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世界商讯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首页 |
 
版主:bob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穆勒调查最新重大发展
送交者:  2018年12月03日09:50:50 于 [世界时事论坛] 发送悄悄话

马黑

特别检察官对川普及其团队2016年大选中通俄门的调查最近有重大进展,那就是上周四川普私人律师科恩向法庭的第二次认罪。


科恩去年8月的第一次认罪包括两个内容。一个是关于税务欺诈和违反银行法的认罪,另一个是关于违反竞选资金法的认罪。在关于违反竞选资金法的认罪书中,他陈述他受某联邦职务竞选人的指使,通过成立空壳公司做假账的方法,秘密支付两笔封口费给两个与候选人有过婚外性关系的女性,以此掩盖可能爆发的丑闻,图利该候选人当选。这里说的联邦职务竞选人就是川普。那次认罪的控方是纽约南区检察官。那次认罪检方第一次提供了确切的经过法庭认可的法律证据,指控美国现任总统川普本人共谋犯罪。


科恩这第二次的认罪是向国会作证时犯下的伪证罪的认罪,直接涉及通俄门的调查。科恩在认罪书中陈述,他受 1号人物(individual 1) 指使,作为川普公司的高管,在2016年大选期间,参与了有关莫斯科川普大厦的筹建计划工作。这个1号人物 就是川普。这次认罪的控方是特别检察官穆勒。在这次认罪中,科恩与特别检察官穆勒达成协议,将与检方全面毫无保留的合作。这第二次认罪表明,纽约南区检察官手中的科恩的司法案子已经与特别检察官穆勒还在进行的调查合并,穆勒已经接管了这一案子。


科恩向国会作证时犯下的伪证罪的内容简述如下:


他以前向国会作证时说这个莫斯科川普大厦的筹建工作在2016年1月,也就是共和党内总统初选开始之前,就已经停止,而实际上这个筹建工作一直进行到2016年6月,也就是川普赢得党内初选,共和党全国大会正式提名川普为总统候选人之后。科恩在2016年1月到6月这段时间里,多次向川普本人和其家庭成员汇报过他负责的莫斯科川普大厦的筹建工作进展情况。


他以前向国会作证时说,他没有过任何为莫斯科川普大厦筹建工作到莫斯科旅行的计划,实际上他与川普公司其他高层包括川普本人讨论过多次这样的计划,甚至讨论过川普本人为此到莫斯科旅行的计划。


他在莫斯科川普大厦的筹建工作中,曾经向普京的高级助手发过一封电子邮件,要求他帮助解决莫斯科川普大厦建设的用地问题和资金贷款问题。他以前告诉国会,他没有收到俄方的任何回复,实际上普京的高级助手曾经为此打过电话给他,要他用一个指定的俄罗斯号码打回去,他与普京的高级助手为此在电话上讨论了20分钟。


科恩还说,他作此伪证的目的是为了限制住通俄门调查的时间范围,最大限度减少川普与俄罗斯的关联,是为了与川普竞选中的政治宣示保持一致,是处于对川普的忠心。


穆勒手中掌握的绝不可能只是科恩的认罪说词,穆勒同意与科恩签订认罪合作协议时,手中一定还有大量的其它证据,比如电子邮件,电话短信,甚至电话录音和其他涉及相关人的证词来佐证科恩说词的可靠性。非常有可能科恩的这次认罪是在穆勒向他出示了这些证据之后的被迫之举。特别检察官掌握到了其它信息后,已经知道科恩对国会犯下伪证罪,为了争取科恩配合调查,集中力量对准顶端的“大鱼”川普,向他出示了其它证据,科恩别无他法,唯有认罪配合一条路。我猜想科恩与普京助手的电话很可能被美国情报监听录音了,从克里姆林宫普京助手打到美国的电话,一定在美国情报监听范围之内,穆勒不但知道他们有过通话,而且还知道他们通话中谈了什么。


