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世界商讯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首页 |
 
版主:bob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中国工人阶级是领导阶级吗?
送交者:  2019年01月06日11:26:28 于 [世界时事论坛] 发送悄悄话

中国工人阶级是领导阶级吗?

 

关于领导阶级的概念

在中国,人们经常听见一句话工人阶级是领导阶级。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一条声明,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工人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但是,话虽这样说,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里的领导人大多却并非工人出身。据说,江泽民当政时期的一位领导人李瑞环是木匠出身。也不是产业工人出身。 但是,中共领导层中间的人士大多是所谓职业政治家或党务工作者。所谓工人阶级领导只是一个抽象概念。

显然,中国的宪法里的那条规定反映了马克思主义的一贯思想。早年,马克思在其著作《论法兰西内战》中就说,巴黎公社是实质上的工人阶级的政府。巴黎公社是要搞社会主义的。但是,按照马克思衡量工人阶级政府的标准看,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显然不符标准。马克思列出了两个标准。

第一,巴黎公社政府内的官员是公仆。他们是公仆的最显著标志就是他们领取与普通工人一样的工资。马克思暗指,如果官员领取工资优厚,比普通工人工资高,待遇好,有特权,甚至可以获得特供,就不再是工人阶级的政府。这是马克思列出的衡量政府性质的硬标准,不能妥协和通融。如果是中国古代人所传说的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的话,就绝对不是工人阶级的政府。如果政府有官僚主义作风,如果官员有腐败作为,那就不再是工人阶级的政府。学过共产主义运动史课程的人士都知道,列宁在苏维埃政权刚刚建立不久就发现,工人阶级政府内部出现官僚主义现象,政府公职人员高高在上,脱离人民群众。列宁非常焦急,但是,又没有有效办法遏制这种异化现象。因为列宁知道,如果政府公职人员将本身的工作看作一个肥差的话,政权就变质了。革命就失败了。那个时候,一方面列宁日理万机,另一方面,又没有办法防止官员腐败和贪图优厚待遇,马克思的理论里面也没有现成答案。不久,列宁就去世了。斯大林掌权时期,苏联官僚主义作风就已很严重。中国文革期间批判苏修的时候都有揭露。毛泽东也看到中共党和政府内部官僚主义严重。这也是他发动文革的一个思维。他多少有一点理想主义,但是,毛本身也是思想矛盾的一个悖论。他自己居住在中南海——古代帝王的皇宫里面,也不符合马克思设定的衡量工人阶级政府的标准。

第二,马克思赞扬巴黎公社实行普选制。认为,如果不是工人阶级通过选举产生管理国家的公仆的话,政府就不是工人阶级的政府。有好多中国人给共产党灌输只要选举就是垄断财团操纵选举的说教。其实,这里有一个对马克思理论的误解。马克思的确说过,在资本主义国家里,选举被资产阶级操纵。但是,马克思认为,只要建立社会主义国家,由工人阶级领导的话,生产资料被收归国有。在此情况下,可进行选举,而且必须进行选举。这个时候的选举是不会被垄断财团操纵的,因为垄断财团已经消失。学过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史的人士都知道,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等书内没有说,在社会主义国家里,不可以由两个以上的共产党来竞选。比如,由考茨基领导的社会民主党与列宁领导的共产党竞选也符合马克思主义。而且马克思认为,普选制是衡量工人阶级政府的一个硬标准。不可能去掉它。恩格斯在晚年也表示,是否承认普选制是衡量工人阶级是否成熟的一个标志。用马克思的概念来说,如果社会主义国家不搞自由选举,人人拥有选举权的话,政权就变质了,就不再是工人阶级的政府。过去,卢梭提出人民主权论的时候,的确遇到理论难题。卢梭声称国家主权属于人民。但是,卢梭又在《社会契约论》里表示,由多数人管理少数人是违反自然秩序的。他的话不错。问题在于要实现多数人的意志就只能通过选举的办法来实现。卢梭认为,人民不能被代表。于是,人民自己管理自己的话,就只能建立小规模国家,如他自己居住的日内瓦共和国。但是,在民族国家内,要实现民主,也只能通过选举来实现。同理,工人阶级掌权的话,也要通过选举来实现。马克思是持有这个观点的。但是,在这一点上,中国政府显然违背了马克思主义。

总之,根据这一条说,人们很难认同,现今的中国政府还是工人阶级的政府。

 

