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世界商讯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首页 |
 
版主:
 
红朝演义二五:“跃进”热身几亿人上阵除四害
送交者: 调侃军政 2017年07月14日17:10:14 于 [世界时事论坛] 发送悄悄话

红朝演义二五:“跃进”热身几亿人上阵除四害 “卫星”乱放粮棉钢牛皮吹破天  

巴山老狼  著

第四篇:  中华民族第二次大劫难―― 疯狂的大跃进、庐山会议、 五千万农民活活饿死    

第二十五章    “跃进”热身几亿人上阵除四害 “卫星”乱放粮棉钢牛皮吹破天

跃进年代,中国的“新生”事物多多,荒唐事物多多,这里仅举其中几个典型事例,从中可看到毛泽东的大跃进的真实情况。

其一,几亿人上阵除四害。

谁也想象不到,大跃进的序幕是从“除四害”开始。自一八四O年帝国主义列强的坚船利炮敲开了中国大门之后,不知何时,洋人送给中国人一顶“东亚病夫”的帽子。这既与国人的蒙昧、落后有关,也与经济发展水平有关。无疑是中华民族的一大耻辱。毛泽东登上中国历史舞台后,总想把“东亚病夫”的帽子扔进太平洋。可惜他对科学、自然、生态、环境等方方面面的知识实在欠缺,不知“除四害”从何作手。多次冥思苦想后,最后祭出了共产党的“群众运动”的法宝。想通过一场群众运动,一劳永逸地解决问题。

一九五八年一月上旬,毛泽东亲自视察了杭州市小营巷的卫生工作。一月二十四日杭州市举行两千多人参加的除四害竞赛大会,决心两年内使杭州成为“四无”城市。

一九五八年二月十二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出了《关于除四害、讲卫生的指示》。命令各地党委书记和行政负责制亲自抓除四害工作。

三月十四日至十九日,全国除四害大跃进协议会在北京举行,会上提出了一份倡议:全民动员、人人动手、让麻雀上天无路,老鼠入地无门,蚊蝇断子绝孙。

中共指示下达和除四害协议会后,全国各地“除四害”的声势越搞越大,决心书、挑战书、应战书铺天盖地,报纸、广播、电台成天都在宣扬,人们的精神处于一种从未有过的亢奋状态。

在除四害这场运动中,以中共中央所在地北京的做法最为突出,规模最为宏大,理当彪炳千秋之史册。

二月份,北京召开除四害誓师大会,各区纷纷表决心。市政府原定二年全市消灭四害,但各区宣布决心提前一年甚至四个月就干净彻底消灭四害。经过毛泽东、共产党的宣传鼓动,北京市民众表现出极大的热情,涌现出许多令今天的人们都“感动”的事。请看当时共产党报纸的有关报道:北京西四区福绥境的居民在摄氏零下二十二度严寒里用双手和泥堵雀窝、塞老鼠洞;双目失明的青年丁仲德亲自爬上房捉了九只麻雀;八十五岁的老人常德一个冬天用线网捕了三万多只麻雀;东郊区两个农民用火枪一冬打了一万二千只麻雀;驻军解放军官兵背着干粮下乡帮助农民挖老鼠洞、翻柴垛……。

在除四害的基础上,北京市成立了“首都围剿麻雀指挥部”,王昆伦副市长任总指挥,决定四月十九日至二十一日出动三百万人将全市所有麻雀一网打尽!全国各地也成立了相同的机构。毛泽东祭出对付蒋委员长的“人民战争”法宝来对付小小麻雀!

总指挥部在研究了麻雀的飞行力和耐饿力的特点之后,制定了“轰、毒、打、掏”的综合战术。安排了具体步骤:每天清晨和下午四时和七时半趁麻雀觅食和回窝时机全市统一行动集中轰赶,让麻雀到处不能落脚,吃不着食,喝不着水,晕头转向疲惫而死。同时在八百三十多个投药区撒毒饵,二百多个射击区埋伏神射手,让被赶到毒饵区、火枪区的麻雀都中毒、中弹死亡。

最壮观的一幕开始了。四月十九日凌晨四点左右,北京三百万剿雀大军拿起锣鼓、响器、竹杆、彩旗、火枪、鸟枪开进了指定地点。

五时差一刻,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中共第二号人物刘少奇亲自到“剿雀指挥部”督战。

