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世界商讯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首页 |
 
 
ZT: 五四运动的核心:正义的回归
送交者: x-file 2017年10月08日00:18:41 于 [世界游戏论坛] 发送悄悄话
关于五四运动的分析总结报告
  
  
  在回到毛大哥的故事之前,我们先来做个关于新文化运动、五四运动分析总结报告 
  
  做这个总结报告还是一贯的目的:更好地明白历史,从历史事件中得到自己的感悟。我认为历史不仅仅只是事件而已,更重要的还有观点。
  
  我们记得,谈到五四运动,教科书上经常要来这么一句话:中国工人阶级开始走向历史舞台。
  
  这句话如果要我来说,我会说五四运动,它带来了民族主义的高涨,它开始打破精英文化与大众文化的界限,它开始让草根开始走上历史舞台……
  
  五四以前的社会,大家都是向有钱人看齐,向读书人看齐,向官吏看齐,他们是普通人的奋斗目标,他们拿着钱,拿着这证件那证件,就可以高高在上,富丽堂皇;而没钱的人、普通的人、打工仔打工妹就是卑微的,不值一文的。
  
  但五四中那些上街游行的学生、那些坚持罢ba工的劳工,它让人看到,真正的力量,蕴藏于民间,草根不是没妈的孩子,是有力量的人!
  
  在这些草根里,最重要的、对未来历史进程作用最大的,就是当时的“第三代”。相当于我们现在的“80后”、“90后”。
  
  那个年代的“80、90后”
  
  
  “第三代”,相当于我们现在的“80后”、“90后”。他们是当时社会的年轻一代,大多出生在清末康梁改革前后,是“改革的一代”,独立思考的一代,也是从一出生就承受着强大社会压力的一代,媒体以一个专有名词来称呼他们——“第三代”。
  
  在这些“第三代”里,有我们今后将无比熟悉的人物,蒋中正,毛润之,周恩来,邓小平,林彪、陈毅……
  
  如果说蒋中正是那个时代的“80后”,毛大哥则是那个时代的“90后”。他们有很多不同,但也有很多相同。
  
  相同的就是作为“第三代”的群体特征。“第三代”接受新式教育,受到新思想的熏陶,受过“天下为公”的鼓舞;受过“民族”、“民权”、“民生”口号的震动,他们不再像父辈那样诺诺微微,不满足于这样一个人生讽刺人生观的社会,他们希望有更好的生活。
  
  当这个社会令他们一次次失望的时候,他们想到了一个词:抗争。
  
  一开始的抗争是个体行为,带有某种情绪。比如五四运动发生前后,“第三代”中流行一种的时尚,即“三个脱离”:脱离家庭、脱离学校、脱离婚姻。所以,你会觉得那个时代的年轻人中不仅退学的特别多,逃婚的也很多,婚恋关系相当乱。
  
  因为,家庭是等级,学校是刻板,婚姻是包办,他们不要这些,他们要自由。
  
  五四发生时,“第三代”中最老的已经30岁了,比如蒋中正同学就过了30岁,基本还是一混混。30而立,但年轻人人生的道路,仍然像北京的环线,总在塞车。他们蜗居在城市的某个角落里,承受着生活的重压,寂寞前行。
  
  五四运动打开了他们的历史作为之门,历史即将证明,而今看不到前途在哪的年轻“第三代”,他们最终将不会被没工作、买不起房子、不平等的社会现象等压倒,他们搭上了这一轮草根整体崛起的末班车,十年之内,他们将作为集中的人才群纷纷走上历史舞台,上演那些传说已久,流传至今的故事。
  
  请记住他们,虽然没有在五四中唱主角,但在即将开始的中国社会的大变革中,唱主角的,就是这些“第三代”们! 

  
  核心价值观
  
  新文化运动,是学习西方“先进文化”,来反对中国封建旧文化,以新破旧。由新文化运动发展成五四运动,却是一场“反帝”的排外的运动。
  
  这就像一个人跟师傅学了三年艺,到最后却把师傅打了一顿,反目成仇。
  
  为毛是这样一个结果? 
  
