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世界商讯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首页 |
 
 
福山:历史的终结推迟了,我们在实际上走错了方向(我没错,世界错了)
送交者: x-file 2017年03月24日18:32:44 于 [世界游戏论坛] 发送悄悄话

福山:历史的终结推迟了,我们在实际上走错了方向

2017-03-24 07:27:01 字号:A- A A+ 来源:参考消息
关键字: 弗朗西斯·福山历史的终结威权体制自由民主金融危机

瑞士《新苏黎世报》3月18日刊载了对弗朗西斯·福山的专访,内容如下:

美国政治体系出现故障

记者问:福山先生,人类如今着迷于普京、埃尔多安、欧尔班或特朗普这样的人物。这该如何解释?

弗朗西斯·福山:我们最常听到的对民主的抱怨包括,民主导致了虚弱的政府。这样的政府喋喋不休,需要漫长的决策过程,不断纠缠于反对意见,最终达成的妥协方案欠佳。我的确认为,美国的政治体系出现了故障,两极分化,瘫痪,由特殊利益主导。对有实干精神并且能做成事的政治家的渴望也由此产生。这导致普京这样的人物大受欢迎。

问:这些政治家确实能满足期望吗?

从左至右,可能是下届法国总统的勒庞、普京和特朗普。目前世界政坛有强硬派政府首脑回潮的趋势

答:人们必须认识到,在接受优点的同时,也必须忍受缺点。民主国家存在强大的分权。如果一名政治家毫不关心行使权力的限度的话,分权就变得尤其重要。不过,解决行动力疲软的办法并不简单在于选举出一位强势人物,而是应该建立相应的制度,使依法高效行事和达成适当妥协变得更加容易。美国现在的政治体系缓慢且复杂,我称之为“否决制”,即通过否决施政。很多美国公民把对这种境况的不满归因于民主,因此他们选择了特朗普。

美国道路与交通建设商协会(American Road & Transportation Builders Association)2016年的一项研究发现,美国60万座桥梁中有近10%存在结构性缺陷。再加上福山所声称的美国“否决制”民主,特朗普“基建雄心”困难重重

问:从某种意义上说,否决制只是过度的依法治国?

答:正是如此。美国在依法治国问题上做得完全过火了。比如要在加利福尼亚州修建一条公路,那么理论上讲4000万公民对此拥有否决权。那可能最快需要15年时间才能动工。

问:您是否在说,自由民主制已经在美国失灵?

答:我认为还没到这个程度。特朗普当选总统以来,人们讨论的一个有趣问题是,三权分立制度有多强大。在我和我的很多同行看来,特朗普具备专制领导人的全部特征:藐视规则、不顾程序、攻击制度。现在的问题在于,是他会破坏制度,还是制度强大到能限制住他。

民主政治趋势出现转向

问:您撰写《历史的终结》时,世界正处于民主政治看似不可阻挡的胜利前进中。但这一趋势似乎出现了转向。

答:是的。这一趋势在2005年前后达到高潮,此后走向了另一方向。

问:没落趋势或许会因特朗普而加速。因为他是自伍德罗·威尔逊以来首位不将推动民主作为外交政策诉求的美国总统。

答:确实如此。特朗普既不谈民主,也不谈人权,而是只谈美国的私利。

问:特朗普的态度难道不是对美国——比如向阿富汗和伊拉克——出口民主失败合情合理的反应吗?

答:或许是如此。越战后美国就已在回避这一领导诉求。在伊拉克和阿富汗失利后,现在又出现了类似反应,即美国应只专注于自身利益。不过人们也必须明白,美国人民实际上影响不了外交政策进程。如果像罗纳德·里根一样的总统奋起高呼,为民主和自由而奋斗很重要,是时候遏制苏联了。那么美国人民也会追随他。因此,当前的孤立主义反转不会持久。

问:到目前为止,有一个关键词尚未出现:金融危机。它也助推了民主危机?

答:人们确实依旧低估了这一事件对历史进程的重要性。美国的银行危机以及欧洲的债务危机是精英阶层的杰作,也是失败的政治决策带来的后果。危机给普通公民造成严重伤害。而精英阶层则在很大程度上全身而退。因此很多公民对精英圈子的怒火是可以理解的。

人类实际上走错了方向

问:我们在对话中已经谈了很多自由民主的问题、缺点和弱点。人们可能会产生这样一种印象,自由民主难以解决更大的难题。您是否有捍卫这一理念的话要说?

