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世界商讯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首页 |
 
版主:x-file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秦始皇焚书坑儒非常棒!尚书老子历史上最大的造假(ZT)
送交者:  2018年07月05日00:26:25 于 [世界游戏论坛] 发送悄悄话



  真正的历史是,甲骨文和西周金文。里面的中国人残酷而真实。比如武王伐纣,直接屠杀了17万多人。要知道那时候中国的人口上限估算最多七八百万。而真实记录的逸周书秦朝的时候,并没有被毁。比较忠实记录历史的春秋,也没有被毁。在上古时代的人,根本就没有仁政的概念。比如周武王讨伐商纣王。历数他的罪状,无非就是,不信任亲戚,那种小人其实是奴才,还有就是不敬上帝,就是不给自己的祖先上更多的人牲个祭品,还有道家编造的所谓炎帝,黄帝。考古史上根本就无法证实。尧舜勉强扯到陶寺遗址,还有点依据。道家本来就是战国时候不服儒家的另一伙人。伪造历史到没边了。孔子就是欺负当时的人,已经绝大多数看不懂金文。于是有根据的,胡说八道。编的历史大概跟三国演义,水浒传差不多。胡说什么先王是怎么怎么仁政,你们这些人是怎么怎么残暴?而秦始皇让人看到,上古时代的真相。虽然说,秦始皇时代的人比较苦,可是比起上古时的人,已经算是很好了。对这些造谣惑众的儒生方士必须以武力镇压。到今天也是一样的。


  另外,所谓的周公东征。是商纣王征东夷的继续!而西周只不过是一个尊奉共主的城邦联盟。远没有历史书描写的那样强大,它比起后世的统一王朝来,差的很远。当时的鲁国齐国陈国,燕国,随国邢国晋国,基本上就是西周的边界了,而且这些城邦之间,实际上是靠奢侈品(青铜玉石朱砂食盐等)商贸来维持的。在他们中间,夹杂有很多那些,所谓不加入这个联盟的。夷狄城邦,甚至引发了其他的很多联盟,跟他们这个联盟对抗。商也并没有灭亡。直到西周晚期的时候。孤竹国令支国渔国邶国组成一个强大的,北殷联盟,跟西周对峙

  前几年有的拿清华简来否定,现在流传的尚书版本,其实在战国的时候,甚至在尚书一开始出来编撰的时候,他就是伪书!而且各家各派根据自己的政治需要来攻击别的派别。儒家至少分为八种。每家都说自己是孔子的真传人。然后呢。墨家又有自己一套体系,也是伪造的。道家就更加无耻了,把自己的体系追溯到炎黄,然后用它来否定儒家。

  实际里面反映的绝大多数都是,西周中晚期的,社会形态和意识形态,还有当时的国际形势,所谓15国风,是当时的十几个强国。和我们想象的相反,实际上当时的国际形势一百多年就会发生一次重大变化,一些古代的强国没落了,或者被人冒名顶替了。比如韩国和魏国在西周时代,就是强大的诸侯国,但是他们在春秋早期就被晋国灭掉,并且改封给自己的家臣。在古代那种环境下,用这种,诸侯城邦联盟的形式,是比较有效管理的。下面我要说一个事情,就是关于武王伐纣,还有周文王的,为什么有这么多儿子?

  孔子作为承前启后的人物,其实他对上古历史应该是,稍微有点清楚的。在他活着的时代,秦国依然流行大规模的殉葬。当然宋国和杞国早就已经失去了文化传统。不过一直到项羽生活的时代,杀人盈城盈野那仍然是一种常规操作。虽然在口头上,大家都不赞成这样做。刘邦刚起兵的时候,也是个屠夫。当然他后来知道郑智安玩的作用了,毕竟中国的社会形态在改变。

  打神装这种传统文化实际上是潜藏在人们心中的恶魔。前不久一个核电站工程奠基,因为请道士作法,而被查处。因为工程的巨大不确定性,使得他们宁可用这种方式来买个心理安慰。实际上在古代,这种做法太正常了。甚至在香港清理一个清代古建筑的时候,都发现下面埋的幼童人骨。

  比如我们历史上流传的那段佳话,什么周武王灭商纣王之后,下车伊始。先是大封诸侯,这件事情应该是存在的,但是怎么理解呢,实际上就是,先用一个虚有的头衔去招抚各地的割据势力。但是考古发现,商王大墓在西周初年的时候,就已经被盗掘了。洞直接从墓顶达到主墓室,尸骨被砸毁。放上一个横死的小孩尸体厌胜。有些地方还发现了西周初期的挖墓工具。说什么封比干商容之墓?大家当一个笑话就好。

  中国的可信历史(古代记载能够对的上号。),始于陶寺遗址(尧都平阳)。这一点尚书还算比较诚实的。实际上这一带地区一直都有人类频繁的活动。虽然尧舜时代残酷而野蛮。他们的朝代更迭也符合,竹书纪年的记载,互相逼迫。但是这是之后几百年最辉煌的时代了,之后几百年,整个中国文明都处于一种衰退的状态,气候恶化,经济倒退,人口下降,从所谓的太康失国一直到盘庚迁殷。。尧部族被迫让位,然后被驱逐。舜族在经历了几代统治者之后(六座大墓)。最后被底层的起义者推翻。一场惨绝人寰的大屠杀,所有的王室成员,尸体被扔进垃圾堆。大墓也全部被盗掘,并且尸体被砸毁。但是从此之后,陶寺元气大伤。中国最早的历法就是始于那个古观象台。

  • 传说中的尧舜禹时代。中国的核心是在于黄河中游两岸。可是到了太康失国以后,中国的中心转移到了伊洛盆地和太行山前冲积扇,而在东方,则是岳石文化松散的东夷部族。他们由于自然环境相对优越,所以长期并没有什么统一的必要。

  以公元前2500年前后作为龙山时代的开始,仍然是目前较为合理地选择。


  其一,从黄河、长江乃至辽河流域的文化演进节奏来说,公元前2500年前后的确是一个颇为明显的变化节点。庙底沟二期文化、案板三期文化、常山下层文化、庙子沟文化、小河沿文化、大汶口文化、良渚文化等典型的考古学文化均结束于这一节点前后。显示出大范围的变化同步性。


  其二,前文归纳出的所谓龙山时代的诸多共同点,只是在公元前2500—前2000年前后有着高度的一致性。诸如磨光黑陶与灰陶、细篮纹与方格纹、空三足器、夯筑技术与白灰面加工技术在大范围的流行,城堡与暴力冲突现象的普遍出现,等等,较之庙底沟二期文化阶段显示出更大范围、更高程度的一致性。

  其三,从社会演进的特点看,公元前3000年前后或稍早,虽然在辽河流域的红山文化、环太湖地区的良渚文化中出现了社会复杂化加剧的现象,但按照李伯谦先生的看法,二者主要是以神权为主导的一种阶层社会。这种社会不仅具有非稳定性的特点,而且易造成社会财富的极大浪费,其脆弱的文明最终走向消亡(李伯谦《中国古代文明演进的两种模式——红山、良渚、仰韶大墓随葬玉器观察随想》,《古代文明研究通讯》总第三十八期,2008年;《文物》2009年第3期)。而在公元前2500年前后,黄河中下游地区以祖先崇拜为核心、以血缘关系为纽带的“古国”或“邦国”纷纷登场,呈现出邦国林立的局面。