五时正,剿雀指挥部一声令下:“开始!”顿时全市八千七百多平方公里土地上锣鼓喧天、鞭炮齐鸣、枪声轰响、彩旗摇动,房上、树上、林上、街上、院里到处都是人们的呐喊声,惊得麻雀们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统统钻进了共产党的弥天大网里……。经过三天三夜的连续奋战取得了辉煌的战果,北京市公开宣布:三天共歼灭麻雀四十多万只。

一九五八年初中国大地上轰轰烈烈的“除四害”运动实际上成了一场名符其实的“大跃进”的热身赛。它为日后各行各业的“大跃进”作了充分的组织准备和精神准备。

其二,大放粮食卫星。

全民除四害运动之后接着是全民大放粮棉“卫星”运动。

毛泽东大批“反冒进”之后,各地共产党官员唯恐戴上“右倾”政治大帽,紧急动员起来,争先恐后地投毛泽东所好,大放高产“卫星”,浮夸风到了令人瞠目结舌的地步!吹牛皮到了令人无以复加的地步!

请看当时中共机关报《人民日报》的报道:

六月八日,河南省遂平县卫星公社小麦亩产达2150斤;

六月九日,湖北省谷城县东民公社小麦亩产达2357斤;

六月十六日,湖北省谷城县小麦亩产物4353斤;

 ………

 小麦卫星最高纪录是七月十二日河南省西平县的7320斤!

这一纪录虽是世界纪录的七、八倍,但这小麦产量的牛皮吹得还算温柔了。接下来的水稻牛皮吹得来把天都要吹破!

七月九日,福建省闽侯县连坂公社亩产超3000斤;

七月十二日,福建省闽侯县城门乡亩产3275斤;

七月三十一日,湖北省应城县青光农业社亩产10000斤;

八月一日湖北省孝感县长风公社亩产15361斤;

……

早稻“卫星”冲得最高的是湖北省麻城建国一社亩产达36900斤!

若按当时世界早稻最高亩产1000斤来算,中国早稻“卫星”是世界纪录的36倍多!

早稻“卫星”刚放完,中稻“卫星”又冲上了天!

九月五日,广东连县星子乡田北社亩产60437斤;

九月十八日,云南省红河卫星公社亩产60000斤;

九月十八日,广东省环江县红旗公社亩产130000斤;

 ………

最大的中稻“卫星”在四川省“发射成功”!

九月十八日,四川郫县友爱乡中稻亩产824525斤!

(我的妈呀!一亩地就是堆也堆不下这八十二万斤粮食,怎么就能长出八十二万多斤粮食呢?!)

农民大放粮食“卫星”,中共高官也大放卫星――

安徵省委书记曾希圣八月二十二日宣布本省是早稻亩产千斤省;

河南省委书记吴芝圃不甘落后,九月十三日宣布河南省是第二个千斤省;

四川省委书记李井泉奋起直追,十月二十日宣布四川是第三个千斤省;

广东省委书记陶铸撰文批判粮食增产有限论,说广东一年种三造,平均亩产一万斤都是可能的。

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副总理兼外长陈毅也放出一颗超级卫星:九月二十六日,陈毅在《人民日报》撰文称自己因陪西哈努克亲王到广州,亲眼在广东番禺县看到亩产200万斤的番薯、60万斤的甘蔗、5万斤水稻的高产试验田!

离奇的谎言吹到最后,《人民日报》用通栏标题宣传《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湖北麻城县建国一社社长说:“我们就怕想不到,想到了的我们都做到了!”

为了增大“卫星”的可信度,共产党官员动员著名专家学者撰文,用科学的方法加以论证,得出结论:只要耕种得法,一亩产几十万斤也不是难事!

这些卫星到底是怎样发射出来的呢?请看:四川省委第一书记李井泉组织几万人将数百亩成熟的中稻一夜之间移到一亩田中,随后组织全省、全国各地的人去参观!不只是四川省,几乎全国各放卫星的省都是这样做法!

令人不解的是作为农民出身的真命天子毛泽东本应知道一亩地能打多少粮食,但面对下面的胡乱吹牛皮,他却装出一副憨态可掬的模样,笑眯眯地点头叫好。以至今天人们还心存疑问:究竟是下面的人在糊弄毛泽东呢?还是毛泽东喜欢阿谀奉承的顺耳话,以满足自己的跃进梦和虚荣心?

