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世界商讯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首页 |
 
版主:x-file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于敏构型与T-U构型的区别? (接着来,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送交者:  2018年01月28日21:30:38 于 [世界游戏论坛] 发送悄悄话


氢弹原理
关注者
1,164
被浏览
338,770

39 个回答

最新更新:经过和JK JK的讨论,我认为于敏的设计,也就是中国早期的氢弹设计,很可能和英国早期设计类似:球状次级+级间屏蔽(就是我配图中所谓的“X射线透镜”),整个弹体内部也许没有采用泡沫填充,很有可能次级没有裂变材料作为“火花塞”,后两者是典型的T-U构型的特点。 所以,基本原理不会有差,都是X射线引发次级推进层烧蚀压缩聚变材料,但具体结构可能有所区别。
当然,T-U构型及其后续并不是一成不变的,比如美国后期设计的核弹头W87就很可能采用了球状次级的设计:


后来更先进的W88则很可能采用了非球状初级的设计,把次级移到弹体底部,这样次级可以做的更大,总体积几乎不变的情况下威力增加了50%。



顺便说一下目前某高票答案,首先他用错了wiki的配图,这个图本来是用来说明泡沫等离子压来压缩次级的,而不是推送层烧蚀机制。其次W80核弹根本没有那么大的当量,实际最高当量只有15万吨TNT,这是美国人70年代的设计。更晚更先进的W87和W88都有一人高,当量也只有30到45万吨。当然W87为了装进圆锥形的用来球状次级
@JK JK 说两者毫无区别,我并不同意,并且KKTT关于辐射内爆的解释我认为也有失实之处。
首先明确我的看法,相信在这一点上大家的想法是类似的:由于裂变初级的辐射能量集中在X射线波段,所有的氢弹必须围绕X射线辐射内爆来设计,并且就目前来看,重元素推送层烧蚀是唯一的利用X射线的办法。因此,仅仅从放射产物是无法获知采用此种原理的氢弹的设计差别的。

还有一个定义在于泰勒乌拉姆结构,如果认为只要采用上述原理就必然归类为泰勒乌拉姆设计方案的话,那这个问题的确可以终结,的确大家都一样,但如果把泰勒乌拉姆方案的具体细节拿出来,譬如,球状初级加圆柱状次级,并且圆柱状次级存在梯级压缩的话,那么球状次级的方案理应与此有所区别。

关于KKTT对泰勒乌拉姆构型的解释:
“在Teller-Ulam原理中,初级产生的X射线迅速充满辐射通道,形成近似的温度均匀的黑体辐射空腔,辐射通道中的低原子序数材料被X射线热化为高温等离子体,……”

我不认为初级X射线照射泡沫填充层产生的次发X射线是主要的X射线来源,更重要的应当是和初级中重元素包层以及整个核弹的重元素外壳的作用。轻元素材料同X射线的作用截面极小,几乎完全透明,很难与X射线相互作用。把整个核弹中的X射线均匀化更重要的过程应当是核弹外壳对X射线的漫反射,因为只有原子核够重,才能增加跟X射线的作用截面。此后,均匀加热的泡沫等离子体由于达到了极高的温度,离子平均动能接近X射线的光子动能,此时的确可以起到充分散射X射线,让整个腔体的X射线辐射均匀化的作用。


关于X射线透镜:
经过和同学的讨论,我也认为X射线透镜并不是“聚焦”X射线的意思,而是利用X射线的能量实现均匀压缩的机制,类似初级对于炸药透镜的称呼。但这并不意味着氢弹就一定能简化为初级+次级的简单布置。一个问题是,次级包层的烧蚀,到底是X射线直接产生的,还是来自泡沫等离子体的加热?如果是后者,那么初级直接照射到次级的X射线并不重要,可以直接去掉下图中X射线透镜的装置。如果是前者,必须考虑到如何保证均匀烧蚀次级的解决办法。

在JK JK的资料中,美国人也意识到泰勒乌拉姆结构的柱状次级是存在梯度压缩的,(“但是使用圆柱形次级后,次级不同部分实际上是独立地被压缩...沿轴线精确计算压力时间曲线,允许差异存在,这是很重要的”)。这样说明了KKTT解释中的错误:单单靠泡沫等离子体是无法保证腔体内均匀的X射线辐射场的。这种时间差也说明了内壁对X射线的漫反射是更主要的产生烧蚀效果的机制。

所以,我认为为了保证球状次级的均匀压缩,要么设计成非均匀球体,要么在初级和次级之间增添可以延缓次级近端首先烧蚀的结构,这个结构,我姑且称为“X射线透镜”。






先发一张自己猜测的于敏构型的热核武器结构,看上去有些逗比,但请听我细细解释。这份设计基于以下前提(不一定都是事实):
1.裂变弹(初级)的主要能量以X射线的形式发出;
2.重元素材料的烧蚀是把X射线的能量转化为热能/机械能的最有效形式(之一?);
3.于敏构型的“球柱球”结构,也就是球形初级通过柱状结构向球状次级输送能量:基本的材料都来自于老同志的回忆录。例如21所的杨吉纯同志:
我的1967(下):“我心里咯噔一下:糟糕!甲球响了,但没有引爆乙球,此次氢弹试验失败了。”
我的1979(中):“ 1967年12月进行的那次氢弹试验,因为甲球没有引爆乙球,变成了一次小原子弹试验。这是第一次失败的试验。

1972年3月进行的那次氢弹试验,还是因为甲球没有引爆乙球,又变成了一次小原子弹试验。这是第二次失败的试验。”

以及《神剑》2007年第六期擎起核盾牌的科学巨子:“邓稼先、程老……在第一时间马上奔赴现场。我在212吉普车前面坐,他俩坐后面,一路上就在不停地讨论研究“能量输运”,分析是通过一个管子向弹体输送的能量不足,所以没爆。 ”

4.存在可以作为X射线透镜并能在热核武器中使用的材料。



对于以上几点的解释我会慢慢补上。
1.关于X射线透镜:之所以需要X射线透镜,源于被设计成球状的次级。从初级发出的X射线相对次级来说本身是放射状的,为了让次级尽量得到均匀的X射线辐射,需要将X射线变成汇聚的形态。但X射线本身非常特殊,光子能量极大,对于大多数材料几乎可以无损耗的穿透,并且折射率均接近1,但实际上会略小于1(相速度大于真空中光速),所以如果想做成X射线透镜,透镜形状应当接近于凹透镜(这也是为何示意图中会画成这种形状),但由于折射率非常接近1,我比较怀疑这样制成的凹透镜的效果,另一种可能的设计是利用全(外)反射:光从高折射率介质(真空/泡沫塑料)进入低折射率介质(透镜材料,例如铝),入射角较大时发生的全反射现象。只是由于X射线折射率极其接近1,想发生全反射只能利用掠入射,这种设计在钱德拉X射线天文卫星中就使用过:
当然这种设计会损失相当数量的X射线(上图红色部分),不过我们并不需要非常高的汇聚角,最终的损失会少一些。
补一张铝单质的X射线折射率/不透明度和波长的关系:
复折射率=(1-delta)-i*beta,beta即是不透明度,1-delta就是我们通常说的折射率。

