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世界商讯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首页 |
 
版主:bob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以毒攻毒
送交者:  2018年12月01日11:24:57 于 [世界时事论坛] 发送悄悄话

汪 翔

江城科技大学绕山而建,山腰上一座安静的普通建筑物内三楼。一个面积不大的办公室内,有几个宽敞的隔间,七八个人安安静静的坐在电脑前工作着。背靠背,肖蕊卿坐在年轻小伙邱隆辉背后的电脑桌前,一会儿敲击键盘一会儿转身交头接耳。

这里是外挂的,获得国安部秘密资金支持的信息管理机构,表面上属于科技大学,可是,校内却没有几个人知道有它的存在。办公室的面积不大,里面配置的设备却价值不菲,而且有资格在这里使用设备的,也不是普通人。

邱隆辉是特别配备给肖蕊卿,负责协助她工作的电脑怪才,办公室的其他工作人员都隶属他的指挥,此时此刻都在协助他工作,有的擅长于骇客攻击,有的专精对大数据的统计分析。

经过这些人一天多的工作,对张海涛和徐义雄两个人相关的所有信息进行了细致的分析,从最近的购买行为,银行账户上的资金变动情况,还有旅游的信息,再到比较亲近的亲朋好友类似的行为,发现了蛛丝马迹。再循序渐进,最终发现,意在杀掉她的,是莫瑞冰的竞争对手和昔日的合伙人金维克。对手联合了国安部内部的斯太远。作为背后的指使人斯太远,他误以为肖蕊卿应该就是莫瑞冰,结果演绎了一部乌龙大戏。

在肖蕊卿之后不久,莫瑞冰也潜回中原的江城,中科院江城药理研究所,中国顶级的网络神经研究机构。她是来求助于一位母亲昔日老友的女儿郭玉璞。两个人年龄相当,早就相互认识,并且一度还是很谈得来的闺蜜。她觉得,自己应该已经是通缉犯,做事情只能选择躲躲闪闪,偷偷摸摸。现在也是马云办法,只好赌一回。

自从莫瑞冰协助捷讯破获CIA密码,获悉沙刺就是肖蕊卿,并且她的最新任务是除掉捷讯之后,捷讯就选择尽可能躲着肖蕊卿,通过自己的渠道来寻找红星K的下落,以除掉目标。他不想滥杀无辜,能躲就先躲。最近一段时间,他一直和莫瑞冰在一起。由于莫瑞冰有在美国生活的经历,两个人的生活相处多了不少默契。捷讯没有说自己来自美国,她也很少谈及自己在美国生活的细节,但在生活习惯上,敏感的女人还是多多少少的可以感觉出些。

莫瑞冰觉得,捷讯的背景一定很复杂,很可能和当初自己想进入的中情局有关。或许,在放弃了对来自大陆留学生的训练之后,美国中情局在美国家庭收养的华裔孩子身上做手脚。在处理好捷讯之后,她下一步想要证实的,就是这个猜测。

种种迹象表明,为了未来美国的国家利益需要,中情局拨出巨款,开始实施一项“蓝色多瑙河”计划:从很小开始,基于来自中国被领养的孩子,外加招募来自中国大陆的留学生,培养美国未来需要的高级特工,服务于美国的国家利益。名义上,则五花八门,让外人很难看到背后的真实。

莫瑞冰将捷讯偷偷的带到江城,按计划,郭玉璞将借用研究所的的设备,对捷迅的脑部进行扫描诊断。只要出钱,这种事很容易办成。

不久后,莫瑞冰在江城的踪迹,被有国安局背景的斯太远发现。

 

八月,江城炉火最旺的时候。江城创业街熙熙攘攘的人流中,郭玉璞和莫瑞冰肩并肩慢悠悠的向前走着,每人手里拿着杯冰饮,窃窃私语,享受久违的闺蜜好友情谊。很多年前在纽约曼哈顿,她们曾经这般漫无目的逛了一整天。后来,郭玉璞在哥伦比亚大学拿到博士学位,再在美国工作了几年,最终选择回国效力,来到自己的故乡江城。

两个人身后不远处,一直跟着个看上去很普通的中年妇女,若即若离,如影相随。那个女子后面,则是化妆过的村妇肖蕊卿,看上去满脸的皱纹,身上的衣服也是皱嘻嘻的。即使细看,也很难看出她的真面目。

很快,在进入创业街创新商城入口拥挤的人流中,赶上的肖蕊卿悄悄的捏住那个跟随莫瑞冰和郭玉璞的中年妇女的手,两个人手腕交错来回了几个回合,肖蕊卿随即快速离开转身而去。中年妇女用哀伤的眼神看了看她远去的背影,也转身离开。

当天晚上,江城一个江边酒店的客房里,中年妇女安安静静的躺在床上离开人世。第二天早上被前来整理房间的服务业发现后,送到警察局,被诊断为心脏病突发。

接到报警后,警车局派人做了仔细专业的侦查:来自新疆一家公司做采购员的中年妇女死去时,房间没有外人进入的痕迹,也没有遗失物品的迹象。

只有肖蕊卿知道,她是被她自己在创业街时手里握着的毒针刺死的。肖蕊卿将毒针里的液体注入女子皮肤,数量不大毒性却极强,几个小时后毒性发作,没有解药。

女子也知道,即使有解药她也只能选择死:她无法解释毒素来源,靠医院自己寻找时间上也来不及。如果她说出毒素成分,结果是被怀疑再被追究最终还是一死,却无法获得委托人承诺的数量不菲的佣金。

谁都没有想到,会是这种结局。莫瑞冰她们也没有意识到,自己事后还演绎了这么一曲。

离开时,肖蕊卿取走了女子的手纹,再基于图片识别,特别是脸部识别技术,不出一个小时,邱隆辉就为她查明了死者的身份。随后,肖蕊卿很快发现,死者最近收到一百万人民币转账的信息。邱隆辉再通过钱的来源,查出和金维克的关联,虽然经过了好几道曲曲扭扭的掩盖!

