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世界商讯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首页 |
 
版主:x-file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观察者网一周军评:美国要退中导条约,可怕吗?
送交者:  2018年10月21日06:09:42 于 [世界游戏论坛] 发送悄悄话


  • 施洋

    施洋外交与军事观察者,独立评论员

  • 席亚洲

    席亚洲独立军事评论员,IT业观察者

2018-10-21 08:20:53字号:A- A A+来源:观察者网
关键字:中导条约美国退出中导条约AG600中程弹道导弹鲲龙中程导弹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席亚洲 施洋】

本周军事新闻的第一条大事,可能就是美国总统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称,特朗普将于下周通知俄方,美国将退出《中导条约》。这意味着冷战遗留下来的美俄核平衡体系被抽掉了一根栋梁。这是否会带来新一轮核导弹军备竞赛呢?10月20日上午,我国自主研制的大型灭火/水上救援水陆两栖飞机“鲲龙”AG600,在湖北荆门漳河机场成功实施首次水上试飞任务。习近平主席亲致贺电,也确实能说明某种程度上的地位重要。

冷战阴魂不散,死灰是否复燃?

“中导”退群

《中导条约》是美苏1988年签署的,这个条约要求双方废除所有射程500-1000公里的中短程导弹和1000-5500公里的中远程导弹。不过这份协议的内容并未涵盖海上战舰发射的导弹,到1991年,美苏两国共销毁了2692枚导弹。

《中导条约》也是冷战末期,美苏两国一系列限制弹道导弹核武器协议的起始,随着其签署,双方又签署了《第一阶段削减战略武器条约》,对洲际导弹、战略轰炸机、核巡航导弹、核弹头部署数量等都进行了大规模削减。冷战结束后,美俄双方又签署了《削减进攻性战略武器条约》和《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

这一系列条约,再加上此前(1972年签署)的《反导条约》,构成了维持美俄核平衡的条约体系。

2001年12月13日,美国总统布什向俄罗斯发出通知,将退出《反导条约》,在条约规定的,一方退出时需提前六个月通知对方的要求,这一条约在2002年正式停止执行。美国随后成立美国国防部反导局,正式开始研制部署国家反导系统。

如今,美国已经在阿拉斯加格雷利堡基地、和加利福尼亚范登堡基地部署了44枚GBI反导导弹。能够对从东、西海岸和北极方向来袭的中远程和洲际导弹实施中段拦截。

俄罗斯方面作为回应,近年来一方面加强突破反导系统新型武器的研制,另一方面对莫斯科部署的A-135反导系统进行升级,近年来连续进行了新型反导导弹的试射,力图使其拦截能力从原来的的末段拦截拓展到中段拦截。(莫斯科反导系统是根据1972年反导条约允许保留的系统,只不过美国原本与之对应的“冲刺”导弹没有正式服役)

由于《反导条约》中所规定的反导系统本来就是一个技术难度极高,其由于美俄反导系统部署拦截导弹和系统同时拦截来袭目标能力,以及拦截效率的问题,实际上双方都心知肚明,这套系统对于洲际弹道导弹来说,拦截效率是个“玄学问题”,尤其是碰到大量来袭的洲际导弹,基本是杯水车薪。所以它对于美俄限制核武器条约体系的影响相对还小。

换句话来说,由于技术条件限制,《反导条约》失效后的“无条约时代”,双方实际上仍然因为技术原因,不可能迅速发展出改变国家间战略平衡的反导系统来。

那么,如果特朗普按布什当年先例,通知俄方退出《中导条约》,那就意味着美俄两国的中程导弹发展的主要法理限制就此宣告失效。

苏联的SS-20导弹在废除中导条约后全部销毁了

中程导弹在美俄两国都是有着深厚技术积累,事实上可以说双方都有大量现成技术的武器装备。

别的不说,美国多种商用固体运载火箭,随便拿一种出来,进行一下改进,就可以作为中程导弹装备。至于机动发射技术,当年“侏儒”导弹就已经有了完整的技术基础,稍加改进,就相当成熟。

或者说,对于掌握先进的机动式洲际导弹技术的国家,迅速研制中程导弹,难度当然并不大。

“侏儒”导弹拥有外形独特的发射车

所以和反导系统不一样,在《中导条约》失效后,美俄受到的主要限制,或许更多的是在经费上,而不是技术上。

我们已经看到,特朗普前几天刚刚宣布,下一财年度的军费将控制在7000亿美元以下,这已经引发美军各大军兵种的恐慌,毕竟他们刚刚拟定了未来十几年“应对大国竞争”条件下,大把撒钱,搞“大跃进”的计划,特朗普却突然表示要削减军费,这让他们如何是好。

废除《中导条约》在欧洲和亚洲将会产生双重的麻烦。

一方面,美国这次废除《中导条约》嘴上喊着的,是为了应对俄罗斯“违反中导条约”,而俄罗斯目前所谓“违反中导条约”的主要装备,是“伊斯坎德尔K”巡航导弹,实际上也就是通过“伊斯坎德尔”的发射车, 来发射“克拉布”(口径)巡航导弹。(此前另一种受到美国谴责的Rs-26导弹已经因为俄罗斯改为研制高超洲际导弹技术,而被放弃)

