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世界商讯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首页 |
 
版主:bob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改革还是革命?
送交者:  2018年11月06日12:06:31 于 [世界时事论坛] 发送悄悄话

改革还是革命?

 

  日前看过对魏京生采访的视频。魏已是快70岁的人,脸上老人斑显著;唉,英雄迟暮;不过他人精神状态还好。他对海外民运这30来年的衰微坦然承认,但声言绝不放弃民主自由事业在中国大陆的抗争(还真佩服他)。总结海外民运的式微,他说有两点;一是西方国家对中共政府的绥靖政策,让中国加入WTO(世界贸易组织),西方国家资本家为了赚钱大量投资中国市场,中国大陆经济得以发展,民众生活水平提高后反政府倾向减弱;二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经济发达国对中国海外民运的支持减少(特别是财政援助)。至于海外民运的鱼龙混杂,良莠不齐,魏说这是必然的,世界上任何有生命力的事物都是如此。不过他坚信,西方国家的广大民众始终是同情中国大陆的民主运动的。

  讲到当前美中贸易战,魏表示支持美国政府的立场。他认为美国就得不让中国大陆在贸易上占便宜。美国对中国进口商品加关税就会影响中国大陆的经济,从而让老百姓日子不好过;这样中国民众才会起来反政府。不过魏京生认为中国大陆的政治斗争中,最有可能是中共内部反习近平势力趁美中贸易战将习政变掉(甚至是武装革命的形式);虽然习的反对派也是共产党,但共党内部的残酷斗争会削弱他们的统治能力,新上台的中共政府会被迫放弃些权力,给民众相对有限度的民主自由。

  魏京生不同意刘晓波非暴力主义推进中国大陆民主自由的政治主张。他认为中共完全控制着宣传媒介,和平手段宣扬“普世价值”得不到广泛的传播渠道(魏问中国大陆广大民众有多少人知道刘晓波宣扬的民主自由是什么);而民不聊生的革命才会推翻独裁政府的统治(所有魏反对WTO给中国大陆最惠国待遇)。

  看过对魏京生采访的视频我默然良久。中国大陆需要政治改革,还是暴力革命?我也不知道该怎么想。国内的朋友们近年来,特别是“包子称帝”以来都说“烦透了”。他们多是些知识水平相对高的人,各行各业都有;有些属于“体制内”的工作。有位朋友说,现在“政治学习”越来越频繁,明知道是走过场,头儿也必须要你自己证明“学习”过;于是就用手机录视频,显示自己在学“十九大”报告什么的,到时候给头儿看。朋友们中有的已退休,他们说“可有了点自由感”。大家情绪上多少都消沉,“莫谈国是”成了口头禅。

  你要说国内真的比以前限制了很多人身自由也并不很明显。各种媒体控制得紧了,“不得妄以中央”嘛。习近平的吹鼓手们日甚一日的“造神”;御用报纸的每天头版都是“明星包子”的大量新闻,他成“毛泽东第二”了;肉麻之至。朋友们对此也就是沉默。你只要不公开的吆喝反共,只是私下里咒骂,大概不会被无所不在的公安部门约去“喝茶”。

  可精神上不自由啊!思想上被强行管制呀!我要是拍桌子质问“真是心字头上一把刀,忍下去”,哥几个就笑笑,“我看你是在国外待的傻了吧?中国人,小人太多了。好汉没几个,阿谀逢迎,溜须拍马者论簸箕撮。国内这种病态社会,逆向竞争,越是小人越得势。以后最小人的家伙运气好能成总书记。这帮小人就是靠陷害他人网上爬。你说点什么,立即给你记下来,到时候‘小汇报’……”

  是呀,咱在国内也待了小40年,知道社会上马屁精尤其多,他们真能“公报私仇”利用运动趁机整人;所以中国有句俗话“防小人要严”。这种社会是“性格大屠杀”,有血性的人往往倒楣。我的朋友们大概想着只能以“犬儒”为榜样,对中共政治上的倒行逆施默然。然而在我的“荒友”中,现代“义和团”众多。我和过去一起“上山下乡”的人们在政治上简直没什么共同语言。别看他们文化水平不高,在都市中层次低,现在仅仅靠退休金生存,可一个个倍儿“位卑未敢忘忧国”。张口闭口“习大大”,说起中美贸易战还挺义愤填膺,痛斥“美帝国主义”,嚷嚷国内的“公知”是汉奸。以往回国与他们聚会,先被二锅头灌个半死,然后他们就轮番对我进行“爱国主义教育”,说起美国比我都了解。我心中这个无奈。这些“50后”,你拿他们有什么办法?

