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世界商讯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首页 |
 
版主:bob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一位哈佛学生家长所知的中国领队被驱逐事件 z
送交者:  2015年02月11日10:37:12 于 [世界时事论坛] 发送悄悄话
    哈佛会议中国代表团领队被驱逐事件及评论
    
    朋友告诉我最近有个有关“哈佛模联”事件在国内网上受热议。说的是,哈佛学生组织的会议上,中国几个学校的代表团领队被驱逐出会场的事件。我看了那个文章及相关的一些评论。觉得这件事情双方都有点“反应过激”。呵呵。本来应该较好地解决的问题,后来成了一起“事件”。

    首先,给一些背景资料:

    这次会议名称是:“Harvard Model United Nations 2015”, 即“哈佛模拟联合国(辩论会)2015年”。而这个会议是哈佛的学生民间社团“Harvard International Relations Council”(哈佛国际关系协会)主办的会议。该民间社团现任的理事会由16名哈佛的3、4年级本科生组成。一般一年就会换一半成员,2年理事会成员就会全部毕业了,由低年级同学上来。(注:需要说明一下,美国大学的学生社团完全有学生自主,大学校方不能干涉。)

    这次这个会议的组委会主席是Ruth D. Kagan, 一个大学4年级本科生,专业是分子与细胞生物学。组委会由9位哈佛的3、4年级本科生组成。全世界有3千来高中生参加这次会议。这是一次由本科学生们组织,高中生们参加的民间会议。严格地说,与哈佛校方没有任何关系。

    说起哈佛学生办民间国际会议,那可是不含糊的。这次出了这么个“事件”,还真是疏忽了。当年,我家大孩子在哈佛读本科时,也参与办了2次国际大会,也都是数千人参加的,那可没出大纰漏。确实还是很锻炼人的。呵呵。

    不过,办这样的大会,孩子们“神经”是很紧张的。都是20岁上下的学生们自己在做。

    会前的工作及其繁琐(其中化缘筹钱是最挠头的事,还要考虑资助一些贫困国家或地区来的学生,而这些都是组委会的学生们要自己想办法解决的),而这数千人来了以后,也担心安全问题,怕出安全事故,也担心有人生病等。这些大孩子们设想了很多可能会出现的“状况”,并制定了相对的“应急预案”;但可能没想到 会有一个由“Country” 词汇引发的“政治风波”。呵呵。还是不够周到、细致啊。

    另外,其实作为英语词汇 “Country” 有:“国家,地区、乡村”的意思。把Tai Wan与其它的地方例在一起,也还勉强说得过去。真正的国家的意思英语里一般用Nation或State来表示。如联合国,就是用United Nations。当然,中国来的学校领队提出这个问题了,那么组委会这些毛头学生好好耐心解释一下,甚至道个歉,也未尝不可。息事宁人啊,“来的都是客”。这小姑娘Ruth显然不耐心,弄得中国去的一个学校的“代表团”领队小姑娘被驱逐出来,哪是待客之理?(若是碰到Ruth,大家一定要批评她。呵呵。)这里我作为学生家长就给邓姑娘赔个理,道个歉:您就大人大量,原谅了Ruth、Robert连日劳累,不耐心,礼貌不周吧。

    从这件事情上,也可以看到来自于两个不同国家的人在交流方面存在的“壁垒”。解决的办法还是要加强交流。当然首先要相互谅解,试图理解对方;否则有时候就会误解加深,导致僵局。


    这里附上那篇文章以及我的评论,给大家参考。

    哈佛模联“台湾事件”的现场还原和思考

    邓冰玉

    这 几天,我们几个战斗在哈佛模联第一线的同事们创造出一条新的流行语:“你让我感到并不舒服”。就在前天晚上,我和我的同事们,我们三名中国代表团的领队, 被以“你们的存在让我们感觉不舒服”为理由,被哈佛模联组委会驱逐出会场,并被警告,由于造成“安全威胁”,不得再次踏入会议酒店,否则将报警。几个手无 寸铁的学生,对一个3000人的大会,造成了“安全威胁”。

    【本博主评论:这个事情最后这么个结局,还是挺遗憾的。几个手无寸铁的大学生(或者研究生?),被几个同样手无寸铁的哈佛在读的本科学生决定,驱逐出会场。】

    Smile,我这辈子,也是值了。

    而我们,也只是这整个事件中的一个小小的部分。

    现在的我,已经在距离波士顿一百多公里的酒店床上整理这些天的心情,在打下这些字的时候,我依旧能感到热血蹭蹭地往头上涌,打下的每一个字都行云流水,然而又反复删改,因为这些话在脑海中盘旋多日,但又生怕哪一句话说错,无法真正既还原事实,又表达自己内心的情感。

    现 在,我就向各位模联同仁,家人朋友,乃至有良知的中国人,以亲历者的身份,还原这些天来发生的一切。文中没有突出任何个人、学校老师或组织在整个事件中起 到的作用,为保护当事人,也避免造成不必要的误会,姓名使用拼音首字母代替。因为这一切的初衷,都是做有骨气的中国人。而我写这篇文章的目的,也只是呈现 事实真相。说实话,你们都不在会场,没有办法理解到那一切。

    事件起因:“台湾”被列为国家

    当地时间1 月29日晚,HMUN 2015召开第一次领队会议,来自世界3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参会代表团领队出席会议。会前,中国代表团的领队发现,在会议手册的 “International participants by country”一章中,哈佛模联组委会将 “Taiwan台湾” 单独作为一个国家列出。此事引起了中国代表团的不满,因此,中方一名领队向组委会提出该问题,指出台湾并非主权独立的国家,因此向组委会寻求合理解释。而 秘书长的现场解释为:这是为了体现所有代表的Diversity(多样性)。简短的两句答复,可以说是文不对题。显然,在场的几位中国领队们是不能接受这 一答复的。

    【本博主评论:这里的“秘书长”就是大会组委会主席 Ruth,4年级本科生,英文是Secretary-General,中国往往把总书记翻译成这2个词。因此,这里更贴切地说,是组委会主席,或者说大会主席。

    其实,作为英语词汇“Country” 有:国家,地区、乡村的意思。如 乡村音乐,就是Countrymusic. 把Tai Wan与其它的国家(地方)例在一起,也还勉强说得过去。真正的国家的意思英语里一般用Nation或State来表示。如联合国,就是用United Nations。

    我猜想,当国内的学校领队提出这个问题时,Ruth根本没有理会到问题的严重性。她可能心里想,这样的一个词汇的讲究,你是认为我还忙得不够?

    另外,Ruth回答的“代表的Diversity (多样性)”的潜台词是,我们没有把台湾归到中国,而单列出来,不就是为了组委会宣传的时候,多一个国家或地区的数量?(人家宣传,化缘筹钱也得装装门面。我,我容易吗?)

    而对于国人来说,是“饿死事小,失节事大。”这可是关系到国家主权安危的大事。因此,由于对事情的严重性认知的巨大差别,埋下了后面误会、冲突的‘种子’。】


    没有任何致歉,甚至没有合理解释也没有更改的意识。

    当晚,许多其他来自中国的学校随队老师和学生也得知了此事。纷纷表达愤慨之情。

    事件进展:中国代表团纷纷表示谴责和抗议

    当地时间1 月30日,一所国际学校的指导老师ZN,对组委会的做法和解释表达强烈不满,并宣布该学校将退出会议以示抗议。但由于该学校学生均为外籍学生,因此,学生 仍继续以个人名义参会,而学校方面退出会议。也有其他几所学校表示,如果在下午的会期开始前,组委会没有妥当处理此事,也考虑退出会议。同时,来自中国的 代表们起草了一封抗议书。

    抗议书主要内容包括:对于此错误,中国代表深表遗憾,中国代表强烈反对将台湾以一个单独国家列于其中,我们认为这是不具备基本国际关系常识的,是对中华人民共和国主权的侵犯,是对中国代表及领队的冒犯,也是组委会失职的表现。

    抗议书中,中国代表提出以下要求:在每一个委员会中向所有代表们官方发表声明,承认手册的编写错误。修改并重新印制手册,将“country”更改为“country and region”。并将错误手册撤回。

    【本博主评论:这个指导老师ZN反应过激。若是她这样要把这个问题“政治化”了的话,她就应该与中国领馆联系,听从有经验的外交人员来指导她们怎么应对。

    其实,这个会就是一个民间的会议,由9个20岁上下的3、4年级的本科学生组织,我猜想他/她们99%以上没有想到要在这个会议上由于一个词汇会引起中国主权归属的争端,他/她们也不会是国际上的反华敌对势力。

    至于要组委会撤回3千多手册,那可不是要了Ruth的命?她想,那又要化多少钱?大家可能知道,美国大学生一个个“爱钱如命”,特别是哈佛的孩子,一块钱都 恨不能分成2块用。(我家大孩子一直不赞成我给哈佛捐款,说,哈佛这么富了,不差我们的钱。她要我们给穷人捐,她自己也省吃俭用。在哈佛期间,她2次组织哈佛10来个同学自费到中国的农民工学校支教。当年汶川地震时,几天之内,她与哈佛的同学们一起就募捐了3万多美元捐献。)】


    中午,部分中国代表签字并将该抗议书提交组委会。(有部分同样来自中国的组织,因不想与哈佛关系搞僵,影响到一些事情,认为没必要“小题大做”,本着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心态,他们的学生全程没有参与此事。对此,我们深表遗憾。)

    大约过了二十分钟。组委会SG(秘书长),DG(学术总监)等人找到我们中方的几名领队和学生代表“沟通”(其实是僵持),表示,坚决不接受修改手册,拒绝在各会场发表声明,唯一承诺是在 当晚的领队会议上,口头说明该情况。请注意,此处为说明情况,也不是致歉。中方领队和学生代表们经过近20分钟的协商无果,为稳定学生情绪,表示将等待今 晚领队会议中组委会给出的情况说明。请注意,整个协商过程中,组委会的人表现出的态度十分不友好。每当有更多的中国领队或代表想要靠近了解事发展时,DG 都会很凶地转过头说你们不要站在这里,你们把路都堵住了。(但根本不存在这个问题)。

    【本博主评论:组委会SG(秘书长)即是组委会(大会)主席Ruth,生物专业的四年级本科生。DG(学术总监)的名字叫Robert,是经济专业的四年级本科生。大家可以想像,几个 20岁上下的中美两国本科生在讨论有关“中国主权”的外交问题,会是怎么样。另外,我估计可能在语言沟通方面也存在一些误会。因为从整个这篇文章的描述来 看,这几个国内去的大学生的英语沟通能力不是很强。】

    而在此次沟通之后,几名参与交涉的中方领队,每次在会场中行走或指导学生时,都会有组委会的人不远不近地跟着,总有种被监视的感觉。那时我们还不知道,当天晚上好戏就要上演了。

    突发状况:中国领队受到不公正待遇

    我觉得有必要把事件整个说清楚,CSY师兄曾经告诉我,在还原事实时,我们没有必要考虑什么话该说什么不该说,因为我们没有说谎。只有当我们说谎时,才需要考虑什么话要说什么话不要说。

    首先受到不公正待遇的,是我和另一名领队FZX。

    由于FZX的名牌姓名出现了错误(将F ZX打成了Z XF,明显将姓名顺序搞错),而当天中午,他本人因事无法处理,我帮他申请了一个新的正确名牌,这是没有问题的,是经办人通过了的。

    当晚领队会前,我去领取印制好的名牌。当我拿到名牌正要离开时,突然出现了两个组委会的人把我拦下,不让我走,说要检查我的名牌和新申领的名牌,我配合检查后,他们向我索要FZX 的PHOTO ID(带有照片的身份证件)。由于我现场无法提供FZX的PHOTO ID,因此只得打电话让他本人也来到申领处。FZX来时,戴着旧名牌,此时DG也到场,质疑他为何要一个人申领两张名牌,而且还让别人来申领。我们解释 说,不是要申领两张,而是旧的有问题,申领到新的旧的不打算再使用,由别人申领是因为他本人中午有事。DG说,要没收并销毁旧名牌,FZX配合地将旧名牌 交出。之后,我们便进入了领队会的会场,等待领队会的开始。此时,诡异的事情出现了,昨天现场只有两三个安保人员,今天突然成了一堆,而且随时在人身边四 处转,感觉时时都在被监视。看来安保等级上升了一个高度。我们也没太上心,也没觉得和自己有什么关系,焦急地等待会议开始,期待听到哈佛方面对于手册问题 的解释。

    但我们坐下还没有两分钟,突然间,DG等人就带着酒店的安保人员将我俩带出了会场。此时有一圈人围着我们。

    首先DG的第一句是:“把你们的名牌给我。”我们以为他要再次核查身份,于是配合地将名牌递给他。之后发生的事情让我们感到震惊。

    真实对话我无法复述,大意如下:

    “请你们现在就离开会场。你们的学生还可以在这里开会,但是你们不能再出现在这里。”

    “为什么?理由呢?”

    “因为我们对你们的存在感到不舒服。”(我天哪!不舒服!!这到底算是什么理由!)

    “……”(没等我们说话)

    “中午不是都说好了,领队会上我们会做出声明吗,你们为什么还要在这里纠缠?”(这纠缠从何谈起!)

    “我们没有纠缠!我们就是坐在这。。。”(被打断)

    “你一个人申领两个名牌,一定有问题,是要帮助别的人员进入会场”(这什么逻辑!)

    “并没有。。。”(再次被打断)

    “刚 才有两个中国的成年人来了没有名牌,被我们赶出去了,我们看见你们跟他们讲话。你们就是要帮助那两个成年人进入会场。”(确有此事,由于哈佛模联注册时, 还未确认随团老师,因此只报名了领队,但来自各学校的随队老师,也想进入会场看看学生表现,给学生拍照等,无奈没有牌子。而且之前,他们也进入过会场,并 没有被管。但没想到,就在我们领名牌前,被包围质询并逐出了会场。由此可见台湾错误抗议书提交后,组委会的唯一动作就是对现场加强了安保工作,防着一切中 国人。)

    “我们申请名牌是中午,那时候还根本没有这些事,怎么可能是为了帮助他们?”

    “就算不是为了帮助他们,你们也一定是为了帮助什么其他人。”

    我们竟无言以对。

    【本博主评论:由于名牌事件,误会加深。对于美国大学生(如,Ruth和Robert)来说,名牌上的F ZX打成了 Z XF,根本没有关系,用不着换牌。确实,在美国开会,一般管理都是很松的。这2个美国大孩子误认为中国领队要“故意找事”。“你们的出现就让我们感觉到不 舒服”,这话一点也不“外交”,但确实是他们的心里话了。他/她们可能心里想:这是高中生们参加的会议,你们这些人又不是参赛人员。其他国家的许多学生都 是自己来的,那要什么领队?你们这些“闲散人员”来了,还给我们“添乱”。再加上还有成年人没经许可,就想“闯”进来。

    这下子,误会加深,冲突加剧。

    不过,我还是认为组委会的Robert的反应过激,处理不妥。这孩子还是不冷静。今后这件事情应该成为哈佛学生办会议的的经典案例。】


    此时,领队会马上就要开始了。组委会的人开始烦躁,因为他们还要进去给领队们开会。所以说,你们不要再说了,这是我们的要求。你们的出现就让我们感觉到不舒服。你们现在就必须离开。此时,势单力薄的我们,在美国人的地盘上,又能说些什么,又能做些什么。于是FZX返回会场拿个人物品,我对DG说,我们没有任何这些意图,虽然我们没有证据证明没有这种意图,但你们也不能证明我们有这种意图。DG对我说,你们这种行为,我们认为就威胁了会场的安全,所以如果你们再次出现在会议酒店,我们就叫警察。

    【本博主评论:组委会人手少,大学生们年轻,沉不住气,反应过激,处理不妥。】

    我竟无言以对。

    这 是一名组委会成员已经极其烦躁不安,说:“对话已经没有进行的必要了。”并指挥酒店安保人员送我们出去。我们这个时候如果反抗,眼看这架势就要被体重是自 己两倍的黑哥们儿架走了,于是只得往酒店外走。全程组委会人员一脸凶相,安保人员反而柔和很多,所以每次我觉得无语甚至害怕想哭的时候,都会看看黑哥们 儿。我们出去后,安保人员还对我们说,谢谢你们的配合。(哈佛组委会包下喜来登酒店作为会场,安保人员是喜来登的人,和哈佛没有关系,但要听命于主办方组 委会。)

    此时,我们仍旧期待他们对手册问题进行的合理的解释。在我们离开的路上,FZX嘱咐另一名其他团队的领队(他也是在此事件中,与组委会据理力争的代表之一,抱歉我不太清楚他的名字),记得将说明过程录音或录像,而此情此景,也被组委会的人尽收眼底。

    我们在酒店外的走廊上焦急等待结果。

    然而,意想不到的事情又出现了。这名领队也被没收了名牌,逐出了会场!

    其 缘由是,在会议开始时,他拿出相机调试录像功能,被警告说不允许录像拍摄录音。这名领队表示很费解,为什么一场公开的领队会议,不允许拍照录像,而且从未 提前告知。受到如此不公正的待遇,他在向我们叙述时,情绪有些激动,“我拿着手册说,你跟我说,你哪一条写了不允许录像录音!他们没给我解释。”

    领队会结束后,这名领队刚走出会场,就被拦下,围住,组委会名为检查,实为没收名牌,驱逐出会议酒店。原因是,他的行为“威胁了会场安全”。

    【本博主评论:组委会处理不妥。不过,美国人的习惯是,谁的地盘谁做主,就是要服从主人或组织者的安排。你不能在人家组织的会议里,大众广庭之下与人家论理。没有用,反而更糟。】

    哦。录像也威胁了会场安全。

    我们问他,那他们对于手册问题的解释是什么?他说:“根本听不清,当时麦克风都没调试好,刺刺拉拉的,就发表了两句声明,没听见道歉。全场都还不知道他们说了什么就过去了。”

    此时,参加了此次领队会的中国领队只有那一名之前提到的国际学校的老师了(而这名国际学校的老师ZN也在之后为此事做出了巨大贡献)。我们只得等待这位老师从酒店出来看看情况。

    ZN 老师一出会场,面对大家的眼神,就忍不住哭了起来。“怎么会有这样的事。。。我怎么都想不到会有这样的事。。。”我们当时看了都很心疼。她说,她在会后继 续表达了对于组委会解释的不满,要求组委会承诺道歉,并发放stickers贴纸,上面写着更新的版本“country and region” 发给全体代表,让代表自行贴到手册上。

    关于贴stickers的方法,也是我们大家最早达成一致的一个底线。所以说,不要有人问我说,为什么抗议书上要写让人家重新印制三千多本手册这种“不现实”的要求,直接现实点儿要求人家做贴纸,不就答应了吗。问出这种问题的人,那谈判的原则你根本就不懂。好好查查再来讲话。

    【本博主评论:这是中国领队处事有点欠考虑。其实,你们面对着的大会主席和所谓的学术总监就是2个4年级的本科学生。而且,哈佛本科学生大多是“身高,人傻,钱少。”他们可能根本没想到你们抗议书上提的要求“重新印制三千多本手册”是可以讨价还价的谈判筹码。“重新印制三千多本手册”, 就是一美元一本,也要3千美元啊,而且还要时间成本。他们看了这个抗议书要求以后,说不定内部还“哭了鼻子”、“自我埋怨”,想怎么会闯下了这么个“大祸”? 估计后来,大家是“敌忾同仇”,决心与这几个“挑刺”的“周旋到底”。呵呵。

    若是在抗议书就说,你们用“贴纸”就可以了。说不定Ruth会“破涕而笑”,欣然答应了,那也不至于到了后面的僵局。】


    好我继续说。ZN老师提出以上要求后,组委会依旧不同意。并且,要没收她的名牌。

    此时,ZN老师已经被团团围住。

    哈哈哈。太搞笑了。这次我就从哈佛身上学到两点,一点是“没收”,一点是“围住”。

    ZN 老师始终没有交出名牌,她说你们必须给我一个理由。组委会说,因为你们学校作为代表团已经退会了,虽然学生还以个人名义参加,但你这个带队老师不可以再出 现在会场上。(呵呵)。ZN老师说,不行,我没有做违反规定的事,你们不让我在会场,那我的学生们安全谁给我负责?等等。。最终,经过ZN老师的努力,她 的名牌没有被没收。

    试 问,在这整个过程中,因为学生们都在继续认真上会,同时等待结果,因此,所有的领队老师,只是作为学生们的代表,作为整个中国代表团的代表,是不是在向组 委会提出正当且合理的要求?组委会从头至尾,究竟是一个什么态度?究竟都用了什么样的手段将相关领队一一逐出会场消除隐患?大家现在一目了然了吧。

    事件后续进展:令人愤怒。

    1月30日晚。几位领队老师彻夜未眠。

    1月31日上午,哈佛模联组委会向相关领队,发送了一封邮件,邮件中,以书面形式,关于手册中台湾问题的情况,做出了声明,但仍旧没有道歉和修改的意思。邮件具体内容如下:

    题头为:To Whom it May Concern: 致与之相关的代表。(据我们了解,似乎只有中国代表领队收到了该邮件,所以是不是可以理解为,官方默认这个问题只和中国代表相关,和其他人没有任何关系,他们也不必知晓呢。)

    正文如下:

    Harvard Model UnitedNations publishes in its conference handbook the country of origin as reportedby each delegation without modification. The inclusion of Taiwan is not meantas a political statement by the conference, nor does that listing represent theviews of the Harvard International Relations Council.

    Again, the conferencehandbook is copyright property and cannot be reproduced, in whole or in part,in print or electronically, without written permission.

    Sincerely,

    Ruth D. Kagan

    Secretary-General

    Havard Model UnitedNations 2015

    正文译文:

    哈佛模联在手册中书写的“国家”,是原本各代表团自己上报的原版,我们没有做出任何修改。台湾被列入其中不代表会议的政治立场,也不代表哈佛国际关系协会的任何观点。

    再次强调,会议手册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允许,不得以任何形式,全部或部分,以纸质版或电子版,进行更改。

    OK。 关于“原本各代表团自己上报的原版”的说法,意思就是台湾那边的学校自己报名的时候国家一栏写的就是台湾。但此说法无从考证,我们也不想与台湾同胞发生不 必要的冲突,因此不会对台湾同胞就此问题进行质询。我们认为,台湾同胞对国家概念的认同是一个长期的过程,我们也平等接受一切思想。然而,这其实不是问题 的关键所在,问题的关键所在其实是,这更说明了组委会的失职。台湾明明不是一个主权国家,赫然列入country范围,而不加以国家和地区的概念区分,就 制作手册,本身就是没有知识,没有常识的一件事情。尤其是在模联活动中,在政治氛围如此浓厚的活动中,这更加是不可宽恕的错误。更何况,就算他们没有刚开 始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在我们已经提出相关问题后,他们不仅从头到尾不承认自己的错误,反而将责任推卸到台湾同胞身上。此种说法更加令人愤怒。

    【本博主评论:若是从“政治家”的角度来说,这是这9 个3、4年级学生的组委会的“失职”。但是,对这些学生来说,这样的会议他/她们根本没有认为是“政治氛围如此浓厚”。美国学生仅仅把“模拟联合国辩论” 当成一种辩论形式来做辩论的学习/实践。本来这“模拟联合国辩论”是美国高中学生们“自娱自乐”的活动。只是其他国家也学美国的样做了,然后哈佛学生觉得 举办这样的国际交流也可能会很好,那就办了这样的会议。由于哈佛牌子的巨大吸引力,许多国家的学生都来参加(以私人或学校名义参加,不代表国家)。

    这些哈佛的3、4年级学生们可能做梦也没想到这样的高中生会议会被赋予“政治氛围如此浓厚”的色彩。这就是中美2国 学生的认知的不同。

    对于哈佛学生来说,这样的一个民间举办的会议,犹同私家举行的聚会,客人报上名来,主人印刷了一个客人及家庭名单(客人自己报了家庭),哪知道一个客人不依不饶,说另一客人是他家的,你们村村长也认可的;要主人重新印刷手册,还要当众道歉。】


    OK。关于这第二段,我看了以后直接说,这我都能看出一副咄咄逼人的语气。同事说,语言学告诉我们,这就是语言的作用和功能。

    OK。事已至此。哈佛的态度做法,难道,不让人愤怒吗!不让每一个有爱国心有骨气的中国人愤怒吗!

    【本博主评论:邓同学这么说,有点“夸张”。她应该完全知道,这是哈佛众多学生社团中的一个社团组织的一个民间会议。这样的会议与哈佛校方没有任何关系。而且做出这样决定的是几个3、4年级的本科生,与哈佛的态度也没有任何关系。邓同学把这样的事情提高到“不让每一个有爱国心有骨气的中国人愤怒吗!” 有点过了。】

    事件最新结果:令人失望

    1 月31日下午,经过各方的努力,组委会制作了印有“country and region”的stickers给会场上的ZN老师,问她要不要,她说,你们怎么就做了这么点儿,这3000人哪够。然后小组委说,我们做不出来那么 多,然后小孩儿就快哭了。(做事的小孩子们都还是认真负责的)

    【本博主评论:组委会的人是3、4年级的本科生,可能还真没面对过这样的事情,这样的客人啊。不过,我相信他/她们会吸取教训,将来会做得好。】

    2月1日上午,也就是今天上午,组委会发来一封邮件,标题为Labels for your delegate handbooks. (给你们代表的手册标签)内容为:

    Hello, we hope you haveenjoyed your experience at HMUN! I just wanted to let you know that if youwould like stickers that say “by Country and Region” to add to your delegates’handbooks you may pick them up at Delegate Services until 12pm today. I hopethat this improves your experience. Please fell free to let me know if you haveany further questions or concerns.

    Best,

    Lousia W. Carman

    Under-Secretary-Generalfor Administration

    Harvard Model UnitedNations 2015

    正文译文:

    您好,我们希望您(这几天)在哈佛模联中有了良好的上会体验。我想让各位知晓,如果你需要印着“国家和地区”的贴纸贴到你们的代表的代表手册上的话,你可以在今天12点前在代表服务处领取。我希望这能够完善您的上会体验。如果有任何问题请随时告知。

    就我个人而言,认为此处第二句中的“just”或许也表达着一种情绪。但也许是我想多了,所以没敢妄加翻译。

    依旧没有道歉。没有声明。也看不出这封邮件的收件人范围,只能看出是给领队发的,甚至如果即便是所有领队都收到了,我们都不确定其他领队突然间看到这么一封邮件,知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这些天又都发生过什么事情。

    不 管怎么样,这也是大家抗争了这么多天的心血,我们都想看看这个“新生儿”的面目,即便长得丑,还不足两。但我们因为被禁止进入会议酒店,因此,总领队发送 邮件,询问可否让我们之中的代表去领取贴纸,因为这是我们的需要,也是我们的权利,并留下了代表电话。现在距离哈佛会已经结束了12个小时,没有收到任何回复。

    原来这就是所谓的:如有任何问题,请随时告知。原来,“let me know”并不代表“I will reply”。对吗。

    原来这就是所谓的美国的民主。在我们通过合理途径提交抗议书的时候,哈佛方面起初强硬的不妥协不沟通的态度体现民主了吗。原来这就是美国所谓的自由,言论自由了吗,行动自由了吗。原来这就是美国天天讲的人权,权在哪里了?

    哦。你说,人家美国人的民主自由人权是针对美国人的,没你中国人什么事儿。那就请你去查查,美国政府是这么宣扬的吗?请别跟我来争辩这个,浪费口舌且没有意义。

    【本博主评论:再一次说,处理这起事件的就是几个3、4年级的哈佛的本科生,即哈佛的几个本科生与几个中国的本科生之间的一个不愉快事件;这与“美国的言论自由、人权”没有直接的关系。这件事情上,邓同学几个人是得到了不公平的对待,主要还是几个误会“积在一起”,导致了这个不愉快的结局。】

    哦。你说,人家美国人就是歧视你中国人,你中国人就是不行,这就是事实,你别逼逼。好,那我就告诉你,要是中国都是你这种态度和想法,永远不会有人发声,发声永远得不到支持,你永远被别人瞧不起。现在,你已经被自己人瞧不起了。

    我 们三名中国方面领队,在没有给出合理解释和证据的情况下,就被以“干扰会议进程”“造成安全威胁”“让我们感到不舒服”为理由,驱逐出会场。这就是哈佛大 学的学生,对中国人所做的事情。经过这次事情之后。这些参加着模联,向往着美国的孩子们,你们真正了解到美国是一个什么样的国家了么。你们真正知道美国的 民主自由是什么了么。

    这就是目前呈现在我们所有中国代表和领队,所有当事者面前的,关于此事的一切。

    几点声明:这部分用来堵嘴。

    在这里,我想再次强调几点,以提前堵上一部分无脑网民的嘴。

    首 先,有一个知识有必要向大家普及一下。中国政府强调:中华人民共和国代表中国唯一合法政府,台湾是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土一部分;美国政府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 的一个中国原则,美国认识到,在台湾海峡两岸的所有中国人都认为只有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美利坚合众国政府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立场,即只有一 个中国,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并且在1979 年中美联合公报中,美国强调,依“台湾关系法”,“台湾”一词将视情况需要,包括台湾及澎湖列岛,这些岛上的人民、公司及根据适用于这些岛屿的法律而设立 或组成的其他团体及机构,1979年1月1日以前美国承认为中华民国的台湾治理当局,以及任何结题的治理当局(包括政治分支机构、机构等)。综上所述,无 论中国还是美国,都认为台湾不是一个主权独立的国家,而在包括联合国在内的所有国际组织中,台湾也没有以主权国家的身份成为任何一个组织的成员。

    所以那些所谓的“美国政府的官方态度就是支持台独”等不过脑子的言论,请不要在评论中出现了。你们知不知道一个国家政府的立场应该从什么地方查。是你刷微博逛军事论坛就随便扒出来的吗。

    其 次,我们从头至尾,并没有要求,将台湾学校并入中国一栏。因为在很多场合下,这毕竟是一个存在争议的问题。举个简单例子,比如奥运会中华台北作为地区出现 的情况。我们只是要求,在标题中,澄清一下,是“来自不同国家及地区的参会学校”而非“来自不同国家的参会学校”。我们认为,这一要求是完全合理且可行 的。我们从头到尾,都不是小题大做。首先,这不是一个小题。其次,就算你说是小题,如果不是一步一步把我们推向忍耐极限的边缘,我们也不会这样一而再再而 三地提出要求。

    再次,有网民说,你们真是吃着地沟油的命操着中南海的心。那对不起,指不定您就是吃着地沟油,向往着美利坚,一辈子走不出自己家那一亩三分地的人。

    关于部分中国人:可怜又可悲

    看到这里,可能你只是对这部分美国人的行为感到气愤。

    在整个事件的过程中,我们欣慰地看到,很多中国孩子的基本立场都是正确的。我的学生LZZ, 在事件发生后,发了一条QQ空间的说说,他说:“我们不能就此视而不见,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死亡,热血青年们,请发出你们的呐喊,让世界震耳欲 聋,请以你们的行动,让世界对中国膜拜!Chinais a whole family! ”至截稿止,该说说已获得426个赞。也有很多其他代表不同程度地以不同形式,与老师交流了自己对此事的看法。

    但是与此同时,让我们感到遗憾的是,也有一部分中国人,什么都没有做。甚至,来劝说我们这些行动的中国人说,你们不要因为自己的私利,把这个事情挑出来说,这是自私的!

    呵呵。及其可笑。

    给旁观者解释一下,目前国内存在不同做模联的商业或教育机构间的竞争关系。哈佛每年在中国会办分会,那么,今年即将召开的HMUN China的主办方,必然存在担心这个“哈佛中国会”还能不能开下去,想跟哈佛搞好关系,想要息事宁人,甚至认为,这一切斗争,是其他机构的头目,出于竞 争目的,为了搞跨今年即将召开的HMUNChina会,也就是所谓的“自己的私利”,而指挥,裹挟同学们做出的选择。

    在 这种大是大非的事情上,不仅带领自己学生做了缩头乌龟,而又说出这话的人,我是亲耳听到,没有任何人给我传话。我觉得你一个大男人,还是个北大毕业的大男 人,让我一个小姑娘看不起你。而且,这番话,让每一个提出抗议的中国代表、领队,都受到了侮辱。不蒸馒头争口气。话糙理不糙。

    在这里,我不指名道姓,也不算是抨击任何机构,说实话,我也就是个兼职生,我也不隶属于任何机构,我也从来不说我是模联人,因为贵圈太乱。但这一次我实在忍不住。

    在 这个层面上,我只呈现事实。我们领队,我们各个学校的老师,确实有一些引导,但是如果我们不引导,学生不知道该怎么去表达,怎么去做。那么旁观者,你们觉 得我们的引导,是出于机构商业目的的怂恿吗?换位思考一下,要是真的想赚钱,又何必跟哈佛闹僵呢。我们所有人,所有的目的,都是简单的以身作则,做一个有 良知、有立场的中国人!

    模联商业化一直是大家打嘴仗的一个事实。这没有办法。因为他是一个优质的活动,那么就必然存在商机。但请不要忘记,模联活动的初衷是什么,它是对青少年的教育。我们认为,有必要,也有责任,在这种问题上较真,更有必要,引导我们的学生,树立正确的三观。

    话 说回来。大家都是做模联的。模联是干什么,扮演各国外交官,采用联合国议事规则,模拟联合国的议事流程,解决世界范围内的一切事务。我们国内现在太多中学 生喜欢开些花里胡哨的会,花样百出,甚至有学生告诉我,没“危机”的会我不去。(危机在模联活动中,简单点说,指的就是一些突发状况,联合国正在开会的时 候,也需要根据该地区的最新动态和情况,随时做好解决危机的准备。代表们需要根据此突发状况,起草指令草案,短时间内解决问题)。好那我现在告诉你们,我 们中国人就遇到了一个危机。你们在模联会场上,代表各个国家的时候,姑且能够坚持自己的立场,据理力争。怎么反而到真正的生活中,就怂了?怎么反而真正有 一个危机,你就不解决了?那么你们参加模联的目的,是什么呢。我知道很多孩子是要出国的,要拿绿卡的,所以那些生来就是为了做美国人的孩子们,你们对于此 事可以不发表任何意见,不要和我来争辩什么,我们不是一个频道上的。

    我 甚至在电梯上,听到有一个孩子说:“还要去抗议?抗议什么啊抗议?到底是谁发现的手册问题?要是不发现,哪来这么些麻烦”我当时非常非常气愤,同时觉得可 悲,这就是中国的爱国主义教育?这就是你们这些花三万块钱当打水漂一样让孩子来美国一趟的土豪家长的教育!这就是你们这些打着教育旗号做模联的人给孩子的 教育!

    今天在MIT 观光的时候,好巧不巧,我又偶遇了这位领队带着这帮学生参观,看着他们一张张笑脸,我想到,同样是中国人,这些学生,或许还对此事毫不知情,或许知情了但 无意识,又或许认为此事不妥,但又因为所谓领队“老师”的一句话,就自己放弃了自己发出声音的权利。这位老师,请你请摸摸自己的良心,是否配得上让学生称 你一句老师。

    这次,我也算见识到了,金字塔顶端的个别高级知识分子们,无论是这群哈佛在校生,还是这位,或其背后的北大毕业生,处理事情的方式和能力。对此,我确实感到很惋惜。

    而这件事,最令人最为惋惜的是,3000多人的大会上,中国人,只有不到一百人。而这一百人,还在窝里斗。很多时候,我们都会感到很无力。

    无独有偶:曾经一场漂亮的胜仗

    这件事,让我的同事FZX想起了两年前,在NAIMUN北美模联大会上发生的一件事。那时,我们打了一场漂亮的胜仗。

    “在那次开幕式上,有一个他们邀请来的keynote speaker,发表了大段攻击中国政治体制的言论,当时大部分中国学生代表,集体在开幕式中途自发愤而离席。因为在此种场合,发表带有任何政治立场的言 论,都是不合适的。甚至有女生带着哭腔说,老师,我们一定要抗争到底,一定要让他们道歉,不然我们就都不去开会了。中国代表立场的行为,当即得到了组委会 的重视。当天晚上,我在FAMeeting上发言,之后在场所有的领队包括美国本土的领队,都为我鼓掌,从座位上起身与我握手,说我们支持你。所有的中国 人,学生,领队,老师们都是一条心。最后,会议组委会特别召开了情况说明会,并且在组委会官方网站上发表声明,并且在每一个委员会都发表了官方声明。那一 仗我们打得漂亮,赢得漂亮。从中国学生眼里看到的是自豪,从美国人的眼里看到的是尊重。”

    相信这个时间对于很多老模联人来说,并不陌生。有不少亲历者,也有不少人听说过件事情。每一个人都会因为当年的胜利而无比骄傲。

    可 是这次呢?确实,就事件客观条件来说,发生的时间和场合不同,无法做出类似的行动。但是这一次,自己人内部的心都不齐,请问谁还来尊重你。再比较一下两个 组委会处理问题的方式,我不得不说,你们哈佛,那个被中国人捧得跟神一样的地方,以至于让网上关于拼搏关于学习的谣言十个有九个出自“哈佛图书馆”,原来 啊,也不过如此。

    CSY师兄在今年寒假的模联出行锦囊卷首语中说,希望你们从模联活动中获得的,是包容,学术和正能量。

    我想用这三个词,结束这一篇文章,再合适不过了。

    OMG居然已经打了一万多字。幸亏打字快。否则今晚又睡不了觉了。

    哈佛模联,再见。不再见。

    看了些评论,有几件事有必要澄清:

    在此补充几点。若不是确信全程没有任何“聚众闹事”的嫌疑,我也不会有底气发这样一篇日志。我们的每次交涉包括检查,从未引起大规模围观。至多六七个人。同一时段说话的人只有一个。因为大家都小心谨慎,从头到尾提出所有问题和要求,都是维持了中国代表应有的manner,且据理力争也有控制情绪,生怕造成吵架的误会。所以没有有些人臆想的争吵,更没有任何挑事的意思。因此,我们认为,哈佛组委会将我们驱逐是完全没有道理的。我这里有现场照片为证。

    其 次,虽然我有多次反问,美国就是这样民主自由人权的吗,部分金字塔顶端的高级知识分子就是这样处理问题的吗,意思其实是,在你们一个号称民主自由的国度, 在这个人人崇拜的教育殿堂,发生这样的事,让我们感到很难过。但本次事件评论不针对美国,不针对哈佛,主要是对于此次哈佛模联组委会的不满。希望没有对该 校校友造成困扰。我们认为,即便HMUN 组委会对于国家地区概念弱化,或者根本不care什么台湾大陆的关系,但理应有责任在问题被提出后,试图给出详细解释,解决有争议的问题,而不是反对一切 要求,并以驱逐都方式消除“隐患”。这才是搞活动应有的素质。本无心引导任何人抨击美国或哈佛大学。就事论事不要上纲上线。

    另 外,有人说我用一些比较激烈的言辞,因此违背了还原事实真相的说法。首先我不是写新闻稿的,不可能完全做客观陈述,而不加任何个人评论,这只是我个人的一 篇日志,有一些我个人的想法。其次,我也说了,自己是还原我感受到的现场,并同时写入了一些自己的想法。遇到这样的事我不可能没情绪。

    看了人人评论,引发两岸同胞基于台湾问题的激烈争辩,确实违背了描述此事件的初衷。不过也确实让我又长了见识。不希望同学们因为台湾问题打嘴仗影响了自己的心情。其实,传播正能量给那些我们想要传播,应该传播,也值得传播的人,就可以了。我们如此,台湾同胞,也是如此。

    人人朋友圈微博知乎上的评论,level真是相差甚远。大家应该互相交流一下。

    知乎上的评论倒是很有看的价值。该不该争这件事,确实是立场不同吧。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立场,本就平等,没有对错也没有谁该驳倒谁。只是我们还太年轻,想法简单,一腔热情,坚持立场。若是如答案所说,我们这样反而是丢了国人的脸,侵犯了台湾同胞对自己country认同感的利益,同样的,这也是不同观点,而且很新颖,确实没想过。我觉得大家都可以看一看。让自己学到更多东西。

    答案中说的处理方式方法。并不是没有。不便在日志中提及。所以就不说了。以防打脸。

    看答案,有热心肠网友与Ruth邀约采访了。盼复。

    country 一词的定义。大家费劲周折,搬出各种定义佐证。我就说一句吧。在他们眼中,如果真的如大家所“期盼”那样,模糊地代表了国家和地区,我们对问题的反映是愚 蠢而没有道理都,那么作为被问责的组委会,为何从头至尾没有解释这一点?没有指出这一点?而最终也同意改为country/region? 我不太明白你们纠结这个定义是为了么。为了证明我们这些中国人,在国外闹事,愚蠢,丢人,去把事情闹大了,为了证明我们是错的,他们是对的,就开心了?看 到这些,我只是觉得痛心。

    描述的事件本身,是针对哈佛组委会对这一问题没有给出合理解释,且以不适当理由,将我们驱逐出会场这一行为的谴责。

    大家。都在纠结些什么。

    (注:文章转自邓冰玉fish 的人人空间。邓冰玉:西北工业大学外国语学院学生。)
0%(0)
0%(0)
  什么都上纲上线,折射出丑陋与自大和无知。  /无内容 - 仁在糨糊神不有疾 02/13/15 (98)
  汉奸,欧美五纵千方百计给主子洗地,逢美必舔得作风!  /无内容 - WCNNN 02/12/15 (104)
  这个博主处处在为美方狡辩,真是费尽心机,孝顺啊  /无内容 - caldo 02/12/15 (109)
  透过中共的独裁统治看邪党 - jennyu 02/11/15 (135)
    基督教和穆斯林是世界上两个最大的邪教。  /无内容 - yehe 02/12/15 (78)
  邓冰玉是个好苗子,可以作为下一个马楠重点培养!  /无内容 - 一枪中的 02/11/15 (12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美国名厂保健品一级代理,花旗参,维他命,鱼油,卵磷脂,30天退货保证.买百免邮.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4: 李银河:卖淫嫖娼应该非罪化 z
2014: 东莞扫黄“有备而来” 中共大阵仗肃毒瘤
2013: 何谓科学?中医完全符合这个定义!
2013: 25岁美籍女子学中医 要当美国华佗
2012: 还"哈珀抵渝,市长没影"咧~~
2012: 王得的肯定四传染性抑郁症,一下子传染
2011: 穆巴拉克下台了, 人民胜利了。 兔S狗悲
2011: 共党流氓把倪玉兰律师的房间断电断水已
 
Jobs. Contact us. Privacy Policy. Copyright (C) 1998-2015. CyberMedi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