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世界商讯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首页 |
 
版主:x-file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为什么要严禁制造“基因编辑婴儿”
送交者:  2019年02月10日19:23:02 于 [世界游戏论坛] 发送悄悄话
  为什么要严禁制造“基因编辑婴儿”                         ·方舟子·   南方科技大学副教授贺建奎宣布他领导的团队用基因编辑技术制造出了天生 就对艾滋病毒有免疫力的婴儿,举世震惊。有很多人怀疑,他是不是在吹牛啊? 毕竟,中国科研人员在基因编辑领域造假是有先例的。不过,在看了贺建奎在学 术报告会上出示的数据之后,我相信他没有造假,的确是制造出基因编辑婴儿了。 然而,他的这个人体实验是完全失败的,也是不人道的。   贺建奎编辑的是一个叫CCR5的基因,这种基因编码一种叫CCR5的蛋白质,这 种蛋白质位于T细胞等多种细胞的表面上,是趋化因子的受体。所谓趋化因子, 是一类能够带领免疫细胞往哪里去的蛋白质,例如,哪里有病原体入侵了,趋化 因子就和T细胞表面上的CCR5结合,把T细胞带到病原体入侵的地方去消灭病原体。 所以CCR5对免疫反应起到重要作用。但是CCR5自己也是某些病原体入侵的位点, 例如艾滋病毒。   艾滋病毒和其他病毒一样,是一种“寄生虫”,靠自己是没法繁殖的,要侵 入到细胞内,利用细胞里的“机器”和原材料大量地复制自己。艾滋病毒主要入 侵的是T细胞,T细胞被利用来大量地制造艾滋病毒,艾滋病毒释放出来,T细胞 就死了,然后释放出来的艾滋病毒继续入侵别的T细胞,导致更多T细胞死亡。如 果T细胞大量死亡,人体就对病原体丧失了免疫力,就得了艾滋病。   艾滋病毒入侵的那类T细胞叫CD4 T细胞,之所以叫这个名称,是因为它的细 胞表面上有一种叫CD4的受体,艾滋病毒能够识别它。怎么识别呢?靠的是艾滋 病毒外壳上一根根的“小棍子”,这些“小棍子”其实是一种蛋白质,叫包膜糖 蛋白。艾滋病毒外壳上的包膜糖蛋白能和CD4结合,它的形状发生变化,原来隐 藏着的一块区域暴露出来,这块区域能去跟CCR5结合,这样就把艾滋病毒拉着贴 近了T细胞膜,然后包膜糖蛋白的另一部分打穿T细胞膜,艾滋病毒的外壳和T细 胞膜融合在一起,艾滋病毒里头的蛋白质和遗传物质就进入了T细胞了。   可见,CCR5是艾滋病毒进入T细胞的一个门“把手”。有一些人CCR5基因发 生了突变,少掉了32个碱基对(叫CCR5-Δ32突变),这样它编码的蛋白质就短 了很多。正常的CCR5蛋白是由352个氨基酸组成的,而CCR5-Δ32只有215个氨基 酸。CCR5是一种跨膜蛋白,一部分在细胞膜里,一部分在细胞表面上。CCR5-Δ 32少掉的是暴露在细胞表面上的那部分,也就是说,CCR5-Δ32都是藏在细胞膜 里的,这样在细胞外的趋化因子没法和它结合,它就起不到受体的作用了,而同 时艾滋病毒也没法和它结合,入侵不了T细胞了。人的基因都是成双成对的(一 个来自父亲,一个来自母亲)。如果一个人的两个CCR5基因都是CCR5-Δ32(叫 纯合子),那么这个人体内就没有正常的CCR5受体,他对艾滋病毒就有了抵抗力, 这种人在欧洲人中占大约1%。如果一个人一个CCR5基因是正常的,另一个是 CCR5-Δ32(叫杂合子),他是不能抵抗艾滋病毒入侵的,这种人在欧洲人中占 大约10%。其他人群也有人有CCR5-Δ32基因,不过比较少。   浙江大学有一个教授,出了一本介绍基因编辑的科普书,里面畅想说,如果 能用基因编辑技术把胚胎中正常的CCR5基因修改成CCR5-Δ32,这样生下的婴儿 不就天生对艾滋病免疫了吗?不就再也不会得艾滋病了吗?学物理出身的贺建奎 读了这本科普书后,深受启发,于是把书中的设想大胆地付诸行动了。他组建团 队,对早期胚胎进行基因编辑后,植入子宫,生下了两名女婴,化名露露和娜娜。 据他说,露露的CCR5基因有一个没能编辑,另一个编辑成功了(杂合子),而娜 娜的两个CCR5基因都编辑成功了(纯合子),娜娜天生就对艾滋病有免疫力。   如果仔细看贺建奎公布出来的基因序列,其实都没有编辑成功。他想要模仿 的是CCR5-Δ32突变,那三个他号称成功的基因编辑的位点也发生在该突变的附 近,但是没有一个是去掉了32个碱基对的:露露的那个突变少掉了15个碱基对, 编码的蛋白只比正常CCR5蛋白少5个氨基酸,非常接近正常CCR5,但不知道会不 会出现异常;娜娜的第一个突变插入了一个碱基对,第二个突变少掉了4个碱基 对,由于出现了无义移码,它们转录的信使RNA很可能被降解掉,没法用于制造 蛋白质(这是人体细胞的一种调控基因表达的方式,叫“无义调节的转录文本降 解”),所以娜娜可能没有任何CCR5。