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世界商讯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首页 |
 
版主:bob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想当年,我曾制止过一场劫匪车祸
送交者:  2018年11月04日11:29:05 于 [世界时事论坛] 发送悄悄话

沐岚

 …… 劫匪们一时也不知如何是好,像没头的苍蝇到处转。这时那个为首的,一屁股坐在了驾驶位上,把车子发动起来了。我很担心地问他:“你会开车吗?” 他答道:"不会“。这车子刚好停在一个长长的下坡的半道上,眼看着汽车缓缓地往下溜,越溜越快,向深不可测地黑暗里滑去……

   我这一急,忘记了什么叫害怕,突然用了我们家乡的土话大骂一句:“你他娘的刹车!刹车!你不想活,这全车的人还不想死呢!” ……

   

      这是我2012年刚在万维开博时写的一篇博文。最近重庆公交车坠江事件令我想起当年的往事,不禁背脊冷汗淋漓。重新找出当年的旧文一读,不禁为自己当年的勇气倍感自豪和骄傲。时过境迁,自问假如我在重庆这辆出事22路公交车上,是否还有当年的勇气制止这场悲剧?我想是不会有了,公民勇气也是要大环境支持的。


原标题:《荒郊,半夜,劫匪,大巴车上》


       95年夏天,一个星期天的下午5点左右,当我和老公的妹妹大汗淋漓地赶到广州火车站售票处时,大厅里排队购票的人群密密麻麻的,已分不清哪队是哪队,但都是往北方向的。明天我俩都要上班,不可能在广州呆一晚,还只能赶下午6:30开往北京的特快,才能保证第二天早上到家后上班不迟到。一看眼前这阵势,我俩 都急坏了。平日这售票厅也是拥挤不堪的,但眼前这情形,却还是第一次碰到。

   拖着三个沉重不堪的大包,我们只好出了大厅,到广场上来找黑票。以往只要我们一出现在广场,准会有好几个票贩子围上来,向我们兜售黑票。这次大约警方打击“黄牛”的原因,我们连黑票都买不到了。

  几圈下来,没碰到一个票贩子,只好折返售票大厅,心里焦急得不行。这时我观察了一下大厅的情形,发现东边那头的几个售票口门可罗雀,空无一人。那是去佛山和中山方向的售票处。那时中巴车已是非常发达,从广州到佛山的车每10分钟从白云汽车站出发,还有无数的私人中巴绕广场招揽客人,虽然票价10元,比火车票的1元不知贵多少,但因为是随喊随停,几乎抢走了所有乘客。

  突然我心里一亮,有了主意。便对小姑子说:“跟我来,我们买去佛山的票。”她一下子没反应过来:“是不是我们丢了什么在佛山,要回去找?”我们正是才从佛山坐中巴车过来,她以为我们有什么东西丢在那里了。“不是。我们买去佛山的票,先进站,然后再找我们要赶的那趟火车。”她一听,此计甚妙,何止是妙,简直是天才的想法。可以肯定的是,售票大厅里没有一人想到了这个妙计,我一时非常得意,觉得自己创造了买票史上的奇迹,而我那小姑从此以后对我佩服得五体投 地,呵呵,这是后话了。

   2元钱买了两张去佛山的票,赶紧来到候车厅,往北去的候车室和售票大厅一样拥挤,佛山的候车室,如预料的那样冷冷清清,出乎意料外的,还不用买候车劵,那个手指般大小,价值五毛人民币的,进入候车室的通行证。

   长驱直入来到佛山的月台,马上找寻去北京的车次,根据经验,我们知道大约是哪个站台,但女性特有的方向感仍然使我俩晕头转向了好一会。说实话,拖着几个大 包,翻跨铁轨和路基,绕过停在那里的车厢,还要不时避过进出站的列车,实在不是什么享受,离开车的时间只有20来分钟了,路基上的碎石此时此刻,就是不断 在消解你使劲向前的力道,仿佛无数的爪子在抓你的脚,使你不得前进。

  好不容易来到目标列车,两个年轻的列车员正在一车厢前验票,我一手一张10元人民币递了过去,挟着一路来的焦急和匆忙,显得突兀和霸道。他俩同时愣了一愣,我说“我们要上车,请帮帮忙”,他俩来不及开口,我们就已登上了车厢。

  然后是找座位,放行李,没有票的人最怕的是当你好不容易找到一个空位坐下了,然后挤过来一人说:“对不起,这个位置是我的。”每到此时,车厢里已没有空位可找了。 所以,此时此刻最期盼的就是火车马上开动。列车一开动,还没有人来,说明这个位置你是坐定了的。

  正紧张地盯着挤来挤去找座位的人,生怕有目光落在我们的位置,看到那两个放我们上车的乘务员挤了过来,一脸的不甘:“你们俩在这里啊。害得我们好找。”