关于X射线透镜的新想法:
昨天和同学讨论过后,觉得难点在于如何保证次级的均匀压缩。上图的这种设计,如果不能保证次级相对初级的远端和近端以相同的速度压缩的话,次级很难充分聚变。我们觉得一个可能的解决方式是借鉴炸药透镜的原理:选择烧蚀速度/烧蚀后反冲速度不同的材料来平衡远端和近端的时间差。一般来说,重元素的对X射线的不透明度较高,也就是更能吸收X射线的能量,那么我们可以通过在次级的近端采用更多的轻元素材料解决这个问题:将原本用重元素制成的烧蚀-推送层的一部分置换为轻元素材料,例如铝材,对应的烧蚀速率降低,从而达到次级均匀压缩的目的。当然,这可能需要非常复杂的计算,较简单的办法也许就是类似原本的设计,直接在两级直接增加一个轻元素屏障,延缓近端的烧蚀速率。

2.关于初级裂变弹的能量输出:热核武器的设计难点在于如何利用裂变弹(初级)的能量用于引发聚变弹(次级)的核聚变。在早期探索过程中,中子压,辐射压均被考虑过,对于中子压,一般认为裂变弹产生的能量中,中子动能只占比较小的份额,并且中子速度较慢,等到中子作用到次级上,冲击波可能已经快到次级了,还没来得及充分压缩次级达到点火条件,次级已经被吹散开。
我们可以看下单次裂变事件的大致能量分布:
                                          MeV Kinetic energy of fission fragments  165 +/- 5 Instantaneous gamma rays               7 +/- 1 Kinetic energy of neutrons             5 +/- 0.5 Beta particles from product decay      7 +/- 1 Gamma rays from product decay          6 +/- 1 Neutrinos from product decay          10 TOTAL                                200 +/- 6
裂变是个统计学过程,一般来说重核是二分裂,但分裂产物的质量分布可能有多种,所以只能给出一个能量范围(来源:Introduction to Nuclear Weapon Physics and Design)。其中大多数能量被裂变产物的动能带走,但这个能量不好直接利用,很容易在裂变弹内部就被耗散掉,最终结果是将裂变核心加热到非常高的温度,大约10^6到10^7K。再就是大量的伽马射线,穿透力极强,不排除与周围物质作用能量降低到X射线水平的可能性。中子动能也不算太多,剩下的三项都是裂变产物衰变才有的,爆炸瞬间是几乎不存在的。注意刚刚提到的温度范围,假设此时达到了瞬态的热平衡,用维恩位移定律可以知道此时电磁辐射的峰值在0.1纳米到1纳米左右,恰好是X射线的波长范围,对于裂变初级,有大量的能量是以X射线的形式放出的,比例可能高达80%。所以,如何充分利用初级的X射线来引爆次级,是热核武器设计的关键。
请这位朝鲜同学独立完成作业,不要在网上抄答案。你的老师已经把知乎排名最高的几个答案都看过了!
其实大家答这题都算是强答。图一乐。用公开资料推一些表面上的可行方案而已,楼上几个担心泄密的,有点太严肃。

没有区别。

美苏英中法五国,独立发现了两级热核武器的辐射内爆原理(T-U构型),殊途同归。

这是因为他们需要解决相同的物理问题————如何有效地大规模实现热核反应。

下面通过英国热核武器开发的官方史《Britain and the H-bomb》来看看一个国家开发氢弹的过程————殊途同归是如何实现的。



通向英国热核武器之路:起步与摸索阶段

总体规划、决策与组织变动:

1954年4月13日:

由理论物理部主导,奥尔德玛斯顿内部成立“天体物理学委员会(Astrophysics Committee)”,开始对氢弹问题进行系统地探讨:以专家交换意见为主。

1954年7月27日:

英国内阁决定全面展开氢弹研制工作。

1954年11月-1955年1月:

总参谋部同意,“A型热核炸弹”(大型助爆裂变弹,百万吨级别)、“B型热核炸弹”(真正的氢弹)中,B型才是最终开发目标;威廉彭尼(William Penney,AWRE所长,1950-1959)承认现阶段应重点开发“A型热核炸弹”。

1955年3月:

天体物理学委员会讨论“A型热核炸弹”设计,确定其代号为“绿竹(Green bamboo)”,无法确定其设计是否可行,但争取在1957年进行核试验;“B型热核炸弹”——代号为“绿花岗岩(Green Granite)”——的研发优先性确定为低。

1955年末:

奥尔德玛斯顿对“双重炸弹/绿花岗岩(Green Granite)”的设计信心有所提高,要求国防部同意在1957年的核试验计划中包括绿竹、绿花岗岩、“橘色先锋(Orange Herald)”。

1956年4月:

库克牵头成立武器开发政策委员会(WDPC),统一协调奥尔德玛斯顿所有的核武器研发工作,取消天体物理学委员会。

对分级结构的探索:

1954年3月:

彭尼致Atomic Energy Authority的信中提到氢弹构型的猜想,其中缺少“分级”的结构。

1955年2月:

天体物理学委员会讨论“圆柱形炸弹”:初步体现了“分级”思想。

1955年8月:

彭尼、库克(副所长)、Keith Roberts和John Ward在彭尼办公室开会讨论氢弹构型,Ward指出“初级”“次级”“级间屏蔽”的思想。

1955年9月:

“汤姆/迪克/哈利”会议,会议上确认英国对初级的一般代号是“Tom”,对次级的一般代号是“Dick”,第三级则是“Harry”。会上由彭尼提出了“双重炸弹(double bomb)”的构想:由初级的能量来压缩一枚助爆裂变装置(次级),最后用两枚裂变弹的能量来点燃“哈利”(热核材料);彭尼甚至认为不需要“哈利”就可以达到百万吨级别的当量(实质上是一枚双重裂变弹)。

1955年9月20日:

彭尼笔迹、未署名的一张蓝图上有一个两级装置的草图:辐射内爆+分级结构都齐全,批注:“Looks just about O.K.”。但是在9月28日的天体物理学委员会会议中没有提到这个构型。

1955年10月:

Keith Roberts在“核心助爆”和“惰层助爆”间徘徊:他仍认为大型热核武器需要使用“惰层助爆”(十分接近苏联“千层饼”构型:氘氚化锂层放置在HEU弹芯和铀惰层之间,希望能大大提高当量;这也是“单级炸弹”/绿竹/“A型热核炸弹”的设计思路)

对美苏热核试验放射性尘埃的分析:

库克在奥尔德玛斯顿内部成立了专门研究美苏核试验放射性尘埃的“第一委员会(情报)”,他同时还是派往美国方面的苏联沉降分析专家组——由贝特(Hans Bethe)牵头——的联络官。但是理论物理部和核物理部都抱怨彭尼没有把沉降分析结果传下去,一直锁在所长的私人保险箱里。1955年副所长库克组织了对所长保险箱的“突袭”。

1955年末:

库克争取到1954年5月Castle系列核试验的沉降样本(美国允许英方收集样本),送至奥尔德玛斯顿相关部门。

1956年初:

Castle系列放射性尘埃中发现铍-7,确认其使用了锂-6(对苏联1953年8月12日Joe-4的分析中也确认了这点);1956年1月与美国专家讨论1955年11月的Joe-18/Joe-19热核试验后,确认残余铀233量大于铀235快中子反应可能产生的量,英方推论为苏联设计人员在初级中加入了铀233来区分两级铀部件的不同表现(也就确定了“级间屏蔽”的思路)

1956年8月:

Mike核试验的沉降样本送到“第一委员会(情报)”

对“辐射内爆压缩”的探索:

1954年10月下旬:

天体物理学委员会成员Allen Fraser(辐射流体力学小组)和R.A. Scriven(理论物理部)计算、比较了流体力学冲击波和辐射在氘化锂中的传导速度,认为辐射比较快。

1955年12月2日:

John Ward在有彭尼、库克、John Corner(理论物理部主任)参加的进度会议上画出了“两级结构”的氢弹构型示意图,其中包括有“级间屏蔽”的思想;同时Ward也跟Hebert Pike、Keith Roberts指点了“辐射内爆”的概念。

1955年12月底:

Keith Roberts与John Ward联合署名的一份“TPN(理论物理学笔记)”中考虑了向“哈利”传输能量的机制:确定要比流体力学冲击波快(赶在结构飞散之前点燃更大规模的热核反应);Keith Roberts指出使用中子流或辐射进行能量传导的必要。

1956年1月:

Allen Fraser继续带领辐射流体力学小组研究“辐射传播(radiative diffusion)”的机制。Henry Hulme(所长特别顾问)概括绿花岗岩设计思路的文件中仍然坚持“汤姆/迪克/哈利”三级结构、不清楚辐射内爆是否应使用中子流、承认在次级压缩机制上没有进展、徘徊在“惰层助爆/千层饼”思路与分级思路之间。但是该文件中强调了对“哈利”中热核材料进行“预压缩”的必要。

绿花岗岩方案的成熟期:

Ken Allen在1956年2月14日给出的文件把“双重炸弹”转换成了“初级+次级(热核材料+火花塞)”,被认为是已知资料中明确指向真正热核武器的重要文件。

1956年2月14日:

Ken Allen(核物理部主任)指出美国成功方案是“用原子扳机释放的能量压缩包围在一个裂变内核周围的氘化锂6/铀混合物”,同时指出了以下五点:1,氢弹主要能量来自锂-6/铀循环;2,不需要实现D-D反应,当然在大当量武器的最后一级中可以实现;3,热核材料燃烧的效率很高;4,燃烧的高效率来自原子扳机对热核材料的压缩;5,绿竹中U-235燃烧的效率将比绿花岗岩中的低5-10倍。

1956年2月底:

John Dolphin(首席工程师)画出的草图中仍然标注“中子加热、压缩”,同时承认能量传递和压缩的方法仍没有找到。

1956年3月:

16日彭尼召开会议重新设计三级构型的绿花岗岩,汤姆的细节得到确认,迪克中的材料层数、用量得到确定,哈利需要由Keith Roberts来重新设计。3月底,设计全貌仍然没有确定,彭尼要求尽快确定方案。

1956年4月初:

绿花岗岩方案的讨论稿再次出现变更,使用两级构型。R.A. Scriven内部传阅的图纸中迪克的结构被大大简化。

1956年4月26日:

一份“绘图办公室草图(DOSK)”完整地描述了两级构型的绿花岗岩:汤姆-迪克、辐射内爆、锂-6/铀循环。这份DOSK跟后来试验用的花岗岩装置已经十分接近。

通向英国热核武器之路:试验与修正阶段(0)

1957年11月的试验方案:

1,绿竹:

单级球形助爆裂变弹(“惰层助爆/苏联千层饼”思路,使用一个氘化锂与铀238混合的大型包层)使用高浓缩铀弹芯(87kg或98kg)。如果产量足够,将包括氚化锂粉末;最终还是没有采纳这个建议。采用72镜内爆系统

2,Mosaic系列核试验的第二发,代号G2(千吨级裂变装置,热核/助爆试验)

3,橘色先锋(Orange Herald):

百万吨级助爆裂变武器。采用铀235弹芯(117kg或是125千克),32镜内爆系统;分为“大橘色先锋”(39英寸/1米)、“小橘色先锋”(30英寸/0.76米)两个型号,差别只存在于高爆炸药系统上。大橘色先锋应该就是所谓的“特别组装件(special assembly)”。

4,绿花岗岩(真正的氢弹):

扳机是“红胡子(Red Beard)”,使用蓝色多瑙河的外壳。1956年4月底完成设计。1956年9月初,John Corner提出进一步改动绿花岗岩,缩短汤姆/迪克间的距离,形成“短花岗岩”设计(直径30英寸/0.76米,2吨)。

如果短花岗岩成功,则不需要试爆绿竹(但是仍要试验橘色先锋)。如果绿竹试验成功,则进行中远程弹道导弹弹头的试验(橘色先锋);如果绿竹失败,则使用“特别组装件(special assembly)”(“政治弹”)来欺骗世人。

====================

实践助爆原理:

1956年5月16日在澳大利亚附近的蒙特贝洛群岛进行了Mosaic系列核试验的第一发(G1),这是英国首次在核试验中使用热核材料(氘化锂-6)。其形式是“惰层助爆”:在铀235弹芯外部加上了一层氘化锂-6,其外的惰层是铅制成的,目的是降低当量。G2计划使用天然铀惰层,但是担心其当量过大,原计划在太平洋圣诞岛附近引爆。