  在陶寺遗址晚期的100年里,城墙被扒毁,中期大墓和中型墓被捣毁,宫殿被破坏,观象台被平毁,灰坑中有残杀的数十具人骨与建筑垃圾、手工业垃圾和生活垃圾共存,带有明显的政治报复色彩。典型的是还出土一具35岁左右的女性完整骨架,她被折颈残害致死,并在阴道部位插入一件牛角。这足以说明陶寺晚期的统治者在推翻了中期政权后,采取了极端的政治报复行为

  综上所述,我认为实际上是在少康后夏朝。为了证明他们的道统合法性所采用的一种,把自己的族系联系到上古的治水大神禹身上。然后又用夏启来证明自己,世袭的合理性。但是从商族来说,他们是拒绝承认,这个传说的。他们认为自己跟夏部族是平起平坐的。所以他们自己有另一套系统。他们也说自己的某个祖先也是治水的大神。后来这种历史错乱还发生了很多,后代的历史中,我会慢慢论述。

  东赵遗址位于郑州西郊的高新区,东距郑州商城遗址约14公里,北距大师姑城址约7公里,东北距小双桥遗址约9.5公里,西距荥阳关帝庙商代晚期遗址不到2公里,处于夏商文化分布核心区域。2012年10月,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与郑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对其进行大规模考古发掘,发现大、中、小三座城址,清理出城墙、城壕、大型夯土建筑基址、疑似祭祀坑区、灰坑、窖穴、水井等重要遗迹,出土了丰富的陶器、石器、骨器等夏、商、周时期文化遗物。2015年1月4日,在东赵遗址再次发现大、中、小三座“叠套”在一起的古城里,并发现“中城”存在“婴儿奠基”现象。

  新砦期到底介于什么时期?这一考古学上的文化分期得名于新砦遗址,它位于河南省新密市东南18.6公里的刘寨镇新砦村,包括今梁家台、苏沟、东湾和煤土沟四个自然村的大部分区域,是嵩山周围大型史前聚落之一。由于其年代在龙山时代和夏文化之间,所以,考古学称之为“新砦期”。“新砦期文化”尽管有着承上启下的特质,但在考古界有很大争议。有学者认为,不存在新砦期文化,因为只发掘到新砦遗址一个遗存,而且没有证据证明新砦期文化有直接的承上启下关系。直至东赵遗址的发现,再次证明了新砦期文化并非个体存在,更重要的一点是,东赵遗址充分证明了它在龙山文化和二里头文化之间的承上启下关系。

  破解二里头遗址传承关键在于伊尹

  在竹书纪年里面。说是伊尹通夏桀原配妺喜

  那么这个伊尹,很可能他本身就是夏文化的一个,中层人物。传说中,他也是出身低微的。本没有资格去问鼎,你说他引进了,商族的汤。这解释了一个问题,二里头文化,一直传承到,之后几十年。

  • 让人毁三观的竹书纪年,我认为更接近历史的真相。有人用殷墟甲骨文里面,对伊尹的隆重祭祀来驳斥这种说法。事实真相是什么呢?驱逐了夏桀之后伊。伊尹成了一个强大的诸侯。但是他并不是诸侯的领袖。后来他废掉太甲想自己成为领袖为太甲反杀。有一个最近的例子,天王杀东王。但是又搞了个东王升天节。考古学上发现这种双都延续了很长时间。实际伊尹后人势力很大,他们一直统治着二里头。太甲也只是在形式上领导他们。一直到太戊在位的年代,二里头才最后衰亡。在太戊厉不久,商王朝遭到了来自东方岳石文化兰夷的强有力挑战。可以说,商王朝吃了败仗退回河北,不能用中央集权的王朝去理解上古时代的。

  在中国的历史叙事中,都是把后羿寒浞,列为乱臣贼子。但是考古学上的真像是后羿东赵遗址也是夏文化早期的一个重要元素。中华文明就是在这种交流碰撞中不断的深化,升华的。中国的历史永远都是由几条主线,而我们的正史,所谓不语力乱神怪,实际上就是在抹杀这种东西。

  • 这个问题其实一直困扰着后来的中国人。比如以曹魏还是以蜀汉为正统,在历史上就引起了无数血腥的争斗。匈奴刘渊,西魏南宋。显然都是以蜀汉为正统的。小说三国演义也是反映这种历史观。资治通鉴就以曹魏为正统。

  这两天网络上一件很震动的事情就是朱明了基因出来了。

  •  

  • 历史上的少康,据说是一个农民。这场发生在上古时代的农民起义,我们不知道它的细节。那是孔子无意中透露了一些东西。

  •  

  • 南宫适问于孔子曰:“羿善射,奡荡舟,俱不得其死然;禹稷躬稼,而有天下。”夫子不答,南宫适出,子曰:“君子哉若人!尚德哉若人!”


  然战国之权变亦有可颇采者,何必上古。秦取天下多暴,然世异变,成功大。传(荀子版左传)曰:“法后王!”,何也?以其近己而俗变相类,议卑而易行也。学者牵于所闻,见秦在帝位日浅,不察其终始,因举而笑之,不敢道,此与以耳食无异。悲夫!余于是因秦记,踵春秋之后,起周元王,表六国时事,讫二世,凡二百七十年,著诸所闻兴坏之端。后有君子,以览观焉。

  宋镇豪《夏商社会生活史》(上、下册,2005年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甲、金文中地方族落组织或基层地缘组织总数超过700个以上,按8200余人的平均人口规模数计之,这部分的总人口数约略580万人左右。再合上述方国人口180万和下节所估商王邑人口数万至十余万人,则晚商人口总数约略近780万人。较之商初400-450万人的人口总数,大概净增率为73.33%-95%。


  《逸周书·世俘》云:“武王克商,遂征四方,憝国九十有九国,馘磿亿有十(七)万七千七百七十有九,俘人三亿万有二百三十,凡服国六百五十有二。”这则史料的几个数字值得注意,一是或灭或降国族数为751个,与甲、金文中方国、方伯、诸侯包括地方族落或基层地缘组织名共约872个,比较接近;二是被杀被俘者为四亿八万七千余人,按《尚书·洛诰》:“公其以予亿万年”。传云:“十万为亿”,是人数为48.7万多人,约为上估780万的晚商全国总人口数的1/16,国家倾覆,战争残酷和民人遭殃可以想见。这则史料应该说是可信的

  中古中国的门阀大族主导了中国数个世纪,关于他们在十世纪的完全消失,长期以来困扰着历史学者。在本书中,谭凯利用新的数据手段分析了大批量的史料,解开了他们消失的谜团。他通过所掌握的地理信息系统(GIS)和社会网络分析手段,系统地探究了近数十年前出土的数千方碑志,其中大部分从未被学者研究过。谭凯广泛地采用了摘自墓志、散文和诗歌中的轶事,来丰富其论证,从而将一千年前的男女形象变得鲜活起来。


  《中古中国门阀大族的消亡》揭示了在七至八世纪的社会、经济和制度变迁下,唐代门阀大族比我们之前所认为的更加成功。只有在880年黄巢占领长安后伴随而来的三十年大动乱时期,他们的政治影响力才因大范围的肉体消灭而崩溃。唐朝并非亡于安史之乱,而是因黄巢叛乱造成的政治精英(肉体和精神)的彻底消灭而无法复辟。

