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世界商讯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首页 |
 
版主:x-file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湘云
送交者:  2019年01月07日17:30:47 于 [世界游戏论坛] 发送悄悄话
湘云

湘云姓史(真实的湘云应该姓李,后边有说明),是金陵有名世家,阿房宫三百里,住不下金陵一个史。贾母就是史家嫁到贾家的。湘云父母在湘云很小就去世了,跟着叔叔长大,有两个叔叔,一个是保龄侯史“鼐”(nai), (估计是保龄球打的特好),一个是忠靖侯史“鼎”(ding)。 保龄侯被派去外省打保龄球,本来要带着湘云一起去,贾母心疼,接到贾府和宝玉黛玉他们一起生活。
公侯伯子男,公比侯大一级,贾府都是公。一等宁国公,皇上给他们盖套房子,叫宁府。一等荣国公,皇上也给盖套房子,挨着宁府,叫荣府。
贾母生了好几个孩子,贾赦(长子)、贾政(次子)、贾敏(长女)、贾氏(次女)、贾氏(第三女)、贾氏(第四女)。 宝玉是贾政的二儿子,黛玉是贾敏的女儿。贾母是宝玉的奶奶,黛玉的姥姥,湘云的姑奶奶。
那个时候大观园还没盖,宝玉和黛玉分别住在一个大房子里的东西套房。湘云来了就和黛玉住一起。早上,宝玉爬起来就往人家房子里跑,看见那黛玉是“嚴嚴密密裹著一幅杏子紅綾被”,湘雲呢,“卻一把青絲,托于枕畔;一幅桃紅綢被,只齊胸蓋著,著那一彎雪白的膀子,撂在被外,上面明顯著兩個金鐲子”。搞的宝玉心慌意乱的胡思乱想,黛玉醒来一看宝玉那德行,赶紧把宝玉赶出房间去了。
湘云的身材一定特好,因为说她是蜂腰,三围一定特标准,刚才说了,皮肤又很白,非常标准的现代美女。湘云不像黛玉那样弱不经风,一身的病,宝钗也有发热的病,湘云没有,看见鹿肉,马上BBQ,不管熟不熟,拿起来就吃,把黛玉看的胆颤心惊的,湘云没事,也不拉肚子。然后喝酒,喝多了,倒块大石头上就睡,也不着凉,也没感冒。
苏轼诗咏海棠
东风袅袅泛崇光,香雾空蒙月转廊。
只恐夜深花睡去,故烧高烛照红妆。
黛玉借来笑话湘云,说是:只恐石凉花睡去
所以湘云也寓意白海棠。
湘云虽然身体很健康,但是她有个毛病,大舌头。说起话来。二,爱,不分。宝玉排二,她叫宝玉二哥哥总叫成爱哥哥,搞的黛玉拿她开玩笑。
湘云不像黛玉宝钗那样的早熟,对儿女情长这些事情不太放在心上。对谁都一样,虽然是大舌头,但是特爱说,香菱要学诗,宝钗,黛玉都很泛泛的讲,碰上湘云了,那就没完了,说起来就停不下来。从杜甫一直能讲到李商隐。宝钗说她胡吹:“怎么是杜工部之沈郁,(安得广厦千万间 ,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 ,风雨不动安如山)
韦苏州之淡雅 (春潮带雨晚来急,野渡无人舟自横)。
又怎么是温八叉之绮靡 (很喜欢他的:疆里虽重海,车书本一家。盛勋归旧国,佳句在中华。),
李义山之隐僻(相见时难别亦难,东风无力百花残。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 —)。”
15岁的湘云还是一个哲学家,她的丫头傻大姐问她什么叫阴什么叫阳,湘云给傻大姐讲的头头是道。说道这里想起来,前几年一个我国培养的哲学博士,在基家大批辩证法,他说什么软硬都在一起,软就是软,硬就是硬,他的理解是很直观的一个矛,一个盾,两个事物,怎么又是矛又是盾的。搞不明白说的一个事物的两个方面。250多年前的我国杰出的15岁的少女哲学家湘云给傻大姐进行一番讲解,湘云说,比如一片叶子,上面为阳下面为阴。注意,湘云给傻大姐说的一片叶子的两个方面,叶子是一个事物,不是两个。不是说,一个阴,一个阳的两个事物。再比如,我们说人有男有女,是指的人这个事物有两个性别,这两个性别构成人这个事物的整体。不是说男女可以合成为不男不女。(哈哈,没准有人这样)。
可惜,今天的傻大姐们到现在还是不懂。
湘云还特油墨,吃饭的时候,夹起了一个鸭头,湘云看着鸭头就贫上了,说,“这鸭头不是那丫头,头上哪儿有桂花油”?
湘云豪爽大气,却不乏秀美典雅。芦雪亭中,湘云大嚼着半生不熟的BBQ鹿肉,文思泉涌,独战钗、琴、黛。黛玉说这群叫花子:“今日芦雪庵生生被云丫头作践了。”湘云不管那套:“你知道什么!‘是真名士自风流’,你们都是假清高,最可厌的。我们这会子腥膻大吃大嚼,回来却是锦衣绣口。” 痛快淋漓。
在中秋皎洁银白的月光下,凸晶馆内,她和黛玉连诗,开始描述了人们欢度中秋的喜庆景象,慢慢的,曲终人散,夜深灯残,诗词把视角引向了夜空,引向月亮,欢快之后的清冷,喧嚣之后的惨淡。  而正在此时,一只仙鹤从湖中飞去,湘云马上用了,“寒潭渡鹤影”。黛玉说这鹤真会帮你,而湘云自己就被描写是鹤形,而黛玉的“冷月葬花魂”,恰恰也是黛玉自己身世的写照。
湘云是高贵的,湘云是傲世的,她把自己比作傲世菊花的知音:
数去更无君傲世,看来惟有我知音!
傲世也因同气味,春风桃李未淹留。
她的傲世,傲的是那些腐朽俗套,不是看不起人。她是贵族小姐,但是她巴巴的自己亲自带了四个纹石戒指,仔细的包好,专门送给贾府里的四个丫鬟,小心翼翼的拿出来。
袭人是丫鬟,和她却可以像知心朋友一样的说话,问她,“前些天听说姑娘大喜了啊”,豪爽的湘云也不由得羞红了脸。
回到婶婶家,婶婶为了省钱(至于吗?)湘云是要做针线活的,估计自己的衣服鞋子等都自己做,有时候要做到深夜。既是这样,湘云也忘不了给自己喜欢人多做点礼物,例如给爱哥哥做的扇套,让黛玉发小脾气给铰破了。湘云知道很生气,宝玉赶紧赔不是,说不知道是湘云做的,袭人又求湘云给做双鞋,湘云说自己买去,袭人说,你不知道俺们那位不要买的。湘云累吗?当然累,所以很喜欢到贾家来散心,一次走的时候,回头对宝玉说:就是老太太想不起我来,你时常提着,好等老太太打发人接我去。
宝玉从小就不喜欢读书,不喜欢学而优则仕的理念,当然有他的道理,但是他有什么志向理想?什么也没有,一辈子就指望着吃喝玩乐了。自己有什么本事?什么也没有。要不曹雪芹:

西江月
无故寻愁觅恨,有时似傻如狂。
纵然生得好皮囊,腹内原来草莽。
潦倒不通世务,愚顽怕读文章。
行为偏僻性乖张,那管世人诽谤!

富贵不知乐业,贫穷难耐凄凉。
可怜辜负好韶光,于国于家无望。
天下无能第一,古今不肖无双。
寄言纨绔与膏粱:莫效此儿形状!

相信这是曹雪芹的真心话。宝玉就是这样一个不懂事的混蛋。宝钗明白,劝他好好读书,不是为了去当官也好,起码可以明白一些道理,宝玉不听,说是混帐话,湘云也这样劝他,他也一样,以为湘云也是俗人。不知道他自己就是一个废物。 连丫鬟袭人都劝他。一样不听。脂砚斋(湘云)看到书里写道袭人劝宝玉而宝玉不听的时候想起了自己劝宝玉也不听的情景不觉放声大哭(“這襲人亦有些痴處:伏侍賈母時,心中眼中只有一個賈母,如今服侍寶玉,心中眼中又只有一個寶玉。只因寶玉性情乖僻,每每規諫寶玉,心中著實憂鬱。【脂砚斋(湘云)蒙側批:我讀至此,不覺放聲大哭。】”)
只有黛玉不劝她,因为宝玉如果飞黄腾达出人头地了,更没黛玉什么事了,黛玉和宝玉一样,卿卿我我清清静静的过个小日子就算了,可以既是这样也不是想来就来的,也需要努力,否则最后就只能混个藤床甅瓦举家食粥了。说白了就是不负责任,逃避责任。人都不是神仙,总要吃饭住房过日子。有次黛玉问过他,宝玉傻乎乎的说,不管怎样也缺不了咱们两个的。结果到最后连粥都快喝不上。宝玉不明白,有他小时候的富贵生活是他前辈的,封为宁国公荣国公。后代呢?贾政没有世袭,世袭的是贾琏他爹,那是长子,只能世袭一个,贾政是老二,他本来是自己要考上去的,结果贾政爹死,皇上听说了,可怜他们家,也给了贾政个官,后来当个建工部副部长一类的差事。宝玉?自己什么本事没有,家里一出事,他立马完蛋。啥也不会。
曹雪芹的祖父,曹寅是康熙的发小,曹寅的妈妈是康熙的奶妈,康熙对他们都非常好。曹寅从小和康熙一起读书,代康熙受过挨打。长大后康熙封曹寅江宁织造,统管从江南给皇上采购南方丝绸制品,后来又加上管盐,还有个任务就当特务,直接向皇上汇报江西形势。这是皇上信得过的贴心人,所以康熙六下江南,四次住在曹寅家。每次接驾,那银子花的跟流水一样。这样也造成了财政亏空,康熙也明白,也不追究。曹寅死前生病得了疟疾,报告了康熙,康熙得奏之后,立即朱批:“今欲赐治疟疾的药,恐迟延,所以赚驿马星夜赶去。但疟疾若未转泄痢,还无妨。若转了病,此药用不得。南方庸医,每每用补济(剂),而伤人者不计其数,须要小心。曹寅元肯吃人参,今得此病,亦是人参中来的。金鸡拿(即奎宁,原文用满文)专治疟疾。用二钱,末。酒调服。若轻了些,再吃一服,必要住的。住后或一钱,或八分。连吃二服,可以出根。若不是疟疾,此药用不得,须要认真。万嘱,万嘱,万嘱,万嘱!”康熙连写四次“万嘱”,又差驿马赶急将药送去扬州,限九日赶到。 估计有历史以来也没有哪个皇帝这样关心一个下属,简直就是对待自己的亲弟弟一样。
