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世界商讯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首页 |
 
版主:bob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孔子编伪史影响深远
送交者:  2018年11月04日11:33:22 于 [世界时事论坛] 发送悄悄话

关敏

最近微信流行《皇帝是国人苦难罪魁祸首》,而儒家之徒恰恰是皇帝的帮凶,是因为它奴才似的狡“智”为皇帝所喜,可以用谎言来使老百姓愚昧化和工具化。

 

“信”被儒家牺牲。子贡问:“怎么样才可以算士呢?”孔丘说:“对自己的行为有羞耻心,出使外国不辱君命,就可以算士了。”子贡说:“请问那次一等的呢?”孔丘说:“宗族里称赞他孝顺,乡亲们称赞他敬兄长。”子贡说;“请问那再次一等的呢?”孔丘说:“说话定守信用,行为定有结果,这是倔强固执的小人那!也可算是次一等的了”(言必信,行必果,硁硁然小人哉!抑亦可以为次矣)。

 

孔子说,君子为了天下,可以不遵守任何规则,敢于做任何事,只要符合义(子曰:君子之于天下也,无适也,无莫也,义之与比《论语.里仁》)。

 

孟轲说“大人者,言不必信,行不必果,唯义所在”。意思是高贵者为了忠义、孝义,做人不必讲究诚信,不必履行承诺。人人“惟义所在”,人人“言不必信,行不必果”,华夏帝国彻底丧失了诚信,“虚伪”成了帝国的最显著特色。

“义者,宜也”《中庸》。宜什么?有哪些宜?都不清楚。其实,这绝非“圣人”们的粗心大意,它来自经验崇拜的“不确定原则”,对“义”的内涵和外延不作限定,就可以任意取舍。只要自己认为适宜就做,就无所畏惧、就为所欲为。这对掌握了话语权的人,真是有百利而无一害;对没有掌握话语权的人,只能任由别人宰割。

子夏曰:“君子信而后劳其民,未信,则已为厉己也;……”(《论语.子张》)(君子应先确立信誉,然后再去劳役人民,不然的话,人民就会认为君子在伤害欺骗自己)。

 

孔丘师徒不让君子们讲信用,但为了奴役人民,还必须做做样子。这不是明着在教统治者怎样去欺骗人民的吗?表面上儒教在教人诚信,实际上他是个地地道道的欺诈教唆犯。儒教的欺骗性很强,这在“诚信”上表现得最明显。

 

儒教的祖师爷孔丘就是一个说谎话、假话、篡改历史的大师。周朝流传下来的《诗》本有三千多篇,到了孔丘手中,他将其中绝大部分不符合自己观点的诗都给删了,仅仅保留了一个零头——305首符合其教义的诗作为儒教的教材,成为儒教的“五经”之一。

 

孔子鼓吹“不在其位,不谋其政”,可他自己就不兑现。他没做过史官,居然就敢编辑史书《春秋》。孔丘对鲁国史重予编纂,目的不在提供一部真实的史实,而在用来发挥他的恢复传统秩序的政治理想。孔丘的门徒坚持说,《春秋》会使暴君凶父惧,使乱臣贼子惧。直到近代,熊十力和徐复观才在依稀字行间发现:凡是不利于君王的话都被悄悄删除了。

 

历史的任务不是真相,而是所谓的“大义”文本!自孔子确立了“春秋笔法”即以道德性原则随便改写历史以后,中国史学的史鉴作用几乎不存在了。孔子用春秋笔法来写史书主要目的在于:为尊者讳,为亲者讳,为贤者讳。避讳就是为别人隐瞒丑事,为别人说谎。避讳是为了维护君主的统治。由于儒家倡导避讳,中国文化成了彻头彻尾的撒谎文化,且令国人神经兮兮,荒诞离奇。

 

孔夫子写书的目的,本是要把那些他看不惯的人的行为,记入青史的。但是人总是有缺点的,连孔夫子所尊敬的人和他的亲人、贤者也不例外,竟也有使人看不惯的行为出现,如果孔夫子不管三七二十一,把这些看不惯的行为,一古脑儿写进去了,那么人家一看到,对“所尊敬的人”、对“亲人”和“贤者”的敬意,也就大打了折扣。所以,孔子宁愿说谎。这种在历史上说谎,有一个专名词,叫做“曲笔”。篡改历史以迎合自身的需要。