G1的当量只有15kt左右,于是决定继续在蒙特贝洛群岛进行G2(改装铀238惰层)的试验。结果G2的当量为60kt(1984年才公开实际是98kt,大大高于澳大利亚政府同意的上限)。AWRE已经认识到“惰层助爆”意义不大,为了确定这个结论,在6月19日加试了G2(氘化锂的压缩程度和温度均得到提高)。G2的结果很可能直接导致绿竹(“惰层助爆/苏联千层饼”思路)的取消,不过最后还是决定制造绿竹并将其运到圣诞岛。

====================

关于“橘色先锋(Orange Herald)”:

橘色先锋加入了少量热核材料,是英国第一枚试验了外部中子源的核装置。从定义上来说,它也是英国第一种试验了“内核助爆”的核装置,但是事后AWRE计算认为热核助爆的效果可以忽略不计(仅仅等于被替换掉的裂变材料的当量),所以才有了“纯裂变武器”的说法。

橘色先锋也是有一定的军事价值的,因为它属于“轻重量百万吨核弹头”;虽然大量使用了昂贵的裂变材料,但是通过改进内爆系统减轻了总体重量,使得其可以被用在当时英国计划开发的多种武器系统上。在绿竹重量太大、绿花岗岩体积太大、两者能否成功不能确定的情况下,试爆橘色先锋成为必然。当然其“政治弹”的作用也很大。

通向英国热核武器之路:试验与修正阶段(1)

实践英国版T-U构型:次级壳层与瑞利-泰勒不稳定性

Grapple系列核试验:

1957年5月15日:短花岗岩试爆。当量为300kt,彭尼总结时确认已经验证了“radiative implosion”。

1957年5月31日:橘色先锋试爆。当量为720kt。

1957年6月19日:紫花岗岩试爆。当量为150kt。

短花岗岩的意义最小是“氢弹原理试验”,最大是“第一枚英国真正热核装置的试验”;由于当量很小,常被认为是失败的。确实如此。但是其大部分能量都来自于次级(不一定都来自于聚变能),成功证明英国已经独立发现了T-U构型。

从1956年9月到1957年2月初,短花岗岩的次级(“迪克”)一直没有确定下来。1956年12月底Keith Roberts还写了报告,推出新次级设计,要增加迪克的层数。1957年2月初的新计算结果又促使Keith Roberts进一步要求改动迪克的层数。最终结果是短花岗岩的次级有14层不同的材料,厚度从0.034英寸(0.86毫米)到0.971英寸(2.46厘米)不等,其中氘化锂壳层最难制造。(壳层材料还包括铅)

理论与计算结果在试验之前已经预示了如此复杂的壳层结构将带来低性能:1957年9月的Antler系列核试验就有计划包括专门用来诊断花岗岩型“双重炸弹”的装置。它们将包括两级结构,但是次级将不包含热核材料,目的是诊断到底是辐射内爆压缩失败,还是次级壳层的瑞利-泰勒不稳定性导致当量过低。

彭尼指出“一个愚蠢的错误”将当量减小了100kt。

同时,也有怀疑短花岗岩减小了扳机到次级的距离,可能也导致失败;这就是仍然保留原始绿花岗岩装置的原因。随着对短花岗岩试爆结果的进一步判读,AWRE决定,汤姆/迪克间距不是问题所在,短级间结构仍可以实现辐射内爆,于是放弃了绿花岗岩装置。

5月的第一个改进版本是“蓝花岗岩(Blue Granite)”,将原来的改进型红胡子扳机换成“靛蓝之锤(Indigo Hammer)”:红胡子是全钚裂变弹,用在花岗岩中做扳机的是复合弹芯,而靛蓝之锤是全钚扳机。不过蓝花岗岩没有被最终采纳。

使用的是“紫花岗岩(Purple Granite)”:初级没变,改动了次级。使用了更多的铀235,又将外部壳层改成了铝制的。

结果是紫花岗岩的当量比原始版本更加低。这证明了AWRE对次级的理解不足。

==================================================================

实践英国版T-U构型:简化次级

1957年6月底7月初,库克指出要大大降低次级的复杂程度,但是其他部件基本不变。他坚持花岗岩型“双重炸弹”路线是正确的,下一步将是确定循序渐进的核试验计划,逐步确定问题所在。John Corner带领的理论物理部认为关键是提高压缩程度,同时降低次级壳层反应时的瑞利-泰勒不稳定性。

7月15日,库克在WDPC会议上强调,下一次花岗岩型“双重炸弹”核试验的目标是1百万吨当量,但是提高认识比实现当量目标更重要。同期,首相麦克马兰批准“风车”核试验系列(后来改名为Grapple X)

Grapple X的目标有3个:1,降低花岗岩型氢弹的裂变材料用量和总重量;2,争取突破1-5百万吨当量;3,研制“免疫”核弹头(中子突防能力)

1957年8月初,Grapple X的试验顺序基本确定:

Round A(改进型红胡子扳机/复合弹芯,当量提高到45kt左右,仍然使用内部中子源,首次使用了铍惰层;次级只有3个壳层,提高了铀235的用量,增加了唯一一层氘化锂的厚度,提高辐射外壳的厚度)

Round B(次级有5个壳层,其他与Round A相同)

Round C(用惰性材料替换掉氘化锂,其他与Round A相同,诊断型核装置)

Round D(扳机,诊断型核装置)

试验顺序:

如果Round A成功(快中子产量足够大):接着试爆Round B(进一步提高当量,如果新到的IBM 704能及时完成对5壳层的计算)

如果Round A失败(快中子产量不够大,当量低于200kt):接着试爆Round C(诊断是否是次级的铀235壳层出了问题)如果Round C失败(次级铀235壳层的当量太小):试爆Round D(诊断是否为扳机当量出了问题)

如果Round A失败,接着试爆Round C却成功(次级铀235壳层压出了足够的当量):证明花岗岩型“双重炸弹”的思路是错误的

计算机的作用:

1957年夏,奥尔德玛斯顿接到了高性能的IBM 704计算机,将蒙特卡罗模拟以及内爆模拟的计算时间缩短了20倍。IBM 704运用到Grapple X装置的计算后,发现可能达到25倍的压缩。IBM 704用于5壳层的计算,预计用时4周;而3壳层的计算则运行在较慢的Ferranti Mark I上,预计耗时5周。