第一代总是很谨慎的,富二代往往完蛋。曹寅的后代就不灵了,曹寅在康熙50年去世,儿子接管,这儿子整个是干啥啥不灵的,而且形态猥琐。看上去就不让人待见,这也就罢了,你好好干,也行。可惜,就这德行还特不老实,从江南往北京运货,一路上举着皇商的旗号,沿途敲诈勒索。地方官不管那套,马上给皇上汇报了。就这一件事也就过去,更严重的是,他买来的皇上大典用的龙袍居然掉色, 你干的这就是最最最重要的事情,偏偏就这个你还干不好?用假冒伪劣充数?你糊弄谁也不能糊弄皇上吧?你不要命了?这时候是雍正上台,才不管那套,雍正六年就把曹家抄了。后来又抄一次,从此曹家整个完蛋。金陵四家,一损俱损,全完。树立那个混蛋薛蟠基本上就是曹家后代的原型,也是皇商。林黛玉的爸爸就是管盐的。湘云叔叔的原型应该是苏州织造李煦的两个儿子。李煦是曹寅太太的哥哥。李煦的两个儿子一个叫李鼐,一个叫李鼎。正好应了保龄侯史鼐和忠靖侯史鼎。亲戚关系也差不多,所以湘云应该姓李,苏州人。
前面说了,曹寅在康熙50年去世,曹寅的妻子是李煦妹妹,李煦也是康熙的亲信,他带着曹寅的儿子去面见皇上希望能让曹寅的儿子江宁织造的职位,康熙同意了。李煦家和皇太子胤祀有姻亲关系,就是八王府,可惜的是,皇位传给了四王爷,胤禛,就是后来的雍正,这下子麻烦大了。四王和八王是死对头,雍正一上台,立刻开始整治政敌,雍正元年就把李煦家给抄了,就是说湘云那里第一个倒霉,估计湘云这个时候已经嫁出去了。 但是,娘家被抄,估计湘云在丈夫家也抬不起头来。把加上曹家也实在不成器(红楼梦里都怪到宁国府去了),也实在不懂事,就这样还不小心,还要沿途招摇撞骗授人以柄?实在是傻的和薛蟠一个德行,曹军雍正六年被抄。事情还没完,就在抄曹家的同一年,有发现李煦曾经给八王买过5个侍女,这也成了罪状,李煦再次入狱,后来被雍正流放到打牲乌拉,然后就死在那里了。李煦应该是湘云的爷爷,贾母的亲哥哥。
李煦还为康熙实验新稻种,种了100亩御田,每亩收获四石二斗三升大约一亩地420-430斤,还真不错呢。250年后戚本禹给毛主席试种水稻,就一亩地,收获大约500斤。
李煦和康熙的关系和曹寅跟康熙的关系差不多,都是发小,都是皇家包衣(皇帝家的奴才)。都去当了南方织造。
李煦的一个任务是密报江南情况,一次让人给皇上送竹子,顺便带上密报奏折,结果这个人把奏折丢了。李煦发现后把这个人关起来了,然后报告了皇上,康熙说,你这是密报,不是地方官的正式奏折,丢了就算了吧,把人家放了。(当特务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不要搞大,过去算了)。还有一次李煦犯糊涂,给康熙请安,本来是好事,结果请安后边马上报告说,当地哪个官员死了,给康熙气得,说,这两件事情不能放一起,这是大不敬,你认得几个臭字都跑哪里去了?
雍正一上台,迫不及待的就把李煦家给抄了。怎么会有这么大的仇恨?这毕竟是他爹的好朋友。借口说亏损38万辆银子,其实都都可以从商家追缴回来,只欠一千多两,这根本不是个事,雍正就是不干,扣除家产后,还欠皇上25万两。为此李煦家所有人全部上市在苏州被拍卖, 意思是,你们本来就是奴才。 如果湘云没出嫁,也在这些人里头。上市之后,因为是皇家的事情,没人敢买。雍正没法子,留下奴仆们继续拍卖,李煦家人被押解到北京,家里人都发配为佣人,其中就有让湘云做针线活的婶婶,这位婶婶是旗人,那也不灵,一样去了官人家里做了保姆。婶婶这个时候才29岁。这位婶婶很长寿,活到了乾隆25年,终年62岁。死后主人家给予了她厚葬,也算不幸之中的万幸了。
我们希望湘云根据红楼梦这个时候已经出嫁了,没在被拍卖之列吧。嫁出去了,就不算是李家的人了。这样才保全了后来, 有个安宁的晚年,因为脂批说,说什么脂正浓,粉正香,如何两鬓又成霜?是指宝钗和湘云,说明湘云是活到了老年头发变白了以后。