答:对比什叶派和逊尼派冲突不断的中东,可以看到自由民主的巨大好处。土耳其、伊朗和沙特阿拉伯——所有这些国家都在为这场冲突煽风点火。它们支持相互实施炸弹袭击的派别。这是欧洲在三十年战争(即1618年至1648年发生的战争,是由神圣罗马帝国的内战演变而成的全欧参与的一次大规模国际战争)中出现过的极端画面。

福山把伊斯兰世界的逊尼派和什叶派的冲突和欧洲的三十年战争做了类比

人类萌生自由民主理念源于一个很简单的认识:如果人类要认真对待宗教或认同问题,就必须找到一种和平解决冲突的框架。在今天这变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重要,因为在越来越多的国家共同生活着出身各不相同的人们。只有基于宽容思想、相互尊重和言论多样性的制度能够提供这种和平的均衡。也就是:自由民主制度。自由主义可为在多样性中施政提供合理的解决方案。

《历史的终结》第一版封面,本书是福山据自己80年代末的论文扩展而成

问:但历史的终结还不会如此快地到来?

答:当初我写下《历史的终结》是要指出,我认为长期看,没有哪个替代方案比自由民主制度更出色。历史的终结推迟了,但目前这对很多人来说并非现实。我们现在实际上走错了方向。但历史的发展终将归于自由民主形式。我依旧对此深信不疑。

(本文转载自3月23日《参考消息》第10版)
  • 原标题:历史的终结推迟了?

