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世界商讯
 · 九阳全新免清洗型豆浆机 全美最低
 首页 |
 
 
蒋介石骂胡适:害民族文化之蟊贼
送交者: x-file 2016年01月14日06:59:48 于 [世界游戏论坛] 发送悄悄话

蒋介石骂胡适:害民族文化之蟊贼

  1949年国民党政权退到台湾后,蒋介石与胡适的关系如何?《蒋介石日记》的公开,展示了学术界所知的另外一面:即蒋1950年代起在日记中对胡适深恶痛绝,私下里大加痛骂,用词也极重。

蒋介石表面对胡适十分礼遇,但日记中对胡适却有很多不满蒋介石表面对胡适十分礼遇,但日记中对胡适却有很多不满

  作者:陈红民,原题:《蒋介石日记》中的胡适(上)

  作为中国近代两个著名且具代表性的人物,蒋介石与胡适的关系为人所乐道,也被赋予诸多的历史意蕴。1949年国民党政权退到台湾后,蒋介石与胡适的关系如何?以前学术界的研究大多依据胡适方面的资料,认为尽管有观念上的冲突,胡对蒋始终尊重与支持,蒋也对胡十分的礼遇。然而,《蒋介石日记》的公开,却展示了另外的一面:即蒋1950年代起在日记中对胡适深恶痛绝,私下里大加痛骂,用词也极重。

  1949年后,胡适并未随蒋介石到台湾,而是长期住在美国。1952年底至1953年初,胡适应台湾大学与台湾师范大学邀请,赴台湾讲学。胡适归来,使台湾当局感到鼓舞,蒋介石给予很高规格的接待,又是接见邀宴,又是请其同阅兵。胡适则利用与蒋见面的机会,婉转批评其权力过大,台湾无言论自由,规劝蒋要与美国等民主国家采取一致方针。蒋介石对胡适所说并不以为然,且深受刺激,以致失眠。他记道:

  “胡适来此游览,招待及听取其报告,约谈十五分时,乃寝。不料寝后竟未能安睡,直至今晨二时,服药后亦不奏效,苦痛极矣。此乃为胡之言行或为美国近情所致乎?”(蒋介石日记,1952年12月12日)

  “十时,胡适之来谈,先谈台湾政治与议会感想,彼对民主自由高调,又言我国必须与民主国家制度一致,方能并肩作战,感情融洽,以国家生命全在于自由阵线之中。余特斥之。彼不想第二次大战民主阵线胜利,而我在民主阵线中牺牲最大,但最后仍要被卖亡国矣。此等书生之思想言行,安得不为共匪所侮辱残杀。彼之今日犹得在台高唱无意识之自由,不自知其最难得之幸运,而竟忘其所以然也。”(蒋介石日记,1952年12月13日,“上星期反省录”)

  两人的分歧显而易见,蒋日记言辞中表达了对胡适的不满,但尚未开骂。1954年,蒋介石的“总统”任期将届满,胡适为其想出了利用“第一届国民大会代表”选举“第二届总统”以继续连任的招数。然而,蒋介石却将远在美国的胡适列为防范对象,因为有人要推胡适做“副总统”候选人,这显然不在蒋的计划之内。蒋在1954年1月记道:“对蔡斯来函及左舜生等政客要提胡适为副总统无理取闹,皆有深切研究与合理之腹案,但暂置不答,以静观其变化如何也。”(蒋介石日记,1954年1月16日,“上星期反省录”)蔡斯(W illiam s C 。Chase),美军少将,时任美国驻台湾军事技术援助团团长。左舜生,中国青年党党魁,1949年后移驻香港,对台湾时政常有批评。

  好在胡适事先事后都表示坚定地支持蒋介石,此事并未酿成两人芥蒂与冲突。

  1958年,胡适回台湾就任“中央研究院”院长。蒋介石对胡之归来甚高兴,4月10日亲自出席胡适的就职典礼,并发表精心准备的祝贺演讲词。蒋在演讲词中借大陆当时批判胡适一事称赞胡的能力与品德,并提出“中央研究院不但为全国学术之最高研究机构,且应担负起复兴民族文化之艰巨任务”,要配合当局“早日完成反共抗俄使命”。胡适在答辞时并未领蒋的情,反而当场指正:“刚才总统对我个人的看法不免有点错误,至少,总统夸奖我的话是错误的。我被共产党清算,并不是清算个人的所谓道德。”对于中研院未来的工作重点,胡也不赞同蒋的提法,他说:“我们学术界和中央研究院挑起反共复国的任务,我们所做的工作还是在学术上,我们要提倡学术。”胡适还强调,“我的话并不是驳总统。”