   本来就心虚,一看他俩的架势,我一下懵了,心想:“糟糕,要被赶下车了。”

    但接下来事情让人大跌眼镜,只听得其中一人说:“天热死了,我们渴了,你去买两瓶矿泉水吧。” 是那种长沙塑料普通话。

   啊哈,我想我一定差不多做了一个电影里汉奸对皇军的哈腰动作:“好的好的,餐车在哪里?”……

   看着这两个拿着矿泉水挤着走开去的年轻大男孩,我突然觉得他们这小小的贪腐行为很可爱, 想必是我们以为钱可以开路,强行登车,冒犯了他们的权威,以这种方式讨补偿,哈哈。

    运气好,没人来认我俩的座位。放了心后,列车上的各种气味便扑鼻而来:汗水味,酒气,烟味,烧烤类的香气,熟过头了的烂果皮味,混合着厕所里浓烈的尿骚 味。似胶似塑的老红色地板上,人们脚底下咯吱咯吱着响的花生瓜子壳 ,糖果纸,果皮,等等等等。加上自身奔跑了一整天,汗水涔涔。一时间,觉得这生活怎么这么艰难啊。……

   列车一路风擎电掣般地北行,北行。按惯例,过了韶关后,到列车长办公席补了票加20%的罚款,终于算是松了一口气。

   再过几个小时,半夜时分,下了火车后,换上回家乡的长途汽车,应该是顺利到家了。嗨,出门多风险,吉人自有天相吧。


  车渐行渐北,风越来越冷。午夜时分,列车准时到达衡阳车站--京广线上的大型中转站。浑浑噩噩地出了检票口,惯性地随着人群到了旁边的长途巴士停车场。浑身沾满泥水灰尘,破旧不堪的客车一辆接一辆地,跌跌撞撞地开出,我们因为三个大包的原因,总是要比人家慢一步,等到轮到我们上了车,才发现已是最后一辆。 把三个大包堆在司机和付驾座间的引擎盖上,这是唯一的可堆放大件行李的地方。便往后找了座位。

  等不到更多的人, 售票员便开始挨座位售票,应该是辆私人长途巴士或私人承包公司的,两兄弟收钱卖票,司机是聘请的。等到所有人都买了票,两兄弟交换一下袋子,其中一人下车,估计是把钱都带走了,余下一人跟车。

   就在车门关上的一刹那,猛地跳进了五,六个青年,其中有一个女青年,手里提着一个脏乎乎的旅行袋。为首的个子高大,还站在台阶上就一把叉住售票员的脖子,“你找死啊!”

    这时我们还不知道已经遇上了劫匪,只觉得前面车门口有点混乱,以为是有人为买票起纠纷。平日里,没有什么特殊情况,售票员是帮着我们看管行李的,所以我们 常常很放心地在后面打瞌睡。这时感觉到那刚上车的几个男女有点不对劲,我便离开座位坐到引擎盖上,守着行李,正好在司机的右后面。

   车子开动后,和司机聊了起来,不记得聊些什么话题了。突然司机压低嗓门对我说:“今晚你要看好自己的行李,多留点神。”“好的”心里很感谢这位司机大叔的关心。

   出发不久,便电闪雷鸣,狂风大作,接着暴雨突降,这时已是深夜一,二点,车子开得相当地慢,简直像在爬行。乘客们开始打瞌睡,除了急促的雨点打在车窗上的声音,便是汽车加油减速的轰鸣,反倒衬托出了车内的静谧。有了司机的提醒,我不敢睡觉,为了驱走睡意,便和坐在客车中部的小姑子说话,好像是问她冷不冷, 要不要吃点东西之类的,反正声音还够大的。殊不知,正在我大声说话的当口,一场洗劫正在车厢里静悄悄地进行……

   那女劫匪手提袋里装的全是砍刀,匕首,三角刮刀。打开口袋,劫匪们取了凶器便一声不吭地挨个搜身。没有人敢吭声,没有人敢哪怕是扭动一下,眼光不敢和劫匪对视,就像泥胎木塑似的任由他们摸遍全身,搜去所有的钱财。劫匪不要物,只要钱。坐在小姑子旁边的是一位回家乡探亲的海军战士,也被掏了个精光。奇怪的是,劫匪居然粗粗地按了一下小姑子的衣服口袋,便放过了她,而此时我正在和她说话,其实她身上有所有我们购货剩下的款项,好几千人民币,放在贴身的内裤里。等到劫匪搜过了她的座位往后面去,那海军战士才醒悟了似地,猛地站起身,这时我那小姑子意识到了什么,一把拉住他,重拽他的手臂,示意他坐下。海军领 会了她的意思,悻悻然地坐下了,这时那劫匪头子刚好转过头来,盯着他,目露凶光……