这其实对于欧洲的战略平衡,影响不大,天平不会因为这几枚巡航导弹而更偏向俄罗斯——当你的空军连F-35都对付不了的时候,多几枚巡航导弹意思真的不大。

美国真正试图用中程导弹对付的,其实是中国,中国如今已经拥有大量的中程导弹,而且这些导弹越来越精确,已经有一部分具备高超声速滑翔技术。随着未来东风-17、东风-26带滑翔弹头型导弹的大量装备,美国部署的THAAD战区导弹防御系统将会失效。那么这个时候,美国唯一能想到的“对抗”方法,自然是用中程导弹来进行反击。

但问题是,我们之前已经说过多次, 东亚的自然地理条件就限制了美国反击导弹的部署。因此这种部署并不能改变美国的被动态势。

但是美国为了在亚太部署中程导弹,退出《中导条约》,肯定要引发俄罗斯增加部署针对欧洲的中程导弹的问题,因为毕竟中程导弹便宜又容易核常兼备,当年《中导条约》签署前苏军在中导系统部署数量方面也是占优势的——真正提意见的,是被双方中程导弹当靶子的欧洲人……

那么这次如果俄罗斯增加中程导弹的部署,那欧洲自然要炸锅,那么美国就不可能仅在亚太地区部署中程导弹,而是必须考虑在欧洲增加中程导弹, 以兑现自己给欧洲的安全承诺——当然了,特朗普也可以来个甩手不管,你们欧洲人自己的事儿,自己想办法解决去吧……

那样对于美国的国家信用,损害可就更大了。

总而言之,从理性的角度来看,退出《中导条约》对于美国来说不划算,但显然现在特朗普的很多决策都谈不上什么理性了。在这种情况下, 欧洲人很可能只能再次自认倒霉。

至于中国这边,我们只要按部就班,把正在研制的几种新型中短程、中远程弹道与巡航导弹,以及新的高超声速导弹的研制、部署工作落实,就很足够了。

或许对美国来说,尽早搞出一个“高超条约”才是正路

美国要搞无条约军备竞赛,那咱们就跟他一起搞嘛,反正拼生产能力,咱们也不虚嘛。

有朋友表示,和2015年美国放话要退出《中导条约》时相比,这次我国军控界到是显得很淡定。一方面,当年咱们就论证过,得出可美国和我们搞中程导弹军备竞赛必败无疑的结论;另一方面,今天中国军控界的思路也正在突破旧的窠臼。你看这次放狠话的博尔顿,2001年也是美国的军控谈判代表,在当年关于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核材料等的谈判中,表现就十分强硬——不过我想,这个说话细声细气的小老头儿似乎搞错了一点,当年的美国,那是可以凭着拳头说话的,你的强硬是有底气的,而今天……

当然了,或许这位被切尼一手提拔上来的军控专家,并没有那么深刻的思想和长远的见解?有人认为这位至今仍坚持出兵伊拉克是正确决定的国防事务助理是“冷战活化石”——我说不是,博尔顿恰恰没有在冷战期间干过什么事儿,他其实是美国前20年马放南山也能称霸全球时代的化石——那我们就看看,现实世界和这位傲慢老兄的想象究竟会有多少差距吧。

鲲鹏展翅,九万里

10月20日,我国自主研制的大型灭火/水上救援水陆两栖飞机“鲲龙”AG600,10月20日上午在湖北荆门漳河机场成功实施首次水上试飞任务。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致电表示热烈祝贺。作为航空工业的一项新的成就,“鲲龙”AG600能够获得如此高的待遇,也确实能说明某种程度上的地位重要。

起飞瞬间

我国虽然在上世纪70年代就开始研制,并在上世纪80年代中期定型了水轰5这样一款大型水上飞机,但由于当时的技术水平有限,加上航空工业部在项目后期对于项目的消极态度。在水轰5完成研制并且交付首批飞机之后,对于水轰5的后续改进和继续发展并不热心,中国的水上飞机在一些关键领域也就一直有了不少遗憾。这些遗憾中的不少,直到“鲲龙”AG600研制出来,才真正得到解决。

水轰5虽然在飞行操作上整体中规中矩,但在最初规划时是一款单纯的水上飞机,其飞行起降过程都要在水上进行,而在飞行前后,其起飞整备工作和着陆后的检修都要到岸基航空站进行。虽然这样的设计大大便利了飞机在有沿海甚至没有机场的海岛地区的运用,但也限制了飞机在内陆的运用。在很多地方,寻找水上飞机所需的足够宽阔还有一定深度的水面反而更难,因此该机没有办法在普通的陆地机场起降,在某种程度上也限制了其使用范围。

针对这一点,“鲲龙”AG600在研制之初就强调该机的水陆两栖功能,相比水轰5比较脆弱,仅能支撑飞机在地面转运的机轮,“鲲龙”AG600的起落架整体更大,结构强度也更高,能够适应飞机在地面机场的起降。“鲲龙”AG600的首次试飞就是在陆地上进行,这也使得该机可以机动的范围更大,在执行诸如森林灭火这样的任务时,前出到更多的地区执行任务。

