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世界商讯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首页 |
 
版主:x-file
 
罗思义:与特朗普的经济持久战,中国最具有杀伤力的武器是什么?
送交者:  2019年06月04日14:08:25 于 [世界游戏论坛] 发送悄悄话


  • 罗思义

    罗思义观察者网特约作者,人大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

2019-06-04 17:25:51 字号:A-           A               A+ 来源:观察者网

关键字: 双输中美贸易持久战特朗普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罗思义】

“至少有其他两个组织对美国金融市场的影响力大于白宫——美联储和中国共产党。特朗普不能直接控制它们中的任意一个。”

这一直白的分析出自西方最资深、最严谨的金融专家之一、彭博社高级编辑和英国《金融时报》前首席评论员约翰·奥瑟斯(John Authers)。这段话概括了美国总统特朗普所面临的经济和政治问题。如下文所示,它还概述了中美各自在贸易战中的相对优势,点明了美国政府攻击中国的策略,断言了唯一可以防止特朗普政府实现其阻挠中国发展目标的政策。

约翰·奥瑟斯对美国金融市场和政策的分析,有力地印证了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最近在于都县的重要讲话——中国必须自力更生,应对美国政府阻止中国实现繁荣和民族复兴的企图。

习近平在于都县参观中央红军长征出发地纪念馆(图片来源:新华网)

在中美这场贸易/经济战争中,中国自身的处境固然是最重要的,但中国能否准确预判美国下一步所采取的行动也很重要。这就引出了本文的主题——为何特朗普政府拒绝接受与中国的“双赢”关系,以及特朗普政府选择“双输”逻辑的必然结果是什么。

这样的分析反过来表明,中国将中美贸易战与“长征”或“持久战”做对比,不是简简单单运用修辞学的隐喻或是仅仅体现对于中国共产党历史传统的继承,而是为我们理解当前形势提供了准确的框架。

当然,区别在于,这是一场经济战争,而非军事战争。因此,斗争武器也有所不同。这就有必要分析美国最敏感的痛点是什么,中国最具杀伤力的武器是什么。反之,对美国经济形势的考察,可以充分印证对中国所面临形势的分析,以及中国不同社会阶层对当前中美摩擦的反应。

中国“示弱”能换来怜悯吗?

就中美贸易战中国方面的反应而言,人大重阳研金融究院执行院长王文就中国不同社会阶层对特朗普政府“经济侵略”的反应,进行了极为正确的分析。王文在其题为《不管风吹浪打,胜似闲庭信步》的文章中指出:“绝大多数普通民众都高度拥护国家对美国霸凌主义行径的反制政策,当下的恐美情绪主要存在于部分社会精英层中。

比如,在微信、微博、新媒体及坊间、饭局中,常常会出现一些言论、段子、漫画、数据甚至一些传言、谣言,论证中国反击措施的无理,歪曲中国斗而不破的立场,描述中国正在恶化的现状,勾勒中国终将失败的未来。还有一些人片面采用一些数据与事例,夸大美国经济增长的强劲,美化美国资本市场的稳健,虚构美国与国际盟友们的团结,编造美国社会精英的友善。”

特别值得注意的是,美国的表现以及操纵特朗普政府的各种势力的所作所为,从外部充分印证了王文对中国国内形势的分析——中国任何寄希望美国“怜悯”的示弱,都只会换来美国加大对中国的攻击。

特朗普的软肋——选举和金融

任何对美国形势的分析,都不能忽视特朗普面临的最重要的日子——2020年11月3日(下一届美国总统大选日)。确保连任是他的至高目标,并因此决定特朗普政府的政策。为此,三个时间框架至关重要。

1.金融市场事件的影响,可能在很短的时间内发生——在某些情况下是分钟/小时,几乎总是在几天到几个月内产生强烈影响。

2.2019年到2020年美国经济增长将放缓,这必然是影响特朗普2020年连任的负面因素。经济增长放缓会与美国消费税政策产生的不利影响相互作用,导致诸如消费品价格上涨和农产品价格下跌。(我的新书《别误读中国经济》详细分析了2019-2020年美国经济放缓的原因)

3.试图通过强迫或者忽悠中国放弃社会主义发展道路,从而减缓中国中长期经济增速。这也会导致中国的经济活力在中短期内减弱,从而降低中国对他国的吸引力,以此削弱中国在贸易战中与他别国的同盟关系。

这三个时间框架印证了一个基本事实——尽管中国与大多数国家,甚至与一些美国前总统,都可以建立双赢关系,但特朗普政府是个例外。这是因为特朗普政府已经用事实承认,其政策给美国经济施加的痛苦将会让美国成为输家,而他们现在所作的只是试图努力确保中国比美国输得更多。

特朗普政府最近宣布向美国农民提供160亿美元援助的计划,以补偿他们因美中关税战升级所遭受的损失。但越来越多的美国人认识到,美国农民的救济金是由其他美国纳税人买单。正如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指出:“有人认为墨西哥应该支付隔离墙费用,但事实并非如此,现在有人觉得中国应该支付唐纳德·特朗普总统拯救美国农民的计划。当然,这两种说法都不是真的。”

特朗普在白宫办公室接见美国农民代表(图片来源:IC photo)

来自权威的西方经济研究机构牛津经济研究院(该机构与中国并无联系)的数据显示,特朗普关税影响更多的是美国民众:“中国制造业降低了美国消费品价格,抑制通货膨胀,让美国消费者的钱包更充裕……与中国的贸易可令美国家庭一年节省850美元。”考虑到对全球经济,包括美国盟友们的负面影响,彭博社等机构估计,如果中美打一整年的贸易战,全球经济的损失将高达6000亿美元。

除了这些关税影响外,特朗普政府同样关注来自消费者的抵制,或针对企业的限制对美国公司造成的影响,这种负面影响将会等同于美国政府施加给华为的伤害。

比如,《金融时报》指出,美国对华为实施制裁的直接目标不是简单地或主要地停止芯片和软件的供应,而是要摧毁华为产品在西方的消费市场,因为西方消费者希望保证能够获得谷歌产品的后续服务:“谷歌(Google)上周决定停止将其安卓(Android)操作系统出售给华为用于新手机,这在中国掀不起大浪,华为应该能够说服国内买家切换到其在开发的操作系统。”但在国际市场上,消费者更倾向于安卓系统。

独立分析师温莎(Richard Windsor)估计,失去谷歌生态系统“很可能会使华为失去中国境外市场的全部智能手机出货量。”但《金融时报》同时指出,中国消费者的报复将对美国最重要且最具品牌价值的公司之一——苹果造成毁灭性的财务影响:“北京有报复的余地。其可以使用的手段包括阻止其进入其市场——高盛分析师估计此举可能会使苹果的每股收益减少近30%。”这也是美国公司害怕中国限制稀土出口,以及特别担心中国公布的将建立“不可靠实体清单”制度,对其财务状况造成损害的原因之一。

这些具体的例子清楚地表明,尽管特朗普政府声称,其政策可能开始会给美国经济带来痛苦,但能限制这种损失。讽刺的是,事实正好相反。因此,中国要想打赢贸易战,就得给美国经济造成痛苦,痛到让想要连任的特朗普难以招架。

制造这种痛苦是可能的,决定性的原因在于,虽然与美国消费者、农民和盟友有关的数额听起来很大,但实际上特朗普政府还是可以搞定的,比如给美国农民的160亿美元的补贴。然而,贸易战给美国金融市场造成的潜在影响之大,连6000亿美元的世界经济损失与之相比都算是个小数字。全球经济一年损失6000亿美元,低于美国金融市场单日可能损失的数额,而160亿美元的损失可能在几秒钟内发生。由于美国金融市场规模庞大,特朗普政府没有足够的资源,来控制超过30万亿美元的美国股票市场或160万亿美元的美国国债市场。因此,美国金融市场大幅下跌给美国带来的痛苦,在某种程度上严重危害特朗普政府稳定。

对特朗普政府面临的所有三个时间框架的分析,可能需要单独写三篇文章或者一篇长文。由于篇幅有限,这里暂不作详细分析,下文将仅就这其中最迫在眉睫且影响最大的首要问题——中美贸易战对美国金融市场的影响,进行分析。

在美国,总统无法控制金融市场

本文开头引用的约翰·奥瑟斯的直白分析,准确地反映了一个美国总统在国内经济中所实际扮演的角色——这与中国普遍的看法不同。与中国相反,在美国政府体制下,总统对最有效的经济杠杆几乎没有直接控制权——美国没有大型国有经济部门可由总统指挥以增加经济的活力,联邦预算由国会而不是总统决定,根据美国法律利率是由美联储而非总统控制。

引起奥瑟斯注意的是,中国自己就是贸易战中的新要素,这也是美国总统无法控制的。事实充分证明,现在中国的言论和行动对美国金融市场的影响非常大,具体例子见下文。美国前财政部长萨默斯(Larry Summers)在《华盛顿邮报》的一篇评论文章中清楚地用数字描述了这一点:“星期一(5月13日),中国宣布对美国600亿美元商品加征关税,随后美国威胁对3000亿美元中国商品加征关税。这些动作被认为是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下跌超过600点、跌幅约为2.4%的主要原因。由于美股的总市值约为30万亿美元,这一跌幅代表美股损失7000多亿美元。

中国宣布对美国600亿商品加征关税,道琼斯工业股指应声下跌(图片来源: IC photo)

中国针对特朗普的举动,将美商品关税从10%提高到25%,直接导致美国股东损失7000亿美元。为举例说明这一直接影响,奥瑟斯指出,当特朗普宣布对中国加征关税后的一周内,中国并未做出反应时,美股没有明显波动,而当中国宣布反制措施后,美国股市瞬间做出反应:“公平地说,华尔街没有预料到中国会对美国加征中国商品关税进行报复。上周,唐纳德·特朗普总统宣布对中国商品加征新关税的负面反应出人意料地缓和下来。周一,在中国在美国投市开盘前公布反制措施后,标准普尔500指数的跌幅超过了上周的水平。”

奥瑟斯认为,中国的应对技巧日益娴熟,他同时指出此举对美国市场造成的影响:“问题在于,中国越来越知道如何应对。中国知道,攻击美国总统的弱点,在于摧毁道琼斯指数。因此,其不仅对美国商品加征关税作为报复,而且特意在中国夜间、临近美国股市开盘前宣布反制措施,以达到报复的最大效果。”

如上文所述,美国股市单日损失7000亿美元,超过了贸易战带给全球经济一年的预期损失,是特朗普对美国农民160亿美元补贴的40多倍。但即便如此,与中国的经济反制措施给美国金融市场带来的损失相比,这个数字也很小。正如奥瑟斯所说:“过去五年,最令美国市场恐惧的事件是中国人民币在2015年突然贬值。”

人民币贬值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从2015年8月10日至8月24日的仅仅14天间,人民币汇率下跌3.0%。8月25日,美国标准普尔500指数随之下跌11.2%。根据当前美国股市市值衡量,这相当于美股损失3.8万亿美元,是中美贸易战带给全球经济一年预期损失总额的6倍,是特朗普对农民补贴金额的200多倍。

上述数据并非是向中国建议任何具体的行动方案。笔者深知,与美国进行贸易谈判和制作经济政策时,中国必须考虑诸多因素。一些关键信息只有参与谈判的人才知道。此外,中国不仅必须考虑到制定的政策对中国国内的影响,而且还要考虑到它们对美国的影响。但这些数据表明,中国采取的行动对美国金融市场的影响极为深远,因此特朗普政府对此非常敏感。相关的金融数据清楚地解释了为什么这种影响比关税对农民和消费者的影响来得更快更大。

特朗普的真正目标是“双输”

鉴定中国可能给美国金融市场和美国经济造成多大程度的痛苦至关重要,因为事实上,特朗普的关税政策的目的并非为了改善美国自身的现状。彭博社专栏作家诺亚·史密斯(Noah Smith)在题为《特朗普对华贸易战的残酷逻辑:可能并不是以美国利益最大化为目标》中,精辟准确地总结了特朗普政府的真正目标。正如王文指出,除了买办在为中国向美国道歉外,特朗普政策的这一逻辑在中国现已广为人知。尽管如此,我们还是有必要引述一下彭博社的分析,以下这段话从美国视角极为贴切地总结了特朗普政府的逻辑:

“贸易战使美国付出了代价。经济学家的数据证明,关税的实际负担主要落在了美国消费者身上。换句话说,消费者为进口商品支付的价格上升了……生产资料和中间产品价格增加提高了美国制造商的开支,降低了他们的竞争力。与此同时,中国的报复伤害了美国农民……因此,随着损失的增加,似乎没有理由继续进行贸易战。然而,特朗普却在变本加厉。那么,原因何在?

如果特朗普想延缓中国作为超级大国的崛起速度,贸易战可能是一种有效的手段。如果对美国的伤害是适度的,而中国付出的代价是严重和持久的,特朗普可能会得出这样的结论:前一种损失可以接受。基于这种逻辑,‘地缘政治而非美国利益最大化至上’是总统的真正目标。”

换言之,正如在农业补贴方面已经表明的那样,特朗普政府并不认为,关税和其他针对中国的经济侵略形式有利于美国经济繁荣,相反它们会造成经济损失。但为了推行保守主义政策,阻止中国实现繁荣和民族复兴,特朗普还是决定宁愿让美国民众和企业遭受痛苦。但这项政策要求“对美国的伤害是适度的”。问题在于,加征关税越多,尤其是如果中国采取报复行动,那么不仅对美国金融市场,对美国消费者(即美国选民)的伤害就越大。

奥瑟斯指出:“与此同时,未来美国仍然可以加征更多关税,但目前为止其选择攻击的商品在很大程度上都不是受消费者重视的。任何进一步的关税转嫁到消费品中,价格上涨就将是显而易见和痛苦的,甚至可能再次推高利率。”正如已经指出的那样,这对美国金融市场的影响可能比关税的直接影响严重得多。

一旦了解特朗普政府的真正目标,就会明白特朗普政府的目标不在于改善美国经济或提高美国民众的经济地位,以及特朗普政府的政策为什么不会因为中国让步或寻求双赢而停止。中国一些势力声称,只要中国向美国让步或求饶,那么特朗普政府就将会停止攻击国,这有悖于事实。相反,这样的政策将导致特朗普政府变本加厉。这源于特朗普政府的政策不是为美国寻求双赢,而是创造双输的目标——只要美国遭受的经济损失只要是“适度的”就行。特朗普政府的这种立场逻辑意味着,任何中国地位的削弱、任何美国痛苦的减轻,都会加剧特朗普政府的具侵略性,而不减少。

特朗普追求的不是“赢”而是“输”(图片来源:IC photo)

这说明,尽管大多数国家都在寻求与中国取得双赢,并在此基础上进行适当的接触,这也是中国外交政策的宗旨。但这不适用于特朗普政府,因为其不想“赢”——它只想寻求某种“输”——只要这种“输”在他们的预料之中,不足以威胁特朗普的连任就可以。

从这种情况来看,唯一能阻止或者迫使特朗普政府停止攻击中国的方法 ,是令美国遭受的损失大于预期。也就是说,从特朗普政府的利益角度来看,经济损失太大,他们会无法承受。如上文分析,很明显特朗普的忍受度并非以美国人民的利益为考量,而在于是否会影响其连任。总的来说,只有当美国遭受的经济损失足够严重,危及特朗普连任的机会,特朗普政府才会停止对中国的攻击,而去选择“双赢”的结果。

让特朗普回归理性,中国应该怎么做

宣布将对中国商品关税从10%提高到25%后,特朗普本人对于美国金融市场的反应很快证实了美国政府这种“双输逻辑”演化而来的策略:

5月5日,特朗普在推特上宣布将对中国商品关税从10%提高到25%,当时中国并没有宣布对策,标准普尔500指数第二天仅下跌0.5%。

5月13日,中国宣布反制措施,标准普尔500指数单日下跌2.4%。正如拉里•萨默斯指出,美国股东单日损失7000亿美元。

接下来的一周,特朗普政府宣称贸易谈判将恢复,财政部长史蒂文·努钦可能在不久的将来访问北京,结果标普500指数应声上涨1.7%。

在美国金融市场有所复苏后,特朗普又对中国发起了新的攻击,要求美国公司获得美国政府的许可后,才能向华为出售组件和软件。

中国随后在5月23日对此作出强烈回应。正如《华尔街日报》指出:“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周四下跌286点……此前一位中国官员表示,如果美国愿意继续谈判,应该以诚意,‘调整错误行动’。道琼斯指数本周下跌0.7%,连续第五周下跌,,创2011年以来的最长下跌周期。”

为应对美国金融市场的下跌,特朗普随后在新闻发布会上软化立场并当场宣布,与中国的贸易谈判“很有可能”回到正轨,华为问题可能会在该谈判中得到解决。

这种短期模式非常清晰:当中国不作出反应,美国金融市场没有下跌时,特朗普会继续攻击中国。相反,当中国作出强烈反应,美国金融市场下跌时,特朗普则会软化立场,对中国示好。

特朗普的长期应对模式与短期应对模式如出一辙,他会根据中国的反应切换自如地强化或软化立场:

2018年,当美国经济增长有所加速、经济周期经历正常的上行波动以及股票市场强劲时,特朗普对中国主动出击,推出第一套反华关税,并威胁将其扩大到更广泛的商品范围,将税率提高至25%。

2018年,当美国经济增长有所加速、经济周期经历正常的上行波动以及股票市场强劲时,特朗普对中国主动出击,推出第一套反华关税,并威胁将其扩大到更广泛的商品范围,将税率提高至25%。

当美国经济似乎在2019年第一季度复苏,美联储暂停加息,美股上涨时,特朗普随后宣布对中国采取新一轮攻击,将中国商品关税从10%提高到25%。

一言以蔽之,当特朗普政府觉得自己处于强势地位时,就会加大对中国的攻击;当特朗普政府因为美国金融市场遭受的痛苦而底气不足时,其对中国的立场就会回归理性。

从真正的战争到贸易战——历史给出了答案

虽然上述分析清楚地体现了特朗普政府为何不回应双赢框架,而只在意美国遭受的经济痛苦会否危及特朗普连任的原因,但为避免任何误解,有必要指出,美国会避免和中国决一死战。所有的证据都表明,特朗普对美国长期利益的兴趣比大多数总统都要小。对他来说,那些明确危及他2020年连任的经济痛苦是唯一不可接受的。

举一场战争的例子有助于我们了解这一点——这是一场是真正的战争,而非贸易战。这场战争——越南战争以美国认输告终。当时的越南政府的应对策略很有技巧,以政治影响达成了军事目标。越南战争中的两大进攻战役——1968年的春节攻势和1972年的复活节攻势,均是在美国总统选举年发动的。这两场战役都没有导致美国军事失败,但对美国总统的政治伤害确保了越南的胜利——林登·约翰逊在春节后由于连任无望不得不放弃竞选,尼克松深信他作为总统的地位将受到战争的威胁,于是他于1969年后开始逐步撤军,1972年复活节攻势后决定撤出全部美军。简言之,越南战胜美国,并非是在军事上全面战胜美国,而是给美国总统带来政治伤害,以至于其为了维护自己的地位,不得不撤军。越南的军事斗争是其对美国取得决定性政治胜利的手段。

遭受政治上失败的美国不得不从越南撤军(图片来源:网络)

但美国遭受政治失败的前提是越南敢于与美国进行军事斗争。如果越南停止给美国带去痛苦(比如未让美国遭受巨大的战争代价或人员损失),那么美国不会撤军,反而会加大对越南的攻击。这可以从美国取得巨大胜利的相反例子——苏联解体中看出。时任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选择向美国求饶。但美国并没有因此放过苏联,反而加大了对苏联的攻击,最终导致苏联解体。俄罗斯总统普京把苏联解体称为“20世纪最大的地缘政治灾难”。苏联解体后,美国并未收手,而是对继承了苏联绝大部分遗产的俄罗斯继续攻击,比如将几乎所有东欧和前苏联的大部分地区纳入北约,并对在俄罗斯战略上具有决定性的地位的邻国乌克兰发动攻击。

美国当前攻击中国的策略,充分印证了习近平在于都发表重要讲话时强调的“最重要的还是做好我们自己的事情”。为避免双输,中国一直寻求与美国实现双赢,而非对抗。但是,一旦特朗普政府开始与中国进行双输的对抗,那么这样的斗争只能依靠中国自身的力量来赢得。只有给特朗普政府施加足够的痛苦,才能让他们认识到最好抛弃“双输”战略。而他们衡量这种痛苦是否可以承受的标准是特朗普连任的机会。

幸运的是,中美当前的斗争是经济战争,而非真正的战争。经济战争中的轻型武器,不是步枪和左轮手枪,而是针对农产品的关税和所需要的补贴。中型武器是消费者抵制,重型武器则是上文所分析的对美国金融市场施加的影响。这是自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以来取得巨大历史进步的标志,因为中国现在只需要应对特朗普政府的经济攻击,而在一个多世纪前中国必须应对军事入侵。

1933年—1934年,国民党对中央苏区发动第五次军事“围剿”,红军反“围剿”失败,被迫开始进行长征。即便红军当时向国民党求饶是没有意义的,因为国民党决心摧毁后来缔造了新中国的这支军队。如果当时的红军一味的妥协或求饶,只会招致国民党变本加厉的镇压和屠杀。好在这支军队从未屈服,凭着斗智斗勇,最终战胜了国民党,建立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从而为中华民族的复兴奠定了基础。

同样,特朗普政府决心阻止中国实现民族复兴。如前所述,中国没有必要向美国示弱或求饶,否则只会导致其变得更具侵略性。主导特朗普政府政策的新保守主义者们的最终目的,是阻止中国实现民族复兴,而确保这一点的最终手段是设法令中国重蹈苏联覆辙,如同前苏联一样遭受历史性灾难。

去年早些时候,我曾把特朗普治下的美国比作老虎。中国没有必要向美国这只老虎求饶,否则它只会变本加厉攻击中国,它也会把中国任何软弱的迹象作为进一步加大攻击的理由。只有当美国这只老虎感到害怕时,它才会停止攻击中国。有些人可能认为这种说法比较残酷。但上述事例表明,事实就是如此。

面对残酷的“围剿”,红军并未屈服,最终为民族复兴奠定了基础(图片来源:网络)

谁才是中国真正的精英?

最后,特别要提到的是,近来的很多文章提到了中国的“社会精英”——也许还有部分“经济精英”。中国媒体在定义“精英”时往往遵循非常模糊的标准,而近来发生的事件清楚地表明,这些“精英”并不能真正称为中国社会精英。中国的情况表明,恰恰是中国的普通民众,他们了解特朗普政权侵略行为,并坚定支持习近平和其他中国领导人采取强硬立场。

而中国社会精英中的一些人完全误判了形势,认为绥靖政策和向美国求饶会让特朗普政府减少对中国的攻击。中国普通民众与知识精英的认知正好相反。作为知识精英意味着得准确判断形势,但正如近来发生的事件表明,他们完全是错误的。正确认识特朗普政权、支持共产党领导地位的,正是中国普通民众,这说明他们才是真正的知识精英。那些误判形势的人可能是社会精英,也可能不是社会精英。那些未能准确看清形势并对美国抱有天真幻想的人充其量只能算是“伪精英”知识分子罢了。

结论

上文对美国经济和金融市场形势的分析,充争印证了其他人对中国形势的分析。本文解释了特朗普政府不能在双赢的基础上进行合作的原因。同时表明,基于特朗普政府的“双输”立场逻辑,美国金融市场形势是特朗普最敏感的痛点,而这也是中国对付美国的着力点。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发龙药业大回馈!美国专利骨胶原、活心素、灯盏素、排毒养颜宝购买两疗程免费邮寄中国
FOREX.com全中文专业服务,华人投资外汇之信心之选!
暑期大赠送!美国专利骨精华消除关节疼痛,骨刺,心血通改善心绞痛,更年乐克服更年期隐疾
全球领先网上项目外包平台免费发布外包需求,50万专业人才高效地完成您的任务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8: 空军:徐勇凌已退役,责成其不得以军人
2018: 崔永元向范冰冰道歉了?!
2017: 伦敦桥附近连发两起恐袭致2死 歹徒驾车
2017: 王文:“一带一路”令中国获利也是实实
2015: 《炎黄春秋》曲解习仲勋题词公开要挟习
 
Jobs. Contact us. Privacy Policy. Copyright (C) 1998-2019. CyberMedi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