 

儒家所谓“为圣者讳”,“为尊者讳”,“一字褒贬”等等手法为后世史学家所法,历史的真相也在这些史学家橡皮泥式的笔法中变得面目全非,信史需要后世的史学家费大力气去考证,这是儒家史学观给传统史学带来的恶果之一。 

 

第一个揭开儒家历史体系谎言的是1700多年前的考古文献是《竹书纪年》。晋太康二年(公元281),汲县(今河南卫辉市西南)人盗掘战国魏襄王墓,发现了一批写在竹简上的古书。《竹书纪年》是其中较完整的一种。竹简长度为古尺二尺四寸,以墨书写(或作漆书,亦即墨书),每简40字。《竹书纪年》凡13篇。《竹书纪年》有不少地方与儒家经典大异,但有的却与甲骨文、金文符合,足见其真实性。

 

《竹书纪年》冲破了儒家精心编造的古代历史体系。让我们以禅让为例来说明这一点。禅让在儒家伦理道德治国体系中的作用十分重要,它是以礼以仁治国的典范,但禅让却是孔子编造的。

 

《竹书纪年》上说:“昔尧德衰,为舜所囚”,还说“后稷放帝朱于丹水 ”后稷就是舜,显然是舜监禁了尧,流放了尧的儿子才登上王位的,哪里有什么禅让?《韩非子·说疑》一言以蔽之:“舜逼尧,禹逼舜,汤放桀,武王伐纣,此四王者,人臣弑其君者也。”  

    

除了凭空编造历史事实,儒家还树立了许多虚伪的政治榜样。商王朝重要辅臣伊尹便是其中之一。根据《竹书纪年》记载,伊尹放逐了商汤的长孙“太甲”自立,太甲在桐宫被关了两年多,后来机从桐宫逃回王都,杀了伊尹,恢复了王位,还宽宏大量地对待伊尹的两个儿子,让他们分了伊尹的田宅。原文是:“伊尹放太甲于桐,尹乃自立,暨及位于太甲七年,太甲潜出自桐,杀伊尹,乃立其子伊陟、伊奋 ,命复其父之田宅而中分之 。”  

   

但在儒家伪造的史料中,故事变成了这样:太甲继承王位后不听伊尹的劝告,胡作非为起来,太甲被伊尹关在桐宫,深为悔恨,终于改邪归正,有了良好的表现,于是伊尹又把他迎回都城。伊尹称赞太甲悔过自新。太甲则回答:“过去我曾经违背您的教导,将来希望您继续指导我走正路。上天制造的灾祸,还可以躲避;我自己制造的灾祸,就没有办法逃脱了(天作孽,可违也;自作孽,不可以逭《礼记·缁衣》)。”由是,发动宫廷政变篡夺王位的伊尹一下子成了大公无私的圣人。  

    

如果说儒家谎言只是混淆了几千年中国人的视听,那也就罢了,随着包括《睡虎地秦简》在内的考古文献的出土,历史真实面目早晚要显露出来。关键是,靠谎言支撑的儒家成为中国正统治国理念后,华夏文明便衰落了。  

    

相关的原文为:以为尧之末年,德衰,为舜所囚。舜既囚尧,偃塞丹朱於此,使不得见;放帝丹朱于丹水 。  

    

… … 仲壬崩,伊尹放大甲于桐,乃自立也。伊尹即位,放大甲七年,大甲潜出自桐,杀伊尹,乃立其子伊陟、伊奋,命复其父之田宅而中分之 。  

 

这才是真正的历史,这才是与古希腊相互匹配的历史。 希腊文化里有俄狄浦斯杀父文化、有宙斯囚禁父王的反抗文化;中国早期有舜囚尧的文化。这可以说是旗鼓相当的历史!不过,宙斯囚父是以伸张正义的名义进行光明正大的行为;舜囚尧是阴谋诡计见不得光的行为,所以,后人们才千方百计的掩盖。可见,东西方行为的性质有着高尚和卑鄙的区别。

 

可是,《竹书纪年》这样一个重要的历史文献到宋代竟亡佚了。如此重要的一部学术著作,在传承了六百年之后,为何会在宋代又一次亡佚呢?

