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世界商讯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首页 |
 
版主:bob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谈中国特色党崩溃论
送交者:  2018年08月09日11:06:24 于 [世界时事论坛] 发送悄悄话

《基层之声》(15)


谈中国特色党崩溃论


 

中国和一般成功进行过颜色革命的国家和人民最大的不同点在哪里?就在于中国有至少一亿成年人仍然拥护毛主席和真共产党,反对邓江胡习四修乱华,向往真正的革命的社会主义,走毛主席的继续革命路线。如果所言确实无疑,那么颜色革命的群众基础何在,政治意识形态阵地的领导权何在,经济基础方面资本主义战胜社会主义的物质和精神武器何在?光靠民主自由宪政等宣传工具是不够的,颜色党必须提出具体可行的方针、政策、策略,解决而且几乎要立刻解决群众失业、破产、贫困、社会政治地位低落等四大社会政治经济方面的个人危机和恐惧问题。

 

更换政权的方式不只是暴力的,同时也具有阶级的、生产制度的、保障物质生活等基本条件在内。民主人士们如果想使用宣传工具代替社会政治经济问题的具体解决方案,那么他们是必然要失败的。另外在这里稍微提醒各位的是:资本主义世界千疮百孔、自顾不暇,很可能由于跟随假共产党(特色党)的崩溃一起进入危机状态,导致其宣传工具的煽动功能不再灵巧进而步入总崩溃的境地。如果这一预测成立的话,那么资本主义世界的未来命运是否将会比崩溃后的中国社会主义第二次革命的命运更好些(站在民主人士立场上的好)?答案:恐怕未必这样。这是由于资本主义世界的内部矛盾经过二战后短暂的黄金时代,每况愈下,反对之声不断增加,中产者的人数和政治力量下降,也就是所谓无产阶级化,因此这个世界的一切失败都是资本之过,也就是无产者的革命推进器。中国的崩溃有可能引发世界资本主义的总体崩溃,点燃全球无产阶级世界革命的燎原之火。

 

除了以上所说的社会政治经济崩溃的可能性之外,也要考虑到特色党和美国霸权主义的两党代表的统治阶级之间的军事冲突问题。资本主义世界由于长期以来(几十年来)生产相对过剩、投资渠道拥塞以至资本过剩,军火工业和其他过剩严重的资本如房地产、实体等领域的资本亟需解决出路问题,即利润量和利润率上升到资本不至没有投资运转的出路问题,战争是毁灭闲置资本,从而阻挡住资本价值下降的重大问题的有效解决办法之一。因此美中之战,尤其是局部战争,并不是绝对可以避免的。同时,中国革命人民一旦把假共政权摧毁,他们的逃亡有可能历史重演——重走常凯申当年败走台湾之路。

 

美中两方的资本对峙演变为对抗然后上升到战争也有一定程度上的可能性,所以也应把这个因素考虑在内。但是与人们的主观愿望往往背道而驰的是革命这个因素,这是由于“战争引起革命,革命制止战争”,人们最不希望的是战争,那么只能用革命来制止战争,除此之外,其他方式都是没有历史必然性的主观臆测而已。

 

华盛顿不但要规划好没有了特色党之后,对中国将采取何种外交策略,也要筹划好世界进入全球无产阶级革命时代后的自处处人之道。同时,作用力与反作用力是并存的;好事与坏事虽然矛盾,但是或早或晚也是在一定条件下互相转化的,而不是非此即彼那样的形而上学式的结论。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尽管中国特色党崩溃论作者的预想和支持的对象是中国的颜色革命或颜色党,但是他对美方所提出的准备工作却对已经在进行中的人民民主革命群众运动具有一定的参考价值和借鉴。当然其中的具体问题需要具体分析,不宜全盘接受其答案。最主要的缺点在于该论没有阶级观点和群众观点,以至犯有精英主义的毛病,在方法上也不准确,例如没有看到军队不是铁板一块,处于无钱无权无势状态下的指战员与其部队是否将会效忠习近平个人是不确定的,很可能一旦社会政治经济危机来到,会临阵倒戈,倒向人民民主革命群众而非颜色党。他太过于看好颜色党在中国的社会影响力和政治号召力,以至完全置拥护毛主席的广大革命群众于不计,这是极其严重的错误。[参看拙作:【参考材料63】六四 http://blog.creaders.net/user_blog_diary.php?did=MzIyNjkx  http://redchinacn.net/portal.php?mod=view&aid=35503 ]