有朋友可能会说,这又有什么呢?不就是少说了半年的时间啊?而且此事最终没有成交啊。川普昨天对记者也说了,我在竞选期间一方面竞选另一方面还要经营我的公司,我竞选期间寻求机会筹建莫斯科川普大厦,完全合法。但根据大多数法律专家的分析,这里问题大了。


第一,我们知道川普对美国人民撒谎了。科恩撒谎是因为川普先撒了谎。竞选中川普说过多次:我与俄罗斯没有任何生意往来,没有任何现在的或者将来可能的交易。而实际上,在他直接领导下的莫斯科川普大厦的筹建交易在大选中一直在秘密进行,只是到了6月份才停止。这当然不犯法,但是与秘密付款封口费给两个有婚外性女性掩盖丑闻的事情的实质一样,这是为了掩盖他与俄罗斯的关系而对美国人民撒谎,虽然不犯法,但可能接近到了弹劾的门槛。


第二, 科恩第二次认罪后,国会各有关参与通俄门调查的委员会开始翻出以前到国会作证的所有证人的证词看还有无其他人在这个问题撒谎。如果还有更多的向国会就此事做伪证的证人被发现,这个谎言就不是一个人的,而是一群人的,也就是说这很可能是一个经过协调串通的谎言。问题是谁是这个谎言的组织者协调者?如果发现川普参与其中,是他告诉大家要如此如此说,那就构成阻碍司法罪和干扰证人罪。今天有消息报道根据科恩现任律师的说法,科恩在向国会做伪证那段时间,他与川普的律师团队保持有经常的沟通和交流。哇! 这个在某人协调下集体撒谎的可能性不低哦。


第三,科恩向法庭认罪的时间发生在川普向穆勒递交了书面回答问题之后。这个时间点很值得注意。有朋友曾经在我的博客里留言说,检察官询问证人会设下陷阱(trap),证人没有回答好或者忘记了什么事,就有可能犯下伪证罪。该朋友还说川普可能会犯下伪证罪。那时川普还没有向穆勒递交他对检察官问题的书面回答。我对该留言朋友说,检察官询问问题的目的是为了把证人的证言与从其它方向得到的信息和证词来对比,以此发现真相。川普那时还没有递交对检察官问题的书面回答,还不可能犯下伪证罪。而今,这个可能性增加了。穆勒询问川普的问题中就有关于这个莫斯科川普大厦筹建计划的问题。特别检察官把科恩的认罪推迟到川普递交书面回答之后,可能就是要先看看川普对此问题的回答是否与科恩的认罪一致。大家想想,川普的回答有可能与科恩认罪的陈述一致吗?如果川普的回答还是科恩犯下伪证罪时的说法,也就是回答说关于莫斯科川普大厦的筹建工作于2016年1月就已经放弃,那他就有可能犯下一个新的罪:伪证罪。


第四, 再下一个问题:为什么撒谎?为什么川普团队在与俄罗斯关联的问题上人人撒谎?为什么在这些本来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上要撒谎?


科恩的伪证实在没有必要,因为竞选已经过去,川普已经当上总统。川普在2016年大选期间声称他没有与俄罗斯的任何商业关系,但实际上莫斯科川普大厦的筹建工作直到共和党内初选结束川普胜出后才停止, 这是竞选中对美国人民撒谎的问题,只是个政治问题。可科恩到国会举手宣誓后就此事作证,却做伪证对国会撒谎,这就是变成刑事犯罪问题了,太不必要太不值得。