  在周文王生活的时代,商朝是天朝大国,而西周是蛮夷小国,所谓的周易其实是筮草算法,来简易的代替商那种复杂精密的钻烧龟甲卜法,而且连西周人自己都很清楚,甚至到了春秋时代都是这样,他们认为龟甲卜法比周易要精密的多,因为这件事情就明确的记载在左传里面

  《左传》中记载晋献公准备娶骊姬做夫人,于是用龟甲占卜,结果却是不吉祥。于是又用《周易》蓍草占卜,结果大吉。晋献公非常想取骊姬,便说便遵从《周易》多的指示。然而,主管占卜的官员便反驳道:筮短龟长,不如从长。他认为《周易》所说不准,应该以龟甲所占为准。当然胳膊拧不过大腿,晋献公没有采纳。后来骊姬陷害太子,引发诸子争位。似乎证实龟甲所示。我们此处不想讨论哪种卜法准确,而是想探究一下为什么那时候的人认为“筮短龟长,不如从长。”

  原因可能是乌龟为动物并且出于南方,中原地区不易获得,因此把龟视为灵物,占卜之上选。殷墟卜辞便以龟甲为主。周人祖先兴起于西方小部落,虽然也有所谓宝龟,但不如蓍草易得,于是他们不得以随地取材。相对于龟甲占卜,周人便认为用蓍草占卜太草率了,不如龟甲正式,因此比较看重龟甲占卜,虽然《周易》乃文王周公所作,却不常用它来占卜。

  回到历史的现实,仲丁到祖乙,商朝的大患兰夷,在考古学上被证实是岳石文化里面的尹家城类型。大家看了半天,其实发现用我们今天的人的眼光来看。上古人实际上是在螺蛳壳里做道场。当然商早期势力范围,也延伸到湖北盘龙城。这种类似于殖民据点。是为了保证铜资源。

  从二里头一直到郑州商城,形成了最早的中国有传承的王权国家。体现在建筑历法占卜礼器,在它的周边都是一些很松散的,部落联盟。他们有考古学上的存在,甚至很强大。但是没有强大的王权组织,最后被逐个击破,但是这个历史阶段持续了很长的时间。一直持续到春秋

  所以在武丁时期的甲骨文里面,一共攻打过81个方国。不仅强迫他们缴纳那些特产资源。而且还要他们,上供人牲,如果不上供的话,那么就直接去收人头。在当时甲骨文记载里面好像是打遍天下无敌手的存在

  不过近年来发现的战国楚简,似乎戳破了这种打遍天下无敌手的谎言。因为里面记载的楚国的可以追溯的祖先,是盘庚的孙女婿,不过呢,他们是抢亲的。

  楼主,上古有没有鬼神之说,就是那种算命,我想知道算命大概什么时候开始,我一直都不相信鬼神之说,可是身边的人都很相信。

  附带说一句,遗传学界现在一般都认为殷商的基因就是孔子f3555。C2南支它的分岔结构,高度符合于商朝与宋国的历史。  我们要理解的,所谓的夏王朝,他实际上是被巫师所控制的世袭酋长,大家理解西藏的历史就行了。孔甲好龙的传说,它的实质是孔甲想用龙神的崇拜,来取代巫的崇拜,但是我们对于夏王朝的具体情况不了解。就被巫师阶层的代表伊尹勾结外来的入侵者商颠覆,这就解释了二里头文化一直存在到历史传说的商朝早期。然后就是伊尹家族和商王家族的斗争,这就表现为当时两都并立。同理少康所建立的后夏。其实和传说中大禹建立的那个大夏并没有直接联系。他只不过是为了推翻东夷的入侵者后羿寒浞寻找的理由。证实它的高贵血统,但是一直都被巫师控制。考古学证明。新砦,东赵遗址那种夷夏文明融合的,才是二里头夏文明的先声

  在陶寺文明灭亡以后,实际上一直到殷墟出现以前,中国的历史都是处于一个满天星斗的时代。说的不好听,它就是东周列国时代。如果不是中国的历史记载有一个东周,我们发掘东周洛阳遗址,也会认为它是不足道的小国

  所谓的夏文明他的影响力是很有限的,也就是河南中西部,陕西东部山西南部的那一点点可怜地方。东夷岳石文化。西羌文化。河北南部的先商文化。根本就没把他当一回事。

  如何理解商王太戊的时候,所谓的伊尹的后人,还有巫贤辅政?实际上商王太戊,他并不是长子。然后他的儿子仲丁本来不该继位,应该由长房即位。实际上就是巫师集团为了防止商王家族消灭它们,而弱化商王家族。就发生了历史上所谓的九世之乱。到了武丁时期,他又想重新的让自己家族取代巫师。到最后面几位是全面的压制的巫师集团。是巫师集团勾结西周推翻殷商,是周公最后消灭了巫师集团。把他们剩下的人分封给诸侯管制起来。

  如何去理解,殷商以及之前时代的人的思想状态?其实有一个很现实的版本就是墨西哥。

  卡翠娜骷 髅头是墨西哥刻版画家伺塞·瓜 达卢佩·波萨达于1913年所创造 的角色。卡翠娜通常有纤细的身 段,并穿着华丽的女装,不过全 身都是骨头,不了解的人会把她 和死亡圣神混为一谈。

  应该说墨西哥有浓厚的死 亡崇拜文化,曾荣获诺贝尔文学 奖的墨西哥作家奥克塔维奥·帕 斯说过, “墨西哥人从不避讳死 亡,把死亡挂在嘴边;他们调侃 死亡、亲吻死亡、庆祝死亡、与 死亡同寝”。墨西哥人对死亡的 豁达,源自这块土地上的印第安 祖先,他们认为人死后,根据各 自不同的死亡方式会去不同的天 堂,死亡并不是生命的终点,而 是新生命的起点。

  不过.死亡圣神是一种典 型的墨西哥混合信仰。它可以追 溯到18世纪的殖民地时代,主 要源头有两个,一个是欧洲中世 纪手持镰刀的死神,一个是阿兹 特克人的死亡女神米克特卡西瓦 特尔(Mictecacihuat1)。

  该女 神被画成溅血的骷髅.死亡圣神 融合了天主教、原始宇宙观、 旧世界与新世界的异端仪式还 有非洲一古巴宗教萨泰里阿教 (Santer i a)。 墨西哥政府自从2005年起 开始禁止死亡圣神崇拜,部分原 因在于这一信仰没有一个完整的 神职体系。

  此外,自从2000年 执政的国家行动党是天主教会的 亲密联盟,不但推倒了死亡圣神 的神庙还捣毁了很多神龛和祭 坛。仅在2009年墨西哥政府在 美墨边境就用推土机推平了40座 神龛。