 

作者彼特·马蒂斯(Peter Mattis美国现任国防部长詹姆斯·马蒂斯的侄子;曾在清华大学留学;担任过美国中情局情报分析员)在文章里面强调西方特别是美国国务院的情报机构要做好应对中国出现崩溃——特别是其社会秩序发生崩溃引发政治崩溃或之前预先做好准备工作,才不至于使得美国应对中国局势发生巨变时手忙脚乱,以至出现如同当年在六四事件时美国手足无措的窘相,失去了美国转变中国政局的大好时机,回想起来多么令他痛心疾首。

 

为今之计他建议:

 

首先,要了解清楚中国的政治凝聚力和离心力的情况,其非党和党外的政治文化,以便华盛顿能够赢得一种“道德赌注”[例如将颜色革命涂上美国是自由灯塔那样的道德赌金,即投在投机生意上的股本。从这种赌博心态可见其机会主义的色彩多么浓厚]。

 

其次,应将中国[领导层]及其家属的档案做成档案库,包括达到美方政治目的的手段要点,如冻结其海外资产与电子、电话等联系信息[当然也会包括电子邮件在内]。如果中共崩溃,紧张局势将保证许多干部开始考虑个人和家庭的前途和福祉,而不再是党的前途了。当生存受到威胁时,中共的制度凝聚力可能会因为每个人都照顾自己并且希望确保有逃生的出口而动摇。在这种情况下,影响北京决策的能力将是高度个人化的,如果华盛顿想要实现自己预想的结果,那么联系和实现中南海个体决策者以及省领导与安全官员的激励机制的能力可能是至关重要的。


第三,对于了解中国社会不稳是否已经到达临界质量(即足够发生连锁反应的总量),确定包含其国内情报能力与辅助性军事能力在内的内部安全力量的情况是至关重要的。多数对中国未来的研究经常假定该国的安全部队将会一直发挥作用,而没有了解其保护政权的能力取决于上下扰动的包含平民积极分子和技术在内的动态力量。一旦政治变革通过群众公开示威发生在中国,那么把原因归之于一个忠诚而能干的安全机器的设想就不再成立了。


与以上所述相关联的是:任何军事介入都将至少涉及解放军指挥部,如果不上达到中央军委(CMC)——由习近平指挥的最高政治-军事-政策制定的机构的话。如果命令来自中央,那么军事领导层就必须做出决定:支持现任政府、自行夺取政权、或置身事外、静观其变。尽管大多数解放军军官都是党员,当前政军之间的关系与毛邓时期大为不同了,那个时期的中国领导层是由政军两个精英进行统治的[从而可见毛主席高瞻远瞩,把政治和军事紧密地联系起来成为人民群众当家作主的钢铁长城]。现在的解放军可以在不认同党的情况下发展出自己的职业性认同来。由于军队自己在封闭的军队大院居住,缺乏彼此之间共享的经验而与社会有一定程度的隔绝,中国强力的军事现代化已经要求解放军军官受到较好教育也更为职业化了。如果解放军的职业化能够强化人民解放军应该成为国家军队[而非党的军队]的想法,那么美国决策者需要知道谁怀有这种观点。[换句话说,军队国家化对颜色革命是大有好处的。]