  这,北京都如此,全国其他地方的人们的思想状况该如何?我怕是出国时间太久,对国内情况越来越陌生。咱还真没什么调查研究,先别自以为是吧。反正不管怎么说,国内国人的思想状况和两千年前在本质上没什么变化。怨不得武志红写了《巨婴国》。

  想起多年前和朋友们议论中国的政治,都异口同声“中国什么都缺,就是不缺革命”。简言之,革命意味着玉石俱焚,而政治体制实质性的不断深化改革是正路。其实我们那时一厢情愿的政治体制改革是自上而下的。

  “文革”后,以邓小平为首的中共高层官僚鉴于毛泽东的“无法无天”,在党纪国法上还真立了“新规矩”,领导人不得终身制,任期制等。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后上来的胡耀邦搞了很多冤假错案的“平反”,政治上“宽松”(为此中共元老们把他赶下了台,说胡搞“资产阶级自由化”)。赵紫阳则提出“党政分开”“政企分开”的设想。在1980年 2月 五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三次会议通过《关于县级直接选举工作问题的决定》。那时人们,特别是知识分子还真觉得政治体制改革有门儿。然而“六四”之后,所谓的这些政治体制改革就成了泡影。

  “六四”之后,中共在邓的领导下经济放手,政治寸步不让。几十年来经济发展了,政治上逐步倒退。到了“十九大”,习近平居然“称帝”,在“人大”上盖了“橡皮图章”——国家主席没了任期制。我先是吃惊“包子”轻易得手,在党内外毫无波澜。习利用手中的权力大搞任人唯亲,在党政军到处安插犬牙;民众更是鸦雀无声,媒体一片“山呼万岁”。这时我认识到人们那时高谈阔论自上而下的政改是多么的没谱和一厢情愿。中共权力掌握者凭什么放弃手中的绝对权力搞政改?他们视国家为己有,怎么可能去和他人分享权力?在中国大陆,中共专制者如果不是被迫,他们是不可能搞一点一滴的政治体制改革的。以我上述国内看到的民众思想状况,中共进行专制统治时有否感到社会各阶层民众的积极抵制?

  政治体制改革不进行,中国大陆社会早晚打乱,发生革命。嗯,至少我相信这种推论。既然自上而下的改革寸步难行。那,只有革命。魏京生认为,革命推翻中共朝廷,新政权至少会对民众统治有所让步,让民众得到些一定的民主自由。要我说,这无异于恩赐民主自由,而老百姓也没有将民主自由视为革命的根本目的。推理,新政权仍将是个传统的专制政权,而且极有可能建立在旧政权的废墟上。那时,最倒楣的是老百姓。

  改革不成,革命也糟糕,为什么?因为民众没有民主自由的根本愿望。都是些“巨婴”嘛。有人说,应该在中国大陆建立有广泛群众基础的反对党。嘿嘿,反对党建立不难;难的是群众基础。海外民运若是在海外华人中有积极的响应,也不会像现在这样门可罗雀。

  这样看来,刘晓波说的非暴力革命,旨在先教育民众产生民主自由的意识,有自尊的人格,然后制度改变便水到渠成就有道理。不过连刘晓波自己都说这得“三百年”。原因魏京生总结了,民主自由的思想传播没有广泛的社会渠道,民众传统思想难于改变。

  中国大陆,在政治制度上改革,还是革命?现在“留给中国队的时间不多了”。

 

简介:

  魏京生(1950年5月20日-),生于中国北京,祖籍安徽金寨,中国持不同政见者(或异议人士),1996年萨哈罗夫奖得主。曾在北京西单民主墙贴大字报《第五個現代化》宣扬民主,后以反革命罪与阴谋颠覆政府罪被判刑,並流亡美国。1993年,与纳尔逊·曼德拉分享美国格莱斯曼基金基金会国际活动家奖,1994年获瑞典奥洛夫·帕尔梅纪念奖,1994年获美国罗伯特·肯尼迪人权奖,1996年获欧洲议会萨哈罗夫奖,1998年获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民主奖。王丹等民运人士称呼他为“民主斗士”、中国民主运动的象征。累计坐牢时间超过18年。现任中国民主运动海外联席会议主席和魏京生基金会主席。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美国名厂保健品一级代理,花旗参,维他命,鱼油,卵磷脂,30天退货保证.买百免邮.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7: 给郭文贵先生口中的笑面虎刘延东副总理
2017: 在美大使馆听一堂生动的川普新闻课
2016: 如果中國隊也……
2016: 美国人拍的“长津湖”
2015: 南海:美国一招制胜,中国自作多情 z
2015: 面对卡特的挑逗,吴胜利能否再“强硬”一
2014: 中共已成为国家恐怖主义暴力集团
2014: 环球批袁立,请先学习人民网,注意统一
2013: 杨洁篪会见苏格兰独立运动领导人
2013: 西方人眼里的马克思主义有多糟 z
 
Jobs. Contact us. Privacy Policy. Copyright (C) 1998-2015. CyberMedi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