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世界商讯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首页 |
 
版主:bob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暴力国家的根源:美国社会高犯罪率的剖析
送交者:  2017年01月29日21:27:42 于 [世界时事论坛] 发送悄悄话
       
美国民间的声音很多时候充满了悖论的逻辑。尽管多数民众支持枪支管制,但也不愿严格到欧洲那种程度,更不愿放弃个人拥有枪支的权利。这里面除了前面谈到的美国奇特的“枪文化”,还缘于他们对政府和权利的独特逻辑。很多美国人担心,枪支管制一旦被突破,《权利法案》中的下一道权利防线也可能被突破,并出现“多米诺效应”,对整个公民权利构成威胁。然而,大量的民用枪支(尤其是手枪)是美国枪支凶杀案的原因。

C:fakepath83ab6bc2ae7dcbd722b22b2f5e0c3d6f

几十年来,美国社会犯罪率一直居高不下,高犯罪率对其公众安全形成了非常大的威胁。2015年,美国谋杀犯罪率显著增长的城市数量为暴力犯罪高发的1990年代以来最大值。1991年,谋杀犯罪率显著增长的城市数量为36,是1987年来最多。2015年则为25个,为1991年来最多。2015年,全美100个大城市中有6700件谋杀犯罪发生,比2014年增长950件。这950件增量案件中的大约一半(480件)就来自其中七个城市(Baltimore, Chicago, Cleveland, Houston, Milwaukee, Nashville,Washington),而这七个城市36%-18%不等的贫困率均高于美国16%的平均贫困率。美国新当选总统川普曾断言,美国的犯罪现象已经失控。美国社会上形形色色的犯罪,其罪恶根源和美国固有的社会制度弊病、片面民主和司法痼疾密不可分,概括起来主要有以下方面:

一、美国有着严重的贫富差距和阶级对立

首先是贫困人口的比例相当大。在上世纪80-90年代之间,美国贫富差距非常严重。1970年20%的最穷困家庭的收入只占国家总收入的5.5%,20%的最富裕家庭的收入却占美国总收入的41.6%。到2010年,20%的最穷困家庭的收入比重下降了3.3%,但同时20%的最富裕家庭的收入比重从14.6%上升到了21.3%。2010年,美国官方自己认定的贫困人口数量为4620万人,也就是说当时每8个美国人里就有一个属于贫困人口。1990年的贫困人口数量是3010万人,1980年的数量是2520万人。截止2010年年底,22%的美国人口生活在贫困之中,而且根据美国人口普查局的统计数据,2010年公布的贫困人口数字是自1952年来已公布贫困人口数字当中最多的一年。2009年,大约有36%的黑人儿童和33%的拉美裔儿童生活在贫困线以下的家庭里,而白人儿童的相应比重只有12%。

其次是财富分配极度不均,这也是贫穷和不平等表现最为明显之处。美国自上世纪70年代以来,不平等现象加剧,财富分配愈加不平等。2007年的数据显示美国最富有的1%的家庭拥有33.8%的美国财富,次富裕的10%的家庭拥有另外的37.7%的财富,而50%的贫困人口只拥有2.5%的财富。这些数据还是保守的,因为被调查对象不包括福布斯榜公布的最富有的400个美国人。在2007年福布斯榜统计的这400个富人的财富至少为13亿美元,他们拥有的财富占国家总财富的2.3%。芝加哥联邦储备银行的经济学家发现美国的收入流动性在过去的20年里有所下降。

再次是税收政策加剧了不公。美国一方面削减穷人的福利,一方面却又降低富人的税收。美国多名经济学家曾对里根的经济政策提出尖锐批评,认为其政策导致更多的税收从商业领域转移到中低收入的消费者身上,牺牲穷人利益为代价来帮助富人,进一步扩大贫富差距。布什推行的政策有同样的社会效果,四分之一的税收被1%的富人收为己有。同时约有50%的税收进入到了收入最高的10%的富人腰包。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和无党派预算与政策研究中心的数据显示排除通货膨胀因素,美国1%的最富裕家庭的税后平均收入上涨了139%,20%的中产阶级人口平均收入降低了17%,20%的低收入人口的平均收入降低了8%。