社会的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

从某种意义上说,人类近代社会的演化就是从中世纪的农业社会向现代的工业社会的进步。经济基础的演变会导致上层建筑的变革。在农业社会里,财富分配的方式是掠夺。就是通过使用武力强行改变财产的分配方案。在农业社会里,最基本的财产就是土地。法律无法规约土地的分配。几乎没有什么法律能保障私人财产权。所以,谁拥有武力,谁就拥有土地。因此,使用武力,就是通过战争的方法,来决定土地的分配会导致土地所有权的急速集中。当强人通过武力来争天下的话,维持势均力敌的状况很难。用西方的学术用语说,就是很难维持均势。均势是个不稳定状态。而一个人独霸天下常常是个稳定状态。春秋战国时期,神州大地上曾出现七个主要国家争雄,最后归于一统。东汉末年,中华大地出现魏蜀吴三国争霸局面,如罗贯中所言,天下大事,分久必合,合久必分。但是,当武力争夺天下而没有任何阻碍的时候,江山归于一人统治常常是结局。于是,天下的土地也归于一人。中国古代就有一说法: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就是说,中国的土地只归属于一个人,就是皇帝。虽然在中国历史上,土地有时公有,有时私有,存在地主阶级,只要皇帝想收回土地,没有人能阻拦他。英国历史学家也讲,在古代和中世纪,英国的土地属于国王一个人。只有国王是地主。后来,国王将自己的一部分土地分封给自己的封臣,形成封建制。就是说,不管是在欧洲还是在中国,那时的情况基本相同。

这种用暴力手段占有土地的方式决定了国家的政权一定要采取独裁制。如果不能独裁,就不能保证所有土地归一人所有,或最终归一人所有。只要维持独裁制,就必须实行专制主义。这就是专制主义社会的经济根源。而这种通过暴力手段夺取社会的全部土地的过程就是形成农业社会里掌权者打江山坐江山的政治生态的基本原因。换言之,打江山是为了夺取所有土地;坐江山是为了保有所有土地。人们通过战争获得土地,同样也通过战争的方式保护政权。就是用暴力手段维护政权。专制政府的实质就是用暴力手段维护政权。由于土地不能白白拱手让人,唯一能改变土地分配方式的办法就是战争,而战争是社会里资源整合最彻底和最迅速的方式。于是,最终的结果就是牢牢抓紧刀把子,牢牢掌控政权。所以,也就不可能有选举。

工业社会完全改变了这种状况。在工业社会里,生产要素的结构发生变化。土地已不再像过去那样是唯一一个最重要的生产要素。另一方面,为了保证各种生产要素的充分流通,法律不仅允许买卖土地(使用权),而且也不允许使用暴力获得他人的土地和其他财产。由于人们可以通过各种方法经过市场获得财富,不管是通过生产劳动还是通过商业上的交易,也就没有必要来独占土地。换言之,在工业社会里,掌控土地并非是发财的最佳手段。进行大机器生产或从事金融领域的投资活动往往可让人取得更多财富。由于人们不再需要独占土地,人们对独占土地不再感兴趣,也就不需要利用暴力手段长期控制政权。于是,土地已不再归于最高统治者。例如,在英国,历史上,所有土地所有权均由国王掌控。在现代,土地已基本上属于国家。现在,在英国或美国或加拿大,你购买房屋的时候会购买永久土地使用权,但是,土地的所有权永远属于国家。在英国,白金汉宫原本属于国王,现在属于英国国家,而不再属于国王。英国女王一家成为白金汉宫的租客。由于土地在法律上已属于国家,实际上属于全民所有,于是,国家的主权也归于人民。既然国家主权属于人民,人民应该有权针对管理国家的事务发表意见。发表意见的方式是举行选举。所以,在工业社会里,政权的组织方式是选举。经济上的工业社会与政治上的选举制度是配套的。你到欧洲国家去问问那里的工人阶级:你赞同一党独裁还是民主?他们都会赞同后者。就连欧洲的共产党都主张自由选举和多党制。

同样,如果我们认为,在欧洲国家里,劳动人民占人口大多数的话,选举上台的政府也应该是工人阶级的政府或者劳动阶级的政府。那里的政府不会代表只剥削不劳动的社会阶层。

有人说,在欧洲国家里,垄断财团在操纵选举。但是,即使垄断财团有影响力,决定者还是劳动阶层自己。也不要低估劳动者自己的智商。相反,中国的那种打江山坐江山的政治生态则是农业社会的遗风。为了保证国家的财产(包括土地)为一小撮人专有,才会形成打江山坐江山的政治生态。政府是个依靠暴力维持其存在的压迫者。在中国,经济领域正在现代化,政治领域还停留在前现代阶段。头过了,身子没有过。被卡在那里了。经济基础已经变化,上层建筑仍原封不动。如果中国不改变这个农业社会的上层建筑,中国就永远不会真正进步。

