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世界商讯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首页 |
 
版主:x-file
 
张文木:美国的朋友是打不败的对手
送交者:  2019年05月17日16:50:39 于 [世界游戏论坛] 发送悄悄话

张文木:美国的朋友是打不败的对手

  • 张文木

    张文木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战略问题研究中心教授

2019-05-17 12:02:26 字号:A-           A               A+ 来源:观察者网

关键字: 中美贸易战中美关系中美竞争中国威胁论

               

【文/张文木】

现在美国人说“中国威胁”。但我们不要忘了,“美国威胁”“文明冲突”“邪恶轴心”等也曾是欧洲人赠给19世纪正在崛起的美国人的“桂冠”。

美国独立战争前后,欧洲人用类似中国的金石学的方法来论证北美人种不行,说人到了美国三四年后,智商退化,个子变低。还有法国人为此写了本书,题目就叫《两人印度的历史》,时任美国驻法大使富兰克林在法国巴黎请了这本书的作者雷纳尔及其他几位法国学者。富兰克林也带了同等数量的美国学者。他先让那个雷纳尔大谈一通美国人种怎么不行,为什么欧洲人到了美洲个子就要变低、人种就要退化的原因。讲完后,富兰克林说“全体起立”。起立后一看,美国这边个子都比法国人高,最矮的就是那个作者。雷纳尔笑笑,很尴尬1

美国南北战争期间,出现了“文明冲突论”,讲的是盎格鲁撒克逊文明和罗马拉丁文明的冲突。有一本题为《泛拉丁主义——南方邦联和法国结盟的必要》的小册子,书的开篇就提出三种文明的冲突:“三种力量、势力和文明在当今得以发展并试图瓜分未来的世界,这就是俄罗斯-斯拉夫主义,盎格鲁-撒克逊主义和高卢-拉丁主义。” 2法国是罗马拉丁文明的代表,英国和美国是盎格鲁撒克逊文明的代表。美国被认为代表盎格鲁撒克逊文明不好的方面。

有意思的是,当年欧洲人这种对美国人的攻击还掺加了类似今天小布什政府攻击东方国家的所谓“邪恶轴心”的内容。说林肯和俄国沙皇合作,形成了世界邪恶轴心,因为当时俄国人支持林肯北方统一南方。欧洲人认为俄国沙皇是世界上最恶毒的,和他结合是邪恶的。1863年,沙俄海军对美国北方进行了引人注目的官方访问,以示对林肯政府的支持。“俄国人受到了几乎是歇斯底里般的热情欢迎和招待。全国都乞求上帝保佑俄国人。1866年,沙皇在一次暗杀阴谋中幸免于难,为此,美国国会通过了一个专门决议,向沙皇表示慰问”。3这引起了欧洲人的指责。

1863年6月19日,《美国邦联国的真实情况》一书的作者德莱昂在致本杰明的信认为“林肯与沙皇专制主义相互表现出来的友好让整个欧洲吃惊”4,法国《祖国报》有意将林肯与沙皇作为两个邪恶“轴心”并列一起,认为“北方联邦是美国反叛各州的刽子手,沙皇俄国是追求自由民族的刽子手” 。51867年4月9日,美国参议院以37:2的表决结果批准从俄国手中购买阿拉斯加的条约,英国驻华盛顿公使向国内报告说,这项条约是美俄通过阿留申这一“美洲与亚洲之间的吊桥”联手挑战英国权势的一个信号。6

南北战争之后,美国开始崛起。到1898年,美国向西班牙宣战,占领古巴和菲律宾。这时欧洲又出现“美国威胁论”。1899年有一个叫奥克塔夫·诺埃尔的人写了一本名叫《美国祸害》的书,认为:美国“朝着全球干涉主义刚刚迈出了新的一步——在古巴的是一小步,在马尼拉的则是一大步”。7菲律宾只不过是“吸引美国的远东贸易的钥匙”。8美国“对旧大陆一直怀有很深的敌意”,9这种敌意如今终于爆发出来了。与欧洲对抗在所难免。“在全球的各个地方,美国不久将必然与欧洲发生冲突。”作者认为全书内容可用一句话概括,那就是:“世界属于美国人。”10

美国也是这么被歪曲和被妖魔化过来的,欧洲人也曾将美国说成“邪恶”轴心,当时美国不也是与什么文明“冲突”的一方吗?这就说明,美国现在的“文明冲突论”“邪恶轴心论”和“中国威胁论”,都是英国人、欧洲人曾用于美国人的说法的翻板。这对具有历史眼光的学者而言,没有新意;对有历史眼光的政治家而言,这是在变相表达美国妒忌中国的心理。