襁褓中,
父母叹双亡。
纵居那绮罗丛,
谁知娇养?
幸生来,
英雄阔大宽宏量,
从未将儿女私情略萦心上。
好一似,
霁月光风耀玉堂。
厮配得才貌仙郎,
博得个地久天长,
准折得幼年时坎坷形状。
终久是云散高唐,
水涸湘江。
这是尘寰中消长数应当,
何必枉悲伤?

湘云嫁了,而且嫁的是才貌仙郎,说实话,湘云应该是看不上宝玉的,宝玉一天的胡闹,从来没正经的。湘云劝宝玉读书,她自己一定是喜欢有志气有抱负的男子汉,一个年轻有为朝气蓬勃的将军就应该是一个理想的伴侣,也符合湘云那样的豪爽的性格。袭人对湘云说,听说姑娘前些日子大喜啦? 湘云羞红了脸,估计这个时候已经知道自己的君郎是什么样的了,尽管是父母包办(叔叔婶婶包办),那也知道些情况的。红楼里说是嫁给了为若兰,因为湘云有个小金麒麟,宝玉有个大金麒麟,宝玉把这个送给了为若兰,估计那个时候宝玉也早听说湘云和为若兰定亲了。宝玉都觉得合适的,一定不错。这就是为什么宝玉丢了金麒麟后急得跟火上房一样,湘云捡到还给宝玉时宝玉说哎呀可找到了,湘云说,这你以后要是丢了官印可着怎么办?宝玉说,丢了官印事小,丢了这个就要了命了。把这个看的比命还重要的金麒麟给了为若兰?当然是有目的的,就是为了湘云。
为若兰和宝玉这些人不同,他是军人,是个将军,是王孙贵族。
康熙晚年和雍正早年战争还是很多的
1717年 清康熙五十六年 准噶尔策旺阿拉布坦攻占西藏之战
清军击准噶尔之战
1718年 清康熙五十七年 清军援藏喀喇河之战
1720年 清康熙五十九年 清军援藏攻准噶尔之战
清军平定西藏之战
1721年 清康熙六十年 清军攻郭罗克之战
策旺阿拉布坦攻扰吐鲁番之战
雍正元年(1723年)至二年(1724年)清平青海之战  
雍正二年(1724年)三月布尔哈屯之战  
雍正五年(1727年)至十二年(1734年)清平噶尔丹策零之战  
雍正九年(1731年)五至六月博克托岭-和通泊之战  