记不记得川普的第一任国家安全顾问弗林(michael flynn) 的伪证罪?当时川普竞选成功但还没有正式进入白宫接管政权,而奥巴马在下台前宣布了一系列对俄罗斯干预美国2016年大选的的制裁措施。在这个背景下,弗林与家人在某海滩度假时的某天,突然接到俄罗斯大使的电话,询问他解除俄罗斯制裁的事。弗林向俄罗斯大使保证不用担心经济制裁,川普上台后会解除制裁,要求俄罗斯克制,不要提出反制美国的措施。但以后在FBI 调查人员询问弗林这通电话的内容时,弗林说只是与大使之间新年的相互问好致意,不承认与俄罗斯大使讨论过制裁问题。副总统彭斯根据弗林的汇报也告诉媒体,弗林没有与俄罗斯大使讨论过制裁问题。取消对俄罗斯的制裁与俄罗斯搞好关系是川普竞选中的一贯主张。即将上台就任的总统的国家安全班子头头在即将上台前与各国领导人或者外交官通报交流未来新政府的外交政策主张也属正常并不违法,可弗林为什么要对执法人员撒谎?


从弗林到科恩的伪证都是不必要的撒谎。这是为什么?


第五,有专家分析说,基于科恩第二次认罪中透露出来的各种信息,可能的通俄门画面轮廓基本成形。如果这个画面基本轮廓正确,弗林和科恩不必要的撒谎及伪证就可以解释了。他们的撒谎和伪证,在弗林的案子中不是为了掩盖与俄罗斯大使讨论过解除制裁这样一个不需要掩盖的事实,在科恩的案子中不是为了掩盖莫斯科川普大厦的筹建一直进行到2016年6月这个也不需要掩盖的事实,而是为了掩盖与这两个事实有关联的隐藏在后面的不能见光的事实:普京与川普的一个大交易。


拥有一幢高高耸立在莫斯科的川普大厦,一直是川普自1980年代以来怀有的一个梦想。普京政府收到了川普关于帮助获得建设川普大厦土地和建设所需金融贷款的请求,但是因为美国的经济制裁,这个制裁在俄罗斯吞并乌克兰克里米亚后就开始,川普的这个梦想难以实现,因此普京和川普在解除美国对俄罗斯经济制裁这点上有了共同利益。他们之间的这个交易有可能是:川普答应一旦上台就着手采取措施解除对俄罗斯的经济制裁,而俄罗斯则答应首先通过大规模网络入侵和骇客行动介入2016年美国大选,帮助川普当选,并答应在川普上台解除了对俄罗斯的制裁后,帮助川普公司获得建立莫斯科川普大厦所需的土地和资金贷款。川普与普京之间是否存在这样一个秘密交易?不能完全排除。也只有从存在有这样一个交易的事实出发,才可以比较合理的解释弗林和科恩的很不合常理的伪证行为。


还有一件事非常诡异。去年媒体报道科恩曾经给普京高级助理发电子邮件寻求关于莫斯科川普大厦筹建的帮助的消息后,普京政府当时发表声明说,确实收到这样一个邮件,但是我们对此邮件没有任何回应。但科恩的认罪书里明确说到,邮件发出后他收到过普京政府打过来的电话,他按照指定的号码打回去后,与普京政府方面就此事谈了20分钟。这也就是说普京政府实际上有回应但却它却对外宣布说没有回应,为什么?看起来普京是不是在帮助川普共同一起撒谎掩盖他们之间什么共同的秘密?



相关链接:


川普动手为时已晚


穆勒危矣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美国名厂保健品一级代理,花旗参,维他命,鱼油,卵磷脂,30天退货保证.买百免邮.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7: 旺角暴乱"总指挥"潜逃英国?
2016: 聂树斌改判无罪 一个值得深思的新开端
2016: 共产主义思潮何以席卷中国? zt
2015: 中国的书刊检查官一定吃错了葯 z
2015: 中印1962年边界战争的得失和疑点 z
2014: 货币的本质是什么?z
2014: 马英九宣布中国国民党为非法组织 z
2013: 轰中共打压网络 央视评论员讲真话被炒(
2013: 全世界都在力挺日本 中国将为识别区后悔
 
Jobs. Contact us. Privacy Policy. Copyright (C) 1998-2019. CyberMedi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