 

魏晋南北朝隋唐时期,儒家衰落,这是《竹书纪年》出土之后得以传承的原因。但自从韩愈举起“道统”的大旗之后,儒学复兴,“起八代之衰”,在宋儒吸收了佛教严密的论证方法之后,儒学在宋代开始重新居于统治地位,二程、朱熹一派的理学与陆九渊的心学体系虽有矛盾,但在维护儒家思想体系的根本目的上则肯定是一致的。

 

与儒家史学体系冲突极大的《竹书》理所当然地被宋儒视为异端邪说,必欲除之而后快,清代朱右曾所著的《汲冢纪年存真》序中一针见血地指出:“学者锢于所习,以与《太史公书》及汉世经师传说乖牾,遂不复研寻,徒资异论。越六百余岁而是书复亡。”与这一趋势相吻合,《竹书纪年》在安史之乱到唐末五代传抄本逐步开始散佚,宋代的《崇文总目》、《郡斋读书志》、《直斋书录解题》已不加著录。可以说,《竹书》在宋代的亡佚绝非偶然。  

    

追寻《竹书纪年》的流传与亡佚的过程,我们可以看出:儒家为了政治的需要有意模糊甚至歪曲的历史真相,编造伪史。由此导致学术造假、中医史造假,使华人无所不假。

 

李尤力先生提供的证据:文革期间就有注水肉、抛光米和假面粉! 很多国人认定注水肉、抛光米和假面粉等假冒伪劣食品原材料都是改革开放带来的恶果,其实都是在文革期间、甚至文革以前就已经在国内普遍存在的,只是改革开放后进一步扩散普及了。

 文革期间在北京所有国营商场普遍出售的冻瘦肉卷,是国营肉联厂按照注水比例不超过20%的技术规范生产销售的,化冻后都流出很多水,炒菜时肉质蛋白凝固慢,口感发硬。20多年前就有相关老职工揭露和谴责市场上的注水肉超过20%的注水率不符合国营肉联厂的技术规范。另外,改革开放前的非国营商场出售、或机关与部队自产自销的猪心,多数都有一个贯通刀口,是民间传统屠宰技术规范的典型特征,但是在国营商场批量出售的猪心却多是完整无开口的,很多肉联厂使用电击屠宰不会刀刺猪心,并且可用完整的猪心作为注水泵,接上水管进行心脏按摩动脉注水至所有的毛细血管,速冻即可固型,每一头猪可注水数十公斤,改革开放后只是该注水技术流传到民间(甚至有注水技术培训班),不再受注水比例规范的约束。 

掺有滑石粉(民间俗称“观音土”,即观世音菩萨救济穷人的粮食替代品)的假面粉,也有数百年的国有粮库潜规则惯例,日军占领区和1949年以后从未中断过,只有程度上的不同,老一辈人声称日据地区供应的“配给面”就是高比例掺入滑石粉加工的,文革期间北京等地在国营粮店大批出售的“加拿大面粉”,就是加拿大援助的小麦在国内加工成“面粉”再出售的,居民普遍感觉颜色发灰,难以发酵,食用后排便受阻,只是不会感到牙碜,都是典型的滑石粉掺杂面粉的特征,也有网络信息揭露过国有粮库加工面粉掺杂滑石粉(观音土)。

 抛光大米在文革期间被官称为“机米”(北京标准售价0.157元/斤,不限量),可能因为舍不得食用油而使用最廉价的煤油,居民都反映有煤油味,家母差遣我购买时叮嘱“就是那种有汽油味的大米”,还被革命群众售货员训斥:“你这么小的孩子就敢恶毒攻击蛇会主义!”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美国名厂保健品一级代理,花旗参,维他命,鱼油,卵磷脂,30天退货保证.买百免邮.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7: 谁知道电视连续剧《司马懿之军事联盟》
2016: 只用两年,薄瓜瓜通过美国纽约州律师资
2016: 你们都一把年纪了还在搞路线斗争啊?
2015: 大飞机和一双鞋一样都得廉价贱卖 zt
2015: 习近平的傻闺女习明泽推理 zt
2014: 神学理论使我受害匪浅
2014: 走一路睡一路 央视主播劳春燕的老公是谁
2013: 俄罗斯专家预测中日开战:中国将屈辱战
2013: 杂感:瑞士长矛兵和雇佣兵 zt
 
Jobs. Contact us. Privacy Policy. Copyright (C) 1998-2015. CyberMedi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