最后是社会底层失业率居高不下。美国失业率居高不下根源何在?马克思告诉我们,这些都没有逃脱马克思关于资本主义的结构分析,这是资本主义自身运行的必然结果。根据美国劳工统计局的数据在过去的几十年中,黑人失业率一直是白人失业率的两倍多。在1967年,每年有3.4%的白人失业,而黑人的失业率为7.4%。到2011年,8%的白人失业,而黑人的比例则达到16.7%。在16-19岁的犯罪多发年龄人群当中,12%的白人青少年和46.5%的黑人青少年没有工作。

著作《公平与正义》中详细的讨论了福利国家资本主义,在此体系中,财富与收入存在极大的不平等,这种制度对于穷人来说只是一个最低限度的“安全网”,只保证他们的基本物质需求,没有其他福利。作者罗尔斯指出,资本主义福利国家有可能培养出只会等靠要的沮丧失意的社会群体,将长期依赖福利,自觉被社会遗忘。资本主义福利国家本质是政府在不触动资本根本利益的前提下对工人阶级斗争的妥协,于是,只有通过政府举债讨好双方,当还不起债的时候就只好要么削减福利,要么国家破产(出卖公共资产)。给富人增税只会引起资本外逃。因此,在不改变资本主义私有制的条件下,福利国家是不可持续的。因此,经济不平等可能导致犯罪行为的发生,而且犯罪并不一定出于简单的物质需要,而是由于贫困阶层感到他们被冷落和抛弃。

二、美国的监狱人权状况恶劣

美国一向以世界人权卫士自居,年复一年地对别国的人权指手画脚,包藏祸心,偷换概念,但对其本国内的人权问题却置若罔闻、闭口不谈。美国国内的人权状况究竟如何?最有代表性的观察点非美国监狱莫属。美国监狱囚犯权利的发展状况大体上经历了不干预主义、插手主义、限制主义三个阶段。现在的限制主义阶段的情况表明美国监狱囚犯人口居世界之冠,监狱人满为患,囚犯待遇恶劣,滥用酷刑现象时有发生,虐待被关押的恐怖分子及伊拉克囚犯。尽管美国预防犯罪政策严厉而且形式多样,但是这些政策却让美国成为了世界上监狱最多的国家,而且目前美国的犯罪率仍然维持在60年代的水平,没有什么进步。

首先是囚犯比例世界第一。美国监狱囚犯人口居世界之冠,监狱人满为患,囚犯待遇恶劣。美国有着全世界最高的囚犯比例:它的人口占全世界总人口的5%,被关押在监狱的人数将近250万,占全世界囚犯的25%。同时,全美6500万人都有犯罪记录,占人口的20%。每年耗费纳税人680亿美元。由于囚犯人数太多,德克萨斯州、加利福尼亚州、亚利桑那州等州的监狱超出容纳极限,导致暴力事件频发,安全性令人担忧,居住环境也越发恶劣。美国人均囚犯全世界最高。据埃菲社2007年12月报道,美国司法统计局的数据显示,近年来,美国囚犯人数增加了500%。当你降落在洛杉矶国际机场时,你可能不会注意到一件事:美国最大的监狱系统就在11英里(约18公里)外。在洛杉矶县监狱,这里关押的犯人数量差不多等于一所私立大学的学生数量,年预算高达7亿美元(约46.6亿人民币)。它曾在2011年爆出过虐囚丑闻,和洛杉矶一样,这座监狱同样庞大,复杂。美国大约一共有2750所监狱。2014年年中,据司法部数据显示,当时全国监狱里一共收押了约744600名犯人,而他们中大多数都面临着刑事指控,正在监狱里等候判决。尽管近年来美国监狱受监督的力度不断升级,刑事司法也面临着改革的压力,这些监狱的现状仍缺乏关注。洛杉矶县监狱每天平均关押的犯人数逐年都在变化。2000年,日平均关押犯人数达到了19297名。2010年,据管理这所监狱的洛杉矶县警察局陆军中尉Tab Rhodes表示,这一数据降到了16625名,不久后又再次升高。2015年,这里每天平均囚禁着17049名犯人,就数量来看,这里关押的犯人数比附近的南加州大学的学生还要多30%。洛杉矶县庞大的监狱系统建筑占据了南加州相当大一部分的土地,几乎等于两个特拉华州。根据美国司法统计局的报告,截止2010年底,有20个州的监狱系统人满为患的情况非常明显,都已经严重超出它们的承载能力,联邦监狱系统也已经超出其能力的36%。