1957年8月下旬,Hebert Pike指出Round A(3壳层)的计算无法顺利完成,必须转移至较快的IBM 704上进行,同时IBM 704上的Round B(5壳层)将无法完成计算。9月9日的WDPC会议上决定取消Round B(5壳层)的试验。

美国“干净氢弹”的消息:

早在1956年夏,美国官员公开宣布当时的Redwing系列核试验中实现了“干净氢弹”的突破。而《纽约时报》1956年7月底的文章又透露说这是大大降低了次级裂变比例的结果(从“裂变-聚变-裂变反应”升级成“裂变-聚变反应”)。

这使得AWRE对锂-6/铀循环的意义进行了再思考;而短花岗岩和紫花岗岩的相继失败导致了奥尔德玛斯顿不得不采用其他的热核反应。

Grapple X系列核试验:

1957年11月8日:Round A试爆(原定扳机在运输途中出现损伤,在圣诞岛上改装上了Round C的扳机),当量1.8 Mt

由于Round A大获成功(但当量高于预期的1Mt),Round C取消。Grapple X核试验结束。

1957年11月10日,库克携带早期数据飞往华盛顿参与对美谈判,途中经停夏威夷时飞行员迷失方向,靠一个发动机节省燃料,勉强降落在檀香山西南100英里的一个小跑道上,后来经美方飞机接应才到达夏威夷。英国险些损失第一次成功氢弹试验的第一手数据和副所长库克。

1958年初,Keith Roberts与Bryan Taylor完成两篇“论热核炸弹效率”的论文,其中的第二篇使用了Round A的数据,两篇论文大大推进了AWRE对氢弹物理过程的认识。两人的论文可能跟计算助爆对当量的贡献、计算聚变当量有关系。

通向英国热核武器之路:试验与修正阶段(2)

实践英国版T-U构型:使用锂-7、降低火花塞U235用量

Ken Allen(核物理部主任)在1957年中旬(很可能是Grapple系列核试验前后)提出了使用锂-7的方案;当时库克为了保证Grapple X的成功,保守疗法,没有采用Allen的建议。

在1957年9月的WDPC会议上,对Grapple X之后的热核试验方向有3个建议:

1,次级壳层厚度的优化(太厚影响聚变快中子的传输,太薄则导致瑞利-泰勒不稳定性)

2,辐射内爆压缩的优化(大部分与Round A相同)

3,非壳层结构的探索(取消壳层,改用铀235、铀238、氘化锂微粒的混合物)

因时间太紧,运算能力不足,确定仍然要使用壳层结构。新方向如下:

1,5壳层次级结构的再尝试(重新计算Round B),10月中旬发现计算能力短缺,无法在1958年2月前完成,取消

2,3壳层圆柱形次级,增加氘化锂用量,使用锂-7(Ken Allen的方案)

3,3壳层球形次级,增加氘化锂用量,使用锂-7(Ken Allen的方案),最终采用的方案(增加辐射外壳厚度,进一步缩短扳机与次级间的距离)

在Grapple X试爆之前,奥尔德玛斯顿就在讨论“延迟临界”的问题,重点是次级火花塞的作用:所用铀235如果过早临界,则次级热核材料的压缩程度不够高,热核反应的比例低,效率不高。

在Grapple X大获成功后,Ken Allen就质问过这到底是“双重裂变弹”(用辐射内爆来压缩另一枚裂变弹,同时次级用上了惰层助爆),还是“真正的氢弹”(用辐射内爆来实现热核燃料的高效燃烧)。

1957年10月末的WDPC会议上,库克指出初级的设计已经基本完成,即使不使用助爆也可以有50kt左右的当量;同时他又强调当量提高不是主要目标,提高轻核反应的比例才是重点,所以要增多诊断设备的布设。如果能降低铀238快中子裂变当量的比例,就更好了。

1957年12月,Grapple Y次级的设计仍然在进行中,库克现在担心减少次级火花塞的铀235用量可能会导致试验失败,John Corner认为没有问题。Grapple Y的试爆日期从1958年2月推迟到3月,然后到4月。

Grapple Y中使用的科学仪器数量大增,主要目标是确定武器引爆早期的伽马射线输出。之前的核试验都是用堪培拉轰炸机来进行穿云采样,收集放射性样本;Grapple Y装置的当量大,所以爆高也要高,不确定堪培拉轰炸机能在一万九千米的高度成功采样。原计划是使用加装火箭助推器的堪培拉轰炸机:在起爆后1小时于15000米高度先用常规型堪培拉轰炸机采样,两小时后再用加装火箭助推器的堪培拉轰炸机在18000米高度采样。后来其他基地的一架火箭助推版堪培拉出现事故,于是决定取消飞行,使用常规型在低高度采样。

1958年4月28日:Grapple Y装置试爆,当量3Mt,为英国当量最大的核试验装置。

Grapple Y的成功表明,英国从“双重裂变弹”到T-U构型的转换已经完成,次级中火花塞裂变当量的比例已经降低(次级裂变材料的用量降低,但可裂变材料——铀238——的用量增多;总当量中快中子的贡献增大),热核材料燃烧的效率与贡献都有大幅提高;对锂-6浓缩度较低(锂-7含量大)的热核材料的运用也得到了突破。因为有足够的(武器设计)资料,我们可以说直到1958年4月28日的Grapple Y装置,英国才完整地掌握了T-U构型(但是从定义上说,英国在1957年5月15日的短花岗岩装置就已经实现了“两级结构”与“辐射内爆”。)。当然,其他国家是何时才实现从“双重裂变弹”到T-U构型的转换,可能资料还不够齐全;所以比较“真正的氢弹”试验日期,还是相当不清晰的。

英国下一步核试验的目标就是突破“一吨重百万吨级”免疫核弹头。

通向英国热核武器之路:试验与修正阶段(3)

“免疫”/中子突防:

1957年10月,库克在论述百万吨当量氢弹研发的文件中指出突破一种“一吨重百万吨级”(比威力达到1千吨/千克),同时对中子流“免疫”的核弹头。在1956年上旬,Keith Roberts与Bryan Taylor回顾了四十年代霍尔斯特德堡(Fort Halstead,代号“HER/高爆研究”,AWRE的前身)对辐射效应的研究,发现了防御性核弹头能引发“过早点火”的问题。英国早期的钚弹头特别容易出现这种问题:当量可能大减,甚至出现无法核爆炸的现象。