  台湾的李敖大师他认为,五四是新文化运动的“一条岔路”。因为一场文化上的运动转化成了一场政治运动,一场“文化大革命”,最后演变成“政治大动荡”,乱相丛生,没有胜利者。
   
  值得一提的是,这是他20年前的看法。 
  
  国内个别气血冲脑门的精英,比20年前的李大师更进了一步,本着“有政治的地方就是肮脏”这样的观点,他们把五四运动说成是新文化运动的“灾难”,想从根本上否定五四运动。 
  
  这些砖家们认为,文化运动之所以转向政治运动,是因为陈独秀他们破坏了当时的约定(新文化运动启动时,陈独秀、李大钊相约“不批评时政”、“20年不谈政治”),因为陈哥他们“谈了政治”,所以文化运动就转化成政治运动了。
  
  我认为这种说法是很让流鼻血的。我们先不说在那种风云变幻的年代,陈哥他们这帮热血人物能否甘心“老老实实地做点学问”,即使他们不谈政治,政治也会找上门来。
  
  也就是说,从“学外”走到“排外”,从徒弟学习师傅,到打师傅,这是必然。 
  
  要弄清这个关系,就要拿起我们百试百爽的武器:找本质。新文化运动的本质,我认为是1840年以来中国知识精英在救国图强问题上的最后探索。(注意不要和教科书上“学习西方文化,破除封建文化”混淆起来,这是“新文化”的本质,不是“新文化运动”的本质。)
  
  鸦片战争后,面对西方强力的冲击,中国怎么办?一代一代的志士仁人把毕生的光阴都花费在探索这条道路上。张之洞提出过“中学为体,西学为用”;康梁埋头搞起了 “改革体制,维新变法”,陈独秀的秘密武器是“伦理觉悟”(陈哥语:“伦理的觉悟是吾人最后之觉悟”)
  
 
  从“学外”到“排外”
  
    
  新文化运动,是学习西方“先进文化”,来反对中国封建旧文化,以新破旧。由新文化运动发展成五四运动,却是一场“反帝”的排外的运动。
    
  这就像一个人跟师傅学了三年艺,到最后却把师傅打了一顿,反目成仇。
    
  为毛是这样一个结果? 
    
  台湾的李敖大师他认为,五四是新文化运动的“一条岔路”。因为一场文化上的运动转化成了一场政治运动,一场“文化大革命”,最后演变成“政治大动荡”,乱相丛生,没有胜利者。
     
  值得一提的是,这是他20年前的看法。 
    
  国内个别气血冲脑门的精英,比20年前的李大师更进了一步,本着“有政治的地方就是肮脏”这样的观点,他们把五四运动说成是新文化运动的“灾难”,想从根本上否定五四运动。 
    
  这些砖家们认为,文化运动之所以转向政治运动,是因为陈独秀他们破坏了当时的约定(新文化运动启动时,陈独秀、李大钊相约“不批评时政”、“20年不谈政治”),因为陈哥他们“谈了政治”,所以文化运动就转化成政治运动了。
    
  我认为这种说法是很让流鼻血的。我们先不说在那种风云变幻的年代,陈哥他们这帮热血人物能否甘心“老老实实地做点学问”,即使他们不谈政治,政治也会找上门来。
    
  也就是说,从“学外”走到“排外”,从徒弟学习师傅,到打师傅,这是必然。 
    
  要弄清这个关系,就要拿起我们百试百爽的武器:找本质。新文化运动的本质,我认为是1840年以来中国知识精英在救国图强问题上的最后探索。(注意不要和教科书上“学习西方文化,破除封建文化”混淆起来,这是“新文化”的本质,不是“新文化运动”的本质。)
    