第四,美国政策制定者和分析师需要安排好北京将面临由个别的骚乱事件串联而成为更大规模危机的对应方案。首先,中国领导人将不得不评估示威活动是否会通过购买或捕获抗议头目而受到阻碍。或者,在动荡蔓延到太多县之前,动荡是否可以被隔离和本地化。北京面临的下一个重大决策将涉及是否允许地方和省级当局在不涉及中央领导层的情况下解决危机。基于复杂的安排,跨越司法管辖区的横向合作几乎是不可能的,跨越省界的广泛抗议将需要中央干预来协调行动。知道这是如何运作的以及谁将在不同层面作出决定对于影响事件至关重要。可以想象这个过程的一部分和决策要点,直到获得新的信息,但重要的是把过程与决策要点认真研究出来,而从不认为答案是最终的。用总统德怀特艾森豪威尔的话来解释就是:具体的计划可能没有用处,然而拟定计划却是不可或缺的。


第五,即使北京一旦开始切断国际联系,美国政府也需要找到一种与中国人民保持通信的方式。 长城防火墙可能并不是不可渗透的,并且很难关闭中国互联网,但中国最近对虚拟专用网络(VPN)的干扰证明,中国可以使通过互联网传输通信和信息非常困难。 在没有故障保险的情况下,完全利用在线移动来传输美国的宣传工作将充其量是蛮干的。 如果无法找到具有躲避审查能力的故障保险,那么下一个最合适的办法就是保住在紧急情况下向中国广播无线电的能力。

 

译文参照:

美国反华势力:准备面对突然垮掉的中国(译文有更动)

 

万维博客 /Pascal的博客

 

http://m.creaders.net/blog/d/327696

 

发表时间2018-08-06

           Are We Ready If China Suddenly Collapsed ?

China could be on the brink of collapse. Here's how Washington can leverage that to its advantage.

 国家利益 》(The National Interest)是美国一本政治外交性杂志,由 Irving Kristol [属新保守主义派,曾经是坚决拥护小布什反恐战争的舆论同盟] 1985年创立,以报道国际事务为主的双月刊杂志。其内容作者许多是退休外交官、智库或各国大使,也有少数外国学者,杂志立场以美国利益为主轴,但文风走向较为敏感和客观,也有一些较艰深内容,普遍上与一般大众在美国电视上接触的讯息有差异,在西方杂志中属于较多被央视或南美、中东地区政治性节目引用,韩国于2010年后也开始偶尔在新闻中引用其文章言论报导立场大致遵循国际现实主义理论。      

By   Peter  Mattis     August  2 ,   2018

https://nationalinterest.org/blog/buzz/are-we-ready-if-china-suddenly-collapsed-27652


几周前,AEI学者迈克尔·奥斯林在华尔街日报上发表了一篇关于在华盛顿举行的安静晚宴的专栏文章,一位中国高级学者宣称,中国共产党已经进入到了崩溃之前的最后阶段。 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以及核大国的政治崩溃,非同小可。 华盛顿应该做些什么呢 ?

 

[Mark Wain 2018-08-09 二版]

 

Qi Li2 hours ago

Mark Wain 世界进入全球无产阶级革命的时代这样的大事不能交给华盛顿筹划,你带领中国那一亿忠于毛泽东的人一起干就行了!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美国名厂保健品一级代理,花旗参,维他命,鱼油,卵磷脂,30天退货保证.买百免邮.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7: 林志玲范冰冰许晴等女星起诉郭文贵
2017: 难怪清华毕业进中央,哈哈!
2016: 为什么美国人总喜欢唱衰自己 zt
2016: 自信大国不需要如此为自己辩护 zt
2015: 习近平的“仇恨言论”和“指鹿为马” z
2015: 权力制衡与反贪:别把和珅不当清官 zt
2014: 江泽民另立中央又如何? zt
2014: 也谈习近平“反腐” zt
2013: 裆七万看了那么多遍红撸梦居然就没有发
2013: 钟教授做梦呢,64元超过县团级吧,能养
 
Jobs. Contact us. Privacy Policy. Copyright (C) 1998-2015. CyberMedi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