为若兰估计是婚后不久就去打仗,拼死疆场,马革裹尸了。本来想和为若兰地久天长的,可惜没能如愿,丈夫为国捐躯拼死沙场,而湘云自己因为这场婚姻也躲过老家被抄家人被贩卖流放的结果,也算万幸了,这就是命运,终久是云散高唐,水涸湘江。这是尘寰中消长数应当,何必枉悲伤?

多年之后,宝玉在几间破土房(门口贴个字叫“悼红轩”)一边喝粥(没别的吃的)一边写出了红楼梦,“批阅十载增删五次”,手稿给湘云(脂砚斋)审阅。无湘云的才华,写不出脂批。
脂砚斋, 从名字上看,脂,胭脂,一定是女性,砚,砚台,一定是读书人。斋,自然是小屋,有胭脂,有砚台的小屋,那么屋子的主人一定是位女性。这是一位成年的女人。一般书斋应该是男主人的,除非男主人不在了,(比如战死了)。
脂砚斋,应该是湘云。
还有一个地方说明脂砚斋是女人。 红楼里:“寶釵也忍不住笑著,把黛玉腮上一擰,【甲戌側批:我也欲擰。】”, 如果不是女的而要拧黛玉香腮那一定是流氓了。
脂砚斋一边读着红楼,一边回想着过去的情景,一边跟着书中描述的情景流泪。黛玉为宝玉流泪,她也为宝玉流泪。
湘云话多,脂砚斋话一样多,看脂批红楼就知道了。
雪芹没有完成这篇宏伟瑰丽流芳百世的杰作就泪尽而逝了,湘云边批边流泪。
曹雪芹据考证是1764年去世的,如果雍正抄家的时候是17岁 (结婚了),时间是雍正5年,1728年,那么曹雪芹去世的时候应该是1764-1728+17=54岁。
而脂砚斋在1774年甲午还在批书,就是说湘云比宝玉多活了至少10岁,算湘云比宝玉小一岁,湘云应该活到了60多岁,估计50多的时候头发白了,要不曹雪芹不会说她们两鬓白霜。
周汝昌喜欢湘云喜欢的不得了,非要把湘云和宝玉往一起凑合,说他们后来结成了夫妻,实在是俗套。
湘云嫁给了为若兰后,就是为家的人了,尤其是如果生了孩子之后,想想贾母在贾家的地位。那就是后来湘云在为家的地位,干嘛没事去嫁宝玉,宝玉穷的底儿掉,天天喝粥过日子,湘云如果丈夫死后,家境不是太好也不至于太差,否则也没有时间和闲情去那么详细的批红楼梦了。
脂砚斋:
萬種豪華原是幻,
何嘗造孽,
何是風流?
曲終人散有誰留,
為甚營求?
只愛蠅頭!
一番遭遇幾多愁,
點水根由,
泉涌難酬!

她还能随笔写下优美深情的小诗,功力不在雪芹之下:
知己最難逢,
相逢意相同。
花新水上香,
花下水含紅。


(待续)
照片
公开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美国名厂保健品一级代理,花旗参,维他命,鱼油,卵磷脂,30天退货保证.买百免邮.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7: 报忧:12月外储再降逾400亿美元 再降将
2017: 美国务院发言人柯比即将离任 被记者嫌弃
2016: 牡丹峰乐团12月15日突然离开中国,而这
2015: 突发新闻照片: 巴黎恐怖行动
 
Jobs. Contact us. Privacy Policy. Copyright (C) 1998-2019. CyberMedi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