农民们原以为说了大话,放了卫星就算了,殊不知共产党官员却顺风扯帆,在放卫星的基础上高高地估计粮食产量,并以此为基础进行高征购。以大跃进中名声最响的河南省为例,一九五八年全年粮食收成只有二百八十一亿斤,省委书记吴芝圃竟高估为四百五十亿斤,并强行高征购。为完成高征购任务,各级政府不惜对农民采取捆、绑、吊、打、直至逮捕等手段,光信阳地区为追逼粮食公安机关正式逮捕了1774人,其中36人死在狱中。拘留10720人,其中死在拘留所的达667人。仅息县58年到59年即饿死十万人!自然村减少639个!潢川、光山、息县孤儿就达12000多人!然而这仅仅是巨大灾难降临中华民族前的预演而已!自有人类历史以来最悲惨的人祸还在后面!

一九五八年的下半年,在喧嚣的跃进声中成千成万的农民活活饿死一事毛泽东是否知情?答案是肯定的。据毛泽东的卫士长回忆:一九五八年十月二十五日,毛泽东听身边的警卫人员说他的家乡大量饿死人时,当即流下了眼泪并说:“多好的人民啊,我对不起他们。”

既然知道已大量饿死人了,还要继续跃进,毛泽东作为一个统治者对待热爱他的子民们是何等的血腥、残暴、残忍!毛泽东的眼泪是鳄鱼的眼泪!

其三、吃饭不要钱的人民公社。

一九五八年三月成都会议上毛泽东提出了将小社并为大社问题,四月中央政治局会议批准制定了有关文件。随后开始了小社并大社的工作,最早的小社转大社是在河南遂平县、平兴县。一九五八年四月各办了一个6000――7000户的大社。随着大跃进运动的开展,为了有一个与之相适应的组织形式和制度,便于集中统一领导、集体劳动、集体生活,毛泽东开始设想一种人民公社的组织形式,这就是后来的人民公社。

八月十七日至三十日,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在北戴河举行,出席会议的有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和各省市自治区的第一书记,这次会议除对一九五九年高生产计划进行讨论外,还通过了一系列决议。其中就有一个《关于在农村建立人民公社的决议》。

九月十日建立人民公社的决议公布以后,大规模的人民公社化运动在全国掀起高潮。到九月底,全国二十七个省、市、自治区即有十二个省、市、自治区百分之百的农户加入了人民公社。到十月底,全国的七十四万个农业合作社一哄而起,改组成二万六千多个人民公社,一万到二万的大社有532个,二万户以上的社有51个,既然一个社能办到,其它有条件的社也能办到,既然吃饭可以不要钱,将来穿衣服也可以不要钱了。”

可惜好景不长,这一大二公吃饭不要钱的公共食堂办起后即问题成堆:浪费大,助长懒汉意识,老人、病人、幼儿、孕妇得不到照顾,而且共产党官员们吃不了大食堂的粗糙伙食,纷纷开起了小灶,搞起了特殊化。而放开肚皮吃饱饭的结果是寅吃卯粮。几个月后,粮食吃光了,饥荒发生了,公共食堂摇摇欲坠。但毛泽东在庐山会议上,为了权力,为了脸面,坚持错误,强迫农民继续吃公共食堂。饥寒交迫的中国农民又继续在公共食堂里喝清汤,吃野菜,最后连树皮、地皮都剥来吃光了,才换来了毛泽东的“大慈大悲”与怜悯,一九六一年底,公共食堂宣告彻底解散。

其四、全民大炼钢铁。

毛泽东一九五七年十一月在莫斯科夸下海口“钢铁产量十五年超过英国”之后,为了实现这一宏伟目标,毛泽东掀起了一场全面大跃进的狂飙,而这场大跃进的最终点就是不惜一切代价,把钢铁产量搞上去。毛泽东认为只有钢铁的产量才是衡量一个国家经济实力的硬指标。钢铁产量上去了,国家的工业化程度、经济发展水平、科学技术水平等等也就统统上去了。大跃进中一句最流行的口号“以钢为纲”就是毛泽东这种狭隘意识的最好写照。

在“以钢为纲”的思维方式的推动下,毛泽东、中共置工农业方方面面的各个环节于不顾,一门心思就是钢。在钢铁大跃进的目标引导下,一九五八年的钢产量指标象火箭一般地攀升:

一九五七年中国钢产量为五百三十万吨。一九五八年一月,南宁会议规定一九五八年钢产量为六百二十万吨比上年增长百分之十六。

三月成都会议规定一九五八年钢产量达七百万吨,比上年增长百分之三十五。

六月中旬冶金部向中央政治局提出一九五八年钢产量达八百二十万吨,五年超过英国,十年超过美国。

六月十七日经济计划部门更向政治局提出两年超过英国,一九五八年钢产量达一千万吨,一九五九年达二千五百万吨。

六月十九日,毛泽东接受上海市委第一书记柯庆施的建议说:“干脆一点吧,一九五八年钢产量让它翻翻,达一千零七十万吨。”

 六月二十一日又提出了钢的跃进指标是一九五九年达三千万吨。毛泽东一锤定音。从此一千零七十万吨钢4成了全中国民众的头等大事。成了压倒一切的中心任务。为了这一千零七十万吨,中共中央政治局八月在北戴河召开会议,向全党、全国发出了总动员:“要求各级党委把注意的重心转到工业上来。省、市、自治区党委第一书记必须把领导钢铁生产当成重要任务。”“企业的负责人员必须身临钢铁生产的最前线,一千零七十万吨钢,一吨也不能少。”并对大炼钢铁执行不力者,内定了六条纪律:警告;记过;撤职留用;留党察看;撤职;开除党籍。

为了一千零七十万,中共各级干部走出机关大院去炼钢铁。学校停课去炼钢铁。更为荒唐而壮观的是上亿的农民扔下地里的庄稼不管去炼钢!据中共官方统计,全国投入炼钢的农民劳动力一九五八年七月份为几十万人,八月份达几百万人,九月份达五千万人!十月份达六千万人,到年底达一亿人以上!真是规模空前绝后!

一亿人上阵炼钢这一“世界纪录”在今后人类亿万年历史中是永远、永远也不可能打破的。如果说人类历史上有什么能“万岁,万岁,万万岁”的话,那么只有毛泽东的中国在一九五八年的“大跃进”中创造的一系列“世界纪录”了!

为了一千零七十万吨,几个大钢铁基地远远不够用。“小土高炉应运而生,遍布全国各地。更为可笑的是当时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的孙中山先生的夫人宋庆龄女士也在家中建了一座小土高炉。宋庆龄女士还亲自到炉前掌钳,让年轻人抡铁锤在通红的钢块上锻打。

为了一千零七十万吨钢,一切都得为大炼钢铁让路。八月和九月,东北三省电力不足而减去了轻工业工厂的负荷,全力保钢。上海九月份生产出口皮鞋的工厂不但电力供应不足,连包装材料都找不到。十一月份全国有二十五种主要西药的生产停工或半停工。原以为钢铁挂帅后,一马当先万马奔腾,其结果却是一马当先,各方吃紧,严重混乱。

为了一千零七十万吨钢,几亿农民将自家的坛坛罐罐砸个粉碎,将家中的一切铁器:铁锅、火钳、铁桶、铁称砣……凡是沾铁的东西无偿地投进了“小土高炉”中。

为了一千零七十万吨钢,几千万农民“伐薪烧炭南山中”,几千万亩森林“灰飞烟灭”,而熟在地里的粮食却无人收割。

………

土高炉生产的钢质量如何?请看《人民日报》八月二日的报道:山西阳城县应朝社创造出一种高产量土炼铁炉,此炉不用一块钢板和耐火砖,而用青砖砌炉壁,不用热风设备和焦炭,而用冷风鼓吹无烟煤熔化矿石。日产量可高达1800斤。炼的钢可制造滚珠筒、气缸、水压机等精密机器。世上有如此简陋的炼钢设备,可用如此简单的方法炼钢,可以炼出如此优质的钢来,而且还有如此高的产量,真是不可思议的事!如果真是这样,那一切现代化的炼钢设备统统都该拆来投到毛泽东、共产党的“小土高炉”里炼钢算了!

终于钢铁元帅升帐了,粮食卫星放完后,现轮到钢铁“卫星”上天了。据《人民日报》报道:

九月十五日,河南鲁山县土高炉大面积高产,日产量1000吨!

九月十四日,河南禹县创造日产铁4000吨的纪录!

九月二十四日,河南商城县日产铁6000吨!