金维克曾经是莫瑞冰的合伙人。她当初决定回国,也是受金维克的鼓动,并且去了新疆。金维克看中的是她对电子科技的知识,没有她的知识他无法玩下去。在获得初步成功后,控制欲极强的金维克越来越看不惯追求平等、自由的莫瑞冰。他觉得,自己是公司的老大,一切应该受他个人意愿的节制。而且,他一直对她有非分之想,却无法得手。有一次,他用心良苦的将她灌醉,意在霸王硬上弓,来个先斩后奏,生米煮成熟饭再说。结果,却被她制服,还挨了一顿揍,被打的全身伤痕累累,却有苦说不出。

结果她离开了他,离开了新疆,在内蒙古境内独立创业。一年多下来,她的公司蒸蒸日上,他的则江河日下。

邱隆辉说,种种迹象表明,金维克和斯太远早就认识,金维克还借助斯太远的关系,在银行贷款和建厂土地方面获得很多帮助。应该就是因为这样的利益连接,慢慢的两人成为挚友。

在获得两人特殊关系后,对毒针的来源,肖蕊卿依然不解:普通人根本拿不到那样的毒剂,甚至都不知道有它的存在。毒剂最初是克格勃发明的,后来被策反的克格勃出售给了美国中情局,后来,国安局又从朝鲜特工手里,间接获得了相关的信息,最终合成了自己的毒剂,并且额外加入了些成分,让解毒变的更加困难。

带走的毒针,被送到郭玉璞所在研究所进行成分解析,结果很快出来。对于毒剂成分的识别,肖蕊卿觉得:一定来自国安局内部!那么只有一种解释,斯太远应该就是国安局的人!如此的徇私舞弊,居然还如此的明目张胆?

 

江城,捷讯躺在一个巨大的半月拱形CT扫描仪器内。不一会,大脑扫描结果所形成的电子图片,被高清晰度的反射到一个巨大的屏幕上。郭玉璞站在屏幕前,对着周边围站着的几个人边观察边用手指着说:清晰度和深度还是不够。这里还有这里,似乎有被动过痕迹,但无法确信。大脑不是人体的其它部位,可以随便打开看看。即使打开如果对手手段高明,估计也很难看出被动过手脚的痕迹。从外表皮看,似乎有被植过头发,这也不值得奇怪,现在很多人为了好看,做头发移植手术,就此无法判断动机。我的建议是,必须采用更为精密的仪器来测量,必须去深圳,那里有家研究所里有世界上目前最先进的扫描设备。

站在他身旁的莫瑞冰认真的听着,看着。

几天之后,三人通过不同渠道同时来到深圳。捷讯是从边界偷偷进入外蒙随后出现在巴黎。不久后一个风度翩翩,气质不凡的瑞士籍男子飞往香港,讲着口地道法语和带着法语口音的流利英语。身份是瑞士一家大银行的投资风险分析师,塔提雅娜·索拉维奇,也就是莫瑞冰。

进入香港的第二天,外表看上去四十多数,成熟稳重的中年男子,眼角带着开始形成的微波皱纹,神不知鬼不觉的跨越边界线进入深圳。陪着他的是莫瑞冰。国境线,对于神通广大的美国中情局早已形同虚设。可是这次的偷渡,却是在国安局的精心安排下进行的。鬼影已经不可能再获得来自美国中情局的帮助。

深圳的仪器和研究人员还真的厉害,很快研究人员就发现,他的神经网络确实是被动过,不过是在很小的一个区域,而且手术的进行是基于激光遥控,没有切开外表皮,所以从外表是看不出端倪的。中国的科学家无法解释这种变动的意义。他所服用的药物里,也有很多成分无法被识别。基于对他生活习惯的大数据分析,发现他有种特殊奢好:饮用一种看上去极为普通的饮料,吃一种极为普通的水果。最终科学家发现,这三者间有某种特别的分子层次连接,相互作用后,维持了他脑部被手术过的神经网络,按照事先设定的程序运作。这种运作还需要时不时的被激活,激活的微电子信号来自普通的苹果手机!而且,还在被一代代的更新。

切断这些连接之后,他很快“退化”的像个瘫痪者,在病床上躺了好几个月,有两个女人一直陪着,在认真侍候着他,在一个离深圳百多里外,看上去原始植被保护良好的荒野世外桃源。其中一个是莫瑞冰,另外一个是国安局特别派来的医生,负责对他的护理。

半年后,他开始做些奇怪的梦,就此慢慢揭开他身上的谜。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美国名厂保健品一级代理,花旗参,维他命,鱼油,卵磷脂,30天退货保证.买百免邮.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7: 红黄蓝希拉里陈冠希之硬盘传奇
2017: 中国用红黄蓝大结局向世界宣布中国进入
2016: 让钱再伟大起来:参加川普就职庆典价目表
2016: 瑞陶尔活得糊涂死得憋屈
2015: 纽约时报驻华记者笔下中国八年变化 zt
2015: 北京来稿:西城区看守所竟然如此黑暗 [
2014: 国度
2014: 纽时:有色族裔无人倾听的愤怒 zt
2013: 钓鱼岛及东海中国战略对策之思考:战略
2013: 曹长青:为钓鱼岛开战,中国必输
 
Jobs. Contact us. Privacy Policy. Copyright (C) 1998-2019. CyberMedi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