奥尔德玛斯顿的计算能力逐步向这个“R-1效应”的研究方向转移,构型设计方面的解决方法是使用助爆。John Corner认为轻重量助爆扳机可以在短时间内突破,库克则认为必须要“两级扳机”:先用一枚裂变弹来压缩第二枚裂变弹,再去点燃热核材料;总共有3个级。决定在Grapple Z系列核试验中包括这种“三级弹”(两级裂变“免疫”扳机、一级热核燃料),同时改进高爆炸药(希望能取消炸药透镜)、使用外部中子源(已在橘色先锋中试验过)。

1957年12月,WDPC会议上库克要求的四个发展方向为:

1,优化热核反应

2,核弹头减重

3,免疫扳机

4,多点爆轰系统或无透镜爆轰系统

核试验的计划:

自1957年底,奥尔德玛斯顿就开始讨论Grapple Z的试验顺序问题,一直持续到1958年7月底,试爆计划才基本定型:

第一发:

垂饰(Pendant,设计的名称?)/三角旗(Pennant,试验的名称)——固体助爆扳机,使用氘氚化锂,外部中子源

第二发:

旗杆(Flagpole)——氢弹,缩小版Grapple Y装置;使用非助爆全钚扳机“靛蓝之锤(Indigo Hammer,1957年9月26日Antler试验系列第二发试爆,6kt,181千克重)”

第三发:

燕尾旗(Burgee)——气体助爆扳机,使用氚,外部中子源

第四发:

旗索(Halliard)——“三级弹”(三个版本:1,厚辐射外壳三级弹、2,两级氢弹、3,薄辐射外壳三级弹)

详细方案:

1,如果两种助爆扳机中有一个的当量超过14kt,且旗杆(Flagpole)型氢弹试爆成功,则取消旗索(Halliard)三级弹。

2,如果两种助爆扳机中当量较大的也只有“中等当量”,则加试爆两级氢弹版的旗索

3,如果两种助爆扳机的当量都很低,则加试爆厚辐射外壳三级弹版的旗索

4,如果两种助爆扳机和旗杆(Flagpole)都成功,则加试爆薄辐射外壳三级弹版的旗索

如果旗杆(Flagpole)成功,则可以把它的初级改成助爆扳机,实现“一吨重百万吨级”免疫热核弹头;三级弹版的旗索采用了“两级扳机”,目的是保证助爆扳机失败后仍然有免疫弹头;薄辐射外壳三级弹版的旗索是临近7月才设计出来的新构型,为的是减轻三级弹的重量。

实践助爆原理:从固体到气体

1956年10月21日:试爆Buffalo系列核试验的Round 4装置(红胡子裂变弹,首次使用氘氚化锂)当量10kt(8kt?)

英国于1956年中期首次生产出了几克氚,为了试验助爆原理,决定在裂变弹核试验中使用“一、两克”氚。但是红胡子使用的是内部中子源,在弹芯中使用氘氚化锂反而将当量大大减低了(Round 4的结果)。

1957年AWRE仍不愿意为氚助爆专门设计核武器,导致较大量使用氚的效果很差。直到1957年9月,库克对固体助爆和气体助爆都没有信心。

气体助爆扳机燕尾旗(Burgee)的设计在1958年6月成型,氚气体的强反应性,高压条件下氚气体的控制,氚与钚的反应问题,都让AWRE很头疼。随着气体产生器Daffodil的研制成功,问题又转移到安全性方面:如果燕尾旗没有爆炸,注入的氚气体却还在弹芯里,应该如何处理?把装置从气球上降下来至少要2小时。最后AWRE研制了相应的自毁装置。

Grapple Z系列核试验:

1958年8月22日:试爆固体助爆扳机Pendant,当量24kt

<1958年8月31日:美方要求试爆厚辐射外壳三级弹版的旗索(Halliard)>

1958年9月2日:试爆旗杆,当量1-1.21Mt

1958年9月11日:试爆厚辐射外壳三级弹版的旗索,当量0.8Mt

1958年9月23日:试爆气体助爆扳机燕尾旗,当量25kt(28分钟倒计时Daffodil启动,开始产生气体;两分钟之内达到指定压力)英国最后一次大气层核试验/最后一次独立核试验完成

=====================================

Grapple Z系列核试验成功之后,英国掌握了“一吨重百万吨级”免疫热核弹头、固体助爆扳机、气体助爆扳机的技术。设计时奥尔德玛斯顿对扳机当量的要求是15kt,而且Grapple Z系列试验的扳机都是“DP”裂变弹头,“DP”目前猜测是“dirty plutonium”的代号,意思是全钚扳机使用了钚240比例较高的裂变材料。

在1957年8月Grapple X试验装置的设计探讨时,AWRE讨论了通过取消级间填充材料来减轻氢弹重量的方法:直接用空气阱(air gap)来向次级输送能量。这个方案在Grapple Z系列中成功试爆。就美国方面对“厚辐射外壳三级弹”感兴趣这点来看,可能是其取消了填充材料;当然考虑到“三级弹”本身就是新构型,英方也可能是在两级氢弹旗杆上试验了空气阱传能。

1958年8月:“大团圆”(Nuclear reunion):

当英国谈判小组启程前往美国参加1958年8月27日开始的谈判时,他们的目标是尽可能地获取武器设计信息,特别是500-700lb(226-317kg)重量的百万吨当量弹头(实际上500-600bl百万吨当量弹头当时美国也没有掌握)、战术用途轻重量千吨级核武器、核武器安全相关技术的信息。

第一天:美方简要描述了3种百万吨级武器、4种千吨级武器的设计,解释了它们的用途;彭尼等人判定这些百万吨级武器并没有把英国人的理解拓展多少:预计在Grapple Z系列核试验成功之后可以掌握。但是在千吨级武器方面,美国人对裂变材料的使用效率较高。

第二天:双方在文件的基础上口头汇报核武器发展的现状,英方介绍了正在开发中的几种千吨级武器,还有“一吨重百万吨级”免疫热核弹头。“以个人的方式,”英国小组了解到了9种美国核武器的情况,包括3种百万吨级武器。英方交换的武器信息有“绿草(Green Grass,“过渡武器”当量500kt,结合了绿竹的72镜内爆系统与橘色先锋的裂变弹芯,70–86kgHEU,外部中子源)”、旗杆、两种助爆扳机(美方对气体助爆扳机很感兴趣)。

1958年8月31日:美方要求试爆厚辐射外壳三级弹版的旗索(Halliard),交换条件是向英国提供轻重量百万吨弹头的设计。

美国原子能委员会的报告总结8月会谈称:

1,向英方介绍了Mark7、Mark15/39、Mark19、Mark25、Mark27、Mark28、Mark31、Mark33、Mark34的当量、尺寸、重量、特别核材料、核武器安全措施、机电设计、易损性

2,英方介绍的武器设计中,有两种相当先进的[未公开内容,估计是“助爆”]小型裂变装置,一个已经试验,另一个即将试爆。

3,英方在裂变与热核领域的武器研发都已达到较先进的状态,某些领域的突破对我们也有很大帮助。但是,英方没有理解由其反应堆中燃耗较深的铀所产生的钚可以用在武器中。掌握这个知识对英方民用核电站计划有深远的影响。而且,他们并没有在武器一点安全方面投入什么研发资源...