河南省在放卫星时总是位居全国前列,吴芝圃真是拍毛泽东马屁的“高手、高手、高高手!”河南人民有这一位父母官,真是万万分的不幸啊!

十月十八日,广西省环江县日产铁6300吨!

十月二十三日,贵州省日产铁190000吨!

广西、贵州在放粮食卫星时大大地落后了,现在想在放钢铁卫星时疾起直追,可惜卫星多了不管钱!也不知道此一番苦心能否讨毛泽东的欢心?

十月二十九日,河南省日产铁400000吨!

……

一九五八年十二月十九日,中国向全世界庄严宣布:一九五八年一千零七十万吨钢产量任务提前十二天完成了!毛泽东再次大获全胜!

然而为了这一千零七十万吨钢,国家赔了二十多亿元,占当年国民生产总值的1%以上。而更大的损失却是无法用数字来衡量的!本来炼钢需用焦炭,毛泽东在没有足够焦炭的情况下,竟大量砍伐森林,用焚烧树木后的木炭炼钢,全国几千万亩森林被砍伐!生态平衡惨遭破坏,浪费了无数的人力、物力、财力、资源,得到的却是毫无用处的废品钢!无数的庄稼无人收割,农业丰产却未丰收,在五八年的下半年即开始有饿死人的现象,……而且在这一千零七十万吨钢中,经核查,仅有八百万吨可用,其余全是废品!

其五、中国共产主义试点。

一九五八年七月,《红旗》杂志发表了总编辑陈伯达的两篇文章,文中公布了毛泽东的有关“人民公社”的构想。毛泽东说:“把一个合作社变成为一个既有农业合作又有工业合作的基础单位,实际上是农业和工业相结合的人民公社。”“我们的方向应该逐步地、有序地把工、(工业)农、(农业)商、(交换)学、(文化教育)兵、(民兵、即全民武装)组成为一个大公社,从而构成我国社会的基层单位。在这样的公社里面,工业、农业和交换是人们的物质生活,文化教育是反映这种物质生活的人们的精神生活,全民武装是为着保卫这种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

有了构想就要找一个地方进行试验,毛泽东看中了河北省徐水县。

一九五八年八月,在全国一片跃进的战鼓声中,毛泽东信步视察了河北省徐水县,从此徐水县成了大跃进中全国瞩目、全世界瞩目的一颗新星。

八月四日,毛泽东在中共河北省委书记解学恭、副省长张明河、保定地委第一书记李悦农、徐水县委书记张学忠的陪同下,视察了徐水县南犁园大寺各庄。

张学忠向毛泽东汇报徐水县在大跃进中组织军事化、劳动集体化、家务社会化后,深得毛泽东赞赏。毛泽东说:“我看你们可以在小社并大社的基础上搞人民公社。工、农、商、学、兵各行各业人民公社里都有。人民公社就是共产主义的萌芽。还是人民公社好。”

得到毛泽东的赞扬,张学忠受宠若惊,万分激动地说:“我们马上就成立人民公社!”

毛泽东说:“我们等着你们的好消息,并希望你们在共产主义试点方面摸出一条新路。”

 就在毛泽东视察的当天,大寺各庄男女老少集中在晒谷场敲锣打鼓庆祝大寺各庄办人民公社成立,张学忠在会上高声喊道:“共产共产、越共越好、一共就富了,一共亩产就提高了,就能达到两千五百斤。共产好不好?”台下齐声喊“好!”

 八月六日毛泽东派出中央农村工作部副部长陈正人到徐水搞共产主义试点。在中央部门、省市地委帮助下,徐水县委于八月二十二日制定了《关于加速社会主义建设向共产主义迈进的规划》草案,描绘了一副无比美妙的共产主义远景:

工业方面县里要建一座有300台机床的机械厂,还要建联合钢铁厂、化肥厂、纺织厂、水泥厂、酒精厂、淀粉厂、制糖厂、人造石油厂、综合化肥厂、炼焦厂、热电厂。

农业方面原有耕地七十九万亩,一九五九年播种面积扩大到一百六十万亩,平均亩产3000斤。一九六二年使亩产达到8000斤。

文化方面七至十年内把现在三十岁以下的人提高到大学或高等专科文化水平。县办综合大学一所,各社办综合大学一所,各村办红专业余大学。

生活水准方面一九六三年每人平均可分到粮食2000斤、食油50斤、肉类300斤,棉布100尺、细粮240斤、水果147斤。

同时宣称:一九五九年基本完成社会主义建设并开始向共产主义过渡。到一九六三年即进入伟大的共产主义!

九月十五日“徐水县人民总公社”在喧天锣鼓声中成立,行政实行县社合一,经济上由县统一核算。

九月二十日,发布了《中共徐水县委员会关于人民公社实行供给制的试行草案》。该草案规定如下:

伙食标准:农民、中学生以上学生每人每月五元;幸福院老人、小学生、幼儿院幼儿每人每月四元,托儿所婴儿每月两元,工人根据技术劳动强度每月十至十二元,县一级干部十八元,一般干部十二元。

服装和日用品发放:农民每人单衣2身,两年棉衣一身,每年鞋4双,帽一顶,袜子2双,肥皂2块,香皂一块,毛巾2条,工人除发工作服,每年多发一双袜子,4块肥皂,一块香皂,牙膏2支外,其余与农民相同,干部比工人多一件衬衣,2块肥皂。

津贴费农民每月1-3元,幸福院老人、学生每月5角、工人分7等,每月1-16元不等、干部分四等,6-16元不等。

卫生、医疗、文娱、农民、工人、干部每十天发一张澡票,25天发一张理发票,每月1张电影票、看病全部免费。

这就是当年中国徐水县的共产主义生活标准!

尽管水准低得不能再低了,但这仍是画饼充饥而已,根本无法兑现。除了吃饭外,一切东西一无所有。同时县里还规定,十月前拆完全民所有土房和破旧砖房,重新建造“共产主义大厦”结果拆毁32000间房屋,由于缺乏材料,建房一事毫无着落,许多社员整整一冬都没有房住。

徐水县这个毛泽东的“共产主义试点”,当年共产党先后组织了40多个国家、930多名外国人和3000多个国内单位的人前去参观。苏联《真理报》驻北京记者看后大加赞扬。慌得赫鲁晓夫请中国同志在“宣布进入共产主义时同苏联对对表,不要跑到苏联前面去了”并派塔斯社记者来中国察看,知道实情后,终于松了口气,并嘲笑说:“中国的共产主义是喝清水大锅汤,苏联是土豆烧牛肉。”

 一九五八年八月到十二月,徐水县共产主义试点轰轰烈烈开场,冷冷清清收场。徐水人民不但没有进入共产主义大同世界,反而导致无数人在饥寒交迫中早早走上黄泉之路。“共产主义试点”给徐水人民带来的灾难是巨大的,直到今日,徐水人民也没有忘记那疯狂而悲惨的一幕。

一九五八年的大跃进中的荒唐事何止于此!全国工、农、兵、学、商各行各业,东西南北中四面八方,到处都是卫星冲天,狂飙盖地,令人头晕目眩,眼花缭乱。其结果是灾难性的!毛泽东在其二十二年辉煌革命生涯后第一次尝到了失败的苦果。毛泽东虽然意识到了错误,但决不肯承认,他总是强调缺点和成绩相比是一个指头和九个指头的关系。在这种思想的指导下,毛泽东召开了一系列纠正“一个指头错误”的会议。大跃进的灾难并没从根本上得到遏制。在这样的背景下,一九五九年七月,决定中国几千万农民是死是活命运的庐山会议召开了……。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发龙药业大回馈!美国专利骨胶原、活心素、灯盏素、排毒养颜宝购买两疗程免费邮寄中国
FOREX.com全中文专业服务,华人投资外汇之信心之选!
暑期大赠送!美国专利骨精华消除关节疼痛,骨刺,心血通改善心绞痛,更年乐克服更年期隐疾
全球领先网上项目外包平台免费发布外包需求,50万专业人才高效地完成您的任务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6: 南海国际仲裁结果新鲜在哪里? zt
2016: 评南海仲裁:美国进南海合法化 zt
2015: “革命后代”的可爱可笑与可怕 zt
2015: 江泽民的最大败笔 zt
2014: 习近平此时外访不智,须防滑铁卢 zt
2014: 中国不民主的主要原因不在共产党 zt
2013: 美国,还是那个你我可以称为家的地方吗
2013: 透视薄案的基本脉络(图文)
2012: 菲律宾急了 中国军舰怎么在那就搁浅了呢
2012: 法国国庆阅兵2
 
Jobs. Contact us. Privacy Policy. Copyright (C) 1998-2015. CyberMedi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