其次是美国监狱习惯于制造罪犯而非改造罪犯。目前关押在美国监狱和看守所里的罪犯当中有超过70%的人不是第一次犯罪,美国司法统计局的权威研究发现,在1994年释放的罪犯当中,有67.5%的人在接下来的三年之内由于实施更严重的犯罪行为或严重不端行为而再次被捕,其中52%的被捕者再次被送进监狱。皮尤慈善信托基金会对1999年和2004年释放的罪犯进行了为期三年的跟踪调查,它的研究方法虽然与美国司法统计局的研究方法略与不同,但得出的结论完全一致:再犯罪率一直保持稳定态势。研究发现,可预见的趋势就是对罪犯的关押会持续,而不是为罪犯提供有意义的改造措施或者帮助他们能够尽快地融入社会。美国监狱似乎做了很多事,但唯一不做的就是给罪犯门提供社会所需的谋生技能。无论在监狱内外,囚犯们都被剥夺了参加培训的机会,甚至剥夺了用竞争和建设性的方式来处理日常问题的能力。

再次是美国监狱的虐待臭名昭著。美国警察奉行保护自己才能完成任务的铁则,落实在刑事司法实践中则是主动出击、先下手为防的刑事司法行为模式,这成为近年来美国警察误杀平民的事件时有发生的启动机制。美国警察奉行保护自己才能完成任务的铁则也适用于监狱警察,因而监狱滥用酷刑现象普遍。2001年3月一位名叫菲力浦·赖曼的法国人在监狱被9名看守毒打致死,法医鉴定结论为因喉骨碎裂引起窒息死亡,为此其父向美国提起了诉讼,而内华达州一家地方法院却于2002年3月底判定这9名看守的行为可以原谅,不必对赖曼之死负刑事责任。美国监狱还使用电子腰带专门对付那些不听话或危险性较大的囚犯,不论这类囚犯呆在什么地方,只需按一下电钮,身系电子腰带的囚犯当即就会疼得死去活来、瘫痪在地。电子腰带还常被用来远距离拷打囚犯,任何监狱官员只需坐在办公室里,按一下电钮,就可远距离折磨惹他生气的囚犯。凡此种种不胜枚举。美国对各种性犯罪的刑律日趋严厉,司法实践重新使用一些已停止使用的残酷刑罚。一些罪犯选择接受阉割手术这一极端刑罚以换取减刑,而这种刑罚在司法实践中已经取消数十年了。据《洛杉矶时报》报道说,过去3年中,加利福尼亚州就有2名性犯罪的罪犯在州精神病院接受了阉割手术后获释。美国政府 2007年1月发布的报告承认在全国5个监狱中,被怀疑为非法移民的人受到虐待,违背了人道原则。据《华盛顿时报》2007年12月17日报道,西得克萨斯关押少年犯的监狱对犯人进行性侵犯、殴打,而且还不给犯人及时医治,揭发其罪行的人受到打击报复。该事件被曝光数月后,监狱状况仍未得以改善,2008年1月,佐治亚州7名犯人对狱警和管理人员提出团体诉讼,控告他们在2005年10月至2007年8月间虐待囚犯,用警棍、特制手套殴打犯人,揪住犯人的头撞墙等,在该州其他监狱还有40多名犯人告发类似案件。狱方把犯人衣服扒光固定在铁床或铁椅上,在48小时之内不给他们食物和水,也不让他们上厕所,由此造成2名犯人丧生。美国监狱狱警普遍使用泰瑟枪,大赦国际2007年报告称,自2001年以来美国监狱已有230名犯人死于泰瑟枪。据报道,美国佛罗里达州州立监狱2000年到2004年分别对该监狱囚犯进行了238次、285次、447次、611次和277次喷射化学制剂的虐待,致使10名囚犯身体被严重灼伤,患上了精神方面的疾病。 在美国有近60个“超级安全监狱”关押着近2000名犯人,犯人被关押在只有6平方米的牢房里,完全隔音,荧光灯和监视器24小时开着,许多人患上了精神疾病。