水轰5研制的时候,由于国内没有合适的动力系统,最终选择的是运-7系列使用的涡桨5甲发动机,这款动力是国内当时能够提供的能够国产的动力较大的涡桨发动机,但其持续功率只有1901千瓦,最大起飞功率也只有2317千瓦。对于一架最大起飞重量45吨的水上飞机来说,这样的动力水平是有所不足的。国内长期用于和水轰5进行比较的日本新明和PS1水上飞机的最大起飞重量也有43吨,但其配备的T64-IHI-10J涡桨发动机的单台功率就有2605千瓦。

较小的发动机功率也影响了水轰5的载重量,该机平时的载弹量只有3吨,最大载重也只有6吨,这在该机作为反潜巡逻机时问题不算太大,但在作为灭火机吸水的时候却是十分关键,毕竟几吨水在天上一撒就是一个覆盖区,能够带的水量少,也就意味着灭火的效果差。

相比之下,“鲲龙”AG600使用的是起飞功率3125千瓦,额定功率2700千瓦的涡桨-6发动机,未来还有潜力升级动力更强劲的涡桨-6C发动机,动力上的提升使得“鲲龙”AG600在相比水轰5空重变化不大的情况下,起飞重量增加到53.4吨,作为灭火机时可以携带多达12吨的水,其用于灭火时的效能成倍提高,而作为海上救援和在复杂气象条件下水上起降的能力也顺便提升。

作为当代大型水上飞机里面比较先进的型号,“鲲龙”AG600在海上救援和消防灭火等领域有着广阔的用途,对于中国强化在南海提供各种公共服务能力有着很大的作用,不过对于许多军迷设想的军事用途来说,解放军目前的海军作战体系中,可能已经没有“鲲龙”AG600的太多空间。当年研制水轰5的时候,海军设想的是让水轰5 同时执行海上巡逻反潜和航空反舰作战的任务,但这两项功能因为配套的616反潜鱼雷和鹰击-1反舰导弹都没有研制成功,最终也只能流于设想。

AG600进行高速滑行试验

不过从水轰5到“鲲龙”,40多年时间可谓是白云苍狗,当年人民海军在航空反潜和反舰领域几乎是一篇空白,而如今,歼轰-7、轰-6系列早已经成为海军航空反舰的主要力量,高新6号岸基反潜巡逻机也在这几年开始批量列装海军部队,水上飞机虽然有可以在海面起降的优势,但由于水密性的需要,水上飞机无法在机身下开大弹仓,在机翼下吊挂武器也会因为上单翼结构导致挂弹不便,加上涡桨动力的飞机飞行速度有限,从这个角度看,将水上飞机用于直接的一线作战行动并不是那么合适。

至于将水上飞机改为特种用途的飞机的做法,理论上倒是存在着一些可行性。网上也经常流传着诸如让“鲲龙”AG600改装成水上预警机,伴随和支援航母编队出海作战这样的特别设想。这多少是对水上飞机的运用有一些个误解。

尽管依托预先设置好的外海加油补给船只或者岛屿基地,水上飞机能够比一般的陆基飞机更容易在海上持续作战,为水上飞机加装机载预警搜索雷达也没有技术上无法克服的障碍,但对于已经有成熟的陆基预警机的中国海军而言,这样做是否有必要,其实值得怀疑。

原因很简单,在当代的航空技术条件下,为岸基飞机增加空中加油设备并配属空中加油机进行支援,无论是技术复杂程度还是实际运用的灵活性,都要比费时费力地预先布置海上加油点更有操作性。

在中国海军航空母舰已经确定要采用弹射器,舰载预警机研制也全面步入正轨的今天,为远洋航母编队的预警专门研制水上预警机并装备与其配套的远海补给系统,显然是有些舍近求远了。

当然这并不是说水上飞机就已经毫无用处,在南海中国大陆有人员驻守的7个岛礁中,只有3个有机场,在西沙的22座岛屿中,也只有1个有机场,对于大量远离大陆,没有机场,也很难通过直升机直达的岛礁来说,可以直接起降,无须额外准备的水上飞机无疑是最为快捷的交通工具。比起传统的通过交通艇从有机场的岛礁传递人员物资,或者等待慢速的船只来运送货物,使用水上飞机无疑都会让整个流程大大加速。

当然,作为一种用途上虽非军用,但公共服务意图十分明显的机型,指望一款大型水上飞机能够收到纷至沓来的订货或者在民用市场上大放异彩,这本来就不是特别现实的想法,但对于中国来说,拥有一款帮助中国完全掌握船身式水上飞机所有关键技术,且对中国在南海等地区利益大有帮助的水上飞机,无疑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美国名厂保健品一级代理,花旗参,维他命,鱼油,卵磷脂,30天退货保证.买百免邮.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7: 耐心点看完这个,纯粹的风险投资评估,
2017: 普京说俄罗斯密切关注中共十九大
 
Jobs. Contact us. Privacy Policy. Copyright (C) 1998-2015. CyberMedi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