如果这两个突变被转译成蛋白质了,它们 与正常CCR5和CCR5-Δ32都有很大的不同,不知有没有功能或出现异常。CCR5失 去功能后,会对免疫功能产生负面影响,例如导致对某些病原体(包括西尼罗病 毒、流感病毒)的抵抗力下降。   可见贺建奎的实验是完全失败的,但是由于他不懂分子遗传学,把失败的实 验当成了成功的实验报告了,所以我相信他的确做了实验,也如实报告了。如果 他要造假,完全可以给出和CCR5-Δ32一模一样的基因序列。   目前的基因编辑技术并没有像大家想像的那么精准、高效,像这样虽然在对 准的靶点做了编辑,但是编辑错的情况,是非常常见的,所以在基因编辑之后, 还要对实验结果进行筛选,才能挑出编辑成功的。然而,我们可以对细胞、实验 动植物进行挑选,可以对人进行挑选吗?不能。虽然露露和娜娜是失败的实验的 产物,也不能像对待失败的实验动物那样将其消灭,而我们不知道,她们身上携 带的这些实验失败的基因,会对她们的健康产生怎样的影响。所以这样的实验是 不人道的。   而且,基因编辑除了对靶点的编辑会出差错之外,还有可能在别的地方进行 编辑,也就是所谓“脱靶”。如果被乱改动的地方是没有功能或不重要的,哪倒 没什么,但是有可能有重要功能的基因被改动了,那就会导致疾病,特别是有可 能导致癌症——与癌症有关的基因实在太多了。我们不知道露露和娜娜身上是不 是就有“脱靶”编辑,会不会对她们的健康产生影响。贺建奎声称对她们做了全 基因组测序,没有发现有脱靶。其实现在的技术,是不可能发现所有的脱靶情形 的。   在对早期胚胎进行基因编辑时,还可能出现这种情况,有的胚胎细胞的基因 编辑成功,有的胚胎细胞的基因没有被编辑了,这样发育的结果,就导致了人体 存在两种细胞,一种是没编辑的细胞,一种是编辑过的细胞,就像一个人是由两 个人组成的,叫嵌合体。我们不知道露露和娜娜有没有存在这种情况。   所以,目前的基因编辑技术存在着编辑错误、脱靶、出现嵌合体的可能,并 没有精确到可以用来制造基因编辑婴儿的地步,而一旦出了差错,就会遗传下去, 后果比只对体细胞进行基因编辑严重和难以控制,应该严禁。如果将来有一天, 基因编辑技术变得十分精准了,可以极其准确地把胚胎中的CCR5都改成CCR5-Δ 32,是不是就可以用来制造“艾滋免疫婴儿”呢?不能。第一,CCR5是绝大部分 人都具有的正常基因,并不是致病基因,有这个基因并不会就让人得艾滋病,因 为感染艾滋病毒是后天的行为导致的,是小概率事件。不能为了预防一个后天的 小概率事件去改动一个有重要的生理功能的正常基因。第二,CCR5-Δ32的人只 是对某一类型的艾滋病毒有抵抗力,并不能对所有类型的艾滋病毒有抵抗力。有 的艾滋病毒是通过T细胞上的别的受体(CXCR4)入侵T细胞的,改变CCR5对它们 没有抵抗力。如果误以为没有了正常CCR5就从此对艾滋病毒免疫,不再注意预防 艾滋病毒感染,反而增加了感染的风险。第三,有更好、更安全的方法来预防艾 滋病毒感染,完全没有必要通过改动基因的方式。而且,即使不幸感染了艾滋病 毒,也早已不是绝症,通过药物控制可以过上正常的生活。   我并不一概反对制造基因编辑婴儿。这一天早晚会来,反对也没用。但是首 先要保证技术十分精准,其次要对改动的基因后果做利弊分析。在技术不成熟时, 在益处没有超过风险时,就应该严禁贸然制造基因编辑婴儿。贺建奎实验的实质, 就是一个不懂行的人,受一本不严谨的科普书的误导,用一种不成熟的技术,毫 无必要地改动一个有重要生理功能的基因,制造天生有免疫缺陷、可能还有其他 缺陷的婴儿,理应追究其责任。 2018.12.11. (《科学世界》2019.1.)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美国名厂保健品一级代理,花旗参,维他命,鱼油,卵磷脂,30天退货保证.买百免邮.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8: 电磁炮 只是一场革命的组成部分
2018: 歼-20入役 谈谈它的战略影响
2017: 《中国诗词大会》第二季:都爱上了董卿
2017: 特朗普离间中俄?今年习普会次数或创新
2016: 中印边境自卫反击战主战场第一部轩辕利
2016: [转载]中印边境自卫反击作战达旺主战场
2015: 没事看了几个对越作战录像,这毛病也太
 
Jobs. Contact us. Privacy Policy. Copyright (C) 1998-2019. CyberMedi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