此外还包括美国监狱的性别歧视、种族歧视带来的痛苦折磨。据联合国发表的一份报告说,在美国犯同样的罪有色人种所受到的惩罚要比白人重2至3倍,杀害白人被判死刑的黑人是杀害黑人被判死刑的白人的4倍。2001年3月12日美国司法部公布的一份报告也不得不承认,美国警察对黑人和拉美裔人进行武力威胁的可能性是对白人的2倍。2001年3月,大赦国际美国分部在经过两年的调查后发布了一份报告,指出美国的女性犯人人权状况受到侵犯,她们经常在监狱受到性侵犯,被监狱看管人员强奸。美国有7个州竟然没有禁止监狱官员与女犯人发生性关系的法律或规定。大赦国际驻美国分部的一份报告称,美国23个州的矫正局和联邦监狱管理局都有明确的政策规定,允许监狱给予怀孕的女囚带镣铐,只有4个州和哥伦比亚特区的矫正局禁止监狱这么做,剩下的州没有相关法律或正式规定,一些州的矫正局称不采取这种做法。尽管迄今为止还没有孕妇越狱逃跑的例子,但很多州认为给怀孕的囚犯戴镣铐是合情合理的,因为她们仍有越狱逃跑的可能。2000年,伊利诺伊州率先出台禁止对怀孕的女囚戴镣铐的法律。芝加哥狱中母亲法律保护组织负责人盖尔·史密斯说,在此之前,对即将分娩的孕妇采取的标准做法是用镣铐把她锁在医院病床上,最常见的是铐住一手一脚。在美国《监狱学刊》上的一篇论文经调研发现,大约有20%的男性囚犯在监禁期间感受到巨大的压力或受到强迫性事件的袭击,其中大约有9%的男性囚犯声称他们被强奸过。拘留国际组织(前身为阻止囚犯被强奸的组织)报道称:“一旦发生强奸行为,会给被强奸的男性囚犯留下心理创伤,并使这些囚犯习惯以暴力行为方式继续加害其它囚犯;囚犯们所积累的愤怒情感一直被压抑,当这些囚犯被释放以后,就更有可能具有反社会的暴力行为。”人权观察组织的文章观察到许多囚犯认为避免重复性虐待的唯一方法是进行猛烈的反击。该报道援引一位监狱强奸受害者的话说:“一旦你成为被侵害的目标,其他囚犯就开始剥夺你的权利。”

三、美国枪支弹药泛滥成灾

美国的枪杀事件总量是加拿大的6倍,德国的15倍,许多人都耍流氓地说“枪不会杀人,而是人杀人”,这是一句圣母婊的无稽之谈,因为枪的确能够让人更容易地实施杀人行为,所以大量的民用枪支(尤其是手枪)是美国枪支凶杀案的原因。美国是极少数宪法规定公民拥有持枪权的国家。由于可以很轻松买到枪,美国也是发达国家中暴力冲突最多的。牛津大学出版社出版的《犯罪与公共安全政策》一书认为,美国的枪支凶杀率与其它工业化国家相比是非常高的。而且,使用枪支抢劫致人死亡的概率是使用刀具抢劫致人死亡的3倍,是其它武器抢劫致人死亡的10倍。像意大利和澳大利亚等与美国相比,其最终导致死亡的抢劫犯罪率要低得多。无党派国家研究委员会的一项研究表明,截止1999年底,民用枪支的储存数量为2.58亿支,大约43%的美国家庭每家至少拥有一支。哈佛大学公共卫生学院的研究人员估计,美国家庭私人已拥有枪支的总数量在2.18-2.81亿支之间。他们指出在加拿大、新西兰、德国和瑞士等国家,估计每100个人大约拥有25支手枪,而在美国估计每100人至少拥有83支枪。约翰逊总统的预防犯罪委员会的结论是:“超过一半的故意杀人和武装抢劫案件,以及五分之一的重度攻击行为都是利用枪支实施。要是没有有效的枪支管理法律,暴力犯罪行为和重度伤害行为比起其它的犯罪行为来说将很难减少。”