 

统治者的阶级背景

如果我们肯定中国尚没有实行自由选举的话,很难说掌权者代表大多数人。人民没有授权嘛。那么,如果掌权者具备一定的社会背景的话,他们属于哪个阶级?个人认为,他们很难属于工人阶级。没有选举,怎么知道他们代表工人阶级?宪法上的说法只是说法,要看行动。

另一方面,由于掌权者出身于农民阶级,并且有打江山坐江山的思维,他们应该属于中国农业社会里的一批秀才。他们打着马克思主义的旗号实行封建专制统治。表面上看,他们升马克思主义红旗,内部的实质是秦始皇一般的残酷统治。目前,在中国掌权的一批人是有文化的人,但是,他们也不是现代社会里的知识分子。他们是没有欧洲式启蒙思想的知识分子。他们是传统中国社会里的文化人,就是秀才。他们很像司马迁笔下帮助刘邦打天下的一批智囊人物如张良。他们很像罗贯中笔下帮刘备打天下的智慧人物诸葛亮。他们很像施耐庵笔下梁山泊寨子里的智多星吴用那样的人。他们也像罗尔纲笔下的太平天国的领袖洪秀全等人那样的落地秀才。在延安时期,共产党内就汇聚一些能人。虽然其中也有一些吸收了西方民主自由思想的人,那些人最后被共产党迫害和清除。剩下来的就是农业社会里的传统秀才。到了文革时期,他们就以陈伯达、康生、张春桥、姚文元及戚本禹等人为代表。改革开放时代,就是以胡乔木、邓立群等人为代表。到今天,就是以王沪宁等人为代表。虽然现在的中共领导人穿西装,他们内心里仍然是中国农业社会里产出的秀才。是这些人在中国掌权。很难说,他们代表工人阶级。更难说,工人阶级是领导阶级。

记得朱镕基政府时期进行国企改革,抓大放小,大批国企职工被要求买断工龄,自谋出路。其实,就是将这些工人阶级遣散回家,最后融入浩浩荡荡的失业大军。当年的“领导阶级”沦为一群被社会遗弃的贱民。怎么当领导阶级?但是,政府也有自己的苦衷。长期以来,国有企业人浮于事,生产没有效率,很多人依附于国有企业吃政策饭,吃福利饭。国家对国有企业的投入总是大于企业生产的产出。长此下去,国家也很难维持国企的运行。而这些工人阶级也早已失去主人翁精神。吃大锅饭养了一批懒人。他们依靠共产党打天下,就是想过这种只吃饭不干活的好日子。谁都知道这样混下去不是个办法。结果,政府让工人阶级下岗,工人群众连一个罢工权利都没有。深圳有工人罢工。北大学生前往支持,但很快被国家安全机关拘押。工人阶级哪里是什么领导阶级。这只是个抽象概念。除了开人大代表会议的时候让几个工人代表装门面,哪里是工人阶级在领导国家?个人认为,只要不实行自由选举,工人阶级就当不了领导阶级。最终,还是农村来的那一批旧的传统文化熏陶出来的一批秀才在统治中国。这样的政府既违背马克思主义,也不代表工人。政治上层建筑还是农业社会的遗留物。一批秀才在坐江山。

 

处境悲惨的工人阶级

由于这些原因,中国工人阶级不是现代社会的幸运儿。虽然中国已经在经济上转型,进入现代社会,工业也有很快发展,但是,由于一批农业社会的秀才专权剥夺了工人阶级的幸福生活。最根本的原因就是工人阶级没有选举权。没有选举权,工人阶级的一切基本权利就是空话。工人们没有办法使用宪法上赋予他们的基本公民权利。于是,工人阶级沦为被统治阶级。根本就不是什么领导阶级。只有一个领导阶级的高帽。

一个最典型的特征就是,在计划经济的年代里,工人阶级并没有如期为社会创造巨大财富。以前有一首歌我们工人有力量。里面的歌词说工人阶级创造了一切。其实,如果中国的工人阶级创造了巨大财富的话,他们怎么被下岗?管理工厂的共产党机关已经认定,国营企业臃肿,效率低下。许多工人阶级成员出工不出力,领取的工资和福利远远超过其贡献。中共领导人认为,计划经济养了一群懒人。工人阶级成为懒人怪谁?所以,控制着中国这个庞大国家的农业社会的秀才一声令下,工人阶级老大哥乖乖地走人。