  蒋介石当时在台湾一言九鼎,他认为胡适在如此正式的场合当众“纠正”自己,为奇耻大辱,竟至夜不成寐。他记道:

  “今天实为我平生所遭遇的第二次最大的横逆之来。第一次乃是民国十五年冬、十六年初在武汉受鲍尔廷宴会中之侮辱。而今天在中央研究院听胡适就职典礼中之答拜的侮辱,亦可说是求全之毁,我不知其人之狂妄荒谬至此,真是一狂人。今后又增我一次交友不易之经验。而我轻交过誉,待人过厚,反为人所轻侮,应切戒之。惟仍恐其心理病态已深,不久于人世为虑也。十时,到南港中央研究院参加院长就职典礼,致辞约半小时,闻胡答辞为憾,但对其仍礼遇不予计较……因胡事终日抑郁,服药后方可安眠。”(蒋介石日记,1958年4月10日)

  蒋将所受胡适之辱形容为平生“最大的横逆”,甚至与1926年在武汉受到鲍罗廷的“侮辱”相类比,显然是言过其实,但从其到第二天仍需服用安眠药才能入睡,亦可见被胡适刺激之深。

  两天后,蒋介石在官邸招待“中央研究院”全体院士,因对胡适已经反感在先,他怎么看胡都不顺眼了:

  “晚宴中央研究院院士及梅贻琦等,胡适首座,余起立敬酒,先欢迎胡、梅同回国服务之语一出,胡颜色目光突变,测其意或以为不能将梅与彼并提也,可知其人之狭小妒忌。”(蒋介石日记,1958年4月12日)。

  蒋介石个性多疑、敏感而又固执,自尊心极强,论人注重细节,他对下属的恶感一旦产生,很难改变。蒋介石欢迎胡适回台,意在将老虎收笼,免得其在美国乱发言,不便控制。不料胡返台后,却非常“不识相”,这使蒋如芒刺在背。4月底蒋在“上月反省录”中将胡专列一条:“忍受胡适之侮辱,不予计较,此或修养之进步欤?”自这次对胡适产生恶感后,直到胡适过世,他三年多的日记中,提到胡适均是攻击与谩骂之词。如:

  “对于政客以学者身份向政府投机要胁,而以官位与钱财为其目的。伍宪子(民主社会党主席———引者)等于骗钱,左舜生要求钱唱中立,不送钱就反腔,而胡适今日之所为,亦几乎等于此矣,殊所不料也。总之,政客既要做官,又要讨钱,而特别要以‘独立学者’身份标榜其清廉不苟之态度。甚叹士风堕落,人心卑污……今日更感蔡先生之不可得矣。”(蒋介石日记,1958年5月10日)

  “以今日一般政客如胡适等无道义,无人格,只卖其‘自由’‘民主’的假名,以提高其地位,期达其私欲,对国家前途与事实概置不顾,令人悲叹……经儿(蒋经国——— 引者)婉报胡适与其谈话经过,乃知其不仅狂妄,而且是愚劣成性,竟劝我要‘毁党救国’,此与共匪之目的如出一辙,不知其对我党之仇恨甚于共匪之对我也。可耻。”(蒋介石日记,1958年5月30日)

0%(0)
0%(0)
标 题 (必选项):
内 容 (选填项):
实用资讯
发龙药业大回馈!美国专利骨胶原、活心素、灯盏素、排毒养颜宝购买两疗程免费邮寄中国
FOREX.com全中文专业服务,华人投资外汇之信心之选!
暑期大赠送!美国专利骨精华消除关节疼痛,骨刺,心血通改善心绞痛,更年乐克服更年期隐疾
全球领先网上项目外包平台免费发布外包需求,50万专业人才高效地完成您的任务
一周点击热帖 更多>>
一周回复热帖
历史上的今天:回复热帖
2015: 《林彪战记》 全链接
2015: 多米尼加农家乐
2014: 上班的走没?上学的走没?卖油的死了没
 
Jobs. Contact us. Privacy Policy. Copyright (C) 1998-2015. CyberMedia. All Rights Reserved.