  虽然死亡圣神至少可以追溯 到墨西哥的殖民地时代,但是一 开始她的知名度远在天主教圣徒 和民间圣徒之下。正是墨西哥的 社会现实滋生了死亡圣神崇拜的 丰饶土壤。

  商王武丁的赫赫武功。

  工口 方:⿱工口 方是商朝西边的方国,国力强大后在武丁时期与⿱辰鬲 方和土方联合叛商,最后⿱工口 方的主力被武丁的军队消灭,但残余的势力仍在作乱。


  2.沚方:沚方一期时是商王朝的敌国,后被商王击败并臣服于商,成为商在西边的屏障。沚方的首领也曾和妇好联合征伐过⿱工口 方。


  3.羌方:羌方在一三四五期均反叛过,廪辛康丁时期讨伐羌方时,俘虏了羌方的首领,并用羌方首领的头祭祀祖先。


  4.四邦方:四邦方指羌方、羞方、辔方和⿰虘又 方在五期联合反叛,被商王征讨。


  5.絴方:絴方在一期反叛,首领被俘虏后杀掉祭祀丁。三期四期絴方再次反叛,由于发现有问是否用絴方的人祭祀,所以絴方应该被击败了。


  6.召方:召方一期反叛,三期臣服,四期再次反叛,被武乙征伐。


  7.巴方:一期前期反叛,被妇好和沚方首领联合讨伐,被击败。


  8.周:一期与商关系不睦,后反叛。商王朝出动多种力量征伐周,王自己也参与了战斗,周于四期重新臣服于商。


  9亘方:一期亘方进攻了商的我、鼓二地。武丁令雀、戈、戉征伐亘方,亘方大败,仓皇逃窜,商王继续派雀和犬追击,最终亘方臣服于商。


  10.基方:基方一期与商为敌,后又联合缶。子商和雀是征伐基方的主力,战争大概持续了三个月,基方最终战败投降。


  11.⿰癸殳 方:⿰癸殳 方三期被征伐,后成为商王田猎地。


  12.犬方:一期受到雀方征伐,后臣服于商,参与了与亘方的战争。


  13.缶方:与商时敌时友,有商人用缶的战俘祭祀的卜辞。


  14.⿲彳步亍 方:⿲彳步亍 方在一期是商的劲敌,进攻到了⿱宀⿰木卩。之后商王进行反击,击败⿲彳步亍 方后,此地被封给商王王子。


  15.


  (此字没有隶定,所以后文用囗来表示):囗方在一期是西方的劲敌,攻打商的属地⿰東東,后商王派多子、雀、⿳亠回口、沚讨伐,后战败投降。


  16.舟方:武丁时期受到征伐,后臣服于商。


  17.人方:被帝辛征伐,首领被砍头后祭祀祖乙。


  18.危方:危方前期一直臣服于商,为商提供牺牲,参加过讨伐羌方的战争。商王也很关心危方,多次卜问危方的安危,商王也曾到危方田猎。征伐完羌方后,危方叛乱,但很快被镇压,首领美被杀,祭祀祖丁。


  19.侁:于四期反叛,失败。后于武乙和文丁时反叛,很快被镇压。、


  20.屯方:屯方反叛后失败,首领被用来祭祀祖先。


  21.⿺鬼隹 方:和危方一起反叛,失败后⿺鬼隹 方首领印被用来祭祀祖乙。


  22.


  :于一期反叛,被武丁率5000人征伐,后不见于卜辞,很可能被消灭。


  23.庸:反叛后被击败,首领被用来祭祀大戊。


  24.

  上龟下虫

  :一期反叛,被商王召集3000人征伐,被征服,臣服于商王,被封为子爵。


  25.


  戉?方

  :在一期被征伐,被击败。


  主要整理自《商代史》第十卷,有些方国虽然也被征伐,但胜负不明显,便未算在内。

  当时的天朝上国商所直接统治的区域,其实也只不过是黄河太行山之间夹的那500里方圆的地方。另外一个问题就是商其实并没有有效的分封诸侯。从技术上来说,这并不是一个问题,西周时期的青铜器也没有比商发达多少。目前发现的商文化遗址,有七种类型。除了殷墟郑州商城以外,其他的大都是殖民地点。因为巫师集团的制肘,他们不想让商王家族做大。到后来纣王所谓任用小人。比如攸侯,有人认为它就是考古学上的亚醜,也就是薄姑古齐国。实际上在商王直接统治的地方。也有大量的野人的活动。比如楚国人认为他们就起源于郑国的地方。以祝融为祖先,其实他们只是那里的野人。在楚国竹简发现以前。季连吴回,一直都是一个,说不准的传说。


  《楚居》篇中关于楚人起源及其早期历史的部分文字:

  季连初降于畏阝山,抵于穴穷。前出于乔山,宅处爰陂。逆上汌水,见盘庚之子,处于方山,女日妣隹,秉兹率相,詈由四方。季连闻其有聘,从及之盘,爰生伯、远仲,毓徜徉,先处于京宗。穴合迟徙于京宗,爰得妣列,逆流哉水,厥状聂耳,乃妻之,生侄叔、丽季。丽不从行,溃自胁出,妣列宾于天,巫咸该其胁以楚,抵今日楚人。至酓狂,亦居京宗。至酓绎,与屈紃,思鄀嗌,卜徙于夷屯,为楩室。室既成,无以内之,乃窃鄀人之犝以祭。惧其主,夜而内尸,抵今曰夕,夕必夜。至酓只、酓是、酓樊及酓锡、酓渠,尽居夷屯。

  李学勤说:“我特别要向大家推荐的是《楚居》简开头的三段传说故事,它们带有浓厚的神话色彩。第一个传说讲楚国的先祖季连娶妻的故事。季连是祝融的后人。故事中讲了季连降生的地点,以及在什么地方从事什么活动。季连顺着汌水,也就是今天的淅川,逆流而上,在一个叫方山的地方见到盘庚之子。故事中提到‘盘庚之子有女’,她就是盘庚之子,还是盘庚之子的女儿?这个大家可以讨论。季连见到这个女儿,而她已经有聘了,季连追上她之后就娶了她,楚人的后人从此繁衍。这告诉我们一个线索,楚人的祖先和商人的祖先有关系。”

  《楚居》的另外两个传说讲了楚人为什么称为楚人,楚人为什么在晚上祭祀,楚国与鄀国的关系等。

  清华大学出土文献研究与保护中心常务副主任赵平安教授说:“楚文化受商文化的深刻影响,清华简再次印证了这一点。”简中讲到楚武王的时候,都城因为地方小,不能适应人口增长,于是对紧邻水域疆浧进行改造,扩大居住面积。改造的方法是把疆浧的水围起来,向水域借空间,也就是后世的“筑圩子”。经这种方法改造的地方叫做郢,疆浧改造后称作疆郢。赵平安解释说,简中关于楚国都城郢的起源的传说,比较客观地反映了当时的历史真实。

  先看看新华网湖北频道《夏商周断代工程年表》:



  夏代年表:

  禹、启、太康、仲康、相、少康、予、槐、芒、泄、不降、扃、、孔甲、皋、发、癸

  公元前2070——前1600年

  商前期年表:

  汤、太丁、外丙、中壬、太甲、沃丁、太庚、小甲、雍己、太戊、中丁、外壬、河甲、祖乙、祖辛、沃甲、祖丁、南庚、阳甲、盘庚(迁殷前) 公元前1600——前1300年

  商后期年表:

  盘庚(迁殷后) 公元前1300年

  小辛 | 在位50年

  小乙 前1251年

  武丁 前1250年——前1192年 在位59年

  祖庚 前1191年

  祖甲 |

  廪辛 | 在位44年

  康丁 前1148年

  武乙 前1147年——前1113年 在位35年

  文丁 前1112年——前1102年 在位11年

  帝乙 前1101年——前1076年 在位26年

  帝辛(纣) 前1075年——前1046年 在位30年 。

  这个年表在盘庚到康丁之间可谓荒唐。

  按照夏商周断代工程年表八位帝王,除掉武丁的59年、廪辛的44年(103年),其他六位帝王只有52年。再从祖庚的前1191年到康丁的前1148年,这四位帝王共历43年,而廪辛在位就有44年。这样一算,其他三位帝王没有年数,反而成了负一年。那么其它三位帝王的年数到什么地方去了呢?这样的年表很难让后人信服。难怪斯坦福大学的名牌教授David Nivison在《纽约时报》上说:“国际学术界将把工程报告撕成碎片”。

  难怪二OO三年四月,“工程”专家组组长李学勤、首席科学家仇世华等应邀赴美参加了有关“工程”讨论的学术会议。这次会议是“工程”两种不同的观点在国际上第一次正式的面对面的交锋。在会议期间,海外的学者对“工程”的方法和结论提出了尖锐的批评,从而引起了学术界的轩然大波……

  如果按照邵雍的年表:从盘庚到康丁是203年(即:公元前1401——1198),这之中各王在位的时间除了武丁是一致的外,其它的区别就大了。廪辛的44年在邵雍年表里变成了六年。邵雍的太丁在位只3年,而《竹书纪年》是十一年。而且说得有鼻子有眼。夏商周断代年表真够荒唐的,这种是糊弄傻子吗?

  《竹书纪年》曰:后芬即位,三年,九夷来御,曰畎夷、于夷、方夷、黄夷、白夷、赤夷、玄夷、风夷、阳夷)。泄在位二十五年而死,其子不降继位。不降征伐了夏王朝西部一个诸侯‘九苑’,临死把位子让给弟弟扃。扃在位约十八年而死,其子胤甲接班,扃晚年遇上厄尔尼诺现象,酷热异常,十个太阳又都出来啦。胤甲就在这年死去——估计是被巫师绑去点天灯祈雨

  “此后,夏后宫发生嗣位之争,不降的儿子孔甲借助迷信手段蛊惑人心,从叔叔扃、堂弟胤甲这一支夺回了天子位。成功的喜悦使得他更加迷信鬼神,听说黄河、汉水出现雌雄两条大龙,是天帝赐给他驾车的。孔甲非常高兴,找来一个叫刘累的饲养员(尧帝的后人),赐姓御龙氏,给他喂养两条大龙。不久雌龙得了感冒,刘累用很多餐巾纸给它擦鼻涕也没有转机,终于挂掉了。刘累把雌龙剁成肉酱做熟了给天子孔甲吃。孔甲认为味道香美、养颜补肾,吃完还想要。刘累为了再找到龙肉,就打那个雄龙的主意,雄龙冲着他喷火,他没办法,又找不到肉,只好卷了铺盖远遁而去”。

  中国史前先民对于朱砂的使用可追溯至距今6500 年左右的仰韶时代早期。大约从距今6000 年的仰韶时代中期开始,朱砂以人骨涂朱、随葬品涂朱和撒入墓圹填土等方式被使用在贵族丧葬仪式中。以朱砂铺设墓底作为贵族葬仪中不可或缺的程序是在龙山时代的陶寺文化中确立的,并为此后的二里头文化或夏时期文化所继承,成为商周墓葬制度的重要组成部分。陶寺文化族属为陶唐氏帝尧集团,文献传说中帝尧与丹朱既是父子、又充满矛盾乃至战争的奇特关系,反映了陶寺文化创造者与盛产朱砂的长江中游以及江汉地区史前先民既联合又斗争的史实。对于中原地区而言,朱砂因其资源的稀有,以及为了获得此种原料所付出的代价,成为陶寺及二里头社会精英所着意控制的对象。在早期国家王朝社会内部,祭司阶层通过宣扬朱砂在葬仪中的重要性,并通过对这一战略资源的垄断及再分配提高了自身的社会威望。祭司及统治者通过在葬仪中不断增加新的内容而增强仪式的复杂性及专业性,从而有利于维系政权的延续与社会的稳定。”

  岳石文化的遗址中没有发现长距离贸易的奢侈品,如玉器或精美的随葬器物。该文化似乎和周围地区特别是与以二里头和郑州商城为中心的早期国家交往频繁。属岳石文化器物的陶器、石刀和石镢,在河南的二里头和二里岗文化遗址中多有发现(栾丰实)。岳石文化范围之外集中发现的岳石文化遗物的地点是郑州小双桥,这是商代中期的主要政治中心。在这里发现近40件石镢,主要出土于有人和动物牺牲的祭祀区(宋国定等1996)。镢是岳石文化的特殊器物,为长方形或方形,有一个方形的钻孔和两面或三面刃,有考古学家认为,这些镢是商和岳石文化之间战争的战利品(任相宏1997)。这些来自不同遗址的岳石文化遗物反映了岳石和其他文化之间的关系,可能包括贸易、战争和人口移动。

  龙山文化时期“乱葬坑”的现象急骤增多。如洛阳王湾遗址同时期的3个袋形灰坑底部有人骨架,其中H79埋有5具人骨架,排列无一定次序,从其零乱的状态看,显系非正常埋葬。西安客省庄遗址同时期的六座袋状灰坑中,发现有人骨架、兽骨架混葬,其中H46内发现有二具人骨架和一具兽骨架,H96内发现5具人骨架和3具兽骨架。这些人骨架和兽骨架混杂在一起,或身首异处,或头骨与肢骨残缺,或姿态呈挣扎状。

  邯郸涧沟遗址同时期的废弃水井中埋有五层人骨架,其中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或身首分离,或作挣扎状。该遗址的一个圆形灰坑内,发现大小男女人骨架10具,相互枕压,头均靠近坑壁。河南孟津小潘沟遗址同时期的一个圆形灰坑内,埋一具人骨架,仰身直肢,头南足北,腹部以上骨骼全无,但断处规整。该遗址的46号灰坑中部,埋一具人骨架,侧身屈肢,头朝东南,面向南

  二里头文化时期的“乱葬坑”数量有增无减。以二里头遗址为例,一些乱葬坑中骨架多迭压在一起,残缺不全。其中—个乱葬坑(墓112)内的四具人骨架,一具仅存躯骨和下肢骨,无头骨;一具则仅有下颌骨与下肢骨;一具仅有半个头骨和胸躯的—部分;还有一具则只有头骨和下肢骨。在—个不规则长方形坑(ⅧM5)中发现3具骨架,有的下半身残,身首异处。ⅤM250内的一具人骨架,俯身,头向西,两手上举过头,手腕相交,躯干变曲,下肢伸开微曲。ⅣM24内的一具人骨架,俯身直肢,头向东,左手弯曲压于胸前,右手反折背后,右下肢自髋骨下已残缺。在八区的一个灰坑里面有具人骨架,紧贴灰坑北壁,距现地面深2.2米,整个躯体作跪伏状,头向西,面向下。另外,河南洛阳东干沟遗址同时期的一个灰坑内,发现—具人骨架(M13)没有右下肢骨,左上肢骨被砍断投置一旁,头顶前面有骨笄一枚。


  综上所述,虞夏时期的“乱葬坑”,有以下几个特征:

  ①“乱葬坑”一般都位于遗址居住区内。

  ②“乱葬坑”以圆形窖穴为多,个别为废弃水井。

  ③“乱葬坑”内一般无随葬品。

  ④“乱葬坑”内的人骨架有时与兽骨架一起合葬。

  ⑤“乱葬坑”内的人骨架系非正常死亡,或身首分离,或肢骨凌乱,或呈挣扎状,或被绑缚,系被砍杀后掩埋或活埋。

  根据以上五个特征分析,所谓“乱葬坑”大多为祭祀坑。祭祀坑中的人骨架,是在举行祭祀本族战死者亡灵或土地、河流、山川、太阳等活动时的祭品,即所谓人牲。中国古代巴人就有以人祭白虎图腾神之俗。据《后汉书·南蛮西南夷列传》载,巴人始祖“廪君死,魂魄世为白虎。巴氏以虎饮人血,遂以人祠焉”。明代陈继懦所著《虎荟》卷五亦载,土家族先民每岁杀人祭祀白虎神。直到近代,鄂西土家人还有以人祭白虎的习俗。

  应当指出的是,龙山文化时期的河南登封王城岗遗址,发现了13个“奠基坑”。“奠基坑”均为圆形或椭圆形坑,坑内埋人最多的7具,最少的一具,或呈挣扎状,或身首分离,或残缺不全,与同时期其他遗址发现的“乱葬坑”无异。正如有的学者指出,这些坑内的死者应是战俘被用来当作祭祀的人牲。“奠基坑”内填土虽经人工夯打,但坑上未发现建筑遗迹。祭祀坑内填以夯土并不一定都是奠基坑,在殷墟王陵区和宗庙附近所发现的用以祭祀祖先的成千座祭祀坑中就都填有坚硬的夯土。因此,王城岗遗址的“奠基坑”若名为“祭祀坑”,更恰当些。

  《出埃及记》中记载,上帝命令人们:“你要把你的第一批谷物,和你第一次榨出的酒献给我,不可延迟;你要把头生的儿子献给我;你的牛、羊也是如此

  金沙遗址的发现,就把古蜀文明考古学意义的三部曲确定了下来——宝墩、三星堆、金沙。古蜀文明的发展历程基本通过三个遗址完整地呈现了出来,和同时期黄河中下游或者长江中、下游的文明体系相比,古蜀文明独树一帜,它已经成为长江上游的一个文明起源中心,这是我们过去完全不知道的。距今四千多年的古蜀自成体系,但又并非孤立存在,它仍然是在黄河流域、长江流域、中华文化的大背景基础上构建的一个文明体系。因为在这里,我们也曾发现了黄河流域、长江中下游流域的文化特质,由此可见古蜀文化的开放程度远远超出我们的想象。在四川盆地这样一个闭塞的地方,能够在中华文化整体文明发展的背景下,出现各区域之间的地域文化交融和互动,这是完全没想象到的。成都平原的文明向来既自成体系,又保持一种开放状态,这样它才会释放出强大的创造和创新能力。

  和神秘的三星堆青铜面具一样,金沙玉器来自哪里?所为何用?为何如此大量被集中埋葬?成为学界高度关注的对象。2017年9月24日,《玉汇金沙——夏商时期玉文化》特展暨“夏商时期玉文化国际学术研讨会”在成都金沙遗址博物馆举行。金沙玉器上镌刻的古蜀文明密码,被学者层层揭开。

  金沙最精美玉璋与中原玉器同宗同源

 2001年,金沙遗址的出土在全国引起巨大轰动。在超过5平方公里的遗址区内,出土金器、石器、铜器、漆木器、象牙等珍贵文物6000余件,数量巨大,内涵丰富。在300多件玉璋中,其中一件最精美的墨色玉璋,最为吸引眼球。

  玉璋,一种呈扁平长方体、夏商时期统治者的威严礼仪用具。在金沙遗址第4展厅,可以清楚看到这件编号为955的玉璋呈现半透明墨色,相比同时展出的其它玉璋,它的质地纯净细腻。凑近看,可见玉璋柄部主干处的扉牙精雕细刻,龙形兽伏卧张口,气势十足。

  在香港中文大学中国考古艺术研究中心教授邓聪看来,这件玉璋格外“鹤立鸡群”。

  从上世纪90年代以来,邓聪一直从事夏商时期的玉器研究。在金沙出土的300多件玉璋中,他认为“955”实在有太多不一样的地方。根据近年对四川出土玉器的研究,可知三星堆、金沙遗址的夏商玉器,原材料大多来自于汶川一带。跨越数千年,这些玉器变得五颜六色。但“955”在3000多年以后,墨色依旧,“从原料来看,它极可能并非来自四川。”邓聪说,“955”之所以被称为金沙玉器中最精美的玉璋,还在于玉璋柄部装饰的扉牙,被做成了龙头的造型。这种龙头的构筑非常复杂,而金沙遗址出土的300多件玉璋中,只有“955”的扉牙精致而独特。在对金沙数百件玉璋的研究中,邓聪发现很多玉璋的形态可以明显看出相互之间的影响,“如果‘955’这件玉璋是金沙生产的,那在金沙遗址应该还有它的‘兄弟姐妹’。但是通过对比研究,我们发现它的形态独一无二。”

  这件气质独特的玉璋来自哪里呢?邓聪在全国范围内寻找答案。以金沙遗址为中心,他发现长江中下游、岭南等地出土的玉璋,和“955”的形态毫无关系。但是目光向北,在河南郑州望京楼遗址出土的玉璋中,却找到相似者。邓聪说,在望京楼遗址二里头文化时期(距今3800年~3500年,相当于夏、商王朝时期)的出土玉璋中,明显可以看到与金沙墨色玉璋相似的龙形扉牙,它们在形制、工艺方面十分相似,“鉴于二里头文化的年代比金沙要早,所以金沙的这件玉璋形制,应该就是受到望京楼玉璋文化的影响,二者一脉相承。”

  回到金沙,邓聪发现金沙遗址出土的部分玉器中,有的可以清楚看出外来文化在此扎根后,形态呈现出由繁到简的细微变化。但最精致的“955”和它在各地的“亲戚”们,却似乎一直拒绝改变,这又是什么原因呢?

  一个可以推测的结论,就是这种造型,具有某种特殊的象征意义。

  邓聪说,在望京楼遗址中,并非到处都散布着玉璋,而是只在最中心的宫廷区才有出土。“玉璋本来就是夏商时期宫廷礼仪文化的物质使者,同时龙在中国传统文化中,更是王权的象征。”那么,金沙遗址的这件“955”玉璋,极可能就是古蜀的王族接受了玉璋在礼制或宗教上的象征意义,于是从遥远的北方“进口”,或引进原料和技术,最后在金沙发扬光大,成了“王者”的象征。

  现在研究表明,二里头的主要文化元素是来自于石家河文化。和陶寺文化的关系并不大。

  同阿兹特克类似,商王朝的人牲同样披着宗教礼仪的外衣,所以许多学者认为商代的人牲是一种思想基础渊源于“食人”传统的宗教行为,正如黄展岳先生在《中国古代的人牲人殉》[7]指出的那样。但是,一旦这种人牲祭祀象阿兹特克和商王朝这样形成长期的、定期的、大规模的杀人祭祀礼制,尤其是馘首献俘的礼仪,其中恐怕已经注入了恐怖主义的因素,并且作为一种国策在贯彻。考古资料和史料都表明,历史上将这种带有恐怖主义因素的宗教作为国策的文明国家只有商王朝和阿兹特克。二者有着类似的诞生背景和成长经历。

  早在中国史前晚期的龙山时代,战争遗迹已经普遍地显现在考古遗存中,有关的文献记载也比较详细。这时的恐怖主义手段从偶然的仇杀演变为偶然的带政治目的的屠杀恐吓,本与宗教祭祀无关。河南淅川下王岗遗址龙山时期的H8、131、287、338、339等五个灰坑中出有做挣扎状的人骨架,总计6具人架中只有一具为壮年女性,其余5人全为男女少年儿童。由于这些灰坑和人架的考古存在背景关系( context)没有同任何宗教祭祀遗迹发生关系,有可能是非祭祀目的、屠杀恐怖活动的遗存[8]。然而在当时,最为显著地带有恐怖主义倾向的屠杀遗迹首推河北邯郸涧沟龙山文化圆形乱葬坑,非正常死亡的人骨与兽骨同出。涧沟遗址中两个龙山文化半地穴式的窝棚里共发现6个人头盖骨,其中两个女性头盖骨已经制成头盖杯[9]。暗示当地恐怖主义已经渗透到了手工艺领域。涧沟的屠杀乱葬圆坑的行为模式,被殷墟所继承,小屯南地祭祀坑(H33)[10]、大司空村圆形祭祀坑[11]以及著名安阳后岗圆形祭祀坑[12]等,皆为涧沟圆形祭祀坑的后续。而郑州商城一段城壕内出土的100多具人头顶盖骨[13],将涧沟龙山时期制人头盖杯的传统继承下来。这些传统的继承,有着深刻的文化和历史背景。

  邹衡先生、刘绪老师等学者,经过深入细致的考古研究,精譬地提出先商文化肇端于豫北冀南地区的漳河流域[14],这是十分正确的。又《史记·殷本纪》:“契兴于唐、虞、大禹之际。”所以作为先商文化主体前身,河北涧沟、河南安阳后岗、汤阴白营等龙山时代的聚落大约就是商契及其族人的家园。安妮·安德黑尔(Anne Underhill)在她的《中国北方龙山时代聚落差异》一文中,从房屋面积、墙体工耗及其分布等方面入手,对后岗和白营两处聚落进行分析,认为虽然后岗是个城址,但是后岗与白营聚落内部的居住建筑上均不存在等级差别[15],即社会的分层不明显,社会复杂化程度不高。这便意味着,尽管商契的文化置于河南龙山文化的卵翼之下,但其社会政治水平相对落后,或许尚未进入到酋邦社会,就如同14世纪前的阿兹特克人的社会组织一样,依旧是部落社会。在技术领域里,无任何向青铜时代过渡的迹象。

  与此形成强烈反差的是,在漳河、卫怀地区商契家园以东的山东龙山文化十分发达,以城子崖[16]为代表的、包括丁公[17]等大小中心城址在内的聚落,呈现出鲜明的聚落等级化倾向,暗示着东夷社会的高度发达与政治文化的高度成就。并在技术领域正向青铜时代过渡。而在商契家园以西、南,则为唐尧、虞舜、夏禹集团的陶寺文化和河南龙山文化和造律台类型所控制,由陶寺[18]、王城岗[19]、煤山[20]等一系列大中小中心聚落或城址,向着国家和文明飞速迈进。青铜时代的过渡趋于完成,铜器甚至开始进入到礼乐领域(如陶寺的铜铃和王城岗的铜容器足片等)。

  显而易见,商契处于东、西两面强大政治集团的挤压。先商文化诞生于此,一开始便注定了象阿兹特克一样,面临着在夹缝中求生存的问题。商人恐怖主义策略产生的根源就在于此。故此,涧沟遗址龙山时期杀人的恐怖遗存在河南龙山文化区内表现得最为突出。

  当夏朝建立之后,商契的后裔在漳河、卫怀地区不断的迁徙中(据说至汤有八迁),营造自己的先商文化。然而先商文化漳河类型与李崮-潞王坟类型遗址在聚落形态上所反映出来的先商文化社会组织,并未比商契时期有多少进步和复杂,“聚落规模似尚无严格的等级性的明显分化”[21]。可以想见,此时的先商文化主要受到二里头夏文化的青铜文明的压抑,文化上处于传播受体的被动地位[22],社会发展较为缓慢。商契的后裔们迫于来自西方二里头文化、北方夏家店下层文化、东方岳石文化的合围压力而迁徙不断,类似从12世纪到14世纪的阿兹特克人,在不断的迁徙与征战中艰难地生存,表现为先商文化遗址分布稀疏、数量少、规模小。与此相映成趣的是,《史记·殷本纪》对契至汤的这段历史记载,除了一个明确的世系之外,一无所有,似乎暗示建国后的商人有意省略了自己那段无所值得吹嘘的苦难的八迁历程,有类于15世纪强大起来的阿兹特克在特拉凯尔将军的策划下大肆焚书[23],意在销毁记载着阿兹特克屈辱过去的史料。不能正视自己痛苦的过去,便意味着在心理上缺乏对将来的自信,于是为恐怖主义策略的恶性膨胀留下突破口。本来,涧沟遗址反映出来龙山时期商契部族本有恐怖主义的思想根源,在先商文化阶段受到压抑的背景中,这个基因一直保留着传给了早商文化。

  15世纪阿兹特克出了个杰出的君王Itzcoatl和他的优秀的顾问兼将军特拉凯尔,采取了军事恐怖主义国策以增强自信心,同时施行一系列政治改革,充分发挥阿兹特克的善战特征,彻底改变了阿兹特克的命运,也改变了整个墨西哥谷地的政治格局[24]。与此类似,在夏朝末年,商族出现了卓越的领袖人物成汤及其辅佐伊尹。他们迁到今天的郑州建立了固定的据点之后,从文化到政治手段包括建立国家机器的方法等方面[25],迅速吸收夏王朝的先进经验,使得商族的社会与政治发生飞跃。在考古学文化上的飞跃,表现为先商文化吸收许多夏文化因素进而转化成为早商文化[26]。商汤在中原的政治舞台刚一粉墨登场,便充分展露出商族的侵略性和恐怖主义的个性。《孟子》说“汤十一征而无敌于天下。”在征葛伯时以及灭夏桀的《汤誓》中,商汤张口闭口就是一副“不听我话便杀无赦”的恫吓口气。

  商汤灭夏后,尽收有夏之地,新建立起来的商王朝控制着辽阔的疆域。从典型的二里岗文化遗址分布范围来看,商代早期商王朝统治着西起陕西关中、东到鲁西、北至河北藁城、南及湖北江陵的大片疆域。然而商人在短期内迅速完成了从部落社会到国家社会的飞跃,并且夺取了庞大的王国政权,但实际上他们缺乏成熟的政治统治手段和经验[27],迫使商王们自然轻车熟驾地选择军事征服与恐怖主义为主要国策,压服被统治的人们。恐怖主义杀俘遗迹在二里岗期遗址中频频出现。如郑州商城内外200多个灰坑中多有被砍杀的战俘[28];登封王城岗二里岗上层的H630中出土了5个男女青壮年人的头骨,H738则出土了两具残缺的人架[29]。郑州商城除了制造人头盖杯之外,紫荆山制骨器作坊出土的1000余骨料中有一半一上是人骨[30]。在这些嗜血的表象下,暗藏着恐怖主义的目的。

  商仲丁至盘庚以前,商王朝王室内部争权夺利,有九世之乱,商王朝基本上丧失了对边疆的直接控制,“于是诸侯莫朝”(《史记·殷本纪》语)。部分学者新近提出“新”“中商”时期的划分,认为将郑州白家庄墓葬所代表的文化至殷墟一期文化所跨时代,定为“中商”时期,即相当于仲丁至武丁以前商王朝中道衰落时期。江汉、关中等边疆地区蓬勃的二里岗文化基本上都刚刚延续到“中商”阶段便衰落消失[31],如江陵荆南寺二里岗文化延续至殷墟一期而结束,的确表明这一阶段,边疆“诸侯”同商商王朝的政治与文化关系日见疏远,最后脱离了商王朝的控制,发展起自己的文化与政治。商王朝的统治区实际在收缩。

  殷墟二期开始,武丁立,他力图挽救商王朝自“中商”以来的颓势,却苦于不得其佐、不得其法,三年不务政,甚至连野鸡站在鼎耳上叫一下也要惊惧一番[32],足见武丁刚上台,既没有振兴商朝的良策,也缺乏足够的信心。考古资料和卜辞记载证实,武丁后来所谓的“修政行德”只不过重又高举起军事征伐与恐怖主义的大旗,四处征伐,以讨不顺。而武丁高明之处,在于他将恐怖主义的策略融入了宗教祭祀的教义当中,这样人牲才同恐怖主义的杀俘结合起来,恐怖主义策略披着宗教的外衣,正式被列为国策,这不由得使我们想起阿兹特克国王Itzcoatl所推行的嗜血的太阳神崇拜教义。从此,同阿兹特克一样,商王国的主要任务就是战争,战争的目的在于征不顺和掠夺俘虏用做人牲,还美其名曰“国之大事,在祀与戎,”人牲形式的恐怖主义策略恶性膨胀。

  在这一背景下,卜辞记载武丁时期人牲数量可达9021人,最多一次杀500人[33],成为人牲杀祭的鼎盛时期。本世纪30年代发掘的小屯宗庙基址乙组建筑群主体建于武丁时期,沿用至殷末。乙组建筑群南部祭祀坑189个,共用人牲641人,其中多数为武丁时期(殷墟二期)馘首的战俘。殷墟侯家庄东王陵区共发掘出人牲祭祀坑927个,用人牲3455个个体,其中18组南北向祭祀坑属武丁时期,其余4组东西向的祭祀坑属祖庚至廪辛时期。由此可见,不论是卜辞记载还是宗庙、王陵区发掘出的祭祀坑,都表明杀俘人牲在武丁时期最为繁盛,这同武丁试图摆脱“中商”以来商王朝衰微的阴影而采取恐怖主义极端手段这一历史背景密切相关。无怪乎武丁的谥号为“武”。

  武丁以后,从殷墟二期偏晚到殷墟三期,即从祖庚至文丁,殷商文化表现出稳步繁荣的迹象,表明商王朝的政治比较稳定。带有恐怖主义倾向的人牲祭祀虽然在祖训的引导下依然继续,但是人牲数量明显减少。祖庚、祖甲时期卜辞记载用人牲为622人,最多一次杀50人;廪辛至文丁时用人牲3205人,一次最多用200人。

  十分值得注意的是,殷墟四期时,帝乙、帝辛(纣)这两个最荒淫残暴的帝王,在人牲方面却甚为吝啬。卜辞载此期用人牲仅104人,最多一次杀30人,同武丁时期有着天壤之别。小屯宗庙基址乙群前和王陵区的祭祀坑几乎不见帝乙帝辛时期的祭祀坑。《史记·殷本纪》描绘帝乙的狂妄时说,帝乙做偶人称为“天神”,命人与之搏,“天神”不胜,则辱“天神”;又用皮囊盛血射之,谓之“射天”。帝纣更是“材力过人,手格猛兽。知足以距谏,言足以饰非;矜人臣以能,高天下以声,以为皆出己之下。”这两位帝王如此狂妄自大,对自己的统治,自然绝对充满自信,恐怖主义策略在他们心目中不再作为重要政治国策,而引向了“射天”和“炮烙之刑”这类追求恐怖刺激淫乐的异端,考古资料上表现为人牲的锐减。

  值得一提的是,《逸周书·世俘》中说周武王灭商纣凯旋后,刚刚夺取政权,政局未稳,曾举行过馘首献俘告庙大礼。显然目的还在于借用殷人的恐怖主义手段报复和威慑殷遗民。但当西周政权巩固之后,周王朝有一整套成功的政治统治手段——以宗法制度为基础的分封制,恐怖主义策略失去了用武之地,加之本来先周文化中就没有恐怖主义的传统,因此周人基本上放弃了恐怖主义谋略,表现为大规模的杀俘献庙行为从此被禁止了。

  综观商王朝恐怖主义策略在商代政治领域的兴衰及其背景,结合同中美洲阿兹特克恐怖主义策略及其历史背景的对比观察,我们认识到恐怖主义在国策中作用的兴衰,同有关统治者的统治自信心强弱程度以及周围政治环境对他压力的大小息息相关。压力越大、信心越弱,恐怖主义策略的倾向便愈加显著;反之,则越不明显。比如,武丁刚上台时,面临着诸如江汉地区周梁玉桥土著文化、陕甘地区先周文化等“蛮夷”文化对中原施加的强大政治压力,武丁的恐怖主义策略是一个必然的反应。但另一方面,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武丁的恐怖主义的大规模屠杀政策,并没有吓倒边疆地区的“蛮夷”,在后来的殷墟三、四期的岁月里,边疆地区的土著文化蓬勃发展,商王朝再也未能恢复对这些地区的直接控制,丧失了二里岗时期原有的版图。从这个意义上讲,商王朝为了恐吓周边民族政体以巩固自己政权而奉行恐怖主义策略,并没能到达商王

  果军就是一群封建制度下的装有现代武器和外表的一个集团,往前放一百年,这样的集团倒也是能建立一个封建王朝,但是20世纪的话,果军已经是被时代所抛弃的了。 将果军当作封建军阀其实就很好解释他的行为。 一个全国占主导地位的领导集团(蒋)和部分依附于蒋的大小军阀(张,阎等等。) 说实话,光头的上位技巧很有心机很有帝王心术,往前推几百年也是个封建制度下的一个开创新朝代的帝王式的人物,不过可惜时过境迁,他所处的时代以及他的理想所作所为还是旧式的,不革命的。必然被历史的车轮碾碎。——我们回头看秦汉巨变,实际上也是有类似的感觉,秦始皇,项羽这种注定要被扫进历史垃圾堆。他们也许,个人是伟大的,但是在历史上是可笑的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美国名厂保健品一级代理,花旗参,维他命,鱼油,卵磷脂,30天退货保证.买百免邮.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Jobs. Contact us. Privacy Policy. Copyright (C) 1998-2015. CyberMedi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