   不知洗劫了多久,所有人都被搜光。人们真的是欲哭无泪。可是我还在那里高谈阔论,不知扯些什么。其实这非常不符合我平日的作为。我一向是沉默寡言的,更不用说在公众场合大声说话,那晚真是不知怎么了。等到劫匪完成了后面的抢劫,准备对售票员下手,司机猛地踩下刹车,极快地说了声:“不好,爆胎了!”猛地推开车门,跳了下去,售票员也趁劫匪被紧急刹车推得站不稳时,打开车门,快速跳下去,他们迅速消失在暴风雨的黑暗里了。

   劫匪们也迅速跟了下去,嚷嚷地追了好一阵。车上的乘客谁也不做声。我这时来到小姑子的身边,问怎么了。小姑子方才告诉我所发生的一切。那海军战士这时非常 羞愧地说:“我是人民子弟兵啊,怎么这么窝囊,不但保护不了你们,连我自己都被搜得一分不留,我回家的路费都没有了。”说着几乎哭了起来。这时旁边一位中年妇女,也告诉我们她也没钱回家了,她是从深圳探亲回来的。我们安慰了他俩,说不要着急,车到站后,跟着我们好了,一定会让你们回家的。

   说着说着,一阵喧哗,那些劫匪们返回来了。没有追上那司机和售票员,这荒郊野外的,大暴雨中,他们也没地方可去,全身湿漉漉地只好返回车上,口里愤怒地骂着司机和售票员。看他们回来,我又返回引擎盖,守护我的行李,也是我们进的货。

   劫匪们一时也不知如何是好,像没头的苍蝇到处转。这时那个为首的,一屁股坐在了驾驶位上,把车子发动起来了。我很担心地问他:“你会开车吗?” 他答道:"不会“。这车子刚好停在一个长长的下坡的半道上,眼看着汽车缓缓地往下溜,越溜越快,向深不可测地黑暗里滑去……

   我这一急,忘记了什么叫害怕,突然用了我们家乡的土话大骂一句:“你他娘的刹车!刹车!你不想活,这全车的人还不想死呢!”

   说也奇怪,那劫匪头子像听到命令一般,赶紧手忙脚乱地刹了车,然后有点不好意思似地离开了驾驶位,呼啸一声,把所有的劫匪集中到了一个角落……

   一番折腾,已是清晨4点了,没有来往的车可求救。劫匪和一车乘客就这样静静的守在车里。到了5点,从前方黑暗里射出了两道光柱,劫匪们一下子精神抖擞起 来,一溜的下了车,站在马路中间,挡住了这辆车。原来也是长途大巴,是前往衡阳火车站接最早的一班旅客的。这客车是我们的救星,它专程为我们带来了一位司机。

    原来那两位逃跑的司机和售票员,一跳下车,就根本没有沿马路逃跑,他们直接跳进了路边的稻田,这些劫匪没料到,只是沿着马路追赶。想必这些跑长途的都有对付抢劫的经验。他们跑了很长很长的路,好像是找到一个乡派出所什么的,打了电话,请同行帮忙,把车子开到目的地。

   到了目的地后,这些劫匪一肚子的怒气便朝着这个来帮忙的司机发,把他围在车头前,拳打脚踢了一番,也没个人敢上前拉架。好在他们只不过是要出一口恶气。一会儿便住了手,呼啸而去。司机倒没受什么重伤。 关于前面那位司机和售票员逃跑的故事,就是他后来告诉我们的。

    再说那海军战士和那中年妇女,真的此时好像乖小孩一样,紧紧跟着我和小姑子,一步不离。我们把他们带到车站售票处,给他们买了回家的票,给了每人50元钱。便互道再见,在他们的感谢声中分手了。


  后记: 这是我《九十年代国内乘车历险记》的最后一篇,也是最惊险的一次经历,跟持刀劫匪面对面的斗智斗勇,还是蛮有趣的。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美国名厂保健品一级代理,花旗参,维他命,鱼油,卵磷脂,30天退货保证.买百免邮.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7: 谁知道电视连续剧《司马懿之军事联盟》
2016: 只用两年,薄瓜瓜通过美国纽约州律师资
2016: 你们都一把年纪了还在搞路线斗争啊?
2015: 大飞机和一双鞋一样都得廉价贱卖 zt
2015: 习近平的傻闺女习明泽推理 zt
2014: 神学理论使我受害匪浅
2014: 走一路睡一路 央视主播劳春燕的老公是谁
2013: 俄罗斯专家预测中日开战:中国将屈辱战
2013: 杂感:瑞士长矛兵和雇佣兵 zt
 
Jobs. Contact us. Privacy Policy. Copyright (C) 1998-2015. CyberMedi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