  鸦片战争后,面对西方强力的冲击,中国怎么办?一代一代的志士仁人把毕生的光阴都花费在探索这条道路上。张之洞提出过“中学为体,西学为用”;康梁埋头搞起了 “改革体制,维新变法”,陈独秀的秘密武器是“伦理觉悟”(陈哥语:“伦理的觉悟是吾人最后之觉悟”)
  
  之所以拿出“伦理觉悟”的武器,在当时看来,这是有道理的。封建文化统治最厉害的武器,就是伦理。所谓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君为臣纲;父为子纲,夫为妻纲,现在,这些伦理打破了,君也不存在了,也无所谓臣了;夫妻相见也不相识了;新的伦理,也急需建立了。 
  
  伦理对应的就是文化,新文化运动是文化上的反旧立新,但在中国,反旧立新很不容易。
  
  鲁迅大师曾说过:在中国,你要在房子上开个窗子别人是不允许的,但你要说把房子炸了,他就许你开窗户了。
  
  所以,这些新文化运动的干将们都忙着“炸房子”,一个个都是“斗士”,因为反旧反得很不容易,新文化运动在社会就带来了一个附加思潮,那就是全盘西化。
  
  所谓全盘西化,其实就是自己病了,把别人看成神医。
  
  于是乎,外国的,总是好的;我们自己的传统,总是差的;老祖宗的,总是过时的;外国的月亮,总是比中国圆的。大家一心“向西看”,乡村的青年奔向城市,城市的青年又奔向京、沪,已经在京、沪的赶着出国留学。
  
  他们充满着谦卑,充满着热情,去学习人家,有过憧憬,有过期待,有过幻想,事实上巴黎和会前,只有少数的人看得到:一旦一战结束,原来无暇东顾的列强又会将注意力移到中国,加紧掠夺和侵略中国,因为中国始终是他们的眼里的一块肥肉。
  
  最后巴黎和会的消息传来,“好学生”被这个师傅一闷棍打来,蒙了。
  
  曾有人说,首先是我们中国人背叛了自己的传统文化,其次是西方背叛了中国人对正义的期待。其实,铁的事实证明:西方国家对于中国人,没有正义的使命,他们只是露出了本来面目而已。
  
  而我们,却是真正的背叛。
  
  不说别的,所谓“忠孝节义”等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荡然无存。“诚信”本来也是传统美德之一,但也非得要从西方学一遍回来,说西方人很“诚信”,所以我们得讲“诚信”。
  
  这是什么逻辑啊?
  
  清末新政“改革开放”之初,维新派通常不从道德上美化西方的“师傅们”。只是认为,中国为自保就必须在某些方面学点狼的本领。但学生当久了,反而连“师傅们”本来的狼性也忘了,竟然幻想他们成为“公理战胜强权”的代表,学成了一个深刻的自卑和全面的仰视。
  
  所以从张之洞到康梁到陈哥,从纵向上看,他们走过了一条从学习技法到模仿制度再到破解文化观念的过程,在主题为“向西看”的进程中,可以说一个比一个彻底。
  
  但也一个比一个自卑。
  
  技法可以学习,制度可以模仿,而文化,是一个民族赖以存在的根本。一个民族的文化消亡了,这个民族离消亡也就不远了。新文化运动就是在救国图存上的最终探索,探索到这里,除非同意民族消亡,是不能再往前走了。
  
  也就是说“向西看”的路,已经走到尽头了,但还是没有走得通。
  
  这是个杯具。
  
  怎么办?五四运动来了,而它的到来,不是知识精英们用脑袋想想,就能想来的,它是现实的需要,它是正义的回归。。现在我也说说---西方政客和某些“精英”们似乎很关心中国人民,对我们选择中国共产党作为领导核心总是说三道四,他们那副“悲天悯人”样是装出来的,历史和现实都证明了,他们只关心他们自己的利益
  正义的回归
  