偏见和谩骂的结果怎样呢?结果是美国在欧洲人的嘲笑、挖苦、谩骂、偏见和遏制中愈挫愈奋,强力崛起:从一个受压迫的国家,转变成一个地区性,继而世界性的大国。从一个所谓“邪恶轴心”变成了所谓的“民主中心”。所以,毛泽东同志说:被敌人反对是好事。

现在,美国人担心中国崛起后最终也会称霸。

其实,中国自20世纪50年代在朝鲜打败美国后就已经崛起,但事实是至少新中国发展半个多世纪迄今也没称霸,没有在海外占领他国尺寸土地。欧洲人当时也是怕美国称霸,因而压迫美国。现在美国以同样方式压迫中国和亚洲。欧洲压迫美国不仅没压出名堂,反而还压出一个曾经是美丽而坚强的美利坚合众国。美国是在压迫中成长的。难道美国压迫中国就能压出美国期望的结果吗?显然不能,结果一定是与欧洲压迫美国的历史一样,压出一个富强美丽的中国。与其这样,美国为什么不与中国早做合作呢。如果欧洲人早一点跟美国合作,也不至于是今天这个样。

与古罗马的命运大体一致,美国崛起是被逼出来的,但美国的霸权却是自找的。自从美国称霸世界,美国就不美了。恩格斯说:“任何民族当它还在压迫别的民族时,不能成为自由的民族。”11世界还是多元的、和谐的,你美国不能逼人太甚呀。你老打压别人的文明,这种文明反弹过来就会打倒你自己。“9·11”就是这种反弹的表现之一。

那么,如果继续这样打压中国,中美之间是否会发生冲突?

其实,世界大国之间冲突的可能性比较小,有核国家冲突的可能性更小。它们接手的基本方式是间接的。冷战几十年,世界冲突不断,但苏联美国之间没直接打过仗。它们到处冲突,但都是间接的。朝鲜战争,名义上也是中国人民志愿军与以美国军队为主的联合国部队在朝鲜国土上的间接较量。中美未来也是这样。如果大国直接冲突,必然带来不可控的后果。从这个角度来看,说“中美冲突”不准确。如用“博弈”一词来表达大国间的广泛矛盾,可能适应面更广些。

中美之间有巨大的博弈,但短期内不会是直接的军事冲突。因为双方都是有核国家。核武器出现带来的一个重要变化是,大国之间、有核国家之间不易直接冲突。除非遇上极不明智的领导人,或东条英机式的二愣子内阁政府。美国在与中国博弈中的东亚代理人就是日本极右势力和李登辉、陈水扁之流的“台独”势力。所以说,中美之间的利益博弈是存在的,但不是直接冲突的。20世纪初日本与中国冲突,美国绥靖日本。将日本放出来,叫亚洲人打亚洲人,到最后谁赢了美国就跟谁好。最后日本赢了,美国就跟它好了。但是日本多走一步,打了美国,事情就发生了变化。

美国交朋友的规律是,你只有成为美国打不败的对手,美国才和你交朋友。你要是跟着它、巴结它,它随时可以把你抛弃。要想成为美国的朋友,就必须成为美国人打不败的对手。毛泽东就是这样与美国人交上朋友的。美国人就是这样,你是条汉子,就跟你交朋友;不然他会随时踹掉你。

世界秩序多是强强合作,强弱之间不可能有平等地位,何谈“合作”。1945年蒋经国代表国民党政府去与斯大林谈外蒙问题。蒋经国表示不同意外蒙“独立”,并请求斯大林理解和尊重中国人民对失去外蒙的心情。斯大林说:“你这段话很有道理,我不是不知道。不过,你要晓得,今天并不是我要你来帮忙,而是你要我来帮忙;倘使你本国有力量,自己可以打日本,我自然不会提出要求。今天,你没有这个力量,还要讲这些话,就等于废话!” 斯大林不耐烦地对蒋经国说:“老实告诉你,我之所以要外蒙古,完全是站在军事的战略观点而要这块地方的。”12

新崛起的国家,初期都要遭受不止一次的强国的围剿。美国、苏联和中国都是这样。美国把新中国打不下来,就找毛泽东合作;蒋介石跟它那么紧,反被美国给踹了。还有日本,都跟得紧,也遭美国踹过。前阵日本“入常”的事,美国都表态支持了,到最后又不支持,说翻脸就翻脸,日本一点没招。美国对跟得紧的国家不在乎。中国要是跟得太紧,肯定是要吃亏的,适度地还得斗争。你退让得太厉害,它就欺负你。在中美关系上,中国的底线是解决台湾问题,实现祖国完全统一。