C:fakepathQQ图片20170122122330

 

这张图表是根据卫报的罗杰斯先生收集的资料制作的,从中我们可以看出美国枪支谋杀事件的数量要远远多于其他国家。为什么呢?哈佛大学公共卫生学院的伤害控制研究中心在经过大量的研究调查后表示其实原因很简单:美国这么“鹤立鸡群”就是因为它比其他发达国家拥有更多的枪。美国联邦调查局发现,在1975年66%的15-19岁的谋杀者是利用枪支作案的,而在1992年,这一比例上升到了85%。数字增长说明现在高中年龄段的青少年能够更加容易地接触枪支。美国青少年司法与犯罪预防办公室发现到1997年,15-24岁的青少年实施的凶杀案件率是十万分之十五点二,这一数字高于其他11个工业化国家的总和。枪支大约是三分之二谋杀者的首选武器。美国前总统布什也曾指出,在美国枪支比起其它导致死亡的所有自然因素相比,更容易让一个十几岁的青少年死亡。

C:fakepathQQ图片20170122122336

美国人口仅占世界人口的4.4%,但是美国的民有枪支占世界民有枪支的一半。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报告指出在2009年,有31228人死于枪口之下(包括自杀和意外事件)。另外,至少在2004年之前的40年时间里,交通事故和枪支是导致重伤和死亡的两大主要原因。枪支也给儿童造成了重大的伤亡。根据儿童保护基金会的一份报告,在1979-2003年之间,接近100万儿童被枪支杀害。

这一系列问题促使我们思考,如果枪支不容易获得,暴力犯罪者将会使用其它武器来实施同样的犯罪行为或者给社会造成同样的破坏,这个判断是否成立?是否会有一种武器比手枪更迅捷并且允许它的使用者跟它保持一定的安全距离,甚至与犯罪行为实施者的体力(速度、勇气等)无关?一个银行抢劫犯能否用一把弹簧刀来控制一排出纳员,并使他们陷入绝境?研究表明,如果手枪使用者转向具第二杀伤力的致命武器——刀,并试图实施相同的犯罪行为,那我们肯定能够预测会减少三分之二的死亡率,因为刀造成死亡率大约是抢造成的三分之一。换句话说,如果枪支被淘汰,而犯罪率保持不变,那么将有三分之二的枪杀凶杀案的受害者会被挽救。但是,美国政界似乎并没有显现多少立法胎动的迹象。不胜枚举的枪击惨案随时发生,但从来无法改变美国政府对于枪支管理的立场。英国《金融时报》也分析认为,枪击案未必能够使美国政府加大对枪支的监管。为什么会如此?其实在于深层次的党派分歧和利益集团的阻隔。在美国,立法从来都是政治力量妥协的产物。由于利益集团的介入,美国两党在枪支问题上采取了截然不同的政治立场,总体上共和党主张持枪权,而民主党认为只有20岁以上的美国公民才可以购买枪支,并要求购买人进行严格登记。不同的政见直接影响美国的立法。两党的这种分歧背后,其实是利益集团在操纵。从现实政治来说,美国军工集团的势力非常强大,像“全美步枪协会”等组织,一直是美国政治献金的主要来源,利益集团的阻挠让美国在枪支管制上始终骑虎难下。在2000年总统大选中,布什和共和党获得了全美步枪协会的大力支持,该协会捐助的160万美元中,有92%给了共和党。两党的这种分歧背后,其实是利益集团在操纵。所以在2001年3月连续出现校园枪杀案后,布什认为防范学校暴力的最好手段是教导孩子们分辨好坏,却绝口不提通过新立法来强化枪支管制。可见,利益始终是左右立法的背后“黑手”。