  
  五四运动爆发的本质,并非什么热词“科学”、“民主”、“自由”,它的本质是另外一词,这个词我们把它忘记很久,甚至连现在都还稀缺,这个词就是:正义。
  
  用一个动词就是寻找正义。寻找我们缺失已久的正义。
  
  让正义重回生活。
  
  因为在这块神奇的国土上,啥都不缺,唯独缺少“正义”,缺它,它就要找上门来。
  
  新文化运动在不自觉中打开了正义之门。新文化运动转化为五四政治运动,是事物向本质的转化。文化上的革新运动本来是发散的,有多种可能的,它的理想结果就是“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就像礼乐崩坏之后的春秋战国时期一样,诸子百家你也能说你的,我也能讲我的,是一个多元化的局面,但也就像春秋战国时代到最后是归于一统一样,文化上的需要让位于现实需要,从这时候起,万流归宗,五四运动关闭了多种可能性,让一切都回到中国人民的“正义”这一本质问题,因为中国的问题,它用“文化”已经无法解决,不得不期待适应时代需求的政治力量和伟大政治家。
  
  在五四之前,那些心怀天下,忧国忧民的知识分子、革命党人、政客甚至包括军阀,你很难说他们就不是秉着满腔爱国热情,梦想自己的国家能强大起来。但是,他们可能忘了,政治并不只是纵横捭阖,并不只是所谓的“权谋”和手段、方法,也并不只是去国外学一些所谓先进的政治制度和理念,政治的基础,是正义。 
  
  如果一个社会 “正义”缺失已久,群体性事件必然出现,你不谈政治,政治都会找上门来。
  
  是学生们打开了正义之门。他们是无畏的,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说,“无知者”才无畏。
  
  知识分子、政客、官商都是老油子,他们才不会做看不到什么回报的买卖,他们觉得行动要有利,要有效果。不过,有讽刺意味的是,越是强调经世致用,越是不得真理要旨。
  因为,这世界上还有很多东西,是不能算计的,不能功利的,正义是其中之一。
  
  学生们上街,并不是什么经世致用,而是正义的本能。就像你在一个揭露黑幕的帖子里愤怒但默默地顶贴。
  
  一个几代人探索了近百年的答案,最终还是“年轻不懂事”学生们在无意识中,凭着做人的良知打开了!
  
  做人的良知。这个词是不是已经很陌生了呢?
  我曾经问过一个不识字的老人,问他对正义的理解,简单的解释后,他说:就是良心嘛! 是的。良心。我们把“正义”换成更口语一点的词,那就是:良心。 
  
  从鸦片战争开始,所谓的富国强民的华丽梦想,屹立东方的美丽憧憬,总在遥远的天边。 但是,当他们转过身,才猛然发现,一代又一代人前赴后继探索了近百年的中国的救亡之道,富强之道,就是这么简单。 
  
  我们找了很久的“绝世秘笈”,不在西方的这辞典那辞典里,不在国外,而在祖国,不在庙堂,不是出现在这“学者”那“专家”的呼喊里,就在我们时刻站立的泥土里,就在普通中国人几乎每天都要提到的、每一个山野村夫、每一个妇孺都知道的常识里。 
  
  正义。它的名字又叫良心!
  
  是我们把它想象得太难了。我们“向西看”看得太远,学西方学得太猛,学得忘了回家。我们拿外国的吸尘器吸了半天,原本脏的地方没干净,原本干净的地方却被吸了一个洞——还是用自家的旧扫帚吧。
  
  得救之道,就在我们自己的手中。
  
  其实换个角度想一想,也很简单:侵略者用非正义妄图把中国变得更小,更弱,我们就用正义去实现民众的觉醒,实现民族的救亡与自强。这叫针锋相对。 
  
  解决了正义问题,才是解决了根本问题。民主,连“民”都不存在,民都不知在哪里,活得不像人,哪来民主?“科学”和“民主”是个好东西,受到知识精英们的热捧。只是知识精英们有没有想过,它们和全中国苦难的老百姓没有利益相关,它们高高在上,没有落入凡尘,不是从草根泥土中来,因而曲高和寡呢?
  
  一个是“技”,一个是“道”,高下立判。
  
  “德先生”和“赛先生”解决不了正义问题,正义有可能解决科学和民主问题。科学的发展,要建立在公平正义的基础上,民主的实现,要以正义为前提。
  
  我们目前最迫切需要的,还是正义。在正义的基础上,再谈其他吧。有正义,才有自由和希望。
  
  
  
  
  
  核心价值观
  
  
  
  我们前面说过,新文化运动是反旧立新的革新运动,因为反旧反得很不容易,所以,陈哥他们才表现出“斗士”的状态。
  
  90多年以后再来看这些,我们需要历史的眼光。
  
  一个很简单的例子,陈哥、鲁迅都否定过中医。但在当时,这是由于推行西医极为困难。西医到来之前,老百姓哪见过开膛破肚的手术?这还不是传说中的挖心肝、吸人血吗?由于推行困难,没办法,只有借助“新文化”之风,对中医发起猛烈攻击,这是一种策略。
  
  而我们现在还有很多人对历史一知半解,不了解当时的背景,说“连陈独秀和鲁迅都否定过中医,难道中医不该否定吗?”
  
  我们认为,这样的人只是知道了历史事件,而没有读懂历史观点。
  
  由中医可以推广到整个传统文化。中国人历来是缺什么补什么,但真正缺的是什么,未必搞清楚。
  
  比如新文化运动中“民主”这样的口号,竟然流传百年,传到现在已经成了我们的一种情结。
  
  有人说,中国人不实现“民主”,是不会甘心的。
  
  在好多人看来,“民主”已经丧失了本来的意义,成了“好”和“善”的代名词。很多人并不管“民主”的真实涵义,一出现问题,想到的就是“民主”,好像它可以包治百病。
  
  “民主是个好东西”,问题是“民主”要建立在我们的核心价值观上。民主,首先“民”要有“主”。
  
  这个“主”,就是我们面向未来的核心价值观。
  
  中国人的价值观,只能有中国人自己理顺、解决。如果照搬西方的价值体系,那将十分危险,如果不能严格分清先进技术和先进文化以及道德之间的区别,把西方人当做道德的代表、先进价值的代表,那将十分危险。
  
  我们可以学习西方的技术体系,而不是道德体系、价值体系。
  
  我们需要建立自己的道德体系,文化体系,最后是核心价值体系、信仰体系,这样的民族,才无亡种之忧。
  
  大概正是因为缺乏核心价值观,我们的国民性格似乎有一个很明显的特色就是缺乏起码的尊敬感,容易激动,不够沉潜专注。
  
  回忆改革之初,一听说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也就是赚钱嘛,从政府到民间,个个激扬奋发,热血沸腾,觉得毛周等开国领袖们搞的那一套,也不过如此,自己都比他们牛X多了,30年后回过头来再看,我们并不比他们高明多少,至少当年的很多问题,现在仍然是我们的问题。 
  
  我们的文化基因里一直有那种重实用理性而不执著于信仰的精神,也就是文化上的灵活性,它使中华民族无论经历怎样的风雨,屹立千年而不倒,但它也是一把双刃剑。中华民族最终要实现的,在新时代下树立面向未来的核心价值观。 
  
  我们需要在经济领域建设,也需要在文化领域探索,建设和探索决定了中华民族的未来走向。对于“新文化运动”,我的最后一句总结报告是:或许,它仍未结束,它仍在路上。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发龙药业大回馈!美国专利骨胶原、活心素、灯盏素、排毒养颜宝购买两疗程免费邮寄中国
FOREX.com全中文专业服务,华人投资外汇之信心之选!
暑期大赠送!美国专利骨精华消除关节疼痛,骨刺,心血通改善心绞痛,更年乐克服更年期隐疾
全球领先网上项目外包平台免费发布外包需求,50万专业人才高效地完成您的任务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Jobs. Contact us. Privacy Policy. Copyright (C) 1998-2015. CyberMedi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