  •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 责任编辑:武守哲

    热门评论
  • 流水叮咚响
    所谓的大学者,原来不过是标准的中二少年:我不会错的,错的只会是整个世界。
    • 陌生人的吻
      我想到看到的据说基辛格见周总理时,曾问在大的历史尺度上如何看待今天的西式民主制度?周总理说:你们的体制成功运行时间才几十年还没资格放在历史尺度讨论( ˙-˙ )(等你们活过一百年在说历史吧)
      • 马甲壹
        感谢战略忽悠局美国分部站长福山同志的杰出工作,希望福山同志能再接再厉,将历史终结论在美国发扬光大。
        • Atrax
          福山真是蠢啊,这个世界上有两种人,当面对理论和现实不一致的时候会有不同的选择:一是承认现实修改甚至替换理论,另一种是迷信理论罔顾事实。福大师看样子是后一种了。
          集权和民主无所谓对错,不同环境下的不同选择而已。所谓终结论无非就是宣扬在社会领域里存在绝对真理,mdzz,连自然科学领域都没人敢说这个话,你个社会科学居然敢这样说,逗逼。
          • 星海征途
            “不是我的错,错的是这个世界”
          • qzuser
            当共产主义处于低潮时,我们不会说历史错了,也不会说是世界人民瞎了眼,只会说我们的政策需要修正,要适应和顺应当前的现实与历史潮流,但我们的理想不会变,这就是区别
            • 流水叮咚响
              1楼
              所谓的大学者,原来不过是标准的中二少年:我不会错的,错的只会是整个世界。
            • 哲思中的奇拉
              2楼
              其实这个类似我们说的,“共产主义必定实现,现在是社会主义初级阶段”。
          • 吕建凤
                     民主,现在通用的定义就是西方国家的政治制度。就是多党竞争、选举、三权分立等等一套政治共和与相互制约制度。        但是我们从历史上可以看到,这个制度历史上不叫民主。美国人曾经说他们的制度是共和;欧洲大陆的人曾经说英国的制度是“贵族政治”、“寡头政治”。        事实上这个制度下,曾经有过奴隶制度的存在;有过种族歧视的长期横行;有过只有一定财富的人才有选举权,从而只有占人口2%的人被允许参与政治;也有着今天的一些国家战乱连年、人民长时期得不到免于匮乏与恐惧的权利、政治严重腐败等等现象。这说明这个制度与人民的利益与意志的实现没有本质的、直接的关系。        被称为了解美国内部权力运作必读书、过去半世纪再版五次的《谁统治美国:权力、政治和社会变迁》一书,作者多姆霍夫在题为“为什么要麻烦您读这本书”的开篇导言中,第一段就说:“联邦政府是否忽视了普通人民群众的利益?某项调查中70%-75%的美国人会说“是”。”        如果这样的东西可以被叫做民主,逻辑上还有什么东西不可以叫做民主?因此这个定义是不对的。        我认为美国人当初把他们的制度定义为共和,是符合事实与逻辑的。这个制度就是有实力的利益集团之间和平分享与共同竞争政治权利的制度。它可以让精英们获得充分的自由而可能不导致战争——当然也要看社会实际情况是否允许,比如很多不发达国家实行了这套政治制度,就没办法做到真正的共和,不过在法律上允许精英们为所欲为。结果是,打仗完了就选举,选举完了又开始打仗。        尽管这套制度在不同经济水平的国家实行的效果大不相同,但有一个共同点,就是精英们的自由程度大同小异,民众的生活状况就可能天壤之别。这说明这套制度带给人民的结果是不一定的。应该说是与民主无关。叫做共和则名副其实——因为这种制度诞生于西方国家,所以我称之为西式共和。        由于人们把西方国家的制度与民主混同了,而这个制度又确实不能保证让人民获得好处,所以导致一些持左倾政治理念的人们反对民主。他们不知道,自己反对的不过是一种与民主没有本质关系的政治制度。而民主又总是被人们下意识地认为就是人民做主。于是反对民主就被人们认为是反对人民做主。于是,反对西方国家政治制度的人,与主张西方国家政治制度的人,在这里没有了讨论的余地。显然这个定义是必须纠正的。        那么民主应该如何定义呢?        首先,我认为西方国家的政治制度不应该被定义为民主,而应该如同美国人早期定义的那样叫共和。我称之为西式共和。之所以应该叫“西式共和”,是因为中国也有共和制度。历史上,西周时期曾经有过“周召共和”,满清时期有过八旗贵族共和。今天的中国政治制度被奈斯比特称为“纵向民主”,其实就应该叫“纵向共和”。任何一种政治制度,实行的效果有时候会民主,有时候会不民主。这样就可以让一些理性的思想家们可以不要再为“民主为什么不民主”这样的问题伤脑筋了。        其次,我认为民主的定义一定要与人民的利益与意志的要求得到满足联系起来,否则,为什么不叫权主、钱主、军主,而要叫民主呢?如果与人民的利益与意志的要求得到满足无关也可以叫民主,还有什么东西不可以叫民主?那么民主的定义还有什么意义?当然了,还有欺骗人民的意义!        所以,我认为民主的定义应该是:执政者努力实现人民的利益与意志的要求的理念、行为、效果。        它当然也不是任何一种制度。因为任何制度下都有可能实现这个目的,也有可能实现不了这个目的。比如西式共和制度在经济发达国家里面,人民的利益与意志的要求曾经得到过明显的实现;但是在不发达国家实行西式共和制度的,就几乎没有让人民的利益与意志的要求被满足过。当然,之所以会有这样的差别,是因为在同样的制度下,各自的生产力水平不同。        而中国的政治制度与西方国家不同,但这几十年来,人民的利益与意志的要求是在持续的得到实现中。当然这里不是说中国就很民主了,而是说中国民主的实现程度在提高。原因也很简单,因为生产力水平在快速提高。事实上,民主程度与生产力水平的提高是不可逆的正相关关系。        如果按照我的这个定义,应该也就不会有人公开反对民主了。谁会公开反对人民的利益与意志的要求得到实现呢?左右两派也可以在民主问题上有一个共同讨论的平台了。因为要讨论的问题不再是要不要民主,而在是怎样的制度下,能够更好地实现民主。
            • 哲思中的奇拉
              其实这个类似我们说的,“共产主义必定实现,现在是社会主义初级阶段”。
              • 流水叮咚响
                1楼
                所谓的大学者,原来不过是标准的中二少年:我不会错的,错的只会是整个世界。
            发布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发龙药业大回馈!美国专利骨胶原、活心素、灯盏素、排毒养颜宝购买两疗程免费邮寄中国
            FOREX.com全中文专业服务,华人投资外汇之信心之选!
            暑期大赠送!美国专利骨精华消除关节疼痛,骨刺,心血通改善心绞痛,更年乐克服更年期隐疾
            全球领先网上项目外包平台免费发布外包需求,50万专业人才高效地完成您的任务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Jobs. Contact us. Privacy Policy. Copyright (C) 1998-2015. CyberMedi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