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世界商讯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首页 |
 
版主:
 
法兰西民主被彻底玩坏已经迫在眉睫 zt
送交者: 一枪中的 2017年04月18日06:29:20 于 [世界时事论坛] 发送悄悄话

法国刘学伟

法兰西民主被彻底玩坏的风险已经迫在眉睫

这个标题是不是耸人听闻?诸君听我道来。上周末的几个民调显示,一直领先的勒庞和马克隆虽然依然领先,但得分都有明显下降,从已经持续了 相当时间的25-26%降到相当平庸的22%。而一直在17-18%之间徘徊的菲勇得到了一点回升,达到19-20%。更惊人的发展当然是梅朗雄的得分近一个月来一路飙升,从10%一直升到与菲勇平齐甚至超越的20%!当然阿蒙出局已经无可挽回。

现在还留在赛场上的4位选手,杀得那是难解难分。因为菲勇的支持者的坚定度一直高出马克隆的支持者超过10个百分点。这样说来,到了选举之日,菲勇的实际得分高出个吧百分点,而马克隆低下个吧百分点都实属太可能。而梅朗雄的支持稳定度虽然也较低,但他的势头好像还会看涨。如此估算下来,至少从今天看,四位进入第二轮的机会真的是非常的均衡。除了勒庞可能把握稍大,其他三位都不好说。

那么笔者说的真正“风险”是什么呢?那就是梅朗雄和勒庞分别代表极左和极右,一起进入第二轮。不仅代表中左的社会党的阿蒙早已出局,代表中右共和党的菲勇也终究无法翻盘。连从正式竞选一开始就一直被看好的非左非右的马克隆也可能栽下马来。波澜一再起伏,最终竟是黑马(马克隆)之后的黑马(梅朗雄)赢得大选!这当然还只是一个假设,但已经确实不是一个无稽之谈。我们还剩下仅仅一周,看局势还可能有什么变动。我的领会是,这次梅朗雄的暴起,是民意在殷勤寄望马克隆之后,再次的焦躁寻觅。只是这次不是向中间找,而是向极端找。法国人好上了极端这一口,可实在是一个恶兆。

梅朗雄是一个典型的极左派:和勒庞一样,他主张谈判后脱欧;和阿蒙一样,主张给移民更多权利;他主张增加公务员;32小时工时制;60岁退休;降低增值税,升高巨富税;逐步放弃核能;第六共和国,扩大直接民主。在笔者看,这些观点,在在都是只顾眼前,处处都和客观需要背道而驰。真要这样做,他一定可以快快地把法国(尤其是经济)搞得呜呼哀哉!Image result for mélenchon communiste

有人说其实比梅朗雄更左的两个候选人才是极左。笔者的说法:他们是极左中的更极左。

希望大家都明白,西式民主的精髓在于中道而行。中左和中右轮流执政,就像司机不时把方向盘左打右打,目的是让车行在道路的中间。一旦猛打方向盘,那就意味着翻车。

法国的总统选举是两轮。这是双重保险。如果第一轮有一个极端派(大家一直预估的是极右的勒庞)闯关成功,那还有第二关“保卫共和联盟”会把她没商量的挡回去。但是如果是极左极右两个极端派闯入第二轮。那这个“保卫共和联盟”似乎就会更多地保卫梅朗雄了。试问,汽车从公路的左边还是右边翻出去,区别很大吗?车上的人不是都会伤亡惨重吗?如果极左和极右同时进第二轮,法国因此也就必有一个极端派的总统。那就是笔者说的“法国民主被彻底玩坏”的确切标志。

有人说,政权在中左和中右之间已经轮换过很多次,问题始终解决不了。可不是得换一剂更猛一些的药方吃了吗?笔者以为,本来菲勇或于贝已经准备好一套很对症的药方,退一步马克隆的也凑合。都是从奥朗德/瓦尔兹所在的中左向必须走的右边走了一大步。但勒庞的路线就向右走太远。而梅朗雄的路线就是从已经错了的中左走向更错的极左。那结果如何好得了?

现在我们再深一点讲背景。法国这次选举,局面大乱,并不孤立。英国退欧、美国选出特朗普,都是在同样的类似的背景中发生。这个背景就是西方的经济不景,西方国家的中产阶级数量在减少,已经坚持了数十年的橄榄形社会形态真的开始向金字塔型退化。现在法国的极左加上极右的基本盘,保守一点,已经占到一半。坚持中左或中右的中产阶级,也就还勉强有一半。当然这个牌就很难玩了。

人们通常把政治派别排成一列,从极左到极右,称作政治光谱。本人觉得,其实更应当把它排成一个圆环。中左中右在前面。极左极右会在后面相接。因为他们的拥趸的社会背景其实非常相似,大都是在社会金字塔底层的低收入者。所不同者:支持极右的,大多是纯欧洲人,包括大量的独立劳动者。支持极左的,很多有移民渊源关系,基本都是受薪者或失业者。