美国民间的声音很多时候充满了悖论的逻辑。尽管多数民众支持枪支管制,但也不愿严格到欧洲那种程度,更不愿放弃个人拥有枪支的权利。这里面除了前面谈到的美国奇特的“枪文化”,还缘于他们对政府和权利的独特逻辑。很多美国人担心,枪支管制一旦被突破,《权利法案》中的下一道权利防线也可能被突破,并出现“多米诺效应”,对整个公民权利构成威胁。反对枪支管制的民众甚至认为,持枪是减少犯罪的最好保障。1997年,美国出版了一本《枪支越多,犯罪越少》的书,作者声称通过对2000多人的调查发现,秘密携带枪支的主要作用是阻止犯罪,在发生冲突时只要出示枪支而无需开枪就平息争端,这种情形占了98%!更多的人还相信,一个社会中99%的人是好人,如果没有持枪的权利,其生命和尊严要依赖1% 垄断着持枪特权的人的觉悟和良心,这就非常不保险。“如果99% 中的多数人手中有枪,1%中的少数人要持枪胡作非为就必须先考虑99% 中的多数人手中的枪。”这种让人惊奇的逻辑恰恰证明了持枪对美国人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正因为如此,许多美国人对枪支管制持一种模棱两可、犹豫不决的态度,当犯罪率上升、出现严重的枪杀案件时,就会要求政府采取管制措施;一旦事过境迁,对枪支的关注就会逐渐平息。

四、美国毒品问题严峻,政府处理毒品问题无能

美国社会存在大量的毒品滥用和毒品成瘾问题,是世界上毒品问题最严重的国家,这些问题是构成美国高犯罪率的重要因素。事实上,早在上个世纪80年代及90年代初,美国的吸毒者人数已稳定在年4000万人左右;每年至少使用一种毒品的人数约占总人口的六分之一以上。1987年的调查结果发现,45岁以下的人当中,约有一半以上的人至少使用过一次毒品。美国是世界上最大的毒品销售市场。仅大麻、可卡因、海洛因这三种毒品的销量每年就高达近1.6万吨。90年代以来,毒品的年销售额已达1000亿美元以上,美国人每年用于购买毒品的支出为500亿美元以上。

在美国,毒品由个别行为发展成为群体行为,历来有其深刻的政治、经济、文化等方面因素。医学意义上的药物滥用转化为瓦解社会体制的顽症的过程中,既有与其它社会相同的普遍意义上的原因,也有与其它社会不同的特殊意义上的原因。首先,“吸毒”这个概念被美国的药品文化误导。在英文中,吸毒叫做drug abuse,也就是滥用药品。美国官方对于“滥用药品”的定义是“非医疗性地使用神经性药品你,以致对使用者产生不利后果的行为。”显而易见,这个官方定义存在着两个明显的漏洞,第一个漏洞就是如果是医疗性地使用神经性药品,就不会被视为“滥用药品”,第二个漏洞就是即使是非医疗性地使用神经性药品,但没有给使用者带来不利后果,也不属于“滥用药品”的范畴。所以根据这个解释,人们的理解就是只要做到控制使用就是不违法的。这是非常致命的错误,因为稍有药理学常识的人都会明白过高估计人在毒品面前的自我控制是多么不靠谱的。其次,美国文化中有崇尚药物、以药养身、以药健身的倾向。在美国很多成年人有用西式大麻来缓解腰酸背疼的经历,这也许在我们中国人看起来已经是吸毒,但是按照美国官方的定义显然还不算。美国医学健康杂志也曾经就此做过调研,接近8成的受访者也认为这不算是吸毒或滥用药品。所以可以发现,美国官方对于“滥用药物”定义的不充分以及美国文化中对于药品的崇尚情结,为美国的毒品泛滥提供了非常重要的社会文化与社会心理基础。

其次,美国的价值体系没有反对吸毒的牢固哲学基础。美式价值观的核心就是维护个人自由。美国人认为自己的宪法赋予了人们充分的自由权,社会文化的导向也在向人们传递着“人们有权决定自己命运”的价值观。从政治领域的选举权,种族平权到后来的性自由权,嬉皮士运动等等,都得到了美国社会相当一部分的接受和认同。虽然吸毒其实也是与美国人的基本道德观念相悖的,但是禁毒运动往往又和玻璃心的美式价值观冲突,因为既然人们有权决定自己的命运,他们无疑有权选择损害甚至毁灭自己。自我摧毁也许是违反道德的,但是算不上是罪行,因此也不应以法律手段强行制止。这点和枪支一样,同样危险,但美国法律承认持枪是公民权,保护个人拥有枪支。枪支还可以直接打死他人,但吸毒不会对他人和社会构成直接伤害,这种思想尽管不能代表美国的禁毒态度,但是确实存在,并且严重干扰和动摇着社会禁毒的思想基础。毒品问题让美国社会无法回避去思考人拥有的个人自由幅度究竟有多大?这个问题思考不明确,美国社会就会从根本上缺乏禁毒的广泛认同和内生动力。