更重要的是,由于宪法规定的公民权利没有落到实处,包括工人的集会的权利、言论自由的权利以及选举的权利,还有司法不公的问题,工人阶级遇到好多问题都没有办法通过行使自己的合法权利来维护自己的利益。现代社会里的那些公民权利都是给与人民用来维护自己利益的手段。通过行使选举权,人民可以表示自己的管理国家的意见,掌权者就不得不考虑人民的愿望。示威游行的权利保证受到不公平待遇的人士能够通过公共舆论来获得社会的关注,并迫使政府解决他们面临的问题。出版自由、新闻自由和学术自由都能够帮助社会表达自己的意见。这都是工业社会里的必配。

但是,由于中国的工人阶级没有办法采用宪法表面允许的集体行动的权利来维护自己的利益,他们最终不得不绕一个弯子,采取一个个人行动。这种个人行动是私人行动。是偷偷摸摸进行的。他们认为只有这种个人行动能维护自己的利益。什么个人行动?就是走后门、拉关系、托人办事。比如,你希望你的单位领导帮你解决困难,其实就是你的合法利益诉求。但是,你没有办法通过正规的法律途径来维护自己的利益,因为宪法不保护你的正当权益,您只能自己钻空子。怎么钻空子?您到你家马路对过的一个杂货铺里买一竹篓子品质较好的苹果,送给你的单位的领导。你不能送到领导的办公室去。如果你送到领导办公室,会被别人看见,领导一定不会收下。你要千方百计打听领导家住在哪里。然后,你晚上去偷偷地将苹果送给领导,托领导办事。或许送给领导的话,领导也不收。有一个办法,就是送给领导的老婆。领导的老婆是个女人。女人可能贪小便宜。于是,领导也没有办法,就帮你办事。比如,帮你分配一套住房或解决户口问题等。

由于中国的普通人,其中大多数也是工人阶级吧,没有办法通过正常的宪法给与的途径维护自己的利益,大家都只能八仙过海,各显神通,走后门,拉关系,搞不正之风。当然,我在中国没有这样做,否则我怎么工作几十年连一间住房也没有分配到?于是,在中国想腐败的人太多。腐败如汪洋大海一般。就是全民腐败。人们听说谁谁腐败以后咬牙切齿。但是,一旦自己有了腐败的机会,也不会拒绝。这样的腐败实在就是专制制度所造成。因为你不给人民合法的公民权利,人民只能自己想办法。所以,中共领导人习近平反腐败,但是,他自己不明白,中国社会上上下下的腐败屡禁不绝、屡禁不止的根本原因就在他自己。因为你习近平要搞终身制任职,你习近平维护共产党专制统治,人民失去了自己本来应该有的基本公民权利。于是,人们就开始搞腐败。所以,根据这个逻辑,如果中国有一天实行开放党禁报禁,举行自由选举,实行法治和司法独立,腐败之风就会很快被刹住。因为在民主自由的体制下,人民只要有合法渠道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的话,再搞走后门那一套就没有意义了。这就是一个釜底抽薪解决腐败问题的根本方法。

在那种情况下,中国就会实现人民主权的原则。一旦实现人民主权的原则,工人阶级才会彻底翻身,如果工人阶级代表先进生产力,那他们也会占据一个领导的地位。那个时候再谈工人阶级领导才有现实意义。也就是说,工人阶级要当领导,唯有实现民主才有可能。还是要记住马克思讲的那句话:巴黎公社实行普选制!

 

本文的作者是以下一本书的作者:

Xing Yu: Language and State: A Theory of the Progress of Civilization, Revised and Updated Edition  Publisher: Hamilton Books   Year of publication: 2018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美国名厂保健品一级代理,花旗参,维他命,鱼油,卵磷脂,30天退货保证.买百免邮.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7: 希拉里欲东山再起 或竞选纽约市长
2017: 洗腳趣聞
2016: 也谈穆斯林被开除:民主的真谛是尊重少
2016: 为儿撑伞,感动数百万人
2015: 最新说话
2015: 一场“民主不适合中国”的辩论 zt
2014: 小水瓶:美国寒门难出贵子
2014: 让我彻底失语的神秘《三星堆》(图文)
 
Jobs. Contact us. Privacy Policy. Copyright (C) 1998-2019. CyberMedi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