9月17-19日,双方在桑迪亚实验室展开第二次交流。英方很欣赏Mark28的工程成就(加工生产设计用了2年时间);Mark47则被认为很“粗糙”,虽然其试验当量有400kt;美方千吨级武器的信息节省了英国一年的核试验,;美国有一个几乎跟“燕尾旗”气体助爆扳机一模一样的装置将在几天后进行核试验。英国考虑过很多美方的构想(如圆柱形内爆、两点起爆系统等),但因为没有足够的运算与加工能力,无果而终。美国氢弹的辐射外壳重量较轻,但是其内爆压缩程度较英国的高。美方的优势在于高度优化某一个设计,挖掘最大潜力。

关于球形次级:

库克发现美国氢弹用的是圆柱形次级,美方的解释是圆柱形次级比较便于计算。这让英方很吃惊。1956年下半年奥尔德玛斯顿讨论绿花岗岩的次级设计时,关于球形次级的思路确定很快,因为都认为圆柱形次级需要等到IBM 704到位(1957年年中)后才能开始计算。英国科学家认为虽然球形次级有缺陷,但为了节省运输能力,省去复杂的内爆计算,确定采用这个构型。1957年9月WDPC又讨论过圆柱形次级的构想,不到一个月又因为运算能力不足而取消。

Keith Roberts总结称:“美国双重炸弹跟我们的一样——汤姆->辐射内爆->迪克。但是他们的初级是免疫的,跟我们的不同,而他们的次级是圆柱形,不是球形...我们一直认为使用球形次级时,次级外表面时间/压力的微小差异是不重要的,也就没有尝试过去改进这点。但是使用圆柱形次级后,次级不同部分实际上是独立地被压缩...沿轴线精确计算压力时间曲线,允许差异存在,这是很重要的。”

爱德华泰勒认为采用圆柱形是很自然的选择:给定尺寸内,圆柱形可以装下更多的热核材料。泰勒还说利弗莫尔的Tuba设计就是使用了球形次级,跟英国的设计很相似。

其实T-U构型的基本原理和结构在上世纪70年代就公开了,高票讨论的也没超过公开出版物的水平。用x射线辐射压缩也是早就it is known的。世界上还没有其它国家造出氢弹,如果考虑到工业能力,印度早就具备当年中国研制氢弹的能力了。而五常在核武器军控上也一致的严厉。所以有理由相信在未公开信息中,存在能让氢弹成功爆炸的关键。
另外也不相信不同形状次级是区分不同设计构型的关键。90年代对考克斯案作证时就有提到即使w88弹头的外形,其内部结构等泄漏出去其实无关紧要,虽然这些是属于高度保密的信息
回到问题于敏构型与T-U构型的区别,只能说通过目前已经公开的出版物普通人是不可能搞明白他们具体的区别。考虑到T-U构型原理在70年代就公开了,没理由中国氢弹科研人员不知道这些信息。如果只是因为同样采用初级-次级结构,认为于敏和T-U构型是属于同一种,但这些从事氢弹研究的人员显然作出的相反的判断。然后是我不可能比专业人员聪明系列,so。。。
深深感到智商与知识差距究竟有多大。看这个回答就像是给你一份答案让你往卷子上抄,但是拿着答案和卷子,不知道答案是跟哪个题目对应的,抄都抄不上去 - -
于敏绝对是中华脊梁。
说的不对,如果有人给出了正确的答案,那么知乎很可能会被关站。
当然了,知道这个问题答案的人全中国不会超过 100 人,而且都是被终生隐姓埋名锁在军事基地的深处。

"我认为于敏的设计,也就是中国早期的氢弹设计,很可能和英国早期设计类似"

说了半天, 还是个找爹党...
这种问题最简单的分辨方法就是如果哪个答案被删掉了说明是对的,如果你发现这个答案还好好的呆在这里,说明在胡扯。
阿三还没搞出来,这就讨论上了?
大家都具备一些核物理专业知识能够讨论一些是很有意义的,如果有什么发现、感悟不要一定都说出来,从原子弹到氢弹对于一个国家核物理研究来说,是初中直接跳级到研究生的阶梯,安理会五大国对此均讳莫如深,现在阿三和三胖都在苦苦研究始终不得要领,都专门派人在网络上等着这些问题的答案,希望能够博采众长获得突破。为了国家利益希望懂这方面的同学,能够为中华之盾保守秘密,不要用自己的专业知识去猜测臆测我们国家的核武器力量及原理造型,以防隔墙有耳,为他人作嫁衣裳!
于敏构型可能是两个初级压缩柱形结构,次级可能在柱形结构中。
请朝鲜同学独立完成作业,不要抄袭他人
题主你是疯了吗?于敏构型是绝密啊……
不是里面人无法说出区别 只有局内人才可能说出区别 一些表面看起来一样的东西 实际细节可能很不一样 如果如此简单就能评判是否一样 …那些想玩氢弹的早就成功了…… 说是没有区别的人要么就是懂得太多了 要么就是半瓶水都没到 我倾向后者 能简单给这些东西下结论的人一般不在这里混…
题主还应该加上北棒的主体构型。打不到侵略者国土却仍然可以把侵略者从地球上抹掉。被前两者厉害多了。

的回答做一下修正和补充:
1)“......只有在某一时间段中开发过已聚变反应为主的核武器,聚变反应不产生强放射性物质,被称为“干净核弹”。是当时政府出于公共关系考虑的发展物,但是由于体积太大等原因不具备实战能力。”
这里有两个问题,
一个是以聚变反应为主,去掉次级弹的U238中子反射层的三相弹(即聚变增强裂变弹)称为中子弹(neutron bomb),是“干净核弹”,是继裂变弹、聚变增强裂变弹之后的第三代核武器,由于去掉了中子反射层,爆炸威力只有1000-2000吨TNT,但是所产生的6倍于裂变弹(原子弹)的快中子能瞬间杀死200辆主战坦克中的有生力量,而不摧毁坦克;由于这是最新一代以实战可用为目的的核武器,所以中子弹具备目前最佳的实战能力;
二一个是因“体积太大”而不能使用的热核武器是美国人1952年实验的常春藤麦克(Ivy Mike),这是泰勒-乌拉姆方案(T-U)的首次武器级尝试(1951年有过成功的验证性试验);由于采用液化的氘单质为聚变燃料,而需要庞大的制冷设施(70吨);但是这颗炸弹有1045万吨TNT当量,所以她一定是有U238中子反射层的“脏弹”,而非“干净核弹”.


参考链接维基百科T-U结构:泰勒
------------------------------------------------------------分割线----------------------------------------------------
回答下楼主的问题,U_T构型和于敏构型的本质差别在于如何引导初级裂变所产生的光压源--X射线到次级去,公开资料显示U-T型是靠弹壳内壁(反射层)反射进入的,于敏型则不是。
-------------------------------------------------------再来 分割线----------------------------------------------------
美剧《曼哈顿计划》中的怪老头Frank Winter大概就是以T-U为原型的,他们专注于裂变增强聚变原理以至于荒废了曼哈顿计划,奥本海默就把他们调离了曼哈顿计划,而聚变增强的关键原理就是内爆:

经过和JK JK的讨论,我认为于敏的设计,也就是中国早期的氢弹设计,很可能和英国早期设计类似 。。厉害啊,你和别人讨论下就知道,是不是应该聘请你做院士呢?说了那么多,不知真假,如果氢弹像你说的那么容易,这个世界早就核平了。

服了那些……喊着泄密的大龄中二了

知道什么原理是一回事

知道怎么做又是一回事

知道拿什么做更是一回事

而要想知道上哪能找齐原料和设备就是“简直是没事找事”了


知识太容易传播

然而知易行难

你知道飞机是怎么飞起来的,那你设计个超临界翼型吧


知道氢弹是怎么爆炸的很简单,但是设计一个可用的弹头设计,跟了解实现原理完全是两码事

距离就像知道 核裂变与链式反应 和知道 E=mc2 的区别一样

你知道客机的翼尖小翼是干嘛的,可你可能一辈子都搞不清要怎么弯,多少弧度下弯多少度,顶端什么形状

你知道按下起爆器“原子扳机(火花塞)”会放出大量高能粒子,而这个高能粒子是怎么来的?


一块CPU不贵,然而一个完整的设计团队,一条完整的晶圆生产线呢?

一枚氢弹不贵,然而你知道取得原料就需要多少设施日以继夜的浓缩精炼么?

还有配套大量人才,超算,甚至历史遗留下来的核武试验数据

小国不是不知道怎么造核武器,而是真的没这么多的人力物力

相比之下,某些国家的那个天下太平的地缘政治环境,根本不需要这样兴举国之力还惹一身骚

有太多太多需要钱和人力去做的事,对他们来说这只是最不重要的一件

要么是已经有核弹了,有了基本的核威慑

要么是根本就没意义,还惹一身骚

这就是为什么大多数国家没搞氢弹的原因


我还能能讲出CPU、DRAM和NAND的工作原理呢,咱也有这个钱买一块

那咱是不是可以开个TMD或者丧门星公司为国争光了?【微笑】

即使现在给你一个完整的早期氢弹的设计图,你这辈子咽气之前都够呛能造出来

对于没有基础积累的国家、组织和个人,真的就是像前面某人说的那样,给你答案你都不知道写的是哪道题

不谈沉没成本谈结果都是屁民耍反智主义流氓

现在就中国还保存着氢弹,你说有没有区别

每次提到于敏,都不禁让我想起另外一位理论物理学家:彭桓武。我想,如果没有彭桓武在武器物理上的直觉与天赋,也许不会有于敏今日的成就。

1.在核武器定位上的决策:早在1963年,还是在北京的那座著名的灰楼(核武器研究所)中,彭桓武就做了著名的关于加强型原子弹,也就是推进式裂变弹还不是氢弹的报告。要知道这是非常重要的,好比现在的朝鲜,即使号称爆炸了氢弹,也不足让外界置信,没有百万吨你好意思说是氢弹?中国第三次核试验就已经达到了20万吨了。

2.在理论攻关中,彭桓武给出了三个模型分别让周光召,黄祖洽,于敏去计算,彭认为这三个模型是能攻克氢弹理论设计的三条捷径。有了彭的铺垫,再加上于的天赋与努力(当然于根据计算结果对模型做了很多优化与更改),最终在著名的百日会战中,于上海华东计算所找到了突破氢弹理论设计的道路。

3.1982,原子弹氢弹设计原理中的物理力学数学理论问题,获得国家自然科学一等奖,其中,第一获奖人就是彭桓武(不要给我讲这是按资排辈,要知道中国当时搞核武器的氛围就是不论资历备份都可以阐述自己的想法,在当时只有学术、知识、见解,没有资历、辈分)。第一获奖人拥有奖章与奖状,其他获奖人只有奖状,充分说明了彭在攻克核武器中的重要作用。由于彭老不拘一格,视名利金钱如粪土,又不喜欢与媒体打交道,使得大家在熟悉于敏的时候,却忘却了背后的这么一位肱股之臣。

对于一个理科白痴的我来讲,根本看不懂
这个问题需要相当高的基础知识水平才能讨论。
。。谁能告诉我那三个被折叠的答案讲了什么。。
莫非是间谍贴,小心,不要回复。
我静静看你们吹牛逼
最大的区别是一个是氢弹放在原子弹旁边爆炸,一个是把氢弹放在原子弹中心爆炸。

答案在被折叠的5个答案里?

然而五常里氢弹值班的只此一家
我已经跪下了,要是国家不解密,有人知道于敏是谁吗……
现在刚把于敏的名字解密,于敏构形的原理就出来了,真牛逼
这恐怕是知乎历史上最难的问题了吧。
我知道了,为什么告诉你呢?
金将军您好,但是我们真的不知道....网上的氢弹结构图什么的应该都是假的。。。这个秘密就五大流氓知道,或者说很可能就中国和美国独立做出了这个= =也许他们就是一个东西呢
能真的回答上来,估计那个人就要和去下边听毛爷爷讲故事了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美国名厂保健品一级代理,花旗参,维他命,鱼油,卵磷脂,30天退货保证.买百免邮.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7: 德国工商大会:中国首次成为德国最重要
2016: 尼不楚条约背景
2015: 去年洋人访问朝鲜录像,已经到了中国90
2015: 郭德纲谈男人四十
 
Jobs. Contact us. Privacy Policy. Copyright (C) 1998-2015. CyberMedi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