前华盛顿特区警察总监莫里斯特纳解释了吸毒与犯罪的关系,他说:“如果你看到一个吸毒者正在进行解毒,那么他一定出于痛苦中……当他们吸毒成瘾时,他们每天需要100美元到120美元的支出。当他们养成这样的习惯时,他们将不得不去实施偷窃行为,而且偷窃的钱财大约是这个数字的6倍(因为在盗窃时财物不会被标上价格)。”美国卡内基梅隆大学的布鲁斯顿教授也同意这样的观点,他指出:“你需要钱去买毒品,但毒品的价格很高,这就会激发出更大的作案动机去实施犯罪。”美国司法统计局显示,在2004年,大约六分之一的囚犯(州监狱囚犯的17%,联邦监狱囚犯的18%)犯下的罪行主要是为了获取钱财来支付毒资。它通过对拘留所的罪犯进行统计发现,大约有25%的财物犯罪分子和毒品犯罪分子通过实施偷盗财物来支付吸毒费用,相比之下,暴力罪犯和公共秩序罪犯的比例在10%以下。《纽约时报》刊登的一篇文章指出:“通过调查发现,目前在州和联邦法院里,每年有超过100例关于执法官员被指控或卷入毒品腐败的案件之中。”美国海关总署内部事务助理专员威廉格林指出毒贩所勇于贿赂的钱财数量是惊人的。莫伦委员会关于纽约警察腐败的报告指出政府对整个警察部门的腐败视而不见,导致流氓警察大量增加,而这些警察恰恰都是处理毒品案件和掠夺黑人以及西班牙裔社区官员的案件的。美国审计总署通过审查发现与毒品相关的腐败其实涉及了众多官员,而绝非个例。值班人员更有可能从事严重的犯罪活动,比如进行违法搜查和扣押、窃取毒贩的金钱或毒品、销售被盗的毒品、保护毒品交易行为、提供虚假证词、提交虚假犯罪报告等。早在1968年,全美因毒品行为而被捕的人数为16.2万,这一数字在2010年已经超过160万。

可笑的是,面对这样伤害国民身心的事情,美国政府的做法居然是认真研究毒品合法化的可能性,并认为这种可能性可以作为减少暴力犯罪行为的一种手段。还指出推行毒品合法化的其它国家已经降低了犯罪率,并且没有导致毒品使用量的上升,比如葡萄牙,在2001年取消了所有归个人使用的毒品的刑事处罚。正如芝加哥大学法学院前院长诺威尔莫里斯的无奈:“犯罪主要是由社会因素和经济因素导致的,这虽然是陈词滥调,但仍然是事实。问题在于人们是否会去关心这些因素。结论非常明显,那就是美国希望拥有更高的犯罪率。”

(秦博:察网专栏作者,海归博士、博士后,社会学副教授)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美国名厂保健品一级代理,花旗参,维他命,鱼油,卵磷脂,30天退货保证.买百免邮.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6: 覆几位围攻我的好汉 zt
2016: 第三章 必须认识神三步作工方面的真理
2015: 司马南与陈破空在美国辩论 z
2015: 《张学良谈“共产党为何打不过国民党”
2014: 素玉, 又吵又闹的呼你爹有啥好事啊?
2014: 哈哈,卖油贼,破开本人五十位字母符号
2013: 假博士如何坑害中国,商界有唐俊,政界
2013: 据说她死了
2012: 原创更新:论社会产品
2012: 祝贺时事论坛人声鼎沸!!
 
Jobs. Contact us. Privacy Policy. Copyright (C) 1998-2019. CyberMedi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