说句实话,竞选舞台上虽然波谲云诡,但一切表演的实质还是在反映基本盘,即社会基本结构的演变。而这个演变本身其实与选举关系很小。用经济和社会统计大数据就都可以算出来。说到底,选举舞台上让人眼花缭乱的演出,其实只是添乱而已。如果社会基本结构从橄榄形向金字塔型的退行演变方向不能逆转。不是这届,就是下届,恐怕等不到再下一届,极端派就必然会在法国上台。正像一家效绩越来越差的公司的股票行市终究会下跌,到头来终会被别家连锅端走一样。

笔者以为,这次若能有一个中右的总统上台,是法国挽回危局的最后机会。经济若能有好转,就可以延缓橄榄形社会向金字塔型退化的速度,就可能还孕育其它方面比如安全和移民问题的转机。可恨菲勇营私坏了大事!可惜马克隆也可能无法替补上阵。当然这些都还未成定局。我们且看这最后一周还能有什么戏剧性场面出现。

如果善用选举技巧,这样的戏剧性场面其实还真有好些种可能出现。

第一种,就是阿蒙与梅朗雄联手。这样,极左必进第二轮,而除非是勒庞被淘汰,(现在看起来,好像也是有一点可能了。)法国民主就是彻底玩坏。

第二种,如果阿蒙与梅朗雄联手,中间派也还有一招可以挽救危局,那就是菲勇也和马克隆联手。这样当然他们可以稳赢。不仅可以赢总统选举,也可以赢议会选举。以后,一方当总统,一方当总理。把政纲调和一下,还真有很大机会拯救法国。

可惜的是,笔者估计,阿蒙作为百年大党社会党的代表,很难低下那个头。菲勇也一样难咽那口(空饷门之)气。而且时间也很可能不够去做这种联合。最大的可能就是大家一起冒(法国之)死玩一次轮盘赌。“生死有命、富贵在天。”

笔者还是认为,这四个人中,除非菲勇胜出,余下三个无论是谁胜出,都绝无可能在议会中取得多数,哪怕是相对的多数。现在还真难想象,那三位预设的总统的总理如何获得议会的信任投票而成功组阁。法国可能就会回到第四共和国,每届政府平均寿命不过一年的窘状,甚至更糟。这五年很可能就是白瞎空转。五年以后是不是又会重回中道现在说就是太早了。

梅朗雄想搞第六共和国,想有更多、更直接的民主、更多的比例代表制。本人的看法是,这条路一定行不通。普选总统,的确精彩刺激,但是实在是太过情绪化了。咱们还是看实效:英国、德国的制度是不是运行得更平稳?选举是不是没有那么的过于刺激?他们可没有直选总统。而是民众选议会,议会的多数党领袖就是当然的总理。这样还不会有上段说到的(总统)府(议)会之争。当然议会还得有多数党或多数党的稳定联盟才行。

笔者认为,法国将来的制度要演变,就应当向这样的议会制演变。群众的冲动情绪被隔掉一层。事情就会好办一些。如果政治制度向着更多更直接的民主演进,而社会结构朝着金字塔型演退,那这个更民主的制度坏事的风险只能更大。

卢梭250年前写的《社会契约论》,已经给西方的政体演变规定了一个不可移易的方向,那就是随着社会的越益富裕和越益平等,实施越来越多、越来越直接的民主。可惜的是,如果社会开始走下坡,从橄榄形向金字塔型退化,政体应当如何演变,卢梭当初似乎没有想过。

根据现行的普世价值,其实这个民主制度和社会的富裕程度,和社会结构的橄榄形还是金字塔型,或者和文明传统都毫不相干,它就是“放之四海而皆准,施诸万代而都灵。”在卢森堡和乌干达都一样。然而事实是这样吗?也许正像福山说的:“这不是我的错,是历史的错。”

风云乱卷法兰西,肉眼凡胎叹雾迷。马克“救星”忧减色,勒庞铁阵惧丢骑。

阿蒙满目应含愧,菲勇浑身尽抹泥。唯有梅郎鸣鼓上,高卢共产似能期。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发龙药业大回馈!美国专利骨胶原、活心素、灯盏素、排毒养颜宝购买两疗程免费邮寄中国
FOREX.com全中文专业服务,华人投资外汇之信心之选!
暑期大赠送!美国专利骨精华消除关节疼痛,骨刺,心血通改善心绞痛,更年乐克服更年期隐疾
全球领先网上项目外包平台免费发布外包需求,50万专业人才高效地完成您的任务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6: ​CNN揭露“自焚”真相:自焚
2016: 美國邪教謠傳鹽湖城市法院大樓將倒塌
2015: 一个学机械的毕业生一席话令中国人无法
2015: 高瑜被重判,《明镜》须反思 z
2014: 腐败是胡锦涛治军最大的败绩
2014: 团派垃圾就这德性-公报私恩:胡锦涛在胡
2013: 智商让人捉急:右幼透气,brav等领狗粮
2013: 谁是中国的成功的人士?骗子
2012: 谷开来80亿?温云松400亿?
2012: 英国《金融时报》:整肃薄熙来与依法治
 
Jobs. Contact us. Privacy Policy. Copyright (C) 1998-2015. CyberMedi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