美国现在说“中国威胁”“文明冲突”,这不是新鲜事。这说明中国正在崛起。不崛起谁还说你“威胁”?这与当时美国崛起时的经历一样。今天你美国不要把自己经历过的屈辱再撒在亚洲人身上,这不厚道。这样的结果也会与欧洲逼出一个强大的美国一样,你美国也会逼出一个强大的中国。在承认世界多元并尊重中国利益基础上,实现美国与中国合作符合美国的长远利益。

我同意毛泽东同志的“不称霸”思想,并且认为这个思想是未来中国治理世界理论中极重要的部分。中国永远不要走霸权主义道路。如果美国真逼出中国霸权来,那对中国也不是好事。世界霸权是与整个世界结怨的事,千夫所指,无疾而死。如果一个国家到了“千夫所指”的田地,那就无可救药了。中国应该是与亚洲各国相互依存的地区性的大国,因为世界太大了,谁也管不过来。大国多分担一些责任,大家合作,是理性的道路。中国力量铺张到世界,没什么好处,东条英机时的日本已是前车之鉴,国力不能透支。

前阵美国学人米尔斯海默提出所谓“修正主义”学说,预测凡是处于上升期的国家都会挑战原有霸主和现存国际秩序,他不但有理论,还有历史实证,如德国和日本。13这可能是“中国威胁论”挥之不去的重要原因之一。但这只是美国人在自话自说,不一定是规律。新崛起的国家一定会反霸,这没错,但不一定都要称霸。俾斯麦德国崛起后坚决“不称霸”,我们知道他是在是否进行世界扩张的问题上与威廉二世分道扬镳的;中国在毛泽东、邓小平时期早已崛起,但至今也没有扩张。

德国人和东方人思维相似点在于知道规定即肯定的道理,知道存在是有限性的,知道无限扩张无异于自掘坟墓。米尔斯海默不懂,小布什不懂,难道别人都不懂吗?美国人也不问问,为什么毛泽东告诫中国人“深挖洞、广积粮、不称霸”;为什么邓小平为中国定位不是世界大国而是“中等发达国家”。美国人难道没有感到这里潜藏着的政治智慧吗?

美国不能通吃天下。它亚洲的事管不完,亚洲是亚洲人的家园。中国的发展离不开亚洲,中国的发展是亚洲振兴的重要组成部分。20世纪前半叶针对日本法西斯主义、后半叶针对苏联霸权主义的中美合作实现了亚洲和平的历史证明,美国只有和中国交朋友,才能解决亚洲的事情。美国没那么大的力量管世界,要有几个地区性大国作朋友,它跟这几个大国交朋友,就是和这个地区交朋友。任何一个大国都不可能把世界上的事情管完。

今天的中国也在经历着与昨天的美国相似的历史进程。与昨天的欧洲人之于美国人一样,今天美国人面对的也是一个正在崛起并负有反对国家分裂任务的中国,他们也重复昨天的欧洲人的腔调:一会是儒家文明与基督教文明的冲突,一会是“中国威胁”,新世纪初美国小布什政府和现在的特朗普政府还将中国列为潜在的,继而直接的对手。这些都能说明什么呢?这只能说明,今天的中国与昨天的美国一样,正在骂声中崛起;其结果也一定与昨天的美国一样,中国将从美国右翼眼中的“邪恶”国家成长为世界人民心中的“民主、文明、富强”并且是有经营和治理世界能力的国家。

注释:

1.[法]菲利普·罗杰著,吴强等译:《美利坚敌人——法国反美主义的来龙去脉》,新华出版社2004年版,第24页。

2.转引自[法]菲利普·罗杰著,吴强等译:《美利坚敌人——法国反美主义的来龙去脉》,新华出版社2004年版,第88页。

3.王绳祖、光仁洪、吴世民等主编:《国际关系史》第2卷(1614~1871),世界知识出版社1995年版,第361页。

4.转引自[法]菲利普·罗杰著,吴强等译:《美利坚敌人——法国反美主义的来龙去脉》,新华出版社2004年版,第85页。

5.转引自[法]菲利普·罗杰著,吴强等译:《美利坚敌人——法国反美主义的来龙去脉》,新华出版社2004年版,第85页。

6.参见孔华润(Warren I. Cohen)主编,王琛 等译:《剑桥美国对外关系史》(上),新华出版社2004年版,第278页。

7.转引自[法]菲利普·罗杰著,吴强、沈孝泉、王晓郡等译:《美利坚敌人——法国反美主义的来龙去脉》,新华出版社2004年版,第146页。

8.转引自[法]菲利普·罗杰著,吴强、沈孝泉、王晓郡等译:《美利坚敌人——法国反美主义的来龙去脉》,新华出版社2004年版,第147页。

9.转引自[法]菲利普·罗杰著,吴强、沈孝泉、王晓郡等译:《美利坚敌人——法国反美主义的来龙去脉》,新华出版社2004年版,第148页。

10.转引自[法]菲利普·罗杰著,吴强等译:《美利坚敌人——法国反美主义的来龙去脉》,新华出版社2004年版,第147页。

11.马克思恩格斯:论波兰”,见《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72年版第288页。

12.梁之彦 曾景忠选编:《蒋经国自述》,团结出版社2005年版,第111页。

13.参见约翰·米尔斯海默著,王义桅、唐小松译:《大国政治的悲剧》,上海人民出版社,2003年版。

附:

关于《全球视野中的中国国家安全战略》下卷的写作计划及其说明

《全球视野中的中国国家安全战略》上、中两卷出版后,朋友们一直关心下卷的出版。其实《全球视野中的中国国家安全战略》下卷的内容已经陆续出版。与前两卷一次性出版的方式不同,下卷是写好哪部分,就先出版那部分。

下卷的写作内容主要是计划分天命、天时、地利、人和、使命五个部分。全书以天命开篇,以使命结尾,中间以天时、地利、人和一部分相贯通。目前第一、第二部分即天命、天时这两部分已完成,并合以《气候变迁与中华国运》为书名由海洋出版社于2017年出版。第二部分即地利部分已完成并以《中国地缘政治》为书名,由海洋出版社出版(2009年第一版、2010年第二版、2014年第三版)。第三部分即人和部分,主要写生产关系,包括宗教、金融对国家安全的影响以及社会主义生产关系对中国未来前途命运的极端重要性等,这部分中的宗教部分目前已完成并以《基督教佛教兴起对欧亚地区竞争力的影响》为书名,由清华大学出版社于2015年出版社。后面便是金融对国家安全、社会主义生产关系对国家前途命运的意义及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及其使命等内容的写作。有些内容已有论文发表,有些还在思考过程中。对此给大家有一个说明。

可以预想,当我这部三卷本的著作最终完成的时候,读者便会从中看到一个近代以来世界大国力量分布及其互动的坐标系:上卷研究的是欧亚大陆国家和北美洲大陆国家之间的博弈能力的底线和极限,这勾勒出近现代大国政治力量分布及其东西横向互动的坐标横轴;中卷研究的是欧亚大陆中心地带即俄罗斯和印度与其他大国之间的博弈能力的底线和极限,这勾勒出同期大国政治力量分布及其南北纵向互动的坐标纵轴。由此我们可在这个坐标系中进一步找出中国及其未来发展的坐标位置及其力量伸展的可为空间和不可为空间,并为党的“两个一百年”的伟大目标实现寻找可行路径和方略。

简而言之:贯穿全书的方法是唯物论与辩证法;贯穿全书的思想是“大国崛起于地区性守成,消失于世界性扩张”;全书最后的结论是:“深挖洞,广积粮,不称霸”;书致力的理想世界是“环球同此凉热”的世界。

书生切莫空议论,头颅掷处血斑斑。显然,写这样的作品不是靠“登高一呼”式的热闹就能完成的。我将以司马迁、司马光等先贤为榜样,为此付出终生的努力。

谢谢大家的多年的关心。

张文木

2019年5月17日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发龙药业大回馈!美国专利骨胶原、活心素、灯盏素、排毒养颜宝购买两疗程免费邮寄中国
FOREX.com全中文专业服务,华人投资外汇之信心之选!
暑期大赠送!美国专利骨精华消除关节疼痛,骨刺,心血通改善心绞痛,更年乐克服更年期隐疾
全球领先网上项目外包平台免费发布外包需求,50万专业人才高效地完成您的任务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8: 双石:淮海战役纵横谈——纪念淮海战役
2017: 金钟:“一带一路”峰会前签订的中美贸
2017: 普京谈加入一带一路:参与国互利共赢,
2016: 刚出国时我们闹的99个笑话!冰淇淋我要双
2016: 华文媒体助力191game 携手服务海外华人
 
Jobs. Contact us. Privacy Policy. Copyright (C) 1998-2019. CyberMedi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