,也大大挤压了日系芯片的利润空间。

 

虽然美国放弃了大部分存储器芯片市场,也有公司在这个行业继续挣扎,但英特尔存储器事业部的一个重量级人物,采用相关的存储器制作技术,创立了莱迪思(Lattice)公司,开发出一种叫做逻辑门阵列(PALGAL)的芯片。后来,另外有赛灵思(Xilinx)公司,阿尔特拉(Altera)公司,美高森美(Microsemi)公司等等相继涉足这个领域,加入竞争。最后,在这种技术基础上,发展出一个崭新的芯片品种,现场可编程门阵列(FPGA)。比如,前面介绍的洛桑理工为华为和高通的编码方案比较,就是采用这种芯片技术,实现硬件设计的。目前,全球的高端FPGA芯片行业,以及由此延伸的设计支持行业,完全被花旗主导垄断;并且华为、中兴的很多产品和设计,也绝对离不开FPGA芯片。

 

美国在技术进步以及创新的结果,很多是出人意料的,并非按照线性思路事前规划好的。再比如Facebook,最初也就是一个泡妞平台,也能发展成一个庞大信息技术产业。而有着几千年的媒婆历史的天朝帝国,最高境界也就是,妇联组织的某个额外花边工作而已。

 

即便由政府主导的一些技术开发,比如上世纪六十年代的阿波罗登月工程,也是采用分包到几百个私营公司、大学以及研究机构的方式。其技术进步和产业发展,是一种良性而灵活的自然发展。在登月工程中,大量应用到二战以后,由美国数学家诺伯特·维纳创立的“现代控制理论”,钱学森也撰写过《工程控制论》这样的经典论著。在登月工程结束之后,有部分控制理论专家转行电力行业,为这个传统老行业带来新气象;诸如故障诊断,状态估计、参数估计等等的解析模型的引入,也大大促进电力系统分析和控制技术的发展。

 

那么,再来看看东亚国家的日本,由国家主导和政府驱动的技术开发项目吧。缺乏资源且没有地理纵深度,日本是一个具有强烈危机感的民族,主流也颇具超前意识。上世纪80年代初,急于主导信息技术、抢占先机,日本提出研制“第五代计算机”的概念。自二战以来的计算机发展,从其构成的硬件器件,有这样的划分:第一代由电子管构成,第二代为晶体管,三代是集成电路,四代是处理器芯片。这几代的计算机,以及现在通用的主流电脑,基本上是采用,由美国数学家冯·诺依曼提出的存储程序原理,被称为·诺伊结构的计算机。而日本叫嚣要研制出,打破冯·诺依曼结构、采用并行计算、结合人工智能技术的第五代计算机。虽然当时也有很多批评异议,认为这样行动鲁莽;但通商产业还是组织100多位博士,拨巨款,成立研究机构。当时,美国著名人工智能大师,爱德华·费根鲍姆(Edward Feigenbaum)教授,还热情洋溢地撰写了《第五代:人工智能和日本计算机对世界的挑战》(The 5th Generation: AI and Japan's Computer Challenge to the World) 一书,赞美之词溢于言表。然而,忙碌了十多年,到底什么样的结构和技术,基本的概念也没有搞清楚,研究机构最后也不了了之地解散。据说一个主要负责人,后来羞愧自杀,谢罪天下;也符合武士道精神,可惜但也大可不必。

 

另外,日本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后期,也是第一个提出、并且率先独自研制高清晰彩电(HDTV)技术和标准。但其第一台高清电视样品刚研制出来,就面临被淘汰局面。这是一个采用模拟制式的技术,而那个时候,欧美国家刚刚完成数字式高清电视的标准,现在市场上的高清电视都是数字标准的。

 

一般来说,每一行业的从业者,都想夸大其词地鼓噪自己手艺的重要性,以博得社会的眼球,衙门的青睐,而想获得更多的社会资源支持。日本匆忙搞第五代计算机、搞高清彩电这样的失败案例,源于其急不可耐、想快见成效、抢占制高点的迫切心情。那么现在,被红朝的厂商和业界人士鼓噪的移动5G技术还有以此实现物联网、智慧城市等等,是否也需要急于抢占这样的先机呢?是否只是延续着一种单向线性思路,就像当初日本业界对于计算机存储器芯片的认识和判断一样呢?

 

虽然花旗创新活力无穷,但红朝有很多更加出胜的独特技术创新驱动。比如现在蓬勃发展的人工智能(AI),在红朝有一项很迫切而广泛的应用需求:就是通过关键词的检束判断,并以此建立的学习模型和判别算法,从而实现一种独特创新版的文字狱。其网络审查、舆论监管技术,绝对国际领先、执寰宇之牛耳。不像武则天的鸿雁传书时代,只要管控好徐敬业、骆宾王这一小撮,《讨武曌檄》写的再铿锵有力、文采飞扬,也只能是在小范围的有限影响。因为现在的网络,尤其是移动网络、自媒体的快速发展,还有境内、境外网络媒体平台的广泛普及,无疑给朝廷的舆论导向带来巨大的挑战。而这样的技术创新,可以筑起反帝防修的铜墙铁壁,永保红色江山万年长。

 

为了“彻底砸烂旧世界,革命江山万代红”,还要派遣像孟晚舟这样又红又专的企业家、成功人士,以及千千万万可靠的革命干部家属们,潜入美欧澳等国家,到敌人后方去,深入敌后建立根据地;另外,还有像前副总理姜春云这样的副国级领导,以及刚刚为革命事业献身的原国务院发言人袁木等等;他们离休后也不顾个人安危、主动请缨,去敌后白区最危险的美国,为建立革命根据地,继续发挥余热。这些成功人士和革命干部家属们,也不断积累了,在白区地下工作的宝贵经验。她们“不怕雨,不怕风;包后路,出奇兵;今天攻下来二奶村,明天夺回来小三城”。同时在那里,胸怀祖国,放眼全球;为革命培养下一代,也能让他们“长大接好革命班,彻底埋葬帝修反”。


……………………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美国名厂保健品一级代理,花旗参,维他命,鱼油,卵磷脂,30天退货保证.买百免邮.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8: “妈妈跑掉了”
2018: 由拦车女想开去
2017: 美机构民调:13%中国大陆人认为美国会保
2017: 孙立平:你以为你是谁 zt
2016: 东北那嘎达 zt
2016: 丧家狗与哈巴狗 zt
2015: 我的伊斯兰--这是怎么了?zt
2015: SB博士和巴黎恐怖事件 zt
2014: 首次曝光:三中全会前何新提交中央的一封
2014: 今年春运,坐高铁回家
 
Jobs. Contact us. Privacy Policy. Copyright